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梅新育:疫期农业与能源市场的冲击传导风险

更新时间:2020-02-18 02:55:04
作者: 梅新育 (进入专栏)  

   在此基础上,倘若疫情和蝗灾、地缘政治风险对中国农业生产、销售、供给、价格形成了实实在在的重大冲击,必然显著推高国内农产品价格,进而显著推高国际农产品市场价格。这一潜在风险倘若成为现实,并延续了足够长时间,将很有可能在中东引发、加剧政治动乱。因为中东国家粮食进口额普遍能占到其进口总额的40%甚至更高,国际市场粮价暴涨基本上都会引发西亚北非国家国内粮食市场价格飞涨,民生凋敝,进而大大提升这些国家国内政治动荡的风险。2011年“茉莉花革命”爆发,相当重要的原因是此前一年国际市场粮价暴涨;2019年西亚北非阿拉伯国家接连爆发政治动荡,苏丹、阿尔及利亚相继发生政权非正常更迭,利比亚内战升级,重要诱发因素之一是2018年国际市场粮价显著上涨。今年,这样的风险是否会重演?

  

  

   四、对症治理,消除疫情冲击农业风险

   尽管存在上述潜在风险,但只要中国抗疫及疫后经济重启“总体战”应对得当,中国农业仍有可能充分利用今年年初以来相对较好的气候条件夺取新的丰收,不仅消除农产品市场进一步上涨失控的风险,反而消化掉一部分去年的价格暴涨。要实现上述最优目标,关键在于治理措施“对症”,其中特别需要重视以下几点:

   首先,力保农业,不仅要保障农业生产不误农时,同时也要打通疫情重点地区农产品销售市场,化解消费者可能存在的非理性疑虑,避免这一重要农产区农产品被排斥在销售市场之外,从而事实上减少农产品市场的有效供给。

   其次,保农业生产,关键是要保交通运输正常化,特别是公路交通运输正常化。

   在公共服务型基础产业部门中,交通运输受防疫冲击最大,因此对整个国民经济和居民生活带来的影响也最为严重。因为电信、电力等其它基础产业部门从业者绝大部分可以不必每日跨地区流动,但交通运输从业人员必须如此。

   在各类交通运输体系中,公路交通运输所受影响最大;一方面是因为各地切断公路运输最为方便,另一方面是因为公路运输从业人员在各类运输方式从业人员中家庭经济状况最为脆弱。因为公路货运司机多属个体,如按照疫情初起时规定的从湖北出来要隔离14天规定,他们家庭经济支柱要垮。正因为如此,疫情爆发之后,公路交通运输费用暴涨,对湖北等疫情重点地区的运输费用上涨幅度尤其惊人。根据我参与、协调、组织对疫区公益活动所见,疫情爆发以来,从省外向湖北运货费用普遍上涨10倍以上。

   而在国内运输中,公路运输又是货物周转量占比最大的运输方式,2018年占全国货物周转量34.8%,明显超过铁路(14.1%)、非远洋水运(23.0%)、民航(0.1%)。[⑥]由于农业生产的特点,其物资供应和产品销售对公路运输的依赖度又高于其它产业。疫情爆发之后,应急运输车辆、船舶出入湖北疫区后相关司机、水手等是否需要隔离,有关部门内部存在很大争议,这是导致对湖北饲料供应一度全面停顿、湖北畜牧禽类及水产养殖业濒临饲料全面“断供”风险的重要原因。经过主管部门的努力,交通运输正在逐步恢复正常,但还需要持续努力,并在对相关生产复工的补助中适度加大对交通费用的补助。

   第三,鉴于非洲、西亚、南亚蝗灾很有可能通过冲击国际粮食市场而波及我国国内市场,我国有必要积极稳妥与相关国家开展国际合作,帮助他们治理这场蝗灾。具体方式应当力争商业性服务贸易输出为主,无偿援助为辅。

  

  

   (初稿2020.2.16,修订2020.2.17,仅代表个人意见)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24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