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晓光:美朝、俄朝两次峰会之后的朝鲜:内政、外交

更新时间:2019-07-10 17:38:07
作者: 林晓光 (进入专栏)  
这一新称谓具有双重意涵:其一,崔龙海担任的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的权限被缩减后,仅相当于原来的最高人民会议议长,而金正恩将正式履行国家元首的职责和权力;其二,金正恩的名份地位已不再局限于具体的国家公职人员,而被赋予了“国家领袖”的特殊权力和至高威权,其地位和权力凌驾于党和政府的中央领导机构之上,未来将以宪法修正案的形式在法律上规定其新地位的合法化。

  

   四是紧急避险加强内控。河内峰会破局后,朝鲜罕见地连续举行两次会议,重组重构两大最高权力机关,表明在美国主导的全球极限施压下,外患引发内忧,促使金正恩进行外交转圜、重返谈判桌,从2018到2019年实现多次高峰会谈,朝鲜国内对美朝河内峰会部分解除制裁抱有厚望,但河内峰会破局后外患无法消除的预期,严重冲击朝鲜内部政局,出现对领导失望的街谈巷议、窃窃私语,导致不稳定不确定的因素增强,包括政府、军方、精英阶层以及普通民众的不满加剧,可能对最高权力形成潜在的威胁。

  

   金正恩为此采取了紧急避险策略:(1)急于通过法定程序、在法律上调整、重构最高领导层,进行国家权力的结构性调整,确认金正恩的特殊地位,使亲信团队全面进入决策核心与权力中枢。(2)鉴于川金会谈破裂的消息经往返中国的商人之口,在朝鲜新义州等边境地区迅速传开。为阻止情报扩散,金正恩回国后下令记录所有干部和民众在他外访期间的所作所为所想,加强了对民众的监视。同时召集基层宣传工作者会议,旨在为河内会议破局“统一思想”,消除或遮掩其负面影响,压制内部的异议声音。(3)两大会议举行之际,一口气提升了36名将领,包括3位上将,33名少将,进一步巩固军内基础。(4)处死5高官,搜“箱底钱”救急。朝鲜国库日趋见底、难以为继。据日韩媒体报道,自由韩国党议员康硕昊透露说,从情报部门获知消息,由于受到国际制裁,朝鲜权贵们的海外资产都将被冻结,外汇来源枯竭、资金骤减,如继续制裁到今年10月就会花光所有外汇收入。朝鲜当局为应对危急,近日发起反腐整肃运动,逼迫高官交出瞒报藏匿的“箱底钱”,通过对负责金警卫的护卫司令部进行搜查,逮捕了藏匿几百万美元的朝鲜官员,为此已处死5名高官。[4]

  

  

  

  

   *金正恩有了一个新头衔——“武装力量最高司令官”(supremecommanderofthearmedforcesoftheDPRK)

  

   4、金正恩的新头衔

  

   据朝中社5月5日报道,5月4日,朝鲜在半岛东部海域动员大口径远程放射炮和战术制导武器实施火力打击训练,朝鲜劳动党委员长、国务委员会委员长、武装力量最高司令官金正恩现场指导。“武装力量最高司令官”是金正恩的新头衔。

  

   就在4月的朝鲜官方报道中:8日,金正恩视察大城百货商店;10日,朝鲜劳动党举行七届四中全会;11日至12日,朝鲜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召开;金正恩都被称为“朝鲜劳动党委员长、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supremecommanderoftheKoreanPeople'sArmy)。但在4月15日——朝鲜太阳节(金日成诞辰日)——朝中社的报道是,金正恩以朝鲜劳动党委员长、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朝鲜武装力量最高司令官的身份参谒锦绣山太阳宫,党、国家和军队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步入立有金日成同志和金正日同志立像的大厅,同全体人员一起向立像鞠躬致敬。此后金正恩视察新昌养鱼场、观摩并指导国防科学院进行的新型战术制导武器试射、出访俄罗斯、视察金野江二号发电站等多个场合,朝鲜官方新闻报道都称之为“武装力量最高司令官”。

  

   金正恩于2012年4月13日在朝鲜最高人民会议第12届5次会议上被推举为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同年7月17日被授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元帅称号。2014年4月9日在朝鲜最高人民会议第13届1次会议上,金正恩再次被推举为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2016年6月2日,金正恩在朝鲜最高人民会议第13届4次会议上被推举为国务委员会委员长。朝鲜国务委员会前身为国防委员会,是朝鲜国防部门的最高权力和行政机关,职能包括指挥朝鲜所有武装力量和国防建设事业,以及任免重要军事干部等,同最高人民会议、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内阁组成了朝鲜国家机构的“四驾马车”。2016年,朝鲜举行最高人民会议第十三届四次会议,会议修改宪法,新设国务委员会取代原国防委员会,向最高人民会议负责,每届任期5年。根据朝鲜宪法,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务委员会是朝鲜最高国防指导机关,国务委员会委员长为朝鲜国家最高领导人,作为全体武装力量的最高司令官统领国家一切武装力量。2019年4月,金正恩再次被推举为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副委员长为崔龙海和朴凤柱。

  

   朝鲜武装力量即朝鲜人民军。朝鲜人民军组建于1948年2月8日,1950年7月4日根据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设委员会的政令正式设立最高司令官,首任司令官是金日成;金正日在1991年12月24日朝鲜劳动党第六届十九中全会上接任。2011年12月30日,金正恩被推举为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2018年1月22日,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决定将2月8日定为朝鲜人民军建军节。当年2月8日,朝鲜举行了建军70周年阅兵式。

  

   综上,美朝河内峰会破局后,金正恩采取了一系列的紧急避险动作,虽然有些急促、但总体有条不紊:首先,彻底保密,并召集基层宣传工作者会议,全面封锁消息,外务省公开向舆论吹风,“消毒”并“统一思想”;其次,紧急召开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全会及最高人民会议,依法定程序调整国家权力架构、巩固最高权力、全面安排亲信进入决策中枢;第三,调整对美外交团队成员构成;第四,突击提拔军队将领,通过大换血加强掌控军队。第五,对美发出最后通牒——愿意等到年底,等待川普改变态度再对话。金正恩通过“组合拳”,稳定政局、稳定人心、稳定体制,构建危机管理体制,做好思想、舆论、政治、组织和军事上的充分准备,全面预应和防范风险,以高压严控手段确保领袖唯一领导体制以及国内政局稳定。然后成功发射战术导弹,以表示言出必行,增强了个人权威和政策行为的说服力。

  

   二、外交:对美外交持久战

  

   金正恩通过巩固权力基础、将担当对外事务、对美外交的关键成员引入决策中枢,实施全面的风险预判和应对预案,似乎是准备与美国打外交持久战。

  

   1、谈判策略调整

  

   金正恩在一场施政演说中,总共27次提到“自力更生”,声称“高举自力更生的旗帜,更加蓬勃地推进社会主义建设,从而给误以为制裁能够使朝鲜屈服并为此拼命的敌对势力以沉重打击”。金正恩亲自对美方发出威胁称,朝鲜与美国之间的谈判破裂,并提高了两国出现过去紧张关系的风险,令他怀疑踏上国际交流与经济发展的道路是否对朝鲜有利。美国需要停止目前的斤斤计较,只有美国当局愿意以正确态度对待朝鲜,金正恩才会与美国总统再度会面。金正恩为美国改变态度、实现新的首脑会晤设定了最后期限——到2019年底。这是朝鲜试图继续主导谈判态势的一个新证据。

  

   朝鲜态度和立场变化的主要原因是,通过2018年以来的积极主动外交,金正恩逐步打开外交局面、改善国际处境,重返比较有利的地位,有了更多的选择机会和筹码。包括与中国领导人举行四次最高级别会谈以及朝俄峰会,在国际舞台上,玩家越多,利益差异、意见分歧就越多,形势也越发复杂化,越有利于朝鲜利用大国之间的矛盾,为开展对美外交提供更大的回旋余地和更多的政策选项。

  

   美朝河内峰会破局后,美朝谈判格局发生了某种程度的逆转。朝鲜试图通过“第三次特金会”重新掌握谈判主动权,按照自己设定的议程和目标推进无核化,并通过强硬的言行表态不断强化这一姿态和策略。朝鲜外务省副相崔善姬在3月15日平壤召开的记者会上指责“由于美方诚意不足,错失了解决问题的良机”、“美方现在这种恶劣的态度,让事态朝着危险的方向发展”,并强调美方若一直保持这种态度,朝鲜最高领导人就要重新考虑是否继续维持目前不进行核试验、不试射弹道导弹的政策。这些言论不啻为向大力推动美朝直接谈判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一场示威。朝鲜还取消原定的国际会议以表示外交强硬姿态。朝鲜曾表示将派朝鲜亚洲太平洋和平委员会副委员长李钟赫(德国会议)及外务省副相崔善姬(芬兰会议)参加3月27日及3月29日分别在德国与芬兰举行的、主办国与韩朝美参加的半官方会议,但却在临开会前改变了主意。韩国政府高官表示“会议因此取消”。《朝鲜劳动新闻》4月1日称,“将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里,借助他人之手实现复兴和发展是自取灭亡”。朝鲜外交也提出要“自力更生”,是在与美国展开博弈之前收揽民心。

  

   2、要求美方鹰派退出谈判

  

   在对美谈判陷入僵局之际,朝鲜突然恢复试射导弹,并要求美国的外交安全政策负责人——国务卿蓬佩奥、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博尔顿等鹰派人物退出朝美核谈判,意在借此对朝美谈判停滞表达不满,恢复强硬的对外策略。朝方宣布试射导弹后,外务省4月18日又对外公开宣布,不希望美国的朝美无核化谈判工作总负责人、国务卿迈克·蓬佩奥继续参与核谈判,希望换一名“在沟通时更谨慎、更成熟”的人参与谈判。朝中社报道,朝鲜外务省对美事务局长权正根说,如果美国不放弃迫使朝鲜发展核武器的“根本原因”,则“没人可以预测朝鲜半岛的发展局势”。“即使今后重启与美国的对话,我也希望是在与我们的思想沟通上更加友善、成熟之人出面作为我们的对话对象,而不是蓬佩奥”。权正根称,“从河内首脑会谈的教训可知,哪怕成事在即,只要蓬佩奥插手其中,事情就会一波三折并功亏一篑”,“我担心今后如果蓬佩奥参与会谈,局面还是会变得乱七八糟,事情也会不顺利”。更换蓬佩奥的理由是因为其未能充分理解4月12日金正恩委员长的施政演说。权正根批评道,“我虽然不知道他的意图是什么,是否是故意装作听不懂金正恩委员长的施政演说内容,但是如果他当真听不懂,这将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权正根措辞严厉地批评蓬佩奥胡乱歪曲朝方立场,图谋擅自操纵整个朝美关系来抬高自己身价,是导致谈判走进“死胡同”的关键,表达了对蓬佩奥的极度不满,希望美方换一个“在沟通中更加谨慎、成熟”的人参与谈判。但权正根也提到,值得庆幸的是,金正恩对同特朗普关系密切感到高兴,金-特的私人关系依然良好[5]。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10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