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简妤蓁:美国CIA报告:如何塑造琉球人对美军基地的看法

更新时间:2019-04-11 22:46:54
作者: 简妤蓁  

  

   1.受害

  

   报告表示「受害感……是他们身分认同的核心」,并引用许多历史事件支持其论点,如1879年日本政府吞并琉球,以及1945年的「冲绳战役」。中情局声称,琉球人的「受害感」赋予所有牵涉美军的意外事故与事件「更大地象征意义」,并指出1995年的少女强暴案,至今「持续在冲绳流传」。除此之外,中情局还在报告中暗指琉球人把美国军队视为「替罪羊」,却没有更近一步说明其依据。

  

   2.歧视

  

   中情局宣称「受歧视的感觉」同样广泛存于琉球人心中,且这种感觉源自日本对琉球的不公对待。如前所述,这种说法让美国摆脱对琉球的任何责任,或至少为美国减轻责任。报告指明,日本政府对琉球人的心理与历史视若无睹。根据报告所述,「受害」与「歧视」是最强烈影响琉球人的叙事,而这两项叙事「使美国在沟通以及(美日)联盟的经营上形成巨大的挑战」。

  

   3.爱好和平的人们

  

   中情局指出,据二战期间的经历,琉球人声称他们作为爱好和平的人们「具有特别的道德权威」。中情局谴责日本团体利用琉球的和平激进主义抗议美国军队,但虚伪的是:报告却也建议美国决策者利用琉球岛民爱好和平的态度,来强调美军协助救灾的角色。米契尔表示,中情局在探讨「爱好和平的人们」叙事时,推测青年世代中「认同和平主义理念」的人应较为稀少。

  

   4.美丽的岛屿

  

   这项叙事「相对新颖,但广受冲绳人认同」。报告声称,琉球人「将自然环境视为自豪感的泉源」。中情局警告美国决策者:新基地建设与在前军事用地发现的污染物,使美国难以说服琉球人相信美国驻军的有何好处。为了改善琉球人的观感,中情局建议决策者直面美军造成的环境事故,展现更佳的「行动与范例」。

  

   5.亚洲交会中心

  

   据中情局于冲绳报告中的描述,「亚洲交会中心」叙事的成因是:在历史上,琉球王国因作为贸易国而繁荣,缔造了该国的黄金年代,使琉球人「受到历史记载的启发」,因而对再度成为亚洲贸易交会中心怀抱愿景。中情局建议美国决策者不需要过度关注这项叙述,因为「这似乎没有针对冲绳的未来提出令人信服的替代方案」,所以「对美军基地不存在近程的挑战」。报告建议,美国如能说服琉球人相信美军基地「能增进区域经济与文化交流」,那么这项叙事反而会「成为美国的大好机会」。

  

从理论到实践 「冲绳指南」的作用


   米契尔文中先报导了中情局冲绳报告的内容,使读者能尽可能简明扼要地了解该篇报告之结构与目的,浅白地剖析中情局的言行,了解美国实现国家利益的战略为何。中央情报局作为美国主要的情报机构,其影响力无须赘述,但这样一本为美国官员提供指导的报告,究竟如何发挥实际作用,则是米契尔想在本章节论述的主轴。

  

   首先,《以主轴叙事方法了解冲绳「基地政治」》提供的指导方针受驻琉美军广泛采用。举例言之,报告中建议,美国应以人道救援行动说服琉球人相信基地入驻的好处。随后,在2015年4月的尼泊尔地震,以及2016年4月日本熊本县地震时,美国军方赞扬驻琉球海军陆战队于人道救援中的角色,并特别强调普天间基地调度的V-22鱼鹰式倾转旋翼机。这款直升机由于在琉球有多次坠毁纪录,特别不受欢迎。美国军方此举,无疑是尝试正当化V-22鱼鹰式直升机驻扎在琉球的安排。

  

   再者,中情局建议声称「美军基地能促进文化交流」的说法,似乎已被社群媒体(如推特与脸书)的军方公关负责人接受。在这些社群平台上,海军陆战队经常上传由美国军人在基地内外讲授的英语会话课程、体育活动及其他美国文化推广计画的贴文。这种以琉球的年轻世代为锁定对象的讯息,正在使年轻人丧失和平主义的精神。

  

   中情局提供的建议最显著地影响在于设计给新抵琉球的海军陆战队的简报。据《亚太杂志》2016年7月报导,所谓的「冲绳文化认知」培训课程中不仅出现许多谬误,更诋毁琉球人有「双重标准」。[19]自2014年2月起,这些课程内容使用了中情局冲绳指南里的特定词汇,包含在描述琉球人心态时,连结到受害、歧视、亚洲交会中心与美丽的岛屿五者。这些添加在2014年课程内的词汇,几乎可以肯定就是2012年出版的中情局指南之直接结果。

  

结语

  

   米契尔指出,在中情局调查外国开放资源情报的历史上,这份冲绳报告是最新发表的成果。自1940年起,中情局就开始监控海外媒体,将搜集来的资讯编纂成报告,呈给美国政府(如美国国务院及国防部)参考。

  

   美国中情局里最初负责这项工作的是外国广播资讯处,由其撷取广播、新闻通讯社及电视台的开放资讯,判断海外事件将如何影响美国利益,以及美国能如何影响他国。冷战期间,外国广播资讯处约有20个遍布全球的监控站;1949年,其中规模最大的一个站点成立于冲绳岛读谷村。该站站员包含美国国民与第三国家国民,负责编辑南韩、中国、苏联与日本的开放资讯。2006年,外国广播资讯处归还了其在读谷村占有的大部分土地。

  

   此前于2005年,中情局宣布:将由新设的开放资源中心接管外国广播资讯处的工作。中情局表示,开放资源中心的目的包含分析材料,并使分析结果广泛宣传至美国政府各处。看来在大约6年后,中情局启动了「主轴叙事」项目,目的在于分析(1)外国民众的心态,以及(2)美国政府如何利用这些心态,操纵公众意见,以利美国国家利益的推展。这些报告仅供官方使用,只有少数公开释出,如阿富汗(2011年1月)、盖达组织(2011年9月)及叙利亚(2012年6月)报告。2015年,中情局将开放资源中心改名为开放资源企业(Open Source Enterprise),事实上换汤不换药,其功能与前者并无差异。[20]

  

   《以主轴叙事方法了解冲绳「基地政治」》于日本民主党短暂执政期间出版,暗示了中情局认为当时的日本政府可能威胁到驻琉美军。基于这项动机,中情局因此对琉球展开主轴叙事研究,透过详细的考察,试图为美国决策者寻找可操作的空间,让驻琉球美军与其基地得以安然存续。

  

   米契尔于文中写明中情局冲绳报告的五个要点:

  

   (1)建议美国决策者声称美军有利于琉球经济发展、促进文化交流、协助救灾;

  

   (2)警告美国官员避免提及军事吓阻论与琉球的自然环境;

  

   (3)批评日本政府对琉球相关议题非常迟钝;

  

   (4)把琉球人感受到的歧视,描述为其与日本间的问题,美国完全免责;

  

   (5)指出五项主轴叙事,并声称美国人能透过这些主轴叙事了解琉球人的特征。由上述可知,无论是提出建议、发出警告、批评日本政府、掩盖事实或是进行主轴叙事研究,中情局的所有目的都指向美国一国的国家利益。无论中情局或美国,如既以自私为动机,其行为自然无需讲究道德,手段必然卑鄙低劣,丝毫不顾他人或他国之得失,亦缺乏真正的人道关怀。因此,这类研究报告必然是为图侵略、剥削的教战手册,而不含任何对其他族群的善意理解。

  

   注释:

   [1] 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 Open Source Center,简称OSC。

   [2] 乔恩·米契尔(Jon Mitchell)是一位英国记者,同时也是《冲绳时报》的特派员。由于对冲绳人权议题(包含军事污染)的报导,获颁日本外国特派员协会的新闻自由终身成就奖。米契尔着有《追迹:冲绳的枯叶剂》(Tsuiseki:Okinawa no Karehazai)(高文研,2014),及《追迹:美国军事污染日本》(岩波书店,2018)。同时,米契尔是东京明治学院大学国际和平研究所的客座研究员,亦为The Asia-Pacific Journal的特约记者。

   [3] "CIA: How to Shape Okinawan Public Opinion on the U.S. Military Presence",见The Asia-Pacific Journal,16卷13期。(https://apjjf.org/2018/13/Mitchell.html)

   [4] 由于该CIA报告及米契尔之文章都用日本殖民统治下设置的「冲绳」(县)来称呼琉球群岛,本文在引文中并未一一修改此一称呼,但不代表承认琉球属于日本。

   [5] 详见:Gavan Mc Cormack and Satoko Oka Norimatsu, Resistant Islands: Okinawa Confronts Japanand the United States, Rowman and Littlefield, 2012.

   [6] Government of Japan, "U.S. militarybases", Ministry of Defense, January 1, 2018.

   [7] Okinawa Prefectural Government, U.S. Military BaseIssues in Okinawa, Washington DC Office.

   [8] 1960年1月19日,美日双方于华盛顿特区签署《美国驻军地位协议》(Status of Forces Agreement,简称SOFA),并于同年6月23日生效。该协议赋予驻日美国军人、随军工作人员、上述两者之家属司法豁免权,意即,日本政府不能以国家法律直接对其进行管辖与处置。

   [9] Jon Mitchell, "U.S. Marine Corps SexualViolence on Okinawa", Asia-Pacific Journal, February 1, 2018.

[10] Foreign Broadcast Information Service,简称FBIS。(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890.html
文章来源:《远望》(2018年11月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