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乔耀章:民主不仅是民众的事——再论普及民主

更新时间:2019-07-12 22:00:40
作者: 乔耀章 (进入专栏)  
特强调政党民主, 包括共产党和其他八个民主党派。在中国, 讲政党民主, 就要讲共产党民主, 民主党派或参政党民主。它不同于“党内民主”。“党内民主” 有共产党的党内民主, 也有民主党派的党内民主, 以及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之间的民主或“党际民主” 。因此,“党内民主”不仅仅是共产党的事。当然, 从特定意义上说,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程度是决定一切的。党内民主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各民主党派党内民主的程度; 决定着国家民主、社会民主、人民民主和公民民主。没有政党民主, 没有共产党的党内民主, 民主及“民之主”、“民知主”、”“民自主”是不健全的。

  

   后者, 在民主及其建设问题上, 人们易把“基层民主” 同“国家民主”、“社会民主” 等混同起来, 有误解之嫌。显然, 上述几个概念是有其较严格的区别的, 各有其特指的内涵与外延。其中,“基层民主”可指国家民主或社会民主。但对国家民主来说, 共产党以前的“基层” 是指县或“ 郡”。基层不下“县”。共产党的政权到乡、镇。严格说来, “基层民主”, 在农村, “基层民主”叫“社区民主” 或“农村社区民主”; 在城市,“ 基层民主”叫“城市社区”或叫“城市社区民主”。

  

   “社会民主”, 或“社区自治”, 一般是指“政党民主”、“国家民主”或“政府民主”以外的民主, 当然, 包括农村社区民主和城市社区民主在内, 不包括乡、镇、设区的城市的街道之派出机构的民主。这种误区存在了多年, 可惜现在还继续存在。剥离开“基层民主”后的“人民民主”的主体和实质是一致的。城市和农村的“基层民主”实际上是“人民民主” 也即“社会民主” 的主体或载体。当然不排除其他分类民主的“社会”性、“基层” 性和“人民”性。由此决定“基层民主”的“四大属性” 是值得认真研究的。尽可能将“基层民主”和“ 国家民主”、” 社会民主” 等不混淆起来。它在多大程度上适应于“政党民主”﹑ “国家民主”、“政府民主”, 它同“社会民主”、“基层民主”、“人民民主”的实质民主是什么关系, 尤其它同”社区自 治”是什么关系, 值得好好研究。对此, 多数人的失语总不是正常现象。

  

四、两类民主的辩证关系


   既然民主大体上可分为政党民主、国家民主、政府民主和社会民主、基层民主、人民民主或公民民主等两大类, 那么它们的关系怎样呢? 如众所周知, 在讨论自由问题时, 赛亚#伯林曾区分了消极自由和积极自由。他的自由观主要侧重于政治的层面。我们是否将民主分为“消极民主” 和“积极民主” 两类呢?当然, 有人认为由“文化大革命” 时期的“大民主”、“ 多数人的暴政” 的结果必然导致” 消极民主” 。我们并不简单地这样认为。

  

   按照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的基本原理, 我们可以把民主的关系暂分为唯物的和辩证的两方面。其中, 唯物地看, “政党民主”、“国家民主”、“政府民主等属于“被动因素” , 它们归根结底受“社会民主”、“基层民主”、“人民民主”、“公民民主” 等具有主动因素制约, 是它们决定、影响着民主的一般进程。一般说来, 有什么样的社会民主、基层民主、人民民 主、公民民主, 就有什么样的政党民主、国家民主、政府民主, 而不是相反。

  

   辩证地看, 政党民主、国家民主、政府民主等不总是消极被动存在着, 它们要积极能动地反作用于社会民主、基层民主、人民民主、公民民主。如果它们不能发挥这样的作用, 那么, 人民还需要政党、国家、政府干什么呢? 1998 年我曾经在《中国行政管理》 发文说过, 没有落后的社会, 没有落后的国家, 只有落后的政府及其管理。从而在学术界首先提出政府行政管理可持续发展思想。今日之中国, 社会民主、基层民主、人民民主、公民民主以及社会自治等相对落后, 正需要政党民主、国家民主、政府民主的建设用以大大地推进社会、基层、人民及公民的民主建设。

  

   无论是唯物的还是辩证的都不能离开其统一体。不是唯物先行, 也不是辩证先行, 而是唯物与辩证相互通行的。我以为, 这就是在民主问题上的东方特色, 这也就是中国特色, 就是中国风格, 中国气派!

  

五、普及民主, 从何做起?


   应当特别强调的是, 普及民主, 是一个真问题,一个真命题, 一个积极的真命题。它是以承认民主的存在为前提的。每个领域, 每个区域, 每个地区,每个层级, 都有以民主及民主问题存在为基础的, 只是不尽如人意, 因此需要普及。按照字面解释, 所谓普及民主, 就是将有关民主的民主知识、民主常识、民主精神、民主体验、民主建设、民主经验以及民主教育等方面传播、推广到各方面: 民主的领域、民主的区域或民主的地域、民主的层级等等。其中, 不妨也提出“民主” 建设要从娃娃抓起” , 从能够做的做起, 从小事做起, 从身边做起。

  

   《一论》中, 我说普及民主问题是由我国现今的教育普及、科学普及、法律常识普及等问题联想到的。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在普法、科普、教育普及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收效很大, 但实事求是地说, 我们的科普、普法、普教等方面工作是打折扣的。这有多方面的原因, 其中原因之一与没有及时提出普及民主教育有一定的关联。所以, 提出要普及民主, 提出民主建设非平衡发展, 民主建设不能“一刀切”, 我们的民主建设“一万年太久” 要只争朝夕。所谓“治理”、多中心“治理” 实际上是民主的大趋势, 普及民主的大趋势!

  

   所谓普及民主, 首先是横向的在同领域、同区域或同地域、同层级的普及民主, 在同领域、同地域、同区域和同层级内, 把相关民主推广、普及到该领域、  该区域、该地域、该层级的各个方面, 如政治领域内的政治民主要推广到各方面, 如政党民主, 首先要推广到每一个共产党员内部、每一个参政党党员内部,还有国家政治生话的方方面面, 政府政治生活的方方面面, 社会政治生活的方方面面, 人民民主、公民民主、社会自治的方方面面的民主要普及。

  

   所谓普及民主, 其次是不同领域、不同地域或不同区域、不同层级间民主生活的普及。如政治民主、经济民主、文化民主、社会民主、基层民主等。即“领域际” 、” 区域或领域际”、” 层级际” 等民主。

  

   不要讲民主就只讲政治民主, 不讲非政治的经济民主、文化民主、社会民主等。不同区域、不同地域、不同层级的民主也要普及或者“灌输”。

  

   所谓普及民主, 还是指一种常态的生活方式, 不是一种口头上的、不是” 运动式的民主”。在人生的  不同年龄阶段, 处于社会的不同领域、不同地域或区域、不同层级和地位, 所需要的民主是有着不同的内容和形式的。但有一点是相同的, 即任何人对民主都不是生而自知的, 都需要学习, 需要灌输, 需要普及, 需要有自我体验。也许有人会说“民主”无须普及, 一切听其“自然, 或“无师自通”, 有两个例子: 其一是从“娃娃抓起”; 其二是“国学院”的普及, 现实中很多娃娃并不懂“国学”, 先背诵下来再说, 以后慢慢会懂得, 长大了自然会知道的。其实, 这些是很值得商榷的。民主除了上述划分外还有其他划分法, 按照年龄段分, 就有“学龄前民主” 或“娃娃民主”、“ 幼儿民主”、“青年民主”、“中年民主”、“老年民主”等等。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 似乎什么都要从娃娃抓起, 有的如果不从娃娃抓起会危及到生命, 如《文汇报》 报道, 上海儿童医学中心为2个月的宝宝实施手术, 以拯救其性乃至生命。如“足球从娃娃抓起”、“ 外语从娃娃抓起”、“电脑从娃娃抓起”、“民主从娃娃抓起” ……幼儿园的选干等足以说明” 官本位民主” 已经弥漫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但是,“幼儿民主” 已经远不是幼儿的事。那么, “老年民主” 就不该重视吗? 最近过世的几位老同志: 季羡林、任继愈、钱学森、贝时章、谷牧……他们已进入人生民主的最高境界了。活到老学到老, 还有三分没学好。

  

   可见, 普及政治民主, 普及非政治民主, 普及政治民主和非政治民主有机集合的知识常识, 非常非常之必要。无论从制度、体制、机制、知识到日常民  主生活, 我们还有多少事要做, 还有多少路要走。正因为, 普及民主是我们自己的事务, 也是一项公共事务, 当然, 有'制度的安排, 有上级党、国家、政府的支持, 我们会做得更好!

  

   普及民主能够做到互补。

  

   注释:

   [*]原载于《理论探讨》2010年第1期。

   [2]乔耀章.后新民主主义社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另一种表达法[J].江苏科技大学学报,2008,(1).

   [3]中国共产党章程[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7:17-18.

   [4]乔耀章.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纵横谈[M].苏州:苏州大学出版社,1976.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14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