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沈志华:抗美援朝战争决策中的苏联因素

更新时间:2020-11-16 08:42:51
作者: 沈志华 (进入专栏)  

   不过,毛泽东和斯大林只是同意暂时休整,而不是主张停战讲和,因为他们一致确定的战略目标是把美国军队全部赶出南朝鲜,尽管实现这一目标对中朝军队来说已是力所不能及了。所以,当联合国朝鲜停火三人委员会的新议案于1951年1月11日提出,并于13 日在联合国大会通过后,遭到了中国政府的拒绝。该议案共有五个部分:立即实现停火;举行一次政治会议以恢复和平;外国部队分阶段撤出,并做出适当安排使朝鲜人民能够选举其政府;为统一和管理朝鲜做出安排;停火之后召开一次由英国、美国、苏联和共产党中国参加的会议,以解决远东的问题,其中包括台湾的地位和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问题。这个事先几个小时才通知美国的新议案使美国政府进退维谷:正如美国国务卿艾奇逊指出的,同意这个议案,将“失去朝鲜人的信任,并引起国会和舆论界的愤怒”;不同意则会“失去我们在联合国中的多数支持”。而国务院最后决定支持这一议案,是“热切地希望并相信,中国人会拒绝这个决议。”(注:[美]艾奇逊:《艾奇逊回忆录》,上海译文出版社1969年版,第381页。)

   与美国政府的处境相反,如果接受这一议案,中朝方面则可以左右逢源,恰如旅美中国学者陈兼指出的:立刻停火使志愿军可以合法地占据“三八线”以南已有的地盘,即使停火失败亦可使他们获得宝贵的时间以重建进攻的潜力。(注:陈兼:《中国结束朝鲜战争的战略》,作者提交1996年1月“冷战在亚洲”香港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然而, 毛泽东与斯大林协商的结果是,中国政府1月17 日以坚持先撤军后停火为由拒绝了联合国的提案,这不仅使艾奇逊松了一口气,而且也使中国丧失了一次在绝对有利于己的条件下实现停战的机会。中国拒绝新的停火建议还为敌方的反扑提供了借口,正当中朝部队进行休整时,联合国军立即发动了大规模反攻,中朝联军的处境十分危急。彭德怀对敌人的反攻并不感到意外,但敌人由溃退到反攻,行动如此之快,却出乎他的意料。当时,中朝高级指挥员正在开会,他们对形势进行分析后,认为中朝联军极需休整补充,才可再战。经与朝方商议,彭德怀于1月27 日致电毛泽东说,根据1951年1月11 日“联合国朝鲜停火三人委员会”的决议,“为增加帝国主义内部矛盾,可否播发中、朝两军拥护限期停战,人民军和志愿军从乌山、太平里、丹邱里线北撤15至30公里的消息,如同意请由北京播出。”但毛泽东对形势仍持比较乐观的看法,他于第二天命令彭德怀停止休整,继续南进:“我军必须立即准备发起第四次战役,其目的是消灭2~3万美军和伪军及占领大田-安东一线以北的地区”。毛泽东还明确指出:“中国和北朝鲜军队向北后撤15~30公里及发布关于赞同暂停军事行动的公报,这对我们是不利的,因为敌人恰好希望当我军向北撤至一定距离,以便使他能封锁汉江时才停止军事行动。”与此同时,毛泽东将他的答复向斯大林做了报告,并询问:“这样做从国际形势的角度来看是否合适”。斯大林再次支持了毛泽东的主张,认为“从国际的观点看,不让敌人占领仁川和汉城,以使中朝部队给敌人的进攻部队以重大打击,是完全合适的”。(注:《彭德怀传》,第446页;毛泽东致菲利波夫电,1951年1月28日;菲利波夫致毛泽东电,1951年1月30日,俄总统档案馆,全宗45,目录1,案宗337,第41 ~44页。)

   事实证明,毛泽东和斯大林设想的第四次战役的目标,在当时的条件下是根本无法实现的。在联合国军的强大攻势下,中朝联军不得不向北撤退。彭德怀回国面见毛泽东,力陈志愿军的困难处境,终于使毛泽东认识到:“总之,在美国坚持继续作战,美军继续获得大量补充并准备和我军作长期消耗战的形势下,我军必须准备长期作战,以几年时间,消耗美国几十万人,使其知难而退,才能解决朝鲜问题”。毛泽东就此与莫斯科商议,斯大林亦表示赞同。(注:《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册,第151~153页。毛泽东致菲利波夫电,1951年3月1日; 菲利波夫致毛泽东电,1951年3月3日,俄总统档案馆,全宗45,目录1, 案宗337,第78~82、89页。)但是,在此后几个月的战斗中, 志愿军虽竭尽全力,付出了巨大牺牲和严重损失,也只是将美军的进攻制止在“三八线”附近。

   四

   在战争进入僵局的情况下,斯大林开始考虑和谈的问题了。苏联驻联合国代表马立克和副代表察拉普金于5月初开始与美国方面接触, 透露了苏联有进行和谈的意愿。5月18日, 已经退隐普林斯顿大学的苏联问题专家乔治·凯南应召去华盛顿面见艾奇逊,接受了与苏联方面进行会谈的任务。5月31日,凯南以私人名义拜访了马立克, 提出“美国准备在联合国或任何一个委员会,或是以其他任何方式与中国共产党会面,讨论结束朝鲜战争的问题”。6月5日,马立克在第二次会谈时答复凯南:“苏联政府希望和平并希望和平解决朝鲜问题,越早越好。但是,苏军既没有参加在朝鲜的冲突,苏联政府认为它不能参加关于停火问题的任何讨论”。马立克随后说,倘使凯南先生愿意听听他个人的意见,他认为美国政府应该和朝鲜与中国就此事进行接触。凯南注意到,马立克在会谈时,根本没有提到更为广泛的远东国际事务问题,诸如台湾和对日和约等。显然,这表明苏联已经考虑不以中国提出的条件为前提进行和谈了,尽管当时美国国务院对莫斯科的用意还捉摸不透。(注:美国国务院编:《美国对外关系》1951年第7卷,第1 部分, 华盛顿特区1983年,第462、507~511页;柴成文、赵勇田:《板门店谈判》, 解放军出版社1989年版,第123~125页;《艾奇逊回忆录》,第409~411页。)

   与此同时,中国方面也感到战争难以继续下去了。1951年5 月下旬,在毛泽东的主持下,中共中央对中国在朝鲜的战略也进行了一次全面回顾。代总参谋长聂荣臻在回忆录中概括了此次会议的过程和结果:“第五次战役之后,中央开会研究下一步怎么办,会上多数同志主张我军宜停在三八线附近,边谈打边,争取谈判解决问题。我当时也是同意这个意见的。我认为,把敌人赶出朝鲜北部的政治目的已经达到,停在三八线,也就是恢复战前状态,这样各方面都好接受。”会议确定了这一方针。(注:《聂荣臻回忆录》,第741~742页。)

   毛泽东当然知道这件事需要征得朝鲜和苏联的认可。于是,金日成6月3日抵达北京,与毛泽东进行了商议。接着,毛泽东要求斯大林接见金日成和高岗,同时希望在苏联养病的林彪也参加会谈。经斯大林同意,6月10日金日成和高岗乘苏联派来的专机飞往莫斯科。 (注:毛泽东致菲利波夫电,1951年6月5日、6月9日,俄总统档案馆,全宗45,目录1,案宗339,第23、28~29页。)高岗和金日成与斯大林交流了看法之后,于6月13日向毛泽东做了汇报。斯大林也来电表示,“我们认为, 现在停战是件好事”。(注:菲利波夫致毛泽东电,1951年6月13日, 俄总统档案馆,全宗45,目录1,案宗339,第31~32页。)

   然而,中国不久前在极为有利的条件下拒绝了联合国的停火建议,如今已陷入被动局面,因而很难主动提出停战的要求,毛泽东不得不再次求助于斯大林。在6月13日给高岗和金日成的回电中, 毛泽东提出了一个令斯大林感到棘手的问题:

   关于如何提出停战谈判的问题,我们认为现在由我们自己提出这个问题对朝鲜和对中国都是不适宜的,因为在最近两个月内,朝鲜军队各国志愿军都在采取守势。

   最好这样做:

   一、等待敌方提出。

   二、最好由苏联政府根据凯南的声明向美国政府试探停战问题。

   可以同时进行上述两种方法,即一方面由苏联政府进行试探,另一方面,如果敌方提出停战问题,朝鲜和中国将表示同意。最好请你们交换意见并同菲利波夫同志共同解决。

   三、停战条件:恢复三八线边界;从北朝鲜和南朝鲜划出一条不宽的地带作为中立区。绝不允许中立区只从北朝鲜领土中划出的情况发生。南北朝鲜彼此有所交错。至于中国进入联合国的问题,我们认为,可以不提出这个问题作为条件,因为中国可以援引联合国实际上已成为侵略工具,所以中国现在不认为进入联合国的问题有特别意义。

   应当考虑一下,是否值得把台湾问题作为条件提出来?为了同他们讨价还价,我们认为应当提出这个问题。

   在美国坚持台湾问题单独解决的情况下,我们将做出相应的让步。为了和平事业,我们首先解决朝鲜问题。请你们向菲利波夫同志提出并获得他的指示。(注:毛泽东致高岗、金日成电,1951年6月13日, 俄总统档案馆,全宗45,目录1,案宗339,第57~59页。)

   高岗和金日成立即将毛泽东的电报转交给斯大林,斯大林决定满足毛泽东的请求,尽管马立克此前曾向美国方面表示苏联不能出面提出和谈问题。6月23日,马立克在联合国发表广播演说, 提出交战双方立即停火的建议。第二天,斯大林就致电毛泽东:“您应当从马立克的发言中知道,我们关于提出停战问题的承诺已经兑现。”(注:菲利波夫致克拉索夫斯基转毛泽东电,1951年6月24日,俄总统档案馆,全宗45, 目录1,案宗339,第78页。)

   经6月27日美国驻苏大使柯克与葛罗米柯会谈后, 美国确认马立克的演说代表了苏联政府的观点。6月30日, 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通过广播电台正式提出停火建议。7月1日,中朝方面对李奇微的建议做出了积极的反应。(注:详见葛罗米柯会见柯克日记摘录,1951年6月27 日,俄总统档案馆,全宗3,目录65,案宗828,第202~203页;《板门店谈判》,第122~128页。)

   从此,朝鲜战争进入了漫长而艰苦的“边谈边打”的阶段。毛泽东在6月30日给斯大林的电报中承认, “马立克的讲话保证了我们在进行和平谈判方面的主动权”,同时又提出,“如果谈判开始,最好您亲自领导他们,以免出现不利的局面”。(注:毛泽东致菲利波夫电,1951年6月30日,俄总统档案馆, 全宗45,目录1,案宗339,第90~91页。)虽然斯大林没有“亲自领导”中朝方面进行停战谈判,但从俄国档案文献可以看出,在整个谈判过程中,莫斯科与北京之间电报频繁往来,中朝方面所采取的每项具体措施和确定的每个具体方针,都是经过请示斯大林并得到批准的。

   五

当1952年停战谈判陷入僵局时,中朝之间再次出现分歧:朝鲜方面表示希望做出让步,以便迅速达成停战协定,毛泽东则坚持不能在条件不利的情况下退让。这时,又是斯大林出面支持了毛泽东的意见,并说服金日成继续边谈边打的方针。1952年1月底, 朝鲜方面就已经表示出“不愿继续进行战争”的意见。(注:毛泽东致菲利波夫电,1952 年2月8日,俄总统档案馆, 全宗45,目录1,案宗342,第81~83页。)后来,停战谈判因战俘问题产生争议拖延下来。7月14日, 金日成又向毛泽东提出,应接受美国方面的条件,以便立即实现停战。毛泽东在7 月15日的电报中,竭力说服金日成,告诉他,在敌人狂轰滥炸的军事压力面前接受其挑拨性和欺骗性的建议,对中朝方面在政治和军事上都是极为不利的。战争继续下去,固然会给朝鲜人民和志愿军带来进一步的损失,但中朝人民也“在战争中加强了自己的实力,鼓舞着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去反对侵略战争,并推动着全世界保卫和平运动的发展”。战争把美国的主要力量吸引在东方并不断蒙受损失,使苏联的建设和世界民族革命运动得到发展,“这将意味着延缓新的世界大战的爆发”。毛泽东在表示中国将“竭尽全力保证朝鲜人民渡过难关”的同时,也告诉金日成,“如果我们没有能力解决您的问题,那我们将同您一起去请求菲利波夫帮助解决这些问题”。毛泽东还说,中国的这一建议和方针,“会告诉菲利波夫同志并征求他的意见。”金日成虽然在7月16 日的回电中表示接受中国的意见,但他与苏联大使谈话时还是坚持:“在开城我们必须坚决力争尽快签订停战协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547.html
文章来源:《当代中国史研究》2000年 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