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欧阳哲生:材料、诠释与意义探寻——百年五四运动史研究之检视

更新时间:2020-05-04 13:01:37
作者: 欧阳哲生 (进入专栏)  
野蛮其体魄。此言是也。欲文明其精神, 先自野蛮其体魄。苟野蛮其体魄矣, 则文明之精神随之。”25傅斯年也发出过类似的感慨, 1926年8月17、18日他致信胡适说:“我方到欧洲时, 是欣慕他的文明, 现在却觉得学欧洲人的文化,

   甚易学而不足贵;学欧洲人的野蛮, 甚难学而又大可贵。一旦学得其野蛮, 其文明自来;不得, 文明不来。近年很读了些野人文学, 希望回国以鼓吹神圣的野蛮主义为献拙于朋友”。26傅氏打算“鼓吹神圣的野蛮主义”的想法与陈独秀提倡“兽性主义”教育的做法如出一辙。后来鲁迅在《略论中国人的脸》中比较中西脸相特征时得出两个公式:人+原始性情=西洋人;人+家畜牲=某一种人。他对野畜“驯顺”为家畜所表现的“人性”并不以为然, 以为中国人的脸“还不如带些原始性情”。27新文化先哲这些对强健体魄、复归野性的呼唤,带有一定的非理性成分, 但其对传统文明的大胆批判、对改造国民性的强烈意向不失为“片面的深刻”。现代中国风起云涌的社会运动、翻天覆地的政治革命也许能从脱去羁绊的野性力量的复苏中找到某种根源。

   五四时期是公共空间大为拓展的时代。“二次革命”以后, 袁世凯严酷镇压革命党, 控制新闻舆论, 公共空间大为压缩。新文化运动兴起以后, 各地进步青年纷纷起来组织社团, 创办报刊, 逐渐打破万马齐喑的沉闷书面。据统计, 1919年这一年中全国涌现的新思潮报刊就达400余种。28在北京知名的代表性新报刊有《新潮》、《国民》、《北京大学月刊》、《新生活》、《平民教育》、《五七》、《少年中国》、《新中国》、《新社会》、《少年》等, 在天津有《天津学生联合会报》、《觉悟》等, 在武汉有《武汉星期评论》、《学生周刊》, 在长沙有《湘江评论》等, 在杭州有《双十》、《浙江新潮》、《钱江评论》等, 在四川有《星期日周刊》、《四川学生潮》等。知名的社团有:北大学生组织的新潮社、国民社、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平民教育讲演团等;毛泽东、蔡和森等在长沙发起创建的新民学会;恽代英在武汉发起成立的互助社、利群书社;周恩来等在天津组织的觉悟社;在南昌有改造社。王光祈、曾琦、李大钊等发起组织的少年中国学会是五四时期规模最大的社团, 其分支机构和成员遍布全国各地。这些社团虽然宗旨不一, 但其成员大多为青年学生, 通常以研究问题、揭露黑暗、改造社会、宣传新潮、追求解放为职志。新报刊、新社团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公共空间的拓展, 为现代社会生活的活跃创造了必要条件。

   五四时期是社会解放的时代。五四时期涉及讨论的社会问题包括妇女解放问题、道德伦理问题、贞操问题、男女社交问题、婚姻家庭问题、女子教育问题、儿童问题、人口问题、丧葬问题, 进步、觉悟、启蒙、解放、革命这些新鲜、劲悍的词汇充满了报章杂志。《新青年》、《新国民》、《新潮》、《新社会》、《新生活》、《新村》、《新生命》、《新教育》、《新文化》、《新新小说》、《新妇女》、《新人》、《新学报》、《新空气》、《新学生》、《新共和》、《新自治》、《新湖南》、《新山东》、《新四川》、《新浙江》、《新江西》……以新字开头的刊物表达了一个共同的心声——去旧迎新, 对新世界的憧憬, 对新社会的渴望, 对新文化的追求成为时代选择的主潮。傅斯年说:“五四运动可以说是社会责任心的新发明, 这几个月里黑沉沉的政治之下, 却有些活泼的社会运动, 全靠这社会责任心的新发明。”“所以从五月四日以后, 中国算有了‘社会’了。”“中国人从发明世界以后, 这觉悟是一串的。第一层是国力的觉悟;第二层是政治的觉悟;现在是文化的觉悟;将来是社会的觉悟。”29在陈独秀所指陈的政治的觉悟、伦理的觉悟之后又加上“社会的觉悟”, 这预示着社会的大解放, 也就是社会主义运动的来临。正如时人所论, “社会的解放, 就是确立社会的民主主义。欧战收局之后, 军国主义已经破产了, 资本主义也跟着动摇了。各国国内改造底声浪和解放底思潮, 奔涌而至。而‘五四运动’也应运而生。所以第一个目标就是社会的解放。大家对于以前的制度、组织以及习惯等等, 根本的都发生怀疑。不但怀疑而已, 并且都感觉非改造不可。而改造底前提, 非先要求解放不可, 所以社会的解放, 尤其切迫紧要”。30如果说辛亥革命时期的报刊, 人们关注的主要问题是革命与新政、共和与宪政这些政治问题, 五四时期报刊则主要讨论的是各种社会问题。寻找灵丹妙药解决社会问题, 是吸引人们研究、传播社会主义思想的基础。社会主义在中国的兴起, 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适应解决社会问题的需要而来。

   五四时期是一个“主义”奔放的时代。在传统的儒教秩序崩解以后, 主义作为替代物应运而生。主义作为舶来之物, 日渐渗透到中国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人们选择主义, 政党追寻主义, 社会尊崇主义, 主义成为理想、信仰、高尚之物。傅斯年高唱“主义”的赞歌, “人总要有主义的”, “没主义的不是人, 因为人总应有主义的”;“没主义的人不能做事”;“没主义的人, 不配发议论”。他向大家发问:“ (1) 中国政治有主义吗? (2) 中国一次一次的革命, 是有主义的革命吗? (3) 中国的政党是有主义的吗? (4) 中国人有主义的有多少? (5) 中国人一切的新组织、新结合, 有主义的有多少?……中国人所以这样没主义, 仍然是心气薄弱的缘故。”31 傅斯年这一看法在五四时期具有典型意义。1919年6、7月间, 胡适与李大钊、蓝志先在《每周评论》上围绕“问题与主义”的争论, 似乎更坚定了人们对主义的信念, 从胡适初始提倡“多研究些问题”到其转向谋求解决空谈主义的“弊害”, 可以看到这一趋向。陈独秀把主义比作方向, “我们行船时, 一须定方向, 二须努力”。“主义制度好比行船底方向”, “改造社会和行船一样, 定方向与努力, 二者缺一不可”。32 从此, “主义”成为引导中国社会政治、思想文化向前发展的主潮。任何政党、任何团体、任何学人都离不开“主义”的选择。孙中山意识到有必要将原有的“三民”政纲主义化, 并以之改组国民党;新兴的共产主义小组则从一开始就以其探求的理想主义建立政党, 政党组织与主义的结合、主义的社会化成为中国社会政治向现代转型升级的一大特征。

   从新文化运动扬西抑东的东西文化观到今日中国文化的伟大复兴, 从以群众运动的方式谋求社会解放、民族解放到现在以法治规范公共秩序, 从个性解放、思想解放到追求以人为本、社会福利、国家创新能力, 五四以来中国现代化已经大踏步迈上新的更高台阶。我们回首渐渐远去的五四背影正在隐身到时代的幕后。“说不尽的五四”, 五四的思想意义在不断叙说、论述、阐释、争议中翻腾变化, 新意迭出, 其意在弘扬五四的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精神。以我们现今具有的学术条件和历史眼光, 拓展“五四学”新天地的时机已经到来。

  

   注释

   1 参见蔡晓舟、杨亮工:《五四》, 北京:同文印书局, 1919年。又参见沈仲九:《五四运动的回顾》, 《建设》第1卷第3号, 1919年10月1日。沈文开首即道:“1919年5月4日, 北京几千学生因为政府对付山东问题有失败的消息, 大家联合起来用示威运动的法子去表示真正的民意, 后来罢学罢市的运动, 都是继续这运动的, 也都可包括在这个‘五四运动’名词内。”

   2 陈伯达:《论五四新文化运动》, 《认识月刊》创刊号, 1937年6月15日。

   3 伍启元:《中国新文化运动概观》, 上海:现代书局, 1934年。

   4 陈端志:《五四运动之史的评价》, 上海:生活书店, 1935年。

   5 华岗:《五四运动史》, 上海:海燕书店, 1951年。

   6 Tse-Tsung Chow, The May Fourth Movement:Intellectual Revolution in Modern China, Cambridge, Massachusetts: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60, pp.1-6.

   7 Tse-Tsung Chow, Research Guide to the May Fourth Movement, Cambridge, Massachusetts: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63, pp.1-129.

   8 杨亮工 (功) 编辑该书称:“一由于一切事实皆为当时己身之所亲历, 一由于一切文电舆论皆为当时各地报章所登载, 俯拾即是。” (杨亮功:《早期三十年的教学生活:五四》, 合肥:黄山书社, 2008年, 第97页)

   9 参见中国科学院第三历史研究所编:《五四运动回忆录》, 北京:中华书局, 1959年;《光辉的五四》, 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 1959年。

   10 参见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编:《五四运动回忆录》 (续) ,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79年, 第1—22页。

   11 与五四运动史有关档案史料均在1980年以后出版, 主要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史料编辑处编:《五四爱国运动档案资料》,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80年;《近代史资料》编辑部主持, 天津历史博物馆整理:《秘笈录存》 (“近代史资料专刊”之一) ,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84年8月初版, 知识产权出版社2013年再版;《档案中的北京五四》专辑, 《北京档案史料》2009年第2期。

   12 参见邓野:《巴黎和会与北京政府的内外博弈:1919年中国的外交争执与政派利益》,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4年;唐启华:《巴黎和会与中国外交》,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4年。

   13 曾琦:《五四运动与国家主义》, 陈正茂、黄欣周、梅渐农编:《曾琦先生文集》上册, 台北:台湾“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 1993年, 第394页。

   14 胡适:《个人自由与社会进步——再谈五四运动》, 《独立评论》第150号, 1935年5月12日。

   15 相关论述参见欧阳哲生:《纪念“五四”的政治文化探幽——1949年以前各大党派报刊纪念五四运动的历史图景》, 《中共党史研究》2019年第4期。

   16 《毛泽东选集》第2卷, 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1年, 第699—700页。

   17 东北大学编:《五四纪念文辑》, 沈阳:东北新华书店, 1950年。

   18 胡华编著:《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 北京:人民出版社, 1952年。

   19 何干之主编:《中国革命史讲义》, 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 1957年。

   20 李新、陈铁健主编:《伟大的开端(1919—1923) 》,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83年。

   21 彭明:《五四运动史》, 北京:人民出版社, 1984年。

   22 陈独秀:《敬告青年》, 《青年杂志》第1卷第1号, 1915年9月15日。

   23 陈独秀:《东西民族根本思想之差异》,

   《青年杂志》第1卷第4号, 1915年12月15日。

   24 陈独秀:《今日之教育方针》, 《青年杂志》第1卷第2号, 1915年10月15日。

   25 毛泽东:《体育之研究》, 《新青年》第3卷第2号, 1917年4月1日。

   26 傅斯年:《致胡适》, 欧阳哲生编:《傅斯年文集》, 北京:中华书局, 2017年, 第7卷, 第61页。

   27 鲁迅:《略论中国人的脸》, 《莽原》第2卷第21、22期合刊, 1927年11月25日。

   28 参见方汉奇主编:《中国新闻事业通史》第2卷, 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1996年, 第1页。

   29 傅斯年:《时代曙光与危机》, 欧阳哲生编:《傅斯年文集》, 第1卷, 第417、411页。

   30 渊泉:《五四运动底文化的使命》, 《晨报》1920年5月4日。

   31 傅斯年:《心气薄弱之中国人》, 《新潮》第1卷第2期, 1919年2月1日。

   32 陈独秀:《主义与努力》, 《新青年》第8卷第4号, 1920年12月1日。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160.html
文章来源:历史研究 Historical Research 2019年0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