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家范:风骨意境遗后世——恭读旭麓师《浮想录》

更新时间:2020-07-08 17:16:15
作者: 王家范  

   旭麓老师《近代中国社会的新陈代谢》一书所展示的, 是富有时代特色和时代精神的一部“中国近代通史”。“新陈代谢”四个字, 正是先生对中国近代历史整体意境的托出, 最传神地表达出了“变”这一中国近代社会的主旋律, 意象、神韵俱有动感, 显示了史学难得的一种活泼泼的生气, 誉之为独步时代, 恐也不算为过。采纳“新陈代谢”一词, 自然需要相当的识力。但自近代以来, 面对“天崩地坼”的大变, 前贤无不有感而新词迭出, 如严复、梁启超的“除旧布新”、“思潮流转”等等;而“新陈代谢”一词, 系由借鉴生物有机论而衍变为社会超有机论的范畴, 亦是世界性的学术潮流。这些都还不能说完全具原创性, 虽然在中国对此能有如此超乎西人的深刻体验者亦寥若晨星。再者, 用某种历史理论的概念框架构建“近代史体系”雄心勃勃者大有人在, 真成功者可不易, 某种即使有一定深度的“哲理”完全有可能被糟蹋, 正如先生意味深长地说:“事物是常新的, 千变万化的……要变化的事物服从那一二句话, 那必然闹到滑稽可笑的地步。” (1978/9) (1) 血肉 (史料) 与灵魂 (哲理) 分离撕裂, 或是史料横陈, 或是浮谈无根者, 就我们眼力所及的范围内, 往往有之。

   细细体验先生的《近代中国社会的新陈代谢》, 书中所体现的先生对史料的厚积薄发, 史识的圆融自如, 以及忠诚于史实, “不美刺, 不投赠, 不隶事, 不粉饰”的良史古风等等, 都很感人;但真正赢得“唯一”的, 是对近代中国新旧、中西嬗蜕演变过程的演绎, 摆脱了流行中国近一个世纪的机械进化论和阶级论的片面和僵化, 以中国特有的体用交叠、递嬗无几的意境, 将中国近代“新陈代谢”刻画得一波三折, 细致入微, 极为传神, 这些, 在我看来, 才是真正具有原创性的价值所在。

   我最近一直在想, 老师创制出这样一部意境独步的“中国近代通史”, 成功的秘密何在?最根本的是靠什么?凭我的感觉, 答案可能就藏在《浮想录》里, 需要费心详为诠释。这里, 依据我读书的点滴体会, 斗胆地提出一个视角, 就是老师说过的:“史识是治史的眼睛。” (1984/187) (2) 我认为, 旭麓老师用以贯通历史的史识, 既是进化论的延伸发展, 更有基于历史丰富性对机械进化论的校正和突破, 正是这种特立独行的“史识”, 成了穿透历史、凸显意境的“眼睛”。目前, 我所能做的, 只是将《浮想录》有关的思路稍加爬梳整理, 间或加进一些不成熟的读书心得, 未必合乎老师原义, 这是特别要加以说明的。

   (一) 对“变易”与“进化”两种历史哲理的辨析

   历史是古老的, 又永远是新陈代谢的。 (1984/204) (3)

   “为变至微, 其迁极渐”, 严译《天演论》“导言一”中的这句话是说自然界的动植物的变化“微”、“渐”, 中国封建社会的长期性, 不是说它没有变化, 而是说它的变化也是极微、渐的, 各个朝代只有微异。 (1985/255) (4)

   中国的封建社会长, 因为它只有树的年轮的新陈代谢, 质的新陈代谢只是个别事物, 对整体的变化没有太大的作为。 (1985/251) (5)

   变易思想引导了王安石那样的变法, 变易思想加进化论才引导了康有为那样的维新变法。 (1984/230) (1)

   进化论的传播, 在中国是古典哲学的终结, 近代哲学的开始, 这种变化具体体现于康有为思想。 (1984/228) (2)

   中国破古代的观念, 立近代的观念形态从哪里开始?是从鸦片战争开始的, 是从认识坚船炮利开始的。 (1984/197) (3)

   “是东一块西一块零零碎碎的进步, 是零买的而不是批发的。” (《杜威五大哲学》14页) 此话放在“五四”以前的中国并没有错。 (1985/259) (4)

   “新旧如环”, 环者圆圈也, 但它不是循环的圆圈, 乃是新旧不断起承转合的圆圈。 (1988/628) (5)

   就事物中的变和常的关系来说, 转形期的变态比持久的常态更需要研究, 但不懂得常也说明不了变。 (1988/679) (6)

   世界永远是善恶美丑的奇妙结合, 亿万年后也不会出现只有美善而没有丑恶的天堂。 (1986/422) (7)

   以上所检10则, 据我理解大致有三个要点:1.变与不变, 是构成历史生命的阴阳两极, 负阴而抱阳才是历史的真谛。从“变”的意义上, 老师说“历史是古老的, 又永远是新陈代谢的。” (1984/204) (8) 因此, 说中国封建社会停滞不变, 近乎数典忘祖, 是不明乎中国既有变易的高明哲理, 其社会变之微、之渐每每深藏着数千年中国人的政治智慧, 故能数千年屹立而不亡。2.说中国早有变易思想, 无需乎进化论的引进;或说进化论古已有之, 并非西人专利, 是不明乎变易观与进化论之差异。两者的区别, 正是古代社会与近代社会质的区别的思想投影, 更是中国由中世纪走向近代的观念转捩点。“变易”的图式是“循环的 (同心) 圆圈”, 呈封闭型, 六道轮回, 以不变应万变, 万变不离其宗, 故靠自身走不出中世纪, “进化”是“基因变异”, “新旧不断起承转合”, 其图式是不断上升的螺旋, 呈开放型。“古典哲学的终结, 近代哲学的开始”, 正是一个新时代到来之前的第一声“潮音”。3.“变易”观的特点是使人容易趋向于乐天知命, 返古保守, 是发达的中国农业社会和统治周密的封建帝国自足心理的真实写照;只有中国失去了世界先进态势, 备尝落后挨打之苦, 方有接受进化论的心理基础 (所以先生说始于鸦片战争) , 这就是为什么外因在推动中国社会转型中起着特别重要的作用。“优胜劣汰, 适者生存”, 既使国人不得不含着眼泪被动地接受进化论, 但也容易只停留在八个字的字面理解上, 伏下了日后进化论误读和歪用的祸根。4.正是鉴于前面所说的国人长期对进化论的误读和歪用, 先生特别说到“变”与“常”的关系, 故第十则所言, 意味更深长———这就关涉到了先生对进化论特有的批判性思考, 需参阅下文。

   (二) “变”不是直线的运动, 历史变革的情景要比生物界的进化复杂得多, 迂回曲折, 多姿多彩, 单一化、绝对化实为历史学的大忌

   事物是常新的, 千变万化的……要变化的事物服从那一两句话, 那必然会闹到滑稽可笑的地步。 (1978/9) (9)

   当旧世界将要崩溃、新世界还未诞生或还处于萌芽状态的时代, 是最富于幻想的时代…… (1978/13) (10)

   新陈代谢, 并不是一下子全部更新, 而是局部地更新, 那些还有生命力的“陈”, 仍然要继续发挥它的功能, 再为下一步的“新”代替。 (1982/123) (11)

   新事物开始时并没有独自的性格, 常常是寄托于旧的躯体里, 有的艰难地生长, 有的变成畸形。 (1982/136) (1)

   新事物的出现常常是依附于旧事物, 甚至受到卵翼, 但到旧事物阻碍其发展时, 它们的斗争就开始了。 (1982/152) (2)

   去旧难……立新也不易…… (1980/67) (3)

   一些新的东西往往带着旧的痕迹, 有些旧的冒称为新的, 也有新的是新得出奇的, 在现实社会中还是虚幻的。 (1980/75) (4)

   中国不是走出中世纪, 而是被轰出中世纪的。 (1988/584) (5)

   16世纪后期中国就有走出中世纪的现象, 然而走不出, 直到别人的大炮打来才被轰出中世纪。 (1988/619) (6)

   近代中国的革新运动, 许多都是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 由于内因的不太成熟, 往往是生吞活剥或者半途而废。 (1978/14) (7)

   “物形之变, 要皆与外境为对待, 使外境未尝交, 则字风诸形, 至今如其朔焉可也。惟外境既迁, 形处其中, 受其逼拶, 乃不能不去故即新。故变之疾徐, 常视通拶者之缓急, 不可理古之变率极潮, 后之之变率遂常如此而不能速也。即如以欧洲政教学术农工商战数者而论, 合前数千年之变, 殆不如近之数百年, 至最后数十年, 其变弥厉。” (《天演论》“导言十六进微”) 按这里所说的“外境”即是指所处的境地或环境, 就鸦片战争后的中国来说, 即“西学东渐”由外来变为内在的环境。 (1983/180) (8)

   近代中国就是别人无情地在改变我们, 我们怎样对待改变, 是有情地接受改变还是无情地抗拒改变?这就是中国的近代史, 是一部变革与反变革的历史。 (1986/402) (9)

   洋务派和早期改良派看到了三千年一大变局, 要“应变”, 否定了历代静止不变观点;以康有为为代表的维新派主张“全变”, 否定了早期改良派和洋务派的“器可变道不可变”的观点;以孙中山为代表的资产阶级革命派主张革命突变, 否定了康有为等人的“渐变”观点, 构成了近代社会的“变”的哲学。 (1983/159) (10)

   开辟一个历史时代的伟大历史人物, 即使功罪互见, 毁誉不一, 总是抹煞不了的。等而下之, 如在一个领域或某一点上能独辟蹊径, 也比那些抱残守缺的人高明许多。 (1978/19) (11)

   近代中国人物新陈代谢快, 事物的新陈代谢却很慢, 譬如铁路就争论了二十年;小脚从上世纪80年代就喊要禁止, 可是20世纪20年代的乡下还在给童女缠足。 (1979/63) (12)

   另1979/48说:“……可见历史的惰性和习惯势力的影响, 许多事物的除旧比布新更麻烦。” (13) 1983/161又说:“布新难, 除旧更难。”先生反复言之, 颇堪三思。 (14)

   从先进思想家, 政治家的思想和活动中, 可以嗅到新经济、新政治喷薄欲出的气息:但新经济、新政治的开花结果, 必须反映在人民的生活、习尚的变化之中。 (1978/36) (15)

   新的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建立起来了, 无空不入的封建习性会对它潜移默化, 是新陈代谢的倒行。 (1980/93) (16)

   近代历史似大河奔流, 也有峰回路转, 一方面是人才辈出, 一方面是人才沉落。处在这个转折年代的人物, 他们迈开前进的步伐, 还是落在形势的后面?是评价他们的关键。 (1981/116) (17)

   “闻道潮头一丈高, 天寒尚有沙痕在。”这是苏轼《游金山寺》诗中的两句, 意思是闻说金山下长江的潮头有一丈高, 现在天寒水枯, 沙岸还留下了一道道痕迹。社会现象也不例外, 在革命浪潮冲击之后, 人们的思想上也留下了一道无形的痕迹。 (1978/25) (18)

   在新旧文化的递嬗中, “有两种很特别的现象:一种是新的来了很久之后而旧的又回复过来, 即是反复:一种是新的来了很久之后而旧的并不废弃, 即是羼杂。” (鲁迅《中国小说的历史变迁》) 这种“反复”和“羼杂”到了民国初年特别显著地呈现出来。 (1984/219) (1)

(洋务、改良, 革命, 社会主义) 一个新的东西登上历史舞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037.html
文章来源: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East China Normal University(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2018年0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