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任军锋:建立以经典文本为核心的教学—学术共同体

更新时间:2019-05-23 19:44:41
作者: 任军锋 (进入专栏)  

  

   课堂研修成果的展示,形式灵活多样,全是助教带领小组成员开脑洞的结果,很多会采用戏剧的形式,他们自己编剧本,分配角色,编剧本是在文本义理烂熟于胸基础上的再创作。而在设计每一个研修小组的研修主题时,我都尽可能使相关议题覆盖整个文本,一方面使同学们通过研修熟悉文本的每个细节,真正“进入文本”,同时又能够使他们“走出文本”,不是仅仅满足于读一本书,记得ABC,知道著述家的某些观点。为此,我在大纲上明确列出了研修小组需要涉及的基本的参考文献,同学们还要依据研修主题的需要做进一步的research。

  

   作为教师,千万不要老是抱怨学生这样那样,我们首先需要考虑的是我们是否做到了自己作为教师的职份,自己是否投入了百分之百的热情,自己是否对智性充满激情,自己是否认真备课,是否时刻注意探索更加有效的教学手段……我想教师若能尽自己所能做到上述诸项,学生不可能不被感染,不会不发现读书学习的乐趣,不会不愿意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智性上的好奇是人类的普遍本能,在这方面,我从不相信什么“代沟”、“人心不古”等诸如此类的托词。

  

   Q:您的两门课分别要求学生研读《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和《论美国的民主》,您觉得研读这样的经典文本对于学生理解当下有怎样的意义?

  

   任军锋:先说修昔底德,近些年越来越受到政、学、商各界的关注,所谓“修昔底德陷阱”经常见诸媒体头条,这当然首先得益于哈佛教授艾利森那部针对中美关系的畅销书《注定一战》,但在我看来,修昔底德对于中国的意义远不止于此。

  

   首先,修昔底德是进入古希腊精神世界的桥梁,伯罗奔尼撒战争构成了古希腊悲剧、哲学的鲜活舞台,读过修昔底德,再读柏拉图、悲喜剧,会非常生动;其次,从《伯罗奔尼撒战争史》本身来看,修昔底德聚焦的绝非仅仅在于记录战争本身,而是对当时分崩离析的希腊世界缔造内部和平、雅典民主制度的利弊得失、战争与和平之间的悖谬、城邦内部建立政治秩序的必要条件等等,都有极其深沉的思考和委婉的教诲,他说自己的著作不是娱人于一时,而是要“彪炳千秋”,其意正在于此。

  

   另外,修昔底德对于我们更为根本的意义在于,正如霍布斯所言,修昔底德是一位具有高度政治头脑著述家。在西方精神传统中,如果说苏格拉底-柏拉图一系代表着以追求真理为职志的“哲学思想”传统,这一传统得到柏拉图主义和基督教传统的赓续,其影响可谓由来已久,根深蒂固,现代中国人所认识的“西方”也更多地来源于这一传统。

  

   而修昔底德却代表着在西方精神传统中一直隐而不彰的“政治理论”传统,这一传统最早由被柏拉图激烈批评甚至妖魔化的“智术师派”发其端,而修昔底德正是这一传统的集大成者,之后则得到普鲁塔克、马基雅维利、霍布斯、托克维尔直至尼采和韦伯的赓续。该传统关心政治,强调城邦、国家、帝国的不得已和重要意义,对人类在政治世界的现实处境有着深沉的关切的洞见。可以说,以柏拉图为代表的文化传统与以修昔底德为代表的政治传统互为表里,普世主义与特殊主义、人文主义与权力意志、道德与政治,彼此彰显,相互支撑,共同构成了西方大传统的完整结构。

  

   中国人读修昔底德,恰恰有助于克服长期以来对所谓“西方”形成的一厢情愿的幻觉式想象,培养勇于面对现实的政治头脑。中国人长期以来业已形成了一幅根深蒂固的“经济头脑”,诸如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国际政治领域一厢情愿地试图借助经济手段解决政治争端,从来不认为“政治”是一个独立的具有自身内在动力的领域。所以,身处“特朗普时代”的中国人读修昔底德,真可谓恰逢其时,对症下药。

  

   Q:您这次被评为了核心课程年度优秀教师,想请问您觉得作为一名通识核心课的优秀老师需要具备哪些特质?

  

   任军锋:此次有幸入选,我更多地将其视为选修过我的课程的同学,以及通识核心课程委员会对我过去数年教学探索的认可和鼓励,说优秀实在不敢当,复旦有那么多无论在研究著述还是教书育人方面堪称典范的学术前辈,身边也不乏值得我学习的同辈,还有那些精力充沛活力四射的青年才俊,我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并得到认可自然是我的幸运,我会继续努力,砥砺前行,牢记使命,不辜负复旦这所伟大的大学的品格和腔调。

  

   作为一名大学教师,我在年前核心课程教学总结会上提了三点,更多地是表达了我对自己的期望,我愿意与各位同仁权做共勉:一、尽可能把自己的研究和教学有效衔接起来;二、尽可能把教学过程转化为持续性的学术发现和积累过程;三、尽可能把教学从“单向输出”转化为“双向激发”过程。

  

   Q:您对选修您的核心课程的同学有些什么样的期待和寄语吗?

  

   任军锋:18-22岁是学习的最佳阶段,若轻易挥霍掉必将后悔终生。只要你有平均的智力,有基本的求知欲且愿意投入必要的时间和精力,选我课的同学肯定不会后悔。毕业后偶然想起母校,想到自己的大学时光,你不可能不回忆起那段研读修昔底德或托克维尔单纯且美好的时光。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442.html
文章来源:复旦通识教育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