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史啸虎:雄关漫道真如铁——记四十六年前一次毛泽东诗词英译讨论会

更新时间:2021-01-04 16:58:55
作者: 史啸虎 (进入专栏)  

  

   我是薛蕃康老师班上的学生。我同意薛老师的意见,"漫道"这个词在这里应该是"莫道"的意思,也就是"不要说"或"不用说",与毛主席的另一句诗"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中的"莫道"意思差不多。宋代诗人陆游有一句诗也是这么说的。

  

   看到与会人士都转过脸来看着自己,似乎挺重视自己说的话,心里有点激动,胆子也大了起来,于是我便将自己记得的前面陆游的那句诗复述了一遍,以证明自己的观点。当时我只是学英语的学生,自己的老师和几位国内翻译界前辈都在现场,哪里还能现场班门弄斧说英语?所以我只说了"漫道"的中文意思近似于"莫道",也就是不要说的意思。至于"漫道"一词的英文该怎么翻译,那就不是我的事情了。但我心里明白,薛老师说的英文"Don't say"的意思是对的。而我在此场合能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也就足够了。

  

   我发言后,叶君健先生笑着说,这位同学说得很好呀。然后他就转而面对着大家说:我们这次来就是征求上海的各位同志们的意见,大家说的意见都很好,也都很有参考价值,我们都已记了下来,而且都会认真参考的……

  

   听到叶先生如此说,我当时心里则在想,会议果然是要结束了,我亏好说出了自己的意见。此时,那位戴眼镜的北京来的人(袁水拍先生?)在叶先生说完后又说了一些话,大意也差不多,遗憾的是他没透露出任何一条那时的人们,尤其是我,可能最感兴趣的上面有关出版那本毛诗词的相关内幕消息,接着就散会了。

  

   那次就毛诗词英译征求意见的会议开得不算太长,也就2个小时左右吧,虽然有集思广益之利,但因几乎没有在任何一个诗句或字词上作任何定论,总给人一种没有着落走形式的感觉。现在想想,如果这些诗词都有注释的话,也就不会有这些译文讨论会了。

  

   我发言后,叶先生虽然说我说得好,却也没有表态予以认可。尽管如此,我也觉得自己能参加这样的会议还是难得的,因为我那时只是上海外语学院读英语专业的一名学生,却在一个国内英文翻译界权威和大腕云集的学术性译文讨论会上抓住机会表达了自己的意见。而且事后也证明,薛老师和我的意见都是正确的。

  

   这件事过去很久了,算一下迄今已有四十六年,要不是前几天偶尔从网上看到那篇谈及叶君健先生是如何翻译毛诗词的文章并勾起了我的如上回忆,这个难得的经历我可能都已将其忘记了。

  

   事后我并不知自己当时的发言对后来毛诗词中这句诗的英文翻译有没有起到一点作用,也不知道第二年,即1976年由叶君健先生英译并由北京外文出版社正式出版的那本英文版《毛泽东诗词》上那阕《忆秦娥·娄山关》里"雄关漫道真如铁"这句词究竟是怎么翻译的?因为那时我已毕业,走向工作岗位,得为稻粮谋了,也就再没有读过任何毛诗词的英译本了。

  

   这次写这篇回忆性文章时,出于好奇,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忆秦娥·娄山关》的英译文本究竟如何,发现"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这句诗,也不知是不是源于同一个版本,找到的几个英译文本都是这种完全相同的表达:

  

   Idle boast the strong pass is a wall of iron,

   With firm strides we are crossing its summit.

  

   这句英文如果直译过来就是:(虽然)虚夸强大的关隘是铁铸成的墙,我们(仍然)迈着坚定的步伐跨越其上。

  

   有意思的是,四十六年前在上外英语系会议室的那场围绕"漫道"这个词所讨论的两种含义,无论是叶君健先生所说且为大多数人认可的"漫长和艰难的道路"(long and hard road),或者是薛蕃康老师说的那第二种含义,即"不要说"(Don't say),在这个版本的英译上都不存在或没有完全体现出来,"漫道"的含义也变成了"虚夸"。

  

   为了让读者更多地了解情况,这里将毛泽东的这阕《忆秦娥·娄山关》词及其英译文本附在下面:

  

   《忆秦娥·娄山关》

  

   西风烈,

   长空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

   马蹄声碎,

   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

   苍山如海,

   残阳如血。

  

  

   Loushan Pass

   -to the tune of Yi Qin E

  

   Fierce the west wind,

   Wild geese cry under the frosty morning moon.

   Under the frosty morning moon

   Horses' hooves clattering,

   Bugles sobbing low.

  

   Idle boast the strong pass is a wall of iron,

   With firm strides we are crossing its summit.

   We are crossing its summit,

   The rolling hills sea-blue,

   The dying sun blood-red.

  

   令人遗憾的是,我迄今没有看过也没有查到1976年北京文艺出版社出版的、由叶先生署名翻译的那个《毛泽东诗词》英译本,所以也不知道叶先生对于"漫道"一词后来是怎么翻译的,或者说,由于手头没有叶君健先生当年翻译的那本权威性《毛泽东诗词》英译本作对照,我并不知道现在网上查到的这个英译文是不是当年叶先生所翻译的。也许这就是,但我并不能肯定。

  

   然而我总觉得,现在网上查到的这两句诗的译法虽然没有将"漫道"翻译成"漫长而艰难的道路",甚至也还有了一点"莫道",即不要说的含义,但不知为何这两句诗的英译文总让人感到并不是那么富有诗味和韵味。 相比之下,同样由叶君健先生最初翻译的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这阕词的英译文,也就是当年叶先生给我的那个英译本打印初稿,平心而论,我感觉那个英译文就比较好,不仅诗味较足,每行最后那个词的辅音还押韵(rhyme)。现将这阕词的开头两句及其英译文(我还记得的部分)附在后面作为此文的结尾吧。

  

   附:

   1,英译文:

  

   Changsha

   -to the tune of Qin Yuan Chun

  

   Alone I stand in the autumn cold

   On the tip of Orange Island,

   The Xiang River is flowing northward……

  

   2,中文原词:

  

   《沁园春·长沙》

  

   独立寒秋,

   湘江北去,

   橘子洲头……

  

此文2021年1月2日完稿于深圳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19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