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夏新民:我的母亲

更新时间:2020-03-11 23:35:58
作者: 夏新民  
纱厂很多下班的女工都要在我的地摊前驻足观看。但那个年头的人,都是掰着手指头过日子,看的人多,买的人少。那天晚上,一位下班女工,在我地摊上,看了一眼,也没有买。她去隔壁地摊上买了一个什么物品,便匆匆离去。她走时,不慎将钱包掉在隔壁的地摊上了。隔壁的小贩马上将钱包捡拾起来,放进他装货的大包里,藏起来。不一会,丢失钱包的女工急忙赶回。她问隔壁的商贩是否看到她的钱包?并满脸乞求地说,她刚发工资,一个月的生活费,全都在钱包里了。那商贩居然说,没有看到。我明明看到他装进了他的大包里。当时我紧张得发抖,鼓起勇气对女工说,“你的钱包,他装进大包里去了。”我说这话时,我感觉我的声音在颤抖。商贩见事情败露,只好将女工的钱包还回给女工。当时纱厂的女工,在社会上属于工资比较高的群体,月收入在60元以上。这位女工对我非常感激。马上买了我的一个钱包(忘记价格了。)并额外给了我2块钱。那时2块钱,对于我们家来说,也是不小的数目。我赶紧收拾好摊铺回家。并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我的母亲。母亲称赞了我,云淡风轻。

  

   六

  

   母亲的云淡风轻,更多地体现在对我的宽容上。

   我从小所犯错误无数,老师约谈的,学校警告的,邻里告状的,从来没有在母亲那里遭受过谩骂及批评。那是母亲的智慧,而不是溺爱。记得我在一篇文章中曾经写到:

  

   1961年间,是三年大灾荒时,粮食供应最紧缺的时期。那时,我读小学高年级,刚刚发育,正是长身体时节,却食不果腹,每天放学回来,照例是在家里四处寻找,希望能在什么地方找得到一星半点食物充饥。我们家住积玉桥,前面一楼临街的是裁缝店,二楼和后面平楼,有好几户杂居,楼上楼下,均由薄木板,武汉人称为“鼓皮”的,隔离成单间。我们家楼上楼下各有一间。其中,楼上一间,父母和小弟小妹们居住。那间房里有一柱型木箱,约25cm见方,6、70cm高,上下二层,专门装放家里的“贵重物品”。上面是户口,票证。下面装放粮食,如大米,面粉等。

   一天放学回家,我来到二楼,我们家房门已经锁上。我沿着屋内墙壁的“溜桶”往上爬,翻过木“鼓皮”墙,跳进房间,打开装米的木箱木盖,小手迫及待地伸了进去,抓起几把生米,生吞活咽,吃得津津有味。吃罢,便翻出房间,出外玩耍。一时悠哉!乐哉!如此美食,如此美事,我一人独享,有两到三天。

   那天母亲下班,把我和我大妹随意叫到木箱一旁,好像是自言自语,说,“怎么木箱的米少了一些?”我,隔壁王二,急忙接上,对母亲说,“可能是老鼠吃了吧?”母亲朝我一看,淡淡地说,“好聪明的老鼠!”。我一阵窃喜,以为蒙混过关,心里一块石头,顿时落地。此时,母亲顺便将木箱锁上。即便不锁,我也不敢再偷吃了啊!

   很多年以后,我为人父,面临孩子教育,有时难免心急,才猛地想起,当年母亲的一幕。她那时哪里是被我蒙骗,毫不知情?我们这代人,与我母亲一代,在人的教育理念上,差距何止千里?!

  

   七

  

   母亲的话很少,但她对我讲过的话,我都记得。如,

   “三人行必有吾师焉,择其善者而学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志士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不看人对己,只看人对人。”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等等。

   这些话,都是母亲年轻时,学到的,听到的,有些是先哲名言,有些是人生感悟,有些干脆是经验之谈,现在讲给我听,总是在最恰当的时候出现,对我而言,言简意赅,终身难忘。有一次,甚至让我的青年朋友们都感到震撼。

   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神话破灭,社会上形成一股读书潮,我是钢铁厂工人,也被裹于其中,在社会上交了一些读书的朋友。

   武汉的夏天,居民有在外乘凉的习俗。那时,我的这些读书的朋友,都没有结婚,甚至没有恋爱,每到黄昏,都会来到我们家后院,交流读书心得。

   我们那个后院,有三四十平米,是几家邻居共有的院子。每当这些年轻人到来之际,邻居间的大人们,包括我的母亲在内,都在一旁静静地坐着,听我们高谈阔论。

   那时我们读《约翰.克里斯多夫》,《牛虻》,《塔曼果》,《茶花女》,《怎么办》,等等。有一天晚上,大家谈这些书,谈到了书中的生与死,这是千百年来永恒的话题。我们那时年轻,浑身充满活力,一个个像烧红了的络铁,丢到水里都会直冒白气,哪里会懂得死的意义?于是故作高深,争论不休。母亲突然插话,“我视死如归。”

   母亲讲到视死如归,我们一下子都静了下来。我们这些年轻人,从前听到这个词,都是革命烈士慷慨赴义时的场景, “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杀了夏明翰,自有后来人。”我们从来就没有想到过,死与归,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它们之间有什么关联?

  

   八

  

   母亲的云淡风轻,源于她骨子里的孤傲。她是一个普通的裁缝工,背负沉重的阶级包袱,生活在底层民众之中,在那阶级斗争如火如荼的年代,不卑不亢,从不趋炎附势以改变家庭的困境。

   我们家住积玉桥桥街17号。从2岁我记事起的一条窄街,到50年代建设武钢时的扩宽马路,到文革时期改名为和平大道,门牌号码变成23号,再到八十年代中期,旧屋拆掉重建,三十多年,曾住在这个门牌号码中的,武汉人称为同屋的,总共有十多户人家。这些住户,始终在流动,较左邻右舍更为频繁。同时居住的,保持在六七家的水平,只有我们家自始至终,在这个门牌号码内居住。

   这十几户人家,各色各样,具有不同的政治面貌。这里先后居住的人家有,旧时的官吏,街上有名的文化人,杨重清家;根正苗红,淳朴善良的劳动人民家庭,赵家、春桃家、咪咪家、小韩家;江湖上的,长江打捞队的搬运,老马家;街道居委会负责的,项伯伯(女)家,等等。母亲与他们都和平相处。他们都对母亲表现出不同程度的尊重。只有曾经住过,以后搬走,街坊邻里称谓“姨妈”的王家妇女,对母亲不以为然。她看不上母亲的节俭。

   王姨妈年轻时曾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属于被侮辱的群体。新政以后,被政府安排在一纱厂工作。以后嫁人,找的是老实巴交的王师傅。再以后,领养的一个漂亮的女儿,在裕华纱厂工作。又招了一个模样端正的裕华职工,在厂工会工作。一家人有5个人在纱厂工作,都是那个年代的高薪职工。60年代初,她们家就有电子管收音机。记得26届世界兵乓球在北京举行时,街坊邻里的青少年,在她们家听过中国队获得男团冠军男单冠军实况直播的情景。她们家,属于那个年代,我们积玉桥街上“富裕”的家庭之一。

   王姨妈也不是坏人,只是很势利。她嫌我们家穷,看不上母亲的节俭。但她不知道,我们家并不穷,我们只是没有钱。穷是一种心态。没钱则是一种状况。

   母亲心态平和。贫穷不属于心态平和的人。

  

   九

  

   母亲对我所讲的很少话语中,还有一句,我从小耳熟能详。那是那个年代的流行语,“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母亲讲这句话时,既有对知识的膜拜,也有现实的考量。不久,当现实和理想发生冲突时,母亲做出了对我一生至关重要的选择。

   1965年,我初中毕业,中考在即,需要填表,并面临志愿的选择,是填报高中,还是中专呢? 那时的选择权都不在学生,由家长和班主任根据学生的状况,商量确定。

   之前,我的成分一栏,填写的都是“职员”。但这次被学校告知,需要填写“旧军人”。父亲知道这个栏目的份量。因此他极力要求我填报中专,那时的教育界,对学生的前途有三句话概括,叫做“有成分论,不唯成分论,重在政治表现。”班主任黄老师家访找到母亲。母亲毅然决定,让我报考高中。

   以母亲的智慧,审时度势,当年她不可能不知道,像我们这种家庭出身的人,读上高中也肯定考不上大学,她只是想让我多接受一些基础教育而已。我们初中班,是那时学校的重点班。中考结束,班上有10个同学考上高中,其中有4位同学考上省重点中学,5位同学考上市重点中学,还有好几位同学考上重点中专,只有我一人考上非重点的市第9中学。当时的沮丧,我至今记忆犹新。五十年后,我的初中同班彭同学,还在同学聚会中当众提起。他说,“夏新民那么聪明的人,中考前帮我复习了一个多星期,结果我考上了33中,他只考上了9中。”我没有彭同学说的那么聪明。但这话听起来让我哭笑不得,于是冷冷地回了彭同学一句,“夏匀生品学兼优,什么学校都没有考取,下了农村。”

   夏是班上的一位女同学,中队委,我的一个远房亲戚。她父亲曾是旧吏。当年中考落榜,老师和同学们都很震惊。

   母亲当年的决策,十几年后得到回报。1978年恢复高考,我从三班倒的钢铁工厂考取大学,改变了我个人和家庭的命运。

  

   十

  

   母亲的不卑不亢,基于她的价值取向。她是一个崇尚知识的人,邻里同事之间,尊重知书达理的人。她喜欢爱读书的孩子,无论是自家的孩子,别人家的孩子,我的小学初中高中同学,我的街坊儿时玩伴,我的汉阳钢厂年轻同事,只要是爱读书的,她都喜欢。

   母亲的这种喜好,荫及到她的第三代。

   女儿两三岁时,母亲就做了许多识字卡片,教她认字。母亲的字,写得比我好太多。她写得很认真,一笔一划,极为工整,让女儿在上幼儿园之前,就认识了好几十个字。也可以背诵好几首诗。

   母亲一生不爱求人,但为了孙女得到更好的教育,也曾登门,请求人家。母亲当时已经是70多岁高龄。我清楚记得那个晚上,万松园路上灯光下,母亲佝偻的背影。

   那是女儿小学考初中时期发生的事。当时报考全市招生的武汉外国语学校。有1万多人报考该校,仅仅只招收120人。女儿的语文考试,在1万多人中考到前40名,但因考场出现“故障”,女儿误以为隔壁学校的铃声,是语文考试结束的信号,提前15分钟交卷,以后下一节数学考试,监考老师怕承担责任,开考伊始,噼里啪啦,狠狠地批评了我12岁的女儿,致使她的小学强项数学,考试发挥失常,数学成绩“损失”在20分以上,总分差了5分,未被录取。

   我陪母亲找到该校的教导主任,阐明事情经过。希望校方酌情破例。

   这位教导主任是60年代的大学生。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他的母亲曾是外祖父家的女佣,也是母亲的本家。他答应全力帮忙。我从他对母亲的态度,感觉到他对母亲的尊敬和亲情。丝毫感受不到我在从前书上读到的“阶级烙印”。

   这事后来因为市教委亲自把控当年外校的招生而使女儿与该校失之交臂。教导主任为此亲自上门,向母亲道歉。那也是晚上,他来到我们家时,正好看到女儿一个人在家静静学习的情景,不禁发自内心的感叹,“真是一个读书的好孩子。不要紧,三年后再来靠外校。”

   女儿三年后中考,她的考试成绩,都远远高于华师一、外校和省实验的录取分数线。我们就近,报考就读了省实验中学。母亲生前看到了这一幕,这让母亲很欣慰。

   但遗憾的是,母亲没有看到更多。她没有看到她心爱的孙女,几年以后负笈大洋彼岸。更没有看到她的孙女一边学习一边打工,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在职场上取得了与同龄人相比,不俗的成绩。

   母亲如果看到了这一切,她会怎么样呢?我想她仍然会是云淡风轻。就像八十年代我在国内率先研制成功静电复印机用铁氧体球形载体,当地报纸曾有一条简短新闻报道,父亲买了一二十份报纸发放给他的熟人,而母亲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但我想,这云淡风轻的背后,一定是深深的欣慰。那是一个长期经受苦难磨炼的人,所能得到的,最丰厚最深醇最朴重的回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38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