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吕嘉健:默认惯例与自以为是

更新时间:2020-01-11 08:39:15
作者: 吕嘉健 (进入专栏)  
或者出于虚荣心荣誉感,为了气概之争,不肯承认自己的判断失误或思想不严谨,干脆将错就错;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人們根本不会发觉自己思维失误的问题。

   默认使人們自以为是。

   宋代皇室在开国之初确认了“祖宗家法”:绝不能让军人操控政权,优待士大夫,与士大夫共治天下,永远让文人压在武人的头上。而导致后来有宋一代冗兵浩众,却毫无战斗力。

   这个祖宗家法的确认变成了默認机制之后,后来雖然北宋被金人残酷灭亡,经历了靖康之耻之后,南宋的皇帝和士大夫集团依然不改故辙,直至秦桧以“莫须有”罪名杀掉国家栋梁岳飞,贬逐或打击张浚、赵鼎、李纲、胡寅,也是士大夫集团默认的。

   正如王夫之指出:

   “夫宋之所以生受其敝者,無他,忌大臣之持权,而颠倒在握,行不测之威福,以图固天位耳。自赵普之谋行于武人,而人主之猜心一动,则文弱之士亦供其忌玩。故非徒王德用、狄青之小有成劳,而防之若敌国也。”(6)

   默认机制通常就是这样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力,凡是祖宗家法几乎都会依循默认机制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鲜有突破变革的例外。还可以举出一个具有决定性影响力之默认信念的例子:中国人对待西方文化始終会默认一套“中体西用”的信念,這是不可能会改变的。

  

   二. 从众、从俗和从权的默认惯例

  

   前面我说过:要背离默认值会让人們陷入决策困境的狀态,因為人性心理是:现有的默认值就是合理的建议,既然它一开始就被实施,而且在历史过程中没有被否定,那它就是正确而有益的。要让我不再默认这样的原则,我会产生巨大的压力。

   我們从小到大在文化环境中被自然而然深植于大脑的信念、价值观,假如不经过一番检讨证伪,它們会被一直默认,直至你离开这个世界为止。

   所以默认就是对惯例的无声认同和自然跟随,尤其是对潜规则的。跟从惯例就是从众、从俗和从权。

   在中国,男人们默认一种霸道的女权主义潜规则:你必须讨好你所喜欢的女人,交往時你必须自动买单,随传随到,结婚時你必须有房,挣钱养活她,给她提供令她满意的生活方式,听她的话,骂不还口,打不还手。换言之,女方的性和情是以金钱和权力交易得到的,這是潜规则文化的默认,与西方相反。

   默认惯例很好的一个例子是:多数医生都会自然而然地默认一个信念,作为自己学医和职业的前提:治病救人,救死扶伤。

   医生们不会去思考很多病并不需要去积極治疗,而由人身体的自愈系统和保健的生活方式去修复、平衡和调节自身的病态或亚健康狀态(哈拉尔德‧楚尔‧豪森,2008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得者)。相信医疗干预和自己的医术是他們积極、负责和有事业心有成就感的认知基础。

   医学院在培养未来的医生時,的确全力以赴地针对病症研究怎样治疗,而不会着重教育学生自愈系统和养生保健的知識。对症下药和因症处方便是医生們习得的默认认知反应方式。

   病人們到医院里的默认心理就是,你赶快给我开因症处方的特效药,或者立即动手术,让我在最快的時間里痊癒。

   如果你給病人們讲自愈,调养,保健,辅导他們养成健康的生活方式,那么病人們立刻就会咆哮,暴揍你一顿。

   医生和病人們以及医疗生态系统是一个互动的社会,由这様的互动而建构起了共同认同的医学社会学的认知方式,然后大家都默认了这个前提。

   社会互动系统对默认的影响是:医学界当然知道保健和养生要比积極治疗要重要和有效,但人间不会认同或不会遵从這种高尚的道理。因为社会需要經济利益,保健养生需要严格的节制和自律的意志、良好的生活习慣,那是与欲望、享乐、任性对着干的。人們宁愿充分享受,任性挥霍欲望,然后再用快餐式的积極治疗來扑灭肆虐的病症。這是人們默认的惯例。

   默认惯例和习俗,不是默认高尚的道理,這便是人性。

   而对于穷人們來说,他們既不知道那么高深的道理,缺乏正确的信息来源,也没有多余的時間和更多的资本去保健和养生,只能从极有限的認知里,采取“救火式”的急就章解决问题的办法,换言之他們不可能采取长期投资自己身体和预防疾病的方式,既无认知风险也无预见未来的能力,所以患病之后,穷人們更愿意相信和接受“下猛药”积極治疗的医生。

   积極治疗和过度治疗竟然就这样成了全社会互动的一种默认惯例,由惯例形成默认信念。

   默认惯例在政治层面更有效:众所周知,当我们对某人、某事或某些观点不能认同的时候,但因為此种人事涉及复杂的权力和利益关系,我們会采取默认的态度,這是权且从宜的策略。一旦经常性地权且从宜地默认很多问题,我們慢慢就会养成了被默认的顺从心性。

   当我們对某些复杂又深奥的问题确实弄不清楚的时候,我們也会默认流行的或主导的观点,因為我們没有选择。例如在大跃进大炼钢铁的年代,要求家家户户都要贡献出自家的一切铁器锅盆瓢勺,假如你有清醒的头脑和科学知识,你想与来者普及科学常识甚至想坚持私有财产法律观念,对方只要用三面红旗和爱国主义來敎訓你,而在当时的那个环境,你也跟随整个大势去相信大跃进的观念,那么你除了默认,就再没有任何可以说的了。

   当世俗的力量太强大的时候,我們一定会采取默认的态度。例如你的亲人在屋子里对着故去的父母亲照片大烧纸钱和点了很多香烛,你感到窒息难受而且觉得很不必要采用这种不适宜的过度习俗,但是考虑到亲人的另一种强烈执着的信念和感情,你只好默认然后默默地忍受。

   认知发展论假设有三种道德认知水平:

   1,小孩子對正确的理解取决于“我喜欢”,自私地估计能带來回报或避免惩罚;

   2,“习俗水平”。大一点的孩子和一般的成人通過“集体赞同”和权威來判断什么是道德;

   3,“后习俗水平”,這是最高一层。根据从自身或集体中分离出来的客观的、抽象的和普遍的原则。(劳伦斯‧柯尔柏格)(7)

   绝大多数人的认知发展水平处于第一和第二阶段,从心理学角度而言,即都是采取默认态度和默认方式。

   举个简单的例子來说,对于“中國”这个对象,你是在哪一个意义的层面上进行身份认同?种族的?地理范畴的?政权的?国家共同体的?文化的?本来对一个对象的认同应該要参考“语境”或“境域”,但是如果你在情感上、习惯上与集体无意识无分别地浑融着的时候,那么你会默认一个“中国”但绝对不会去想是什么意义,你肯定经不起别人严格追究下的分析性提问,但你会將那几个意义都一律认同为同一对象。

   “默认”有時候是有意识的,但更多的時候却是无意识的,除了我們习惯于在无意识主导下立即作出社会反应,更重要的是,人們总是在社会情境的压力下作出直覺认知反应或有意识的表态,既然自己无法做主,或不知所措,或很难辨别是非对错,在仓促之間就以默认作為从众、从权的策略。

   人們对某些竞争性真相(赫克托‧麦克唐纳)、意识观念、意见信息和信念感情采取混沌狀态下自动认可、糊里糊涂认同的态度,或在未必认同的心态下采取不表态的和稀泥之承认态度。

   英国一个社会心理学家在陈述英国人的宗教信仰時这样说:

   英国人可能是地球上最不具有宗教性的民族,調查显示,超过88%的英国人在填表時会打钩,认为他們自己属于这个或那个基督教教派,通常是英国国教,但很难找到任何严肃地信仰英国国教的人,这些人在实践中只有15%的人会定期去教堂。大部分的人只參加诸如出生洗礼、婚礼、葬礼这类人生仪式。其实參加这些仪式不过是明显的“默认选项”。如果不进行基督教的葬礼,需要下很大的决心,还必须费很大的劲儿搞清楚要哪种形式的葬礼,而且这种努力会引来一系列令人尴尬的忙乱和非议。

英国国教是世界上最不具有宗教性的教会。它向来以其含糊不清、容忍过错、缺乏指导意义一团和气的教义而臭名昭著。当人們要填写表格時需要表态是否信教的時候,人們就会习惯性地填写英国国教,因為它是一种缺少其他选项的默认选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78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