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谷兴云:鲁迅与“活着”的丁玲

————一则被忽略的谈话资料

更新时间:2020-01-05 12:23:39
作者: 谷兴云  
张天翼在南京,曾三会丁玲,对丁玲却是冷淡的,这反映左翼人士(包括鲁迅)的共同态度:丁玲接受被“政府”养起来,已不可信任。(后来,他根据组织指示,赴南京解救丁玲,才转变为热情相助。)对此,丁玲后来写道:“经过了几十年痛苦之后,才慢慢悟出当时张天翼对我这般冷淡的因由……我是陷在那样一个泥潭里,敌人又捏造和散布了许多谣言假象,为什么朋友们不应该对我采取谨慎疏远的态度?”⑭          

   鲁迅之所以如此看待丁玲,是基于过去对敌斗争的经历,尤其姚蓬子的透漏,张天翼的叙述。但是,姚、张所言,只是事情的表面。鲁迅没有了解到,狡猾的敌人,是以“软”的手段对待丁玲,即怀柔与软化,以图招降纳叛。更不了解,丁玲是以“软”对“软”,应付、麻痹敌人,寻求机会归队。如果鲁迅了解丁玲的内心,了解丁玲是在与敌人智斗(不是硬抗),他也许是另一种看法。可惜,鲁迅终于没能了解这一切,他没有时间了——1936年10月19日,鲁迅与世长辞。

  

  

   注释:

   ⑴据1934年5月1日《致娄如瑛》“丁玲被捕,生死尚未可知”,9月4日《致王志之》“丁君确健在”,可知,鲁迅在此年5月至9月间的某一天,获得丁玲“活着”的信息。信息来源,据楼适夷记述,是姚蓬子的透漏:“偶然有一位‘投诚’了国民党的过去的作家从南京到了上海,透露了音讯,(鲁迅)才知道‘丁玲还活着,政府在养她’。”(楼适夷:《美丽的心灵——序<丁玲生活与文学的道路>》,楼适夷《话语录》,193页,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4年8月。)

   ⑵丁玲《魍魉世界——南京囚居回忆》,《新文学史料》1987年第1期,5页。(以下只注页码)

   ⑶ 同上,73页。

   ⑷《340501致娄如瑛》,《鲁迅全集》第12卷(书信),398页,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以下只注卷、页)

   ⑸ 孔另境:《我的回忆》,据《鲁迅回忆录》散篇中册,553页,北京出版社,1999年1月。

   ⑹ 同4,第15卷 (日记) ,294页。

   ⑺ 据陈漱渝《有关丁玲的苦难叙事——1957年批判“丁、陈反党集团”记实》,《丁玲研究》2014年2期。

   ⑻参阅王増如、李向东《丁玲年谱长编》(上册),102页,天津人民出版社,2006年1月。

   ⑼同⑵ 57页,61页。

   ⑽见⑷。

   ⑾ 同⑷,513页。

   ⑿同⑷,562页。

   ⒀《集外集拾遗补编·我的种痘》,同⑷,第 8卷,351页。

   ⒁同⑵ 40页。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71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