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缉思:当代世界的身份政治和“文明冲突”

更新时间:2020-04-16 00:08:49
作者: 王缉思 (进入专栏)  
最突出。举例:叙利亚境内的人口90%为阿拉伯人,其中绝大多数为逊尼派。叙利亚总人口的15%左右为属于什叶派穆斯林的阿拉维派(Alawite)。阿拉维派大多聚集在港口城市拉塔齐亚。阿萨德(巴沙尔)家族便来自这一派。但在正统逊尼派眼里,阿拉维派其教义与正统穆斯林相距甚远。但这一少数族群,在叙利亚1970年复兴党政变之后,占据了政府与军队的重要位置。

   在叙利亚西南部戈兰高地与大马士革附近,集中了占总人口5%左右的德鲁兹派。德鲁兹派也属于一支少数穆斯林教派。8%左右的叙利亚人口是基督教化了的阿拉伯人,他们大多集中在大城市的城镇中心。叙利亚的基督教人口绝大多数支持现政府,并不希望看到世俗化程度非常高的现政府倒台。叙利亚还有约10%的非阿拉伯人口,其中主要有亚美尼亚人和库尔德人,另外还有土库曼人和犹太人等。

   什叶派穆斯林——波斯民族——伊朗神权国家——叙利亚政权阿拉维派——黎巴嫩真主党——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逊尼派)

   逊尼派穆斯林——阿拉伯民族——沙特等海湾君主国——叙利亚反对派(逊尼派为主)

  

   “身份政治”(认同政治)的概念

   “认同”是指人们在社会政治生活中产生的一种感情和意识上的归属感。个人在一定的社会联系中确定自己的身份(identity),并自觉或不自觉地以对这种身份的要求来规范自己的政治行为。在许多欧美国家,身份政治成为不断分化的身份群体争取承认和获得权益的活动。政党及其领导人通过笼络身份群体而巩固并扩大选民基础。为了追求差异性和本群体的“尊严”,自由民主国家于是走上政治分散化、极化和分裂。

   全球化时代,人们对本民族(族群)、本国、本地区、本宗教群体的认同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而这几种认同又往往是相互交叉的。

   先天身份:地域(香港、中东)、国家(中国、埃及)、民族(汉族、阿拉伯)、肤色/族群、血缘、性别、性取向、文化、宗教

   后天身份:阶级、党派、职业、教育程度、意识形态/价值观、年龄

   每个人都可能有多重政治身份(认同)。他可以同时是约旦王国公民、穆斯林、逊尼派教徒、巴勒斯坦人、阿拉伯人;可以是中国公民、中共党员、维吾尔族、新疆人、民工。作为公民的个人和群体,最深、最根本的认同是什么,“我是谁”、“我们是谁”,才是问题之所在。在中国,要求国家认同、民族认同、阶级认同、政党认同、意识形态认同、文化认同等等的一致性,但已经出现(特别是在青年一代中)认同的多重性和多样性。

   有许多学者论述了中国、中华民族、中国人的“身份”问题。梁启超、费孝通、王庚武、许倬云、葛兆光、马戎等等。历史学家葛兆光认为:“理解中国这个民族国家,可以有三个向度,即历史、文化和政治。从历史角度说,‘中国’在空间上是一个边界移动的‘中国’;从文化认同上说,中国是一个边缘虽然有些模糊,但核心区域相当清晰和稳定的文化共同体;从政治体制上说,很多人笔下口中的‘中国’,常常指的是一个王朝或一个政府,而这个政治意义上的王朝和政府并不等于国家,更不是历史论述中的中国。”

   社会学家马戎提出的问题是:“种族冲突与族群矛盾是长期困扰人类社会的一个核心议题。近年来中国的族群问题越来越受到全国民众和世界各国关注。其中,族群平等和中国政府的少数族群优惠政策逐渐成为讨论焦点之一。我们应当如何理解“民族/族群平等”这个普遍接受的普世性原则?应当如何分析政府以少数族群成员为对象的各种优惠政策的理论和法律依据?……”

   当代西方已陷入身份政治的深渊,造成了自由民主制度的危机。身份政治作为对身份歧视和身份压迫的矫正和反抗,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成为少数身份群体反抗主流身份霸权的武器。但是,身份政治以其身份重叠、身份固化、身份冲突和身份隔离的特性,打着平等、公正、尊严的旗号,煽动民粹主义,掩盖阶级矛盾,深刻地分裂着社会,威胁着很多国家的政治稳定。

  

   叁  “文明冲突论”再评价

   1993年美国政治学家亨廷顿的政论《文明的冲突》(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和1996年的著作《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问世20多年来,引起的政治争论和学术讨论长盛不衰。这至少证明,“文明”问题是同当代世界政治密切相关的。

   “精神文明”、“亚洲文明”、“工业文明”、“伊斯兰文明”、“文明礼仪”、“校园文明”等诸多词语里说的“文明”,意思大不相同。“文明”有两个基本含义,一是人类社会发展程度较高的形态、阶段或组织,同文化、教育、科学、道德、礼仪相联系;二是一个民族、国家、地域或具有共同精神信仰的群体的文化遗产、精神财富和物质财富的总和,也可以指其某一断层。

   亨廷顿指的“文明”属于第二种含义。他说:文明是一个文化单位,是最高的文化群体,是范围最大的文化认同,文明之间的最大区别不是种族或民族,而是宗教。今日世界的主要文明是西方文明、儒教文明、日本文明、伊斯兰文明、印度文明、斯拉夫-东正教文明、拉丁美洲文明,还可能有非洲文明。

   亨廷顿认为,冷战结束后,意识形态斗争和大国争霸不再是世界政治的中心议题。新的焦点是“西方同非西方(the West and the rest)的对立”。对西方的最大威胁来自于伊斯兰激进势力,而非任何大国。“伊斯兰同其他文明的断层地带到处流淌着鲜血。”。他断言儒教文明将同伊斯兰文明联手抵抗西方文明。

   亨廷顿说,西方文明不具备普世性,不要以为西方文明能够改变或整合其他传统文明。9/11后,他反对在美国利益未受到直接损害时,干涉伊斯兰世界的内部事务,强行推行西方化或“民主化”。他明确主张文明间对话,相互宽容。“文化是相对的,道德是绝对的。在多文明的世界里,建设性的道路是弃绝普世主义,接受多样性和寻求共同性。”

   亨廷顿是保守的民族主义者,反对宣扬全球化,不主张美国“张牙舞爪”,而主张“独善其身”。文明冲突论的核心是担心冲突发生在美国国内,美国在多元文化主义中“变质”,抛弃WASP(盎格鲁-撒克逊新教白人)文化。2004年著书《我们是谁》,对新移民带来的文化、宗教、种族的多元化忧心忡忡。在这个意义上,亨廷顿是论证“身份政治”的鼻祖。

   对“文明冲突论”的批评和相关论战:

   l  反映了西方中心论、种族沙文主义和霸权思想。

   l  更激烈的流血冲突和政治对抗不是发生在文明之间,而是发生在文明内部(什叶派和逊尼派)。

   l  儒家文明和伊斯兰文明不会联手对抗西方。

   相关论战涉及5个理论问题:

   (1)文明因素的政治作用有多大?

   (2)世界各文明正在走向冲突还是走向融合?

   (3)在西方同非西方的斗争中谁将占上风?

   (4)西方的主要挑战者是非西方中的哪个力量或力量组合?

   (5)文明范式同国际政治研究中的其他范式是什么关系?

   “文明冲突”论战的现实意义与理论意义

   冷战后的世界政治证实了亨廷顿观点的深刻预见性和偏颇之处。今天的美国国内政治分歧和国际恐怖活动,都为他20多年前所预料。美国的民族国家认同何在,政治自信何在?多元文化主义与传统保守主义之争,是当今美国政治的主线。西方和非西方的区隔,确是当今世界的主要政治特征。

   关于儒教文明同伊斯兰文明合作对抗西方的预测是错误的。但中国文明向何方发展,如何弥补精神信仰的缺失,纠正道德失范,如何同西方文明和伊斯兰文明相处,是“真问题”。国际政治不是简单的国家权力和利益的斗争。利益之争通过文化价值观“透镜”可以无限放大。21世纪的世界意识形态分野在哪里,值得思考。

   亨廷顿开辟了研究世界政治的另一个视角。他不相信“理性选择”,因为宗教信仰、文化认同,都不是建立在理性之上,而是感性的,与生俱来的。他不认可文明融合的看法,指出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是一神论,都认为自己掌握绝对真理,都在某一阶段不能宽容其他宗教。宗教改革和政教分离后,西方社会走向多元和宽容。今日之伊斯兰教却最不宽容,偏好暴力倾向。

   伊斯兰国家最终能实现现代化吗?能接受西方民主政体吗?伊斯兰激进势力形成的深层原因是什么?缺乏政治载体的伊斯兰主义是否构成对西方的主要威胁?也许,斯拉夫-东正教的俄罗斯,或者充满文化优越感、日益崛起的中国,才是美国面临的主要威胁?这些都是文明冲突论战中提出而尚待解决的问题。

   有中华文明(“儒教文明”)、日本文明、印度文明、阿拉伯文明、波斯文明等等,是否存在一个同西方文明相对的“东方文明”?“东西方文明”、“亚洲价值观”之说大可质疑。“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西方文明已经衰落,东方文明或中华文明将拯救世界”的观点很流行,但值得商榷。

   亨廷顿的中心命题之一是:美国需要外部敌人来界定和维护自己的民族国家特性。“对于美国来说,理想的敌人该是意识形态上与自己为敌,种族和文化上与自己不同,军事上又强大到足以对美国的安全构成可信的威胁。”这一思维方式逻辑性强。在国际上普遍存在。比如孟子说:“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出生于黎巴嫩的美国学者阿贾米在悼念亨廷顿的文章中感叹道:“我们今天的学术界没有人能同他比肩。他为之贡献终生的领域——政治学,已经基本上被一代新人巧取豪夺了。他们是相信‘理性选择’的人,靠模型、数字而工作,用瘠薄枯燥的行话来写作。”

   亨廷顿的学者和政策谋士双重身份既有区别,又相互影响。他的著作横跨政治思想史、比较政治学和国际政治领域,带着厚重的沧桑感,凝聚着人文素养,也渗透着丰富的个人阅历,包括环球旅行的观感。他的学风属于那一代人,正统、保守,却包藏着尖锐甚或偏激的风骨。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87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