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承伟:决胜脱贫攻坚的若干前沿问题

更新时间:2019-12-18 21:46:00
作者: 黄承伟  

坚持脱贫攻坚的基本方略

  

   新时代脱贫攻坚的基本方略就是精准扶贫精准脱贫。2013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湖南省湘西州花垣县十八洞村调研时首次提出精准扶贫重要思想。随后,习近平总书记多次阐述精准扶贫,逐步形成了逻辑严密、内涵丰富的精准扶贫思想,成为习近平扶贫论述的核心内容。

  

   脱贫攻坚基本方略的前沿性体现在以下方面。

  

   首先,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方略是一项系统工程,是由核心内容、实现路径、根本要求、保障体系和落实行动等各相互作用、相互促进的子系统耦合而成,具有内在逻辑关联的贫困治理体系。实践中出现的扶持不精准、脱贫不稳定、内生动力不足等现象,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工作中不能准确理解和把握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方略的根本要求。换言之,准确理解和把握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方略的根本要求,成为领会贯彻习近平扶贫重要论述、全面落实精准扶贫,实现脱真贫、真脱贫目标的关键[5]。

  

   其次,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是我国扶贫理念的重大创新,充分体现了目标导向与问题导向相统一、战略性与可操作性相结合的方法论。做到“六个精准”(扶持对象精准、项目安排精准、资金使用精准、措施到户精准、因村派人精准、脱贫成效精准)是基本要求;实施“五个一批”(发展生产脱贫一批、易地搬迁脱贫一批、生态补偿脱贫一批、发展教育脱贫一批、社会保障兜底一批)是实现途径;解决“四个问题”(扶持谁、谁来扶、怎么扶、如何退)是关键环节;推进贫困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主要目标。其根本要求就是通过一系列的改革创新,实现扶贫方式方法的转变,以此不断推进贫困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5]。做到“六个精准”,实施“五个一批”,解决“四个问题”,是一个具有内在逻辑关系的体系。做到“扶持对象精准”,就能解决好“扶持谁”的问题。两者之间通过“建档立卡”实现。这里的“建档立卡”是一个动态过程,是一个治理实现过程,是一个体系完善的过程。“建档立卡”至少包括三个层次:一是建档立卡过程,首先是发动群众、组织群众评出真正的贫困户,通过这一过程,激发群众内心深处扶贫济困的内在本性,这实际上也是帮助群众提高自身能力、激发内生动力的过程;二是经过程序列为“建档立卡”贫困户,在得到精准帮扶,实施精准扶贫,达到“两不愁三保障”的标准后,要及时退出;三是由于各种原因致贫、新出现的贫困人口要及时“建档立卡”,享受精准扶贫政策。及时、动态进出“建档立卡”系统的过程,就是贫困治理中精准识别贫困的过程。相类似,做到其他五个精准,解决其他三个问题,和做到第一个精准、解决第一个问题一起构成了复杂、动态的贫困治理体系。

  

   再者,精准扶贫方略具有理论逻辑、历史逻辑和实践逻辑。从理论维度看,全球减贫治理中的难题始终是瞄不准,瞄不准的根源在于对贫困的认识不充分。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精准扶贫,是对几十年来全球减贫事业关于贫困认识的创新与完善。二战以来,减贫发展理论的基本观点,就是通过整体发展带动贫困减少,以涓滴效应消除贫困。但近几十年来,很多国家实践证明这行不通,特别是当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带贫效应大幅度减弱,发展对贫困的带动力减弱,涓滴效应弱化。新时代脱贫攻坚,反其道而行之,通过脱贫攻坚统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促进整体区域的发展,以解决贫困问题作为优先从而带动整个区域的发展。这实际上就是对全球发展理论的创新。从历史维度看,近300多年来,全球一直没有很好地解决发展带动消除贫困,根本原因在于,贫困的规律并没有被完全认知,习近平提出的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方略正是基于对贫困演变规律的深刻认识和把握。从实践维度看,各地实践呈现出扶贫脱贫的普遍性,这既是理论问题,也是实践问题。既需要基于实践的理论思考,也需要理论创新指导、推动新实践。

  

攻克深度贫困

  

   脱贫攻坚中的深度贫困问题,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底线和短板,是“坚中之坚”“难中之难”。深度贫困问题的前沿性集中体现在深度贫困的对象、深度贫困的内涵与外延、攻克深度贫困。在脱贫攻坚战的决胜时期,“三区三州”的脱贫攻坚问题特别急需深入研究。

  

   什么是深度贫困对象?既包括深度贫困区域,也包括深度贫困群体。从区域看,全国性深度贫困区域主要指“三区三州”。“三区三州”的“三区”是指西藏、新疆南疆四地州和四省藏区;“三州”是指甘肃的临夏州、四川的凉山州和云南的怒江州。“三区三州”是连片深度贫困地区,80%以上区域位于青藏高原区,这些区域自然条件差,经济基础弱,贫困程度深,生存环境恶劣,致贫原因复杂,民族、宗教、维稳问题交织,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缺口大。2017年6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山西太原主持召开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座谈会,首次提出抓好“三区三州”的脱贫工作,指出西藏和四省藏区、南疆四地州、四川凉山、云南怒江、甘肃临夏等地区,生存环境恶劣,致贫原因复杂,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缺口大,贫困发生率普遍在20%左右[6]。

  

   深度贫困问题的内涵与外延。习近平总书记曾把深度贫困的特征概括为“两高、一低、一差、三重”。“两高”即贫困人口占比高、贫困发生率高,“一低”即人均可支配收入低,“一差”即基础设施和住房差,“三重”即低保五保贫困人口脱贫任务重、因病致贫返贫人口脱贫任务重、贫困老人脱贫任务重[6]。由此,当前深度贫困内涵主要是“两不愁三保障”,这是脱贫的基本标准。外延包括基本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

  

   攻克深度贫困。“三区三州”虽然只剩下172万贫困人口(2018年年底)没有脱贫,但是这些地方的脱贫成本比别的地方更高,脱贫难度比别的地方更大。这是脱贫攻坚后两年重点攻坚的区域,各地各部门正紧盯这些地区,加大投入、加大帮扶力度,确保完成脱贫任务,主要是扶贫同扶志扶智相结合,激发内生动力;因地制宜,精准施策;集中优势兵力,精锐出战,做到人员到位、责任到位、工作到位、效果到位。

  

完善大扶贫格局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深化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党政机关定点扶贫,调动社会各界参与脱贫攻坚的积极性,实现政府、市场、社会互动和行业扶贫、专项扶贫、社会扶贫联动。这一重要论述不仅深刻阐述了坚持构建大扶贫格局的重大意义,而且指明了深化大扶贫格局的发展方向。坚决打赢脱贫战对确保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具有决定性意义。必须不断深化大扶贫格局,持续构筑起全社会扶贫的强大合力。

  

   改革开放以来的扶贫实践表明,大扶贫格局是中国特色扶贫开发道路的重要组成部分。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到90年代达到一个高峰,我国社会扶贫工作不断发展。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的社会扶贫体系日趋成熟。但是,离完善大扶贫格局的要求依然存在差距。最主要体现在对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社会扶贫“两动论”(指构建政府、市场、社会互动和专项扶贫、行业扶贫、社会扶贫联动的大扶贫格局)还没有深刻理解,总体上缺乏精准和足够的认识与把握。政府、市场、社会互动,目前的问题是政府充分发挥了作用,但是市场在扶贫脱贫中的作用不少地方被忽略了,或者市场的作用发挥不足,在社会动员方面做得也不够充分,距离三者互动还有较大差距。专项扶贫、行业扶贫、社会扶贫联动,一方面是三者都动起来了,但是联动的程度不够。另一方面,社会扶贫的活力还没有完全激发。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必须深化大扶贫格局,需要正确把握以下工作原则:一要坚持脱贫攻坚目标标准,既不降低标准,也不拔高标准;二要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各种力量要因村因户因人施策,精准发力;三要坚持改革创新扶贫体制机制,各方面要更加用心用力用情开展工作;四要坚持高质量脱贫,更加注重帮扶的长期效果,夯实稳定脱贫、逐步致富的基础;五要坚持扶贫与扶志扶智相结合,激发贫困群众内生动力;六要坚持全面从严治党要求,严格考核评估,确保脱贫成果经得起历史和实践检验。

  

   深化大扶贫格局,需要强化专项扶贫精准到村到户到人,加大行业扶贫,加快补齐贫困地区基础设施短板,加大东西部扶贫协作力度,深入开展定点扶贫工作,扎实做好军队帮扶工作,更广泛动员民营企业、社会组织、公民个人参与社会扶贫,继续着力创新体制机制,实现政府、市场、社会互动和行业扶贫、专项扶贫、社会扶贫联动。

  

激发扶贫脱贫内生动力

  

   脱贫攻坚内生动力之所以成为理论前沿问题,关键要充分认识到内源发展和内生动力不仅客观存在而且至关重要。只有内生动力的建立,内源发展才有实现基础,而只有实现内源发展,可持续发展才有前提。显然,只有内生动力的激发、培育与形成,高质量脱贫和高质量脱贫摘帽才可能实现。

  

   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激发贫困群众的内生脱贫动力。《习近平扶贫论述摘编》中,“坚持群众主体,激发内生动力”主题单独成章,摘录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扶志26段重要论述。这些重要论述深刻阐述了尊重贫困群众主体地位和首创精神的基本原理,要求脱贫攻坚必须坚持依靠人民群众、充分调动基层和贫困群众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这些论述是习近平总书记扶贫论述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马克思主义群众观的具体体现,是做好扶贫扶志工作的根本遵循。党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三年行动指导意见》)将扶贫扶志行动作为十项到村到户到人精准帮扶举措之一,提出加强教育引导,开展扶志教育活动;加大以工代赈实施力度,动员更多贫困群众投工投劳;推广以表现换积分、以积分换物品的“爱心公益超市”等自助式帮扶做法;鼓励各地总结推广脱贫典型,宣传表彰自强不息、自力更生脱贫致富的先进事迹和先进典型,用身边人身边事示范带动贫困群众;大力开展移风易俗活动,通过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教育引导贫困群众弘扬传统美德、树立文明新风;加强对高额彩礼、薄养厚葬、子女不赡养老人等问题的专项治理;深入推进文化扶贫工作,提升贫困群众的公共文化服务获得感;把扶贫领域诚信纳入国家信用监管体系[3]。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扶志的重要论述和《三年行动指导意见》精神,国务院扶贫办会同12部委印发了《关于开展扶贫扶志行动的意见》,提出加强教育宣传培训、改进帮扶方式、推进移风易俗、强化基层党组织政治功能等方面14条具体措施。

  

目前增强脱贫内生动力依然存在不少问题,体现在:一是主观上安于现状而不想改变;二是客观上能力不足而不能改变;三是工作上引导政策不够精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507.html
文章来源:《甘肃社会科学》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