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建飞: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形态、基本特征与核心要义

更新时间:2020-03-20 12:19:57
作者: 刘建飞  
“过去那种地方的和民族的自给自足和闭关自守状态,被各民族的各方面的互相往来和各方面的互相依赖所代替了。物质的生产是如此,精神的生产也是如此。”不过,在他们那个年代,相互依赖主要存在于经济领域以及部分文化领域,比较单一的、浅层次的,存在着敏感性和脆弱性。两次世界大战的发生证明经济相互依赖并不能抵消国家之间在安全、军事、战略上的利益冲突。

   到了20世纪下半叶,随着全球化的演进,国家间的相互依赖已经远远超出经济和文化层面,罗伯特·基欧汉和约瑟夫·奈试图用复合相互依赖这个概念来解释这种状况。他们认为:国家之间不仅存在着经济及文化相互依赖,还有生态、军事安全、政治社会、战略等层面的相互依赖。复合相互依赖有三个基本特征:一是“各社会之间的多渠道联系”;二是“国家间关系的议程包括许多没有明确或固定等级之分的问题”,这就意味着“军事安全并非始终是国家间关系的首要问题”;三是“当复合相互依赖普遍存在时,一国政府不在本地区内或在某些问题上对他国政府运用武力”。不过,这种对相互依赖的认识存在缺陷,没有反映出当今世界相互依赖的程度。他们特别指出:“即使相互关系近乎复合相互依赖的状态”“剧烈的政治和社会变革,可能导致武力重新成为直接的重要政策”。实际上,当今时代,各国之间的相互依赖度已经达到不允许将“武力重新成为直接的重要政策”的地步,因为人类的整体性所蕴涵的相互依赖度已经远远超越了复合相互依赖概念所涵盖的那些领域。

   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中已经蕴涵着当今时代人类相互依赖的程度和特征,这就是“命运”二字,可以将这种相互依赖称作“命运相互依赖”。如果说复合相互依赖理论所反映的相互依赖还没有将各国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人类命运共同体所蕴涵的命运相互依赖则已经将相互依赖升华到这样一种高度,即人类已经是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荣辱与共的大家庭。“世界各国人民都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拥有同一个家园,应该是一家人。”在这个大家庭中,各成员是命运相关、荣辱与共的;各成员间会有分歧、矛盾,但不应存在零和游戏,更没有理由因为利益之争而毁灭整个家庭。正如习近平在谈中美关系时所说:“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合作是中美两国唯一正确的选择”。中美关系之所以没有理由搞坏,因为不仅两国已经命运与共,成为命运共同体,作为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国家,两国的命运直接关系到人类的命运。命运相互依赖使已有的人类整体性得到升华。如果说基于一般相互依赖和复合相互依赖的国家间关系,特别是大国关系还存在着冲突与对抗空间,它们之间的相互依赖关系还是可逆的话,那么基于命运相互依赖的国家间关系,特别是大国关系则使总体上冲突与对抗的空间归零,它们之间的相互依赖关系是不可逆的。

   四、结语

   推进“世界历史”向前发展,最终实现马克思、恩格斯所设想的“真正的共同体”即共产主义社会,是中国共产党人的长远奋斗目标和使命;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中国共产党人在现实历史条件下世界使命的集中体现。人类命运共同体虽然同“真正的共同体”一样关照整个人类的福祉和发展进步,也都没有固定的组织形态和权力关系,但是基础与条件却存在重大差异,有着鲜明的特征。不同于马克思、恩格斯设想的消灭了私有制,阶级和国家也都消亡了的“自由人联合体”即“真正的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在主权国家、私有制、阶级对立等“资产阶级时代”的事物都仍然存在的基础上存在着并进行构建的,它已经是现实存在着的实然的事物,同时还需要不断建设,其发展方向是“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在主权国家之间各种差异和矛盾都难以消除的历史背景下,要建设没有组织形态和权力关系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最重要的是强化世界各国对人类整体性和共同命运以及人类各群体命运相互依赖关系的认知。在各国共同面对的关涉全人类前途命运的挑战面前,主权国家之间的利益矛盾必须被超越。

  

   (注释略)

  

  

作者简介:刘建飞,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教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515.html
文章来源:《国际问题研究》2020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