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罗晶晶: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精心策划“替罪羊策略”

更新时间:2020-08-19 00:16:40
作者: 罗晶晶  
1979年以来未与任何国家发生战争或推行“代理人战争”。中国大力支持联合国工作,积极融入现有国际秩序,到2020年已成为联合国第二大出资国。维和方面,中国派出的维和人员远超联合国安理会其他常任理事国,截至目前共派遣2500名军人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有统计称,在联合国安理会近年的190项决议中,中国对182项给予了支持,这些决议主要是“对违反国际规则和准则的国家实施制裁”。〔37〕

   中国是负责任的全球经济参与者。美国多次指责中国“重商主义政策”损害美国经济,但美国前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明确指出“不能说中国的做法使美国经济每年减损0.1%的增长”。〔38〕事实上,正是美国和欧洲联盟言辞中支持自由贸易,行动上倒向了贸易保护主义。〔39〕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美国拒绝向泰国提供贷款,要求泰国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建议进行政策调整。中国向泰国提供十亿美元贷款并稳定人民币汇率,防止了东南亚金融状况进一步恶化。同年,中国与东盟建立“东盟+3”共同基金,旨在说明该地区应对未来可能发生的金融危机。〔40〕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中国同意增购美国国债,为稳定美国乃至全球经济做出了贡献。〔41〕

   新冠疫情肆虐之下,中国扮演了负责任大国的角色。与美国收缩的孤立主义外交不同,中国积极参与多边合作应对新冠的全球蔓延。为转嫁疫情蔓延责任,特朗普指责世界卫生组织与中国合作掩盖疫情严重性,并宣布将终止与该组织的合作(现已退出世卫组织)。中国则增加对世界卫生组织资助,支援现有的多边机构,积极向各国分享新冠病毒测试和治疗的信息与经验。〔42〕孤立主义政策的特征之一是坚持“美国优先”,因此特朗普政府拦截其盟友加拿大和法国的口罩等医疗物资,优先缓解美国医疗设备短缺的问题。这种态度使相关国家对美国在危机时期作为盟友和“全球领导者”的可靠性产生了怀疑。相比之下,中国政府和企业已向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了包括医用口罩、防护服、核酸检测试剂、呼吸机等在内的众多物资援助,其效果已经显现出来。〔43〕在各国政府未能有效抗击病毒、民众陷入恐慌之际,中国的“口罩外交”援助给全世界留下积极印象,向各国领导人和民众展示了一个崛起的负责任大国的形象。

  

   三、中美共处之道

   如本文第一节所述,美国实力的相对下降和中国的崛起给美国领导人带来极大焦虑。新冠疫情对美国社会经济的打击与总统大选周期相碰撞,使得特朗普和共和党把中国当成“替罪羊”。事态的恶化可能加剧人们对中国在全球政治中的作用的误解,也将使美国政治体制更加难以容忍中美之间的分歧。“替罪羊”策略使美国政客倾向于通过制造中美矛盾来缓和国内政治分歧。格雷厄姆·艾里森建议大国领导人在外交决策前要像“成人”一样考虑国际秩序现实。〔44〕与其遏制中国,美国事实上应该接受单极格局结束的现实,抛弃各国都接受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安排的不切实际幻想。〔45〕政治学家撒母耳·亨廷顿同样认为“世界安全的前提是接受全球多元的存在”。〔46〕

   美国应意识到,中国作为一个世界大国,必然追求其国内外利益、思想、发展模式和目标得到认可。美国政府近期的言行与世界对多极化和多元文化主义的需求背道而驰。随着世界各地的联系日益紧密,疾病、气候变化、恐怖主义、经济危机等全球性问题愈加复杂,应对难度增加。有效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在国际、国家和地方等各层次通力合作。〔47〕历史上的疾病大流行曾促进了国际合作。美国和前苏联在全球范围内携手应对小儿麻痹症,2003年SARS爆发期间中美进行了密切协调与合作。〔48〕新冠肺炎疫情这样的非传统安全威胁尤其需要各国政府、多边机构和非政府组织的广泛合作。美国放弃多边机制应对新冠疫情的代价显然是高昂的。特朗普政府应承认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效率和成就,而不是恶意诋毁。正如政治学家安德鲁·南森所说,美国应该客观认识中国“对世界福祉的贡献”。〔49〕

   彼此合作的多极世界的维持,要求现有霸权国家承认和接纳新兴大国的利益诉求。对中国而言,国家领土和主权完整属于国家核心利益,为了维护这一利益以及民族团结中方可能采取任何措施。如果对这一点有充分认识,特朗普政府就不应在中国的民族问题上说三道四,在疫情中也不应挑衅性地游说一些国家支持台湾加入世卫组织。

  

   四、结论

   中国主动适应经济全球化,实现了经济建设的飞跃式发展,在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度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同时,始终坚持适合国情的文化和政治制度,从而向世界展示了西方主导的新自由主义模式之外的替代发展之路。中国的崛起及其探索形成的发展模式给现有霸权国美国带来的是焦虑和不确定感。如上文所述,这种焦虑可能成为中美冲突的内在根源。现有的紧张局势和冲突正在“螺旋式”升级。这首先是因为美国对中国存在战略误判,否认中国有全球舞台上负责任和建设性的作用甚至污蔑中国为“流氓国家”。其次是美国政客为赢得下届选举而采取的短视行为。这些行为自然会引起中方的坚决回击,大国对抗的加剧将影响全球经济和安全。美国应避免国内政治利益凌驾于外交政策之上。此外如扎卡里亚所言,美国还要意识到中美之间的定位应该是“竞争性合作”的关系。〔50〕

   中美竞合有助于降低大国博弈的负面效应,增加世界解决共同面对的紧迫性问题的能力。因全球化而加剧的环境退化、恐怖主义、疾病、毒品和人口走私等问题需要国家、非国家行为体以及地方、国家和国际等多层次、立体化的合作。新冠疫情超越国别和种族界限,给全球经济带来严重破坏,中美之间的通力合作既必要也紧迫。

   注释:

   〔1〕Graham Allison, "The New Spheres of Influence: Sharing the Globe with Other Great Powers," Foreign Affairs, Vol. 99, No. 2, (2020): 30-40.

   〔2〕See for example, Jacques, Martin. When China rules the world: The end of the western world and the birth of a new global order. Penguin, 2009.

   〔3〕Aaron, Friedberg, "The future of US-China relations: Is conflict Inevitable?." International security 30, no. 2 (2005): 18. See also, John Mearsheimer, The Tragedy of Great Power Politics (WW Norton & Company, 2001).

   〔4〕Graham Allison, Destined for War: Can America and China Escape Thucydides's Trap?. (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 2017).

   〔5〕新华网,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农村贫困人口减少7.4亿人,2018年9月 3日,http://www.xinhuanet.com/fortune/2018-09/03/c_1123372510.htm

   〔6〕Farred Zakaria, "The post-American World," (New York: New York: WW Norton and Company, 2008).

   〔7〕Graham Allison, "The New Spheres of Influence: Sharing the Globe with Other Great Powers," Foreign Affairs, (March/April, 2020), 32.

   〔8〕光明网,张维为发言稿(复旦大学中国发展模式研究中心主任),2015年10月20日,http://topics.gmw.cn/2015-10/20/content_17409780.htm

   〔9〕Cited in Kerry Dumbaugh, "China's Foreign Policy: What Does It Mean for U.S. Global Interests?" CRS Report For Congress, July 18, 2008, p.5. Online https://fas.org/sgp/crs/row/RL34588.pdf (accessed May 16, 2020).

   〔10〕Thomas Lum, Wayne Morrison, and Bruce Vaughn, "China's 'Soft Power' in Southeast Asia," CRS Report for Congress. Online http://www.fas.org/sgp/crs/row/RL34310.pdf, accessed on March 4, 2009; Pang, "China's Soft Power;" and Kurlantzick, "China's Charm."

   〔11〕Dumbaugh, China's Foreign Policy: p.2.

   〔12〕Jakob, Vestergaard, and Robert H. Wade, Out of the Woods: Gridlock in the IMF, and the World Bank Puts Multilateralism at Risk. No. 2014: 06. DIIS Report, 2014.

   〔13〕Graham Allison, Destined for War: Can America and China Escape Thucydides's Trap?. (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 2017).

   〔14〕Allison, "The New Spheres of Influence," p.30.

   〔15〕Fareed Zakaria, "The New China Scare: Why America Shouldn't Panic About Its Latest Challenger," Foreign Affairs, (January/February, 2020), 53.

〔16〕Robert Blackwill, "Implementing Grand Strategy Toward China Twenty-Two U.S. Policy Prescriptions,"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Council Special Report, January 2020. Online https://cdn.cfr.org/sites/default/files/report_pdf/CSR85_Blackwill_China.pdf (accessed May 16,(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511.html
文章来源:中评社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