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温铁军:两个大循环的故事

更新时间:2020-10-18 00:58:21
作者: 温铁军 (进入专栏)  
当然还有英镑,那个年代还有德国马克、法国法郎、意大利里拉等等,就随着产业转移伴生的跨国公司对外投资,其在发展中国家形成贸易盈余外汇收入。这些外汇若回流到发达国家,就被跨国公司投入金融资本主导的资本市场,这就使世界进入金融资本主导的发展阶段。

   从原来产业资本主导发展的阶段,经过两次世界大战,战后生产过剩,生产过剩带动社会矛盾,社会矛盾带动产业转移,经历了这样一系列的矛盾斗争,甚至战争造成的人口的大规模死亡、国家为单位的大规模杀戮和犯罪,经历了这么复杂的、严酷的、流血的过程之后,才出现了发达国家的资本主义发展从产业资本升级到金融资本阶段。这时候,真正全球意义的国际大循环就因金融资本追求资本市场流动性获利而成为主导趋势了。

   诚然,国际大循环确实是一个客观的经验过程,而不是谁主观上说要搞一个大循环就形成了。客观上看,主要是资本主义在产业资本阶段的矛盾越来越尖锐,演化成了新的结构性的格局变化——金融资本主导全球化的新阶段。

   在金融资本主导的条件下,早年二战以后形成的金融资本核心国家率先转型,主要是美国和它最紧密的战略伙伴英国。因为,第二次大战期间美国储备了世界上60%的黄金,遂发行美元占世界货币总量的70%。其中的基本对应关系就是储备多少黄金,发行多少货币。所以美元就当然成了世界上最强势的硬通货。因为有最大的黄金储备,再加上它是战后的第一军事大国。由此,金融资本的真实后盾是强大的军事力量。条件具备,美元就成了美金,成了战后世界主要结算货币,当然也就成了世界主要储备货币。各国无论是买还是卖,要有美元才方便结算。当然,其他西方国家的货币也是硬通货,比如说,本来在欧洲生产能力最强的是德国,马克也是硬通货,但硬不过美元,是因为德国属于被美军占领的国家,没有军事实力,因此尽管有工业生产能力,德国货也是打遍天下几乎无敌手的,但毕竟没有那么多的黄金储备,也没有那么强大的军事力量,所以德国马克尽管是国际硬通货,但不能构成主要结算货币和储备货币。

   这种情况下,当金融资本以美元为主导,开始升级为金融资本主导的全球化,进入所谓国际金融资本大循环的时候,那就是以美元为主在世界上进行投资,带动了这些受援国的实体产业发展,而这些产业又是以出口导向为主,换来的是贸易结算美元货币,换来美元就成了这些国家的贸易盈余变成的外汇储备,那就也像中国这样把外汇储备回流到美国的国债市场,去买那个美国低收益率的国债,作为一个资本品回到美国,这就导致美元再回流,金融资本主导的全球化就构成所谓国际大循环,其中关键是美国占据了金融资本全球化的主导地位。

   这就很清楚了,假如中国要真想变成国际大循环,就得参考西方在七、八十年代以后已经升级为金融资本主导的全球化竞争的经验过程。实际上,只有美元算是成功完成了国际大循环,形成了美国增发美元货币最后回到美国国债市场的循环过程。

   从这个角度看,完成一个国际大循环过程是需要有足够条件的。

   我们已经讲了,美元之能够在战后成为全球结算货币和储备货币,在于他的必要条件:军事实力+黄金储备。当年的德国为什么不构成国际大循环呢,是因为没这些条件。所以国际大循环是一个资本主义从产业资本向金融资本演化过程中所发生的客观结果。

  

   4、中国加入国际大循环之前的时代背景

   由此带来另外一个问题也很有意思。

   当资本主义从产业资本升级到金融资本的时候,这个世界发生了一个静悄悄的改变——第三次世界大战不再是人们热议的话题。现在很少人关注什么时候再打第三次大战;但是二战之后,在西方产业没有转移之前,几乎是谈三战变色,很多人关注第三次世界大战什么时候打,尤其是60年代,当毛主席提出“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时候,在台湾的蒋公提出要反攻大陆,其重要的宣传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要打响了,因此,潜伏在大陆的特务人员们要准备好,国军要反攻了,那表明他认为美国将会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主力,其实也就指出美国会发动第三次大战,中国疲于应付,于是,蒋介石在台湾的国军可以借着美军的力量重返中国大陆。

   这只是一个小故事。其实我要说的是,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个静悄悄的改变,人们过去都高度关注,60年代还在关注第三次大战,怎么70年代就静悄悄的降温了,到80年代几乎就没谁再讲世界会发生第三次大战。如果问问现在的年轻人,尤其是80后们,谁还脑子里有这个概念,什么叫做第三次大战呢?人们可能对二战还有印象,因为大量西方的电影在描述二战,但对第一次世界大战都没啥印象,那对三战呢?静悄悄的就淡化掉了,什么道理?

   为什么是金融资本阶段,西方资本主义的所谓国际大循环才成为一个客观的经验过程?是因为产业资本从它问世那天起,就是以国家为单位,西方国家完成他的资本原始积累,是到海外去掠夺原材料,或者在海外通过大种植园、矿场形成原材料,运输到国内为产业资本服务。所以那个时候争夺海上贸易通道,形成海上霸权是什么道理呢?就是因为谁在海上能多掠夺一点原材料,谁的工业发展就强大,殖民化的时候商船即战船,商人即海盗,打了多少年,争夺的就是对于原材料产地的控制。为了大规模获取原材料,就从非洲去掠夺黑人,把他们变成奴隶,就把西方古代希腊罗马的奴隶制,在近代又复制了一遍。对此,应该叫做“以国家为单位的反人类犯罪”,造成了西方产业资本的崛起,但由于产业资本是以国家为单位形成的,是典型的在地化,准确地说,应该是“产业资本在国化”。

   正是因为欧洲各国早期工业化原始积累的完成,与对外大规模殖民扩张掠夺紧密相关,对外殖民又需要国家权力的保驾护航,所以欧洲人形成了在国化的产业资本,这是一种历史的过程,不论大国小国,都有重工业、钢铁工业、机械制造工业等。比如,国家不算大的比利时当年就是一个典型的工业化国家。甚至像卢森堡大公国,很多人都没听说过,说人家弹丸之地不好听,反正就是小到了跟中国一个县差不多的那么个国,他也搞钢铁工业啊,而且有相关的配套产业。所以在欧洲这么一个小小的半岛型大陆上,国国工业化,那当然这个工业化追求规模竞争,那就得更多的占有原材料市场,然后接着生产出产品来就得更多的去占有商品市场,因为得卖出去才获得利润啊。于是乎大家你工业化我也工业化,你结构完整,我结构也完整,那怎么办,打吧!所以工业化的“在国化”特色——以国家为单位形成工业化,就导致了战争的这种恶性竞争形式。可见,一战二战都是资本主义以国家为边界完成工业化的一个客观结果。也因此,当西方国家的产业资本继续在国化的时候,就会发生人们担心第三次大战什么时候打的问题;而当他产业大量外移到发展中国家了,西方演变成以金融资本来获取全球产业收益了,那当然资本主义工业化时期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就逐渐淡化了。

   在这个阶段上,当七十年代人们逐渐不再那么担心第三次大战的时候,应该注意一下,中国也有一个重要的事情发生,值得大家关注。当时不是有个故事叫“小球带大球”吗?说的是美国乒乓球队来华带动了基辛格秘密访华为尼克松铺路……

   尼克松要来中国的时候,毛主席组织了当时4位老帅,有叶剑英、聂荣臻、徐向前等来研判国际形势,老帅们一致认为世界大战打不起来,20年之内中国周边无大仗。毛泽东就跟周恩来商量,既然中国周边无大仗,我们抓紧调结构吧。因为中国1960年代遭遇到的国际环境是相对比较严峻的,首先看60年代初期美军直接干涉东南亚,等于中国南方战火燃起来。那接着看东方蒋介石1960年提出要反攻大陆;那西边中印边境战争62年打起来了;60年苏联撤资之后开始跟中国政治上发生冲突,到60年代后期就已经在边境陈兵百万,120多个作战师被苏联当时的领袖勃列日涅夫安排在中苏中蒙边境上,并且核武已经完成了小型化,就给这些边境作战部队装备了小型核武器。对中国来说,整个60年代,他的周边地缘政治环境是非常险恶的。无论是美国还是苏联,两个超级大国共同来封锁,甚至军事威胁中国。这时候毛泽东就提出,哪怕穷到要饭,我手里也得有一根打狗棍!于是就集中力量发展两弹一星,形成战略威慑。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提出三线建设,防止战争把那点儿工业化家底打烂了,我们的工业就得从上海、天津、江苏这一带往内地迁,就有了中央大三线、地方小三线的国防建设。

   60年代大家普遍穷困的原因是被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封锁,所以今天大家关注的那个“硬脱钩”,当年就发生过。

   苏联1960年撤走专家、资本、技术,撤走所有一切对中国援助的时候跟你商量吗?你要不要跟你没有关系的,就是一声令下,全撤了,这就叫硬拖钩。

   1950年6月朝鲜战争打起来,那时候中国并没有想参加朝鲜战争,但朝鲜战争打起来第二天美国就封锁中国,会先来跟我们商量吗?事实上新中国三次遭遇的硬脱钩都是被人家脱钩,否则就不叫硬脱钩。如果跟我们商量那也许应该叫软脱钩。所以,1950年美国对中国完成了一次让中国感到很被动的硬脱钩,1960年苏联人也搞了一次;再后来还有,就是1990(1989)年又有一次美国人带领整个西方对中国的硬脱钩。

   超级大国对中国的硬脱钩会出现什么结果呢?那当然是中国要付出很大代价。

   1950年美国封锁中国的硬脱钩,同时发生的是苏联向结成战略同盟关系的中国提供了工业化必须的资本与技术,使中国有一段几乎“全盘苏化”……尤其是1960年,当时中国正在靠苏联的援助进入工业化的军重工业发展阶段的时候,而且军重工业是资本极度增密的产业门类,苏联撤走全部援华资本和技术的硬脱钩,意味着中国突然遭遇到资本归零,恰在资本绝对需要增密的这个阶段突然资本归零,造成的损失能不巨大吗?

   我们若愿意据此来看六十年代大危机爆发的对策,也只能转向国内循环。

   从1959、1960、1961年这连续3年,当时经济工作的一位领导人的很多讲话和指示就很清楚地表述道:我们在得到大量投资的情况下动员了很多农民进城就业,每年增加数百万,但是投资突然停了,没有再吸纳就业的可能了,已经在城里就业的人还得回去,否则你就得支付两道成本!哪两道成本呢?首先,我们得从农民那儿去征粮是花了一道成本,然后再把这个征粮运到城市去分配给那些没有就业没有工资的人,保他们的生存这是又一道成本。与其这样,不如把这些在城里不能就业的人送回去参加农业生产,国家至少不用支付两道成本,直接就在农村通过参加劳动得到吃的,就不至于饿着。所以,60年代这个变化很多人都说是极左政策造成的,那是没有想到当时是什么样的经济状况,什么样的国际背景?人家硬脱钩之后,过去接受援助的时候没有支付过的成本,现在突然就暴露了,还得还债,所以从苏联撤走专家,撤走投资援助之后,那中国背负的债务就一半是用农产品还的,另外一半是用稀有矿产品还的。

   这就是当年硬脱钩的一个实际过程。

   我们曾经有过被美苏两个霸权国家硬脱钩的经验,代价是很大的。

   为了要缓解这个矛盾,那还得应对这些挑战,于是60年代大家有一句话:“勒紧腰带过紧日子”,当然也是过苦日子了!注意,现在说到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时候,今天的领导同志也说要有过几年紧日子的准备。那么,到底紧几年?还有人提出,也许我们还得过苦日子……

这些大家有所了解是必要的,因为我们曾经有过这样的经验教训:当被动硬脱钩发生的时候,就得把“依附”时期获取战略援助而没有支付的代价给人家还上。资本极度稀缺时还债,那当然就会出现紧日子。此外,又得去维持不产生任何市场收益的军重工业,所以就从紧日子变成了苦日子呗!这就是我们60年代的一个客观情况。我没有说谁对谁错,只是说作为发展中国家遭遇的国际背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18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