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芮悟峰:变局下的欧美关系新动向

更新时间:2020-11-09 08:48:13
作者: 芮悟峰  
不过,在2019年和2020年德国任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期间,其宣布同法国合作,尤其是2019年3月和4月,德国同法国先后担任安理会轮值主席国,并未取得明显成果。

   与德法不同,英国忙于脱欧,此前是首相特蕾莎·梅,然后是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考虑到英国脱欧后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将是英国最紧密的伙伴,因此,对美持谨慎态度,生怕遭到美方批评。

   尽管美国确实在不断疏远德国,但德国舆论总体上仍表示对跨大西洋关系保持忠诚。同时,德国舆论也经常提到与中国的关系。德国人几乎都记得特朗普曾称德国是美国的一个“主要敌人”,在他们眼中,美国不再是一个“善意霸权”,而是一个由毫不关心盟国的粗暴民粹主义者统治的国家。但是,德国在美中两国之间寻求平衡是不可能的,德国与美国的联系无论在历史、政治还是文化上都比与中国要紧密得多;德国早晚都得决定站在哪一边,因此德国必须重新衡量本国外交政策的影响力。即使德国和美国之间是“若即若离的友谊”,德国也绝不可能在外交政策上忽视、敌视美国,在美中关系中保持中立更是痴心妄想。

   2019年,欧盟委员会在《欧中战略前景》文件中首次称中国为“合作伙伴”、“谈判伙伴”、“经济竞争对手”及推行另类治理模式的“系统性对手”。一些人指出,欧洲经济的繁荣发展不仅依赖于与中国的关系,也依赖于与美国的关系。就德国而言,近年来中国对德国的经济影响比美国对德国的影响更大,因此德国需要调整对美中两国的外交关系。

   四 美欧中三角格局下欧洲对跨大西洋关系的定位

   如果美国和中国各行其道,那么欧洲应如何进行自我定位呢?尤其是考虑到,欧洲的西方民主治理模式由于经济和人口结构的变化而变得越发不可测,而中国则将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放在中心位置。此外,若干年前还不可设想的事如今会发生:其他国家,尤其是南半球的发展中国家会被中国的治理模式吸引,争相效仿。

   欧洲唯一的应对答案是,必须反思自己的优势并自信地展示。这种自我确认需要果断以及尽可能的团结一致。如果欧洲不想在世界舞台上的两个大国之间的竞争中遭到碾压的话,就必须在未来几年努力实现这个最重要也最困难的答案。欧洲的应对首先需要消除对中国快速发展的误解,中国在经济和政治上与美国比肩是合法合理的。中国幅员辽阔、经济繁荣、地理位置优越,注定是具有影响力的大国。但是,欧洲的政治精英还难以接受这一思想。每当他们谈到中国的快速发展,经常会称之为“挑战”,或表现出担忧。这种想法是不对的。中国作为人口大国,在过去几十年实现了前所未有的经济腾飞,几亿人民成功脱贫,努力在世界舞台上占据一席之地,这是合理的。有时会有人提出反对意见,认为中国的治理模式与西方的治理模式不同。但这无法改变中国成为世界舞台上一个最重要声音的合法性。中国虽然还只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各方面还没有达到理想的水平,但并不能否认中国的影响力日益增强。毫无疑问的是,欧洲与美国的关系远比与中国的关系紧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在不断变化的世界中,欧洲必须始终站在美国这一边。相反,它应回想自己的价值观:代议制民主、法治以及个人自由,还应包括社会市场经济、国家与市场之间的平衡关系、政教分离、废除死刑和禁止携带武器等。

   欧洲应根据自身利益寻求与中国合作的领域。在经济方面尤其如此:削弱欧洲数十年来长期在增长的经济关系,或者将某些方面的合作(例如5G基础设施)置于美国批准之下,都是毫无道理的。欧洲可以与中国进行贸易并在中国投资,可以与中国一起在国际政治上释放信号,包括气候和发展政策,以及共同解决重要的国际问题上,如伊朗问题。默克尔表示,欧洲应该能够自信地设定自己的水准,而不必宣布与中国完全隔离。默克尔说的完全在理。当然,如果支持美国有利于欧洲的利益,欧洲也可以这样做。但是,欧洲应当摆脱这样的观念,即认为与美国合作理所当然且始终正确,而与中国合作必须始终受到严格质疑。

   基于这些考虑,欧洲需要重新规划跨大西洋关系。从中长期来看,欧洲不能依靠美国总统来确保自己的安全与防卫,而且它也越来越不确定美国是否乐意为欧洲而战。从美国的安全政策思想上看,不管未来是特朗普还是民主党人任总统,美国在外交政策上都将关注伊朗、朝鲜、中东、中国等国家和地区,欧洲处于边缘地位。因此,欧洲应该同美国一道制定一项不至于激怒美国的安全与防务政策,在这些政策中,欧洲不仅要在北约内部保持一个重要伙伴的地位,更得保证未来某一天欧洲有可以不依赖美国独立行动的选项。但美国同意这个想法的前提是欧洲要帮助美国腾出手来,让美国可以将其安全政策集中到被它视为对手的中国身上。

   这在财政上对欧洲来说不是问题,因为西欧大国的国防支出总和远高于俄罗斯,最重要的是欧洲各国必须将过于以本国为导向的努力汇聚起来。但是,在政治上的挑战更难以应对:美国虽然长期以来要求欧洲加大防务政策上的投入力度,但是真要它适应欧洲在安全政策上也更加独立地采取行动,它是难以接受的。德国民众对此有不同的看法。德国科尔博基金会在2019年9月委托实施的一项调查显示:76%的受访者赞成德国加强对政治利益的代表,哪怕以牺牲经济利益为代价;19%的受访者反对。60%的受访者认为法国是德国最重要或者第二重要的伙伴,42%的受访者认为德国最重要的伙伴是美国,只有15%的受访者认为德国最重要的伙伴是中国。如果只是询问德中关系和德美关系,一半的受访者认为德美关系更重要,只有1/4的受访者认为德中关系更重要。在德国未来应同谁合作的问题上,选择法国的受访者占77%,选择日本的占69%,选择俄罗斯的占66%,选择中国的占60%,选择英国的占51%,选择美国的仅占50%。此外,9%的受访者认为中国带来的影响是正面的,46%的受访者认为是负面的,42%的受访者认为是中性的;只有38%的受访者认为德国应同美国一起在贸易政策上反对中国,54%的受访者则反对这种想法。

   推行更为平衡的欧洲政策,并不一定得导致跨大西洋关系的终结,但是,欧洲和美国不久将更加相互独立地开展行动。2020年,欧洲大陆国家将有机会来体会如何与一位疏离的紧密伙伴打交道,在2020年下半年这将是德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期间的任务。未来英国与欧盟的关系和美国与欧盟的关系相似:它们在文化、历史、政治、经济上都是欧盟的紧密伙伴,但欧盟必须更为自信地重新定位和面对。整个欧洲(理想状态下也包括英国)也需要在面对美国时这样做。如果欧洲人能够做到最起码的团结,那么就能实现新的自我定位。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458.html
文章来源:《美国研究报告202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