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斌 潘丹丹:青春之歌

——国产青春剧的类型演进与文化逻辑

更新时间:2019-06-26 16:05:16
作者: 张斌   潘丹丹  
但回归主流话语的大团圆结局才是这部剧的最终价值取向。

   当源于个人的诉求无法得到社会的有效反馈时,个体就转向对自我活动更加无意识的批判性接纳,以无止境的自我否定、认同……循环往复最终实现社会对自我的认同。《奋斗》《我的青春谁做主》《丑女无敌》《士兵突击》等电视剧中的主人公都以“奋斗励志”作为破解社会既定关系和“自我缺陷”的砝码。许三多从一个被大家瞧不起的“差兵”最终成为特种兵“老A”里的一员;华子虽没有陆涛、米莱的家世背景,但靠着自己的默默奋斗还是在北京有了自己生存下去的一席之地;至于林无敌虽然最终没有上演“丑女大翻身”的经典桥段,但凭借自身性格上的闪光点,更加真实地收获到了自己幸福和存在的意义。“草根偶像”的“励志神话”克服了自我的先天不足,也弥补了青春成长过程中产生的创伤“后遗症”。这种自我的“博弈”以“励志”的方式来宣告“80后”群体在时代进程中的在场性,但对于历史的“缺席”仍然或多或少显得无能为力。这一时期的青春剧用极其鲜明的现实主义手法剥离出社会结构的深层复杂性。以对抗性的成长模式为叙事动力刻画了一群游走于现实秩序边缘但最终成为主流青年代表的群体形象。

   (二)红色青春:历史回溯中的青春怀旧

   在都市现实题材青春剧充斥荧屏之时,2007年播出的《恰同学少年》作为反类型化的红色青春偶像剧,成功地将革命历史题材剧和青春偶像剧融合在一起,其中怀旧作为一种青春回溯性动力,以历史人物的青春岁月观照当下,缓解了亚文化群体的青春诉求的“无根性”,青春有了历史感,并以此获得了与主流文化之间的协商式认同。

   “怀旧必定是一种选择的、意向性很强的、构造性的回忆”[7]39,这种选择性很强的红色青春来自于怀旧主体对于当下生存现状的无能为力,所以“怀旧不单单是一种历史感,还是一种价值论”[7]38,以伟大历史人物的青春岁月抵御青春流逝过程中个体产生的恐慌感,怀旧主体因此获得了走向未来的文化资源。《恰同学少年》将青春剧的叙事时空回溯到革命年代,通过偶像化的叙事风格,合理化的历史虚构,铸造了一批具有现代气息的革命偶像。剧中毛泽东的成长故事有着历史题材剧中表现伟人对中国未来社会的改良、革命的胆识与气魄,同时还罕见地注入了青春爱情元素,以毛泽东与陶斯咏、蔡和森与向警予美好而朦胧的爱情线索串起了生动、充满朝气的红色青春。“怀旧叙事也不再是可以复制的类型元素,所有的都指向一个特定群体在特殊历史阶段的一种文化反应与抵抗策略。”[8]不同于当下怀旧青春片中怀旧主体与被怀旧对象为同一人,只存在时间维度上的先后次序关系,同时以“怀旧叙事”代替“成长叙事”,红色青春剧中的怀旧倾向是基于怀旧主体过去的不在场去窥视历史主体的在场,即文本叙事者与故事经历者不是同一主体。这种前后时空、不同对象的回溯关系,避免了怀旧主体过于美化自我的行为,冷眼旁观地展现“前者”的青春岁月,并由此修复当下“自我”青春出现的矛盾性。毛泽东虽然满腹经纶、胸怀大志,但也会有偏科的现象,袁老师与毛泽东师生之间也有观念冲突与反叛,这些细节的描述都在营造一个历史中的当下偶像,伟人不再居于神坛,而是需经过不断地锤炼、奋斗最后成为一个头脑清醒的革命领袖。如果说现实题材青春剧聚焦的是一个个当下或在挣扎、或在奋斗的青年境遇现状,那么,如《恰同学少年》《我的法兰西岁月》《我的青春在延安》《延安爱情》一系列红色青春剧则以怀旧为基调,对革命历史中人物的性格气质进行现代化处理,让国产青春剧和本土青春文化具备言说过去的参照性。

   (三)戏剧青春:后现代风格里的青春虚拟

   前述现实题材青春剧、红色青春剧就时间意识层面上而言,都是典型的现代性讲述方式,呈现出历史与当下、代际之间、性别之间等多种二元对立的叙事话语,并在这种二元性中确立电视剧所追求的现实价值,“现代是在进步的时间轴线上展现出来的,它也是在与过去的对比中呈现自己的”[9]。然而,中国社会的发展,也使得部分后现代文化观念进入到电视剧艺术的生产中,《武林外传》就是此种观念的典型表征。2009年,青春情景喜剧《爱情公寓》也在后现代观念的影响下,借鉴国外电视剧艺术类型重新建立了另类青春现实的讲述方式,转向了更个人化的言语模式。《爱情公寓》讲述了陆展博、胡一菲、吕子乔、关谷神奇、美嘉、林宛瑜(每季角色会增加或减少)等个性鲜明的“80后”构成的群体在“爱情公寓”里一连串幽默风趣的爱情喜剧。“爱情公寓”相对于繁华的都市、校园,是一个封闭的空间文本,每集的故事线索大多集中在“爱情公寓”和酒吧里。“爱情公寓”的物理存在空间在后现代语境之下被刻意模糊、静止,紧靠社会现实,又游离现实之外,它更像是一群青年的精神放松之所。它不同于浪漫、唯美、动人的日韩青春剧的叙事模式,而借鉴了欧美流行的情景喜剧的故事样式,通过每集之间松散且独立的叙事结构,传达丰富的主题内容。

   “爱情公寓”里的主人公们都拥有迥然不同的身份际遇,有女博士大学老师胡一菲、深夜电台DJ曾小贤、游手好闲的花花公子吕子乔、古灵精怪的宅女美嘉、天才计算机萌男陆展博、日本漫画作家关谷神奇、百变戏痴唐悠悠、善良天真富家女林宛瑜等。“爱情公寓”消解了主人公之间的阶级差距,同时凸显不同性格特点之间“火花四溅”的价值碰撞,在笑料十足的语言对白和夸张的肢体动作中展现“80后”青年多元化和多层次的情感价值观念。用喜剧化的手法去讲述爱情、友情故事,剧中主人公对于外界社会的舆论压力造成的自身孤独、迷茫的情感困惑,最后都以调侃、游戏、戏谑的方式得以缓解。剧中夸张戏剧化的后现代演绎,让被标签化的“80后”找到逃离现实社会的出口,实现一种虚拟自由的游戏人生。剧中人物对白紧扣时尚潮流趋势,对网络流行词汇、笑话故事进行戏仿,在不同次元世界里任意穿梭,都在后现代语境下烘托得合乎情理。虽在故事情节、人物设定和活动场景上有抄袭模仿美国情景喜剧《老友记》之嫌,但也打开了不同背景文化之间青春元素相互融合借鉴的可能性,使得青春剧“类型语法”在多元共生的社会文化氛围中呈现出以现实主义为主导,同时又不断更新其青春词汇的话语空间。

  

   三、后青春图景:国产青春剧的类型复合与网生逻辑

  

   2010年之后,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和智能终端的普及让“互联网+”时代逐步来临。而“90后”和“00后”等伴随互联网生长的新世代也开始成为新的视听文本消费的核心人群。网络不但冲击了电视剧的产制模式,同时也影响了电视剧的题材类型。青春剧作为电视剧中与青年收视群体关联最为紧密的文本类型,也受到互联网逻辑的强烈影响,逐渐与其他艺术形式,如网络小说、网页游戏等实现了文本的跨越与类型杂糅,更鲜明地体现了青春文化在网生逻辑下的复合重构。

   (一)在线青春:IP时代的破壁与重组

   “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让原本作为工具的互联网转变成为社会的操作系统,深刻影响了新经济形态的形成。而具有互联网基因的企业(以BAT为代表,其中B=百度、A=阿里巴巴、T=腾讯),拥有网生代庞大的受众群体和伴随其成长的文化资源。通过运作诞生于互联网的文化资源进行转化变现,就成为了一种趋势和洪流,这就是当下大行其道的“IP”运作。大量的经济资本随之涌入影视文化圈,通过建立娱乐化产业链日益形成了影视制作方和观众之间的互动消费市场,而青春剧则是最具娱乐消费潜力的成长型市场。“IP”热推动了影视制作公司生产青春类型题材电视剧的创作激情。《何以笙箫默》《杉杉来了》《微微一笑很倾城》等都是根据顾漫同名小说改编而来并取得了超高收视率。此外,如《遇见王沥川》《左耳》《明若晓溪》《相爱十年》《小时代》《他来了,请闭眼》《如果蜗牛也有爱情》《夏至未至》等几十部青春剧也都是“IP”井喷下的改编产物。IP不仅是一种内容生产方式,而且是跨媒介语境下不同文化间进行互动的有效机制,其网生逻辑催生了青春剧的类型融合和文化互融,宣告了新一代青春剧发展的多元取向和自觉意识。

   1.题材扩客与文化互渗

   首先,校园和职场一直是国产青春剧故事发生的主要背景,而近几年来出现的《何以笙箫默》《微微一笑很倾城》《夏至未至》《春风十里不如你》等青春剧中的故事发展则横跨了校园到职场的整个青年成长周期,同时校园和职场也由故事背景变为表现前景,成为剧情起承转合和角色由稚嫩到成熟的关键节点。例如最近大热的《春风十里不如你》,从刚入大学军训时期小红对秋水的一见钟情、怦然心动到两人成为医生后小红的依旧默默守候,尽管此时步入社会的小红和秋水相互爱恋,但是来自社会种种无形的压力和自身的矛盾与抉择让两人一次次错过。张一山和周冬雨成功演绎出了大学时的青涩和步入社会后职场的迷惘以及对“青春残酷物语”的再诠释。校园和职场的组合线让青春剧对“青春”内涵的表达和思考更加富有深度与延展性。

   其次,校园和职场两大题材内部的表现维度也大大得到扩充。校园剧中近几年出现的《旋风少女》《浪花一朵朵》《我们的青春时代》等体育题材青春剧,成功塑造了一个个青春热血、励志的青年形象,在以往校园纯爱之中加入有关青春梦想的种子,更加切合当下中国主流话题的表达诉求。《杜拉拉升职记》《加油吧实习生》《欢乐颂》等青春职场剧将重点不仅仅放在中产阶级办公室恋情的氛围之中,还将观众重新拉回残酷现实的生存现状。青春职场剧的故事发生地、选择的青年群体和都市言情剧很大程度上契合,但与都市言情剧最后结局落脚于对爱情观的思考不同,青春职场剧试图记录社会“群体青春”的焦虑,揭示当下职场社会背后的消费文化症候。《欢乐颂》有意识地将住在“欢乐颂”小区22楼生活背景和生存际遇完全不同的5位女生“梦幻”般地安排在统一的话语逻辑氛围之下,这种刻意营造的氛围让社会阶级身份、社会资源分配等问题得以暂时搁置,结局中5位女生较为圆满地“上交”了解决各自面临的情感、工作等问题的合理化方案举杯欢庆之时,阶级、女性、职场再次“沉默”,现实被阉割不免有粉饰太平之嫌。“关于青春剧的文化想象发生了重要的转移,由青春励志剧中的一种阳光励志、奋斗的青春絮语变成了腹黑、权斗的‘饥饿游戏’。”[10]青春职场剧的出现,提升了都市言情剧单薄、庸俗的价值追求,白描出的现实腹黑文化和阶级性问题虽被最后隐藏,但也真实存在过。在《春风十里不如你》中,秋水在爱情面前的优柔寡断和小红对于爱情过于执着的不对等关系,曾引起大批网友的讨论。相比于以往校园青春剧停留在真空纯爱的审美层面,《春风十里不如你》则呈现了复杂的现代爱情图景,正是在社会多方“势力”的推拉下,才造成了秋水和小红爱情走向的不确定性。青春剧对于主题的多元探讨和深挖,虽引起主流价值观的激烈争论,但也给观众还原一个复杂、不留于表面的“人生”青春。

   最后,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为了迎合“网生代”,近些年的部分青春剧摒弃了“撞车”“灰姑娘”“堕胎”“绝症、车祸”等陈旧的叙事符码,注入了符合“网生代”青年气质的题材符号元素。《微微一笑很倾城》加入了超次元的游戏世界,现实校园生活和虚幻游戏打怪无缝切换让这部剧具备了新鲜、独特之感,同时也与当下青年日常生活领域十分贴合,满足了该群体对游戏世界的无限幻想。《杉杉来了》则使用大量清新、可爱的漫画元素交代杉杉的心理状态和独白,不仅丰富了角色形象的可塑性,也收编了一批潜在观众群体。国产青春剧通过扩大青春偶像剧题材的聚焦范围和跨次元组合创新,实现题材内容的“变奏”与混杂,形成层次多元的复合青春范式。

   2.生产扩张与类型扩界

2013年,《万万没想到》在优酷门户网站播出后受到热烈反响,标志着网络自制剧日益成为独立、成熟、多元化的影视剧产业市场。2014年在爱奇艺播放的网络青春剧《匆匆那年》因其高度还原小说原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900.html
文章来源: 《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8年0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