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常修泽:卧薪尝胆:经济发展与体制改革宏观大势分析

——(2020年6月10日 )

更新时间:2020-07-08 16:19:10
作者: 常修泽 (进入专栏)  
不喜欢,厌恶啥?写上。 市委市政府搞一个《绍兴人民厌恶大全》,然后,按当时说的“去民之所恶”。老百姓现在有些意见,对于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等。去除厌恶的东西,就能顺民心,力量就强大了。

   第二个,“补表”,“补民之不足”,感到不足的方面,请写下来。 政府一条一条的去补,现在叫补短板,是不是?这次来,高兴看到市委市政府组织安排驻企业服务员,这就是“补短板”,是吧?

   这是我首先讲的民族精神问题。

  

   第二个问题,经济发展:四个“怎么样”

  

   (一)怎么样看待经济增长目标?

   经济增长目标去年全国是6%——6.5%,实际发展不错,达到6.1%。今年如何?我看了一下绍兴的情况。市里的《政府工作报告》正好是4月28日,盛阅春市长作的,里边提到了整个绍兴市2020年度的增长预期指标。比较大胆地提出绍兴市地区生产总值增长7%左右。我看了以后心里一震,为什么?在这么困难的情况下,绍兴市政府在市委领导下能够定一个7%左右的目标,我感到实属不易,很大胆,是吧? 有一种担当的精神。

   全国来讲,中央政府今年没有定增长目标。大家知道,5月22日的《政府工作报告》,跟过去政府工作报告不一样,没有提增长的具体目标,因为情况比较复杂,未来不确定的因素太多,变数太多。

   首先一个,就是疫情,疫情变数如何?不知道。我今天早上起来以后,看微信,看到昨天高福院士与冯子健教授在《柳叶刀》发表的文章,“注意第二波的疫情”,高福先生是中国疾控中心的主任,冯子健先生是副主任,二位说世界的疫情怎么样,中国的疫情怎么样。究竟疫情怎么发展?还是不可掉以轻心。

   第二个,世界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怎么样?尤其像我们浙江这样的外向程度比较高的地方,外贸是我们的一驾重要马车。假如全球产业链中断,我们的订单到哪里去拿?

   考虑到很多不确定性的因素,所以全国没有定这个目标。当然,绍兴定了这个目标,我看很好。关键符合当地的情况,不一定别人不定,我也不定。我们这个地方定,有点精神追求,是吧?

   尽管全国未定增长多少的具体目标,但还是要努力去做,扭转一季度负增长的格局。 今天已经是6月10日,怎么争取二季度能够有所扭转?然后三季度、四季度,看看今年能达到多少,太高是高不了。

   据IMF和世行的估计,今年全世界的经济增长率是负值,4月14日,IMF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全世界是负3%,欧美负值更高。两个月过了,形势还在恶化,估计IMF再发布可能要负4%或负5%。全世界要是负成这样的话,中国能够保持正值——哪怕是正的1%、2%或3%,都是在逆境中的佳绩。当然争取多些,这要靠我们自强不息的努力。

   (二) 怎么样把握宏观政策的着力点?

   现在分析宏观政策着力点。宏观政策主要包括,一个是财政政策,一个是货币政策。大家注意两大政策的着力点。

   1、关于财政政策着力点

   基本点,记住三个字,“更积极”。 今天早上,我6点起来,搜今天的重要新闻,7点播了财政部长讲“我们的财政政策是更积极有为”。“更积极有为”表现在什么地方?

   第一,提高赤字率。2019年我们的赤字率是2.8%,过去有一条高压线,不能突破3%。这是个经验数据。今年是特殊情况,赤字率达3.6%以上,多了多少呢?从2.8%到3.6%以上,比2019年增加0.8个百分点,财政赤字达3.76万亿,比去年多出1万个亿,这是慎重决定的。通过新增财政赤字,对地方转移支付,支持地方。

   第二,除了1万亿的财政赤字以外,还拟发行“抗疫特别国债”1万亿元,全部转给地方,那就合计2万亿了。

   第三,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简称地方债)。地方政府专项债规模,去年是2.15万亿元,今年增加1.6万亿元。算一下,就是3.75万亿元。为了渡过难关,允许地方政府发专项债,比去年多1.6万亿元。

   第四,减税降费。我在4月28日会上说,既然我们要有底线思维,要保基本民生,我提一个建议,应该“轻徭薄赋”。中国古代,凡是到这种关头,官府朝廷往往实行轻徭薄赋,减轻税收。今天在座的有好多经济部门的领导人和企业界的朋友,大家都注意减轻企业的负担,是不是?林林总总,估计今年的减税降费总额可能达到2.5万亿元。这些钱,要落到企业、落到居民头上,防止中间截留。驻企业的干部、驻村的干部请注意监督,看看到了“地头”多少。

   2、关于货币金融政策着力点

   如果说,保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基层运转,主要靠前面我讲的财政政策的话,那么,保市场主体,则主要靠货币金融政策,基本点是“稳健货币政策更加灵活”。

   具体到我们这个地方来说,就是要要推动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能够便利获得贷款。驻企业的干部要关注这点。应该说,今年央行广义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比去年明显增速,现在问题是如何确保把资金之水流到急需的企业,防止某些商业银行把资金流往别处。

   (三) 怎么样支持民营企业发展

   大家看,总理《政府工作报告》里边专门讲了支持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发展。其中三个要点;

   第一个要点,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包括资本、土地、劳动力、技术、知识、管理、数据这七大生产要素。我在北京了解到,一些部门,一些地区把使用生产要素跟所有制挂钩,存在“所有制歧视”,歧视民营企业,这个问题要解决。凡是给国有企业的,同样要给予民营企业。这第一条就是公平或者平等获取生产要素,要废除与企业性质挂钩的不合理规定。

   第二个要点,清偿政府和国有企业拖欠民企的款项。要清欠啊,欠民营企业的,要拿钱来:该政府拿的,该国企拿的,要还钱。

   第三个要点,理顺政府与企业之间的“亲”“清”关系。一则,亲亲近近的“亲”,二则,清清楚楚的“清”。

   这是保中小企业、保民营企业发展中要解决的突出问题。

   (四)怎么样融入长三角的一体化发展

   请大家关注,去年国家已经通过“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规划,国家发改委操办的,属于重要举措。昨天,我在北京主持新华网关于都市圈讨论,一个重要数据,长三角城市群人口增长很快,尤其是杭州,是除深圳以外全国第二个人口增长快的城市。“长三角”要有一体的思路,最近上海经苏州到湖州的沪苏湖高铁正沿着太湖南岸修建。钱塘江南岸杭州城市群这边,与绍兴有关的,杭绍甬(宁波)这三个地方也要尽快的一体化。

  

   第三个问题,下一步经济改革:四大关注点

  

   经济改革,我讲四大关注点:

   (一)关注:中央《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

   在两会前夕,中共中央、国务院下了一个文件,题目为《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请各位领导上网搜索文件,注意“加快”这个关键词。

   这个意见是5月18日晚上,新华社奉命公布的,听说,实际上早就开始酝酿。今年3月底,我曾经应有关部门的安排,写过一个专题性文稿,题为《从四个维度把握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估计有关部门酝酿了较长时间。

   前面我说,一旦疫情缓和、复工复产以后,要回到“原则的例内”,“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这就是“原则的例内”,不能总在“原则的例外”,是吧?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就是大原则。

   今天没有时间给大家详细讲。请大家看文件,我们还要唱“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台戏,不能唱别的戏。这涉及改革的方向问题。

   (二)关注:四维度促进“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

   中央文件里,跟我们绍兴瓜葛比较深的,就是“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是这个文件的一个亮点。这些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一直在讲共同发展,今天带来了我那篇多种所有制文稿。这个材料可留给绍兴,大家也可网上搜,因为中央文件下达后,《中国改革报》公众号已经发出,澎湃新闻独家全文转载了(题目《从四个维度把握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重点是支持民营,从几个方面去把握?建议四个维度。

   第一个维度,从理论的维度

   对于共同发展,怎么提供一个理论支撑?我们过去用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是吧?就是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应生产力的发展这样一条规律,对实际工作来说,就是哪一种所有制更适合生产力的发展我们就用哪种所有制。从当今这个世界实际看,中国民营经济有很大的生命力。

   我这个文稿提出:除了生产力这个规律以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劳动是个人的谋生手段。“个人谋生性”,这是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讲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12页)。在我们社会主义社会,人们怎么谋生?只有靠劳动来谋生,不允许剥削的。既然劳动是个人谋生手段,因此,就要承认不同的劳动能力是各自的“天然特权”(《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12页)。劳动者有自己的“天然特权”,就须承认这种利益关系。每个劳动者都有自己的利益,劳动者组成的企业也就有自己的利益,这就是企业利益的深刻来源。我们今天在座的各企业,利益哪来的? 是企业劳动者和投资者的利益所凝聚的。这就是“企业利益说”。

   理论必须彻底,否则,你说华为都那么高的生产力水平,都有5G了,如此先进的生产力,按照过去说的“生产力多层次决定生产关系多形式”机械理解,似乎它不该是民营经济。因为生产力水平已经很高很高了呀!我说还有一条,就是他里面的员工, 劳动都是谋生手段,都有自己的利益,对不对?利益这个东西是深刻的,它会长期地存在。这理论要说透,如果说不透,容易动摇,情况一变以后就想着动摇民营企业。

   第二个角度,从历史维度

   中国共产党建立政权前——我的文稿引用了毛泽东同志说的一句,他说:“有些人怀疑中国共产党人不赞成发展个性,...不赞成保护私有产权,其实是不对的”(《毛泽东选集》第3卷,第1058页)。看毛泽东选集的这段话,讲得很好啊。后来的情况大家知道了。改革开放后,十五大一个很大的贡献,就是把非公经济从“制度外”转到了“制度内”,承认非公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就是历史。

   第三个角度,从现实维度

   现实维度我说两个视角,一个角度是从运行指标,一个角度是从资产指标。运行指标,我们现在民营的这块已经占了5、6、7、8、9,即50%以上的税收,60%的 GDP,70%的创新成果,80%的就业,90%的市场主体,都是民营。从运行指标来讲,大半江山是民营的,

   但是,资产指标,我们国家不是民营占大头。 关于资产指标,我主笔一本书《所有制改革与创新》,和研究团队费了好几年写的,2018年改革开放40年时候出版的。民营企业这么多,占了市场主体的90%,但它的资产量国家统计局没有数,初步调查测算,大约是100万亿左右,粗略估计数字而已。

民营100万亿,而国有的这一块多少?四大类,包括国有的经营性资产、金融性资产、行政事业性资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03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