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东旭 孙嫱:围市而居:南阳流动维吾尔族的社区建设

更新时间:2019-06-29 12:30:41
作者: 刘东旭   孙嫱  
并要求其归还,双方纠缠不休。这名男子因为年纪较大,在僵持中逐渐处于劣势时,但周围突然聚集二三十名当地男子来帮忙,女商人的丈夫也带了数十名朋友赶来,双方大打出手,最终有百余人卷入冲突,直到警察控制现场才平息了冲突。此次事件导致1人重伤,数人轻伤。警察抓捕了这名女商人夫妇和部分参与冲突的当地人,准备开展进一步调查工作。然而,当天晚上玉石商贩集中经营的玉博路,大约500米长的露天摊位上被人泼了屎尿。第二天清晨陆续有人到摊位对面饭店里的临时礼拜点进行礼拜时发现满街都是恶臭,根本无法再摆摊。与此同时,在附近的街巷里还发现贴了数百张传单。看到这样的场景,商人们非常气愤,但又苦于找不到干坏事的人,只能忍气吞声,当地政府得到消息立刻派消防车协助他们清理摊位,并积极开展安抚工作,让大家尽快恢复市场,不要因怨恨再次引发冲突。两天以后,市场才逐渐恢复。经此事之后,当地市场管理人员加大了安全巡查,安装了监控摄像头,进一步完善监管制度,使偷窃玉石的事件得到有效的控制。

   (二)市场的组织化

   市场经营因为交易而引发的争议事件虽然持续不断,但是市场本身也一直在朝着组织化和有序化的方向发展。这种发展不仅体现在政府相关部门对市场管理的进一步规范,同时也表现为维吾尔族群体内部的整合和组织化。这些维吾尔族商人来自新疆各地,大部分互不相识,为了生意聚集到石镇,虽同为一族,但彼此之间的认同却是有限的,甚至存在因地域、城乡等因素相互歧视或排斥的现象。因此,他们不仅面临跟当地其他群体的互动调适,同样也面临内部的关系整合。

   如前文所述,在石镇经营的初期,这些商人大多以个体的形式进入当地。虽然大家共处一个市场,但彼此的生活关联并不紧密。正如艾尼所说,“如果这些商人结伙成群的来石镇,也不至于出现刚刚下车就被偷抢一光的现象”。由此可见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很松散的。而这种情况随着一些“领头人”的出现开始慢慢变化。来自伊犁的艾克便是其中有代表性的一个。他大概2005年到石镇来做玉石生意,因为普通话说得很好,经常在其他人交易过程中帮忙翻译,遇到纠纷大家也会请他去协助解决,逐渐在其群体中竖起了威望。再加上他性格豪爽,结交了不少当地朋友。在当时市场管理不那么精细,市场内部矛盾频发的情况下,这样一个能协调各方利益的“中间人”得到了不少商人的普遍认同。2009年左右,艾克实际上已经被大家公认为玉石市场中的“管理人”,市场管理机构也与其保持经常性沟通,相互配合共同维持市场秩序。2010年,当地进一步规范市场,要求原本在河边和桥头的玉石商人全部挪到玉博路一带。艾克积极组织配合并出钱在路边做了多个玉石货架,方便大家摆放玉石,因而使马路市场的铺位变得相对固定。根据市场管理部门要求,每个摊位每天需缴纳3元钱的卫生费,由艾克代收,并用于雇佣专人打扫市场卫生。从这时开始,是否缴纳卫生费就标志着经营者是否被纳为正式市场成员。尽管此时真正有效的管理服务依然有限,但这无疑是玉石市场逐步整合进当地统一管理体系的开端。

   对于艾克而言,作为市场“管理人”不仅意味着拥有更多的社会资源,而且在帮助别人完成交易的过程中也能获得相应报酬。随着市场的扩大,往返于新疆、石镇两地的玉石商人数和频率都大幅增长,同时他们开始游走于苏州、义乌等地开展业务。由于要携带大量玉石,便利的交通十分重要。艾克看准了这一商机,承包了几辆大巴,为这些每周往返于各地市场的商人提供专线班车服务。依托便利的公路交通,维吾尔族的玉石交易已经远远超越了石镇固定的玉石市场,而演变成为一种流动的玉石交易网络。石镇因为有国内最大的玉石交易基地为依托,生活成本也远低于东南沿海,所以大家依然选择将这里作为中转的驻地。类似于艾克这样的商人看到机会,开始探索满足大家生活需要的服务。

   新疆和田作为和田玉的主要产地,当地人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到石镇的和田籍玉石商贩越来越多。黑力便是其中一个,他于2009年到石镇,在市场管理和沟通方面表现出很强的能力。精明的头脑,加之久居内地深知在内地的生存之道,黑力在和田人内部的号召力迅速增强。他召集了早些年流动到内地的一批年轻人协助,将原来玉博路市场旁边的隆茂市场承包下来,开辟了一个新的玉石市场,专门面向和田籍商人。与此同时,也开始经营运输生意。于是,玉博路和隆茂市场及其衍生的运输行业便开始由艾克和黑力分别“管理”。

   尽管市场管理部门间接介入了这些市场的管理,但是市场的运行和群体内部组织几乎由他们主导,并衍生出对市场“管理权”的争夺现象。黑力的介入仅仅只是开始,同样来自和田的玉石商人伊敏和买买提也表现出对市场管理的热情。二人在为当地人办事的过程中获得了一定范围的认可。而与此同时,原本的市场“管理人”艾克沾染上赌博等不良嗜好,生意与威信都大不如前。伊敏和买买提看中机会,提出以6.8万元的价格让艾克将市场“管理权”转给他们,艾克拿了钱离开石镇,从此销声匿迹。

   由于玉博路一带属于石镇早期形成的街市,道路狭窄,而随马路玉石市场发展,尤其是新疆商人进驻之后,原本狭窄的街市变得更加拥堵,每天中午高峰时段必须由交警进行疏导人群才能缓慢移动,严重影响了当地的交通秩序和人们的正常生活。2013年4月石镇政府决定以规范玉石市场为契机,清除玉博路、隆茂一带的马路市场,彻底解决这一问题。政府将马路市场中的商贩规划到其他各个市场,其中有的商人被统一安排到国际玉城南端距离原市场大约1公里左右的“刘秀广场”继续经营。由于国际玉城一带是政府规划建设的石镇玉石市场新区,当时入住的商贩还比较少,所以显得颇为冷清。不少商人在刘秀广场初期依然是露天经营,待广场两边规划建设的“天下玉源”市场南北两个大厅正式完工后,他们便统一搬进厅内专门的摊位。大厅内共设有500多个摊位。南北大厅的分配依然延续着之前两个市场的区分,南大厅“管理权”依然属于黑力,但具体管理工作已经委托给下属;之前接手玉博路市场的伊敏和买买提在市场搬迁过程中又将“管理权”转手卖给了阿布都。新建的天下玉源市场大厅由当地开发商投资修建经营,其与两位市场管理人分别签订合同,以每年各20万元的价格将南北两个大厅分别整租给他们。管理人再向入驻的商户收取每个摊位每天30元的租金,并负责维持市场秩序,保持环境卫生,关注新增流动商贩等各项市场管理工作。政府为两个大厅安装了全方位无死角的监控系统,并为每一个摊位都安装了专门的照明设备。所有摊位统一编号,标记详细的商户信息。至此,这些玉石市场完成了从松散的马路市场到规范化的室内市场的转变,进入到新的发展阶段。

  

   三、维吾尔族聚居社区初步形成

  

   (一)马路市场与群体整合

   聚集到石镇的维吾尔族越来越多,对各种生活服务的需求也逐渐增加,专门满足这些需求的服务性设施也随之发展起来。初期大多数商人采取短期流动经营的方式,主要暂住在县城或市场周边的旅店。而当他们把家人带到石镇后,对居住空间需求增加,所以很多人开始选择租住当地民房。有的独立成户,有的则将房屋整体租下来后再将多余的房间分租给其他商人。由于饮食习惯与当地人差异较大,最初他们大多自备干粮或依靠县城仅有的一家清真饭馆。很快这家饭馆在石镇开了分店,同时提供住宿服务。后来在玉博路市场周边陆续开设了几家清真饭店、馕店、肉铺、小卖部等,成为他们在当地的一个生活重心。因为市场而产生的群体聚集生成了越来越多的社会性需求,这些需求的满足反过来进一步促进了社群的聚集和整合。艾尼的经历便是很好的例证。

   艾尼1973年出生于新疆伊犁,小学四年级时父亲去世,之后辍学到当地一个亲戚的饭店当了8年帮工。他儿时有一个祖籍南阳的朋友,虽然这个朋友后来跟父母返回内地,但两人一直保持联系。1994年应朋友邀请,艾尼来到南阳,刚好遇到一家新疆人经营的餐馆准备出售。经过短暂的观察,他便大胆地和朋友以及餐馆的一个员工一起把饭店盘了下来,开始在内地创业。那时县城只有他们一家新疆饭店,生意不错,偶尔有过路的新疆人慕名而来。随着石镇玉石市场的发展,来当地的新疆人多了起来。那时和田玉的价格还不高,一些玉石商贩临走时会把玉石以相对低的价格抵押在他的饭店,有的直接用玉石抵账,由于自己并不懂行,但又要面子,常常是不加挑选的照单全收。一段时间后,他手里积攒了大批石头,占用了周转资金。为了把这些玉石变现再投资,他便尝试把石头拿到石镇售卖。然而,因为这些玉石大部分品质不高,卖得不好,但他看到了这里对和田玉巨大的市场需求和商机。既然自己并不擅长玉石生意,但可以让懂的新疆人来卖石头,来的人越多,他的生意也会越好。于是,2003年他不顾家人反对只身来到乌鲁木齐和和田考察当地的玉石市场,并将“石镇的玉石生意好做”这一消息广为传播。返回南阳时便有了七八个玉石商贩自愿随行来一探究竟。第一次石镇之行并没有让他们失望,随之越来越多的维吾尔族加入到来石镇的贩玉大军中。因为他传播的消息加快了新疆、石镇两地市场的联系,很多人都通过他的介绍来到当地。后来,他租下玉博路的几套房子,在石镇开起了饭店和旅社,来来往往的商人吃住都在他那儿。他实际上成为引导这个群体早期在当地扎根的关键人物。大家通过他了解当地的市场,也通过他获得各种形式的社会需求。因此,他在这一群体中的威信和名气也逐渐变大。他的表弟,前文提到的艾克顺利成为市场的“管理人”也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他的影响力。

   (二)天下玉源市场与社区建设

   建设天下玉源市场是石镇对整个玉石产业和市场规划的其中一部分,其定位就是作为和田玉籽料的专营市场,进一步理顺和规范当地的玉石产业。而由于和田玉籽料绝大多数由维吾尔族商人经营,因此集中到天下玉源市场的商人绝大多数都是维吾尔族。原本相对分散的市场因为集中经营变得更为紧凑,散布在市场各个角落的维吾尔族商人也因此有了更多机会接触,彼此建立社会联系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多,内部整合也得到更进一步加强。

   生意转移到天下玉源市场后,居住在玉博路一带对维吾尔族商人来说就显得不方便了。他们每日不得不拖着装满玉石的铁箱往返穿越整个国际玉城,耗时费力。而对于当地政府而言,维吾尔族分散居住于当地民居这种模式对加强外来流动人口管理也是不利的。因此,在市场规范之后,政府于2016年投入大量资金在天下玉源市场东面200米左右的地方修建了7栋公租房,建立天下玉源社区,主要规划为满足维吾尔族商人及亲属的居住需求。凡是流入当地长期经营玉石生意的维吾尔族商人都可以申请租用,短期经过此地的商人则被规划到固定的10家旅馆登记居住⑤,从而实现对所有流动维吾尔族商人居住场所的规范化管理。2017年初,大部分常驻石镇的维吾尔族家庭都已经搬进社区。由此可见,玉石市场规范的同时,原本分散的居住格局也随之转变为集中居住,之前建立在松散的市场关系基础上经济主体关系转变成为共同居住的社区成员关系。

由于天下玉源社区的规划建设有非常明确的目的,所以它的各项设计都充分地考虑到了维吾尔族商人的生产生活需要。首先,充分考虑维吾尔族经营玉石生意这一因素。社区距离天下玉源市场直线距离不到200米,步行5分钟即到,交通方便;考虑到有的玉石需要切割打磨,社区的后面专门设计了加工区;部分玉石不方便搬上高楼,楼下专设了库房方便大家存放;电动三轮车是大家搬挪玉石的重要交通工具,因此社区内专设了三轮车充电桩和停车场,方便大家使用。其次,社区设计充分考虑到住户流动性强,家庭类型不同这一重要特点。社区房间分为单间、一居室和两居室三种类型,水、电、燃气全通,无论是单个商人,还是拖家带口的小家庭都能基本满足;房间入住申请和搬离的手续在小区门口的便民服务大厅即可办理,最大限度地适应流动经营商贩短期居住的特殊需求。再次,社区建设充分考虑了安全因素。(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925.html
文章来源:《中央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 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