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明:“土地政治”:理论建构与实践逻辑

——中国土地问题政治分析论纲

更新时间:2019-03-11 12:56:52
作者: 陈明(社科院政治学所)  
在这里“改革”不是所谓的某种转换,实际中土改是强化阶级冲突进而推动革命的有力武器。(27)

   关于现实土地问题的讨论主要集中在乡村场域,张静发现在《土地承包法》实施的过程中村社集体共享的惯例、限制分化的公正观以及村社集体对日常资源的整体掌控都与土地承包法律中村民个人权利规定的落实形成了矛盾。(28)在纠纷中,农民正当性理由也并非土地产权,而是祖业权、生存权和平均主义伦理等认知观念。(29)珠江三角洲地区每年形成的冲积滩涂地权界定中,法律只具有象征性作用,实际发挥作用的是传统的沙骨权、投资事实和政治力量。(30)以上提到的类似于祖业权、沙骨权、生存权和平均主义伦理等概念被臧得顺归纳为一种“关系产权”,意指农地产权在真实世界中的界定过程往往与个人能力威望、社会关系网络、地方性知识等有很大关联,产权主体自身的社会资本强弱往往成为影响地权界定的主要变量。(31)许多时候,“不存在包含确定性原则和限定性合法性声称的法律系统,事实上是多种土地规则并存以‘备’选择。这个选择过程使法律事件政治化:它不是根据确定的法律规则辨认正当利益,而是根据利益竞争对规则做出取舍,并且‘允许’利益政治进入法律过程,通常力量大者对选择有影响力。”(32)以上矛盾冲突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现行土地制度存在诸多的模糊和漏洞甚至是“空制度”,这被何·皮特称作“有意的制度模糊”,其背后有更深刻的政治考量。(33)

   (3)解放认知:土地问题的“政治属性”反思

   Zaibert认为,土地产权不仅仅具有作为普遍性权利所表现出的制度特征,事实上土地本身就是制度。土地产权与国家具有相似性,它们同为一种制度性的事实而且同时都是建立在对于地球表面某一部分的确定边界之上,确切地说相比于一般性的产权而言土地产权与国家主权之类的政治概念具有更多的共融关系。沿着这样的思路进行分析有助于我们认识到土地产权政治性的一面,而这在以往的研究中常常被忽略了。(34)

   中国漫长的传统社会中土地一方面不同于西欧封建庄园中的贵族封地,但同时又并非完全通过买卖而进行配置的市场资源,那么传统中国的地权究竟是何种属性、扮演了何种角色?郑祖华认为“在中国封建的等级座标图上,政治名份和土地占有的运动曲线是分离的,表现为彼此之间围绕着固定的轴心进行动态的结合。这个轴心就是封建的强权政治……通过政权、族权、神权、夫权所折射出来的土地所有权,同样具有政治上的臣属性和等级性。”(35)靳相木也感觉到“中国历史上超前确立的土地私有制是一种传统土地私有制,即地主的土地私有权是相对的、有条件的、割裂的,在质态上是与皇权交织在一起的。”(36)马新对战国和两汉农民的土地关系进行了对比,认为“封建王朝对土地的最终所有权并未放弃,而且这种所有权并非近代意义上的国家领土权,是介于领土权与土地私有权之间的一种模糊权益。这种权益的具体体现,就是自秦汉至明清各王朝从未正面认可过土地所有者私有权益的不容侵犯,也从未放弃过国家对所有土地的最终处置权”。(37)王占明以西欧土地所有权与主权的历史流变为样本,试图从公法与私法理论互动与历史互证的角度证明土地所有权与主权的同质性。他的理论逻辑是历史上的土地所有权与统治权本是一体,近代主权兴起之后实现了对所有权的覆盖,主权者一手从王权手中接管了王国的土地所有权,另一只手则为民众创设了新型的“私人所有权”,而这只不过是对传统完整所有权在质上予以分割的产物,也为以后国家基于公权力调控私人土地关系埋下了伏笔。(38)赵炜凝练出“土地治权”这个概念来分析作为政治活动对象的土地,在她看来,无论是原始地权集结还是西周封建,无论是秦汉土地私有制还是宋代的不抑兼并,都是政治活动的副产品。(39)

  

   二、“土地政治”分析的基本理路

   1.论题建构:“土地政治”的理论进路

   总的来看,围绕“土地政治”这一主题,国内外学者已经达成了许多重要的共识,取得明显进展,但仍然存在相当大的局限性。一是系统梳理不足。大多是对其中某个局部的研究,鲜有人从总体把握这一主题,同时相关研究都比较零散,缺少一种系统的学理支撑。二是概念更新不足。在概念使用方面,许多文献在反思和澄明土地与政治之勾连的时候,直接用“土地产权”或“土地所有权”这类经济学或者法学概念比附“主权”“政权”等政治概念,由于在概念层面上没有进行及时的创新,影响了土地问题本质的研究。三是理论建构不足。绝大多数都属于一种分析性、实证性的平面研究,也就是说主要是在既有的理论框架中作文章,而很少有人能够超越既有的理论框架选取新的进路。

   概言之,人们认识到了土地问题受其根植的政治土壤之制约,但对二者之间联系的认知仍浮于表面;人们批判对制度文本的前反思性接受,但至今未建构出分析现实世界土地问题之政治逻辑的可靠框架;人们感觉到了土地本身的政治属性,但尚未找到对这一假设证成的规范路径。

   为了有效回应以上问题,本文尝试性提出“土地政治”这一论题,意在从政治学视角切入对中国土地问题进行分析,重新挖掘、梳理和建构“土地关系中的政治”和“政治关系中的土地”,以实现“土地政治”由碎片化向系统化、由不自觉向自觉的理论探索。

   “土地政治”研究主要是从政治学的视角出发去审视和理解土地问题或者广义的社会治理问题当中涉及到人地关系的各种现象,大体说来就是在某个具体的历史-社会-文化场域中的土地关系。具体来看,其研究主题从学科领域上包含了土地哲学、土地史、土地社会学、土地伦理、土地制度、土地经济和土地行政研究当中涉及到政治关系的部分,而从现实领域上还包括了在乡村场域、农地非农化场域以及城市场域当中涉及到土地关系的社会治理问题。

   “土地政治”分析进路的提出并非要颠覆任何以往既成的研究范式(当然,在某些概念的理解和运用上不排除是全新的),而是在已有的研究范式之外从政治分析的思路出发建构一条全新的理路,与其他的研究并行前进或者将这种分析纳入到现有的各种分析当中去。因此,提出“土地政治”分析进路,并非要彻底否定或完全取代已有的土地资源、土地经济、土地制度的研究主题,而是要明确指出以往的土地问题研究中由于忽略了其中的政治权力因素而存在的局限性。

   2.概念建构:“土地政治”的学理内涵

   首先,从政治和权力的概念入手,“土地政治”是对土地与政治关系的一种学理表达。政治是以权力关系为核心的人类社会活动,“土地政治”是以土地权力的运作为核心的政治过程;政治学研究的是人类社会中的权力关系,“土地政治”研究的自然就是围绕土地的权力关系。

   其次,从语法上看,“土地政治”实际上是在表达与土地有关的一系列政治议题。“土地政治”是在最近几十年的汉语语境中生发出来的一个词,总的来看,这个词的出现有两方面的话语来源:一是围绕土地的一系列概念已经成为人们交流中的常用语,比如说土地制度、土地经济、土地财政等词汇,人们对于“土地政治”这一词汇的直观理解不存在任何障碍;二是关于权力政治的措辞成为了学术界的一股潮流,比如性别政治、文化政治、阅读政治、怀旧政治、翻译政治等交融于前近代与后现代的复杂措辞纷纷在中外文献中出现,(40)人们对于“土地政治”这一词汇的逻辑指向也能够初窥其貌。从语义学上看,“土地政治”是一个名名偏正结构的短语,这是一种紧缩形式,其中可以隐含着谓词性词语,整体意义除了修饰和被修饰之外,不是名词和名词词汇意义的简单相加,由此便导致了“土地政治”这一词语语义关系的复杂性。(41)如果按照语法加上其中隐含的谓词短语之后,“土地政治”就成为“关于土地的政治”,当然,如果进一步体会,其中包含了“土地问题之中有政治”“土地问题受到政治的影响”等更加复杂的意蕴。

   最后,在本文的研究中,“土地政治”强调土地问题具有政治属性、遵循政治逻辑。一方面政治影响着土地关系的运作,具体表现为政治左右着土地的得失更易;另一方面土地关系内化于政治的运作,具体表现为土地影响着政治的治乱兴衰。

   3.框架建构:“土地政治”的分析思路

   “土地政治”作为一个概念或者说理论得以成立的关键就是将“土地”与“政治”联系起来,即必须对二者之间的逻辑关系展开建构。要将“土地”与“政治”联系起来,首先要问什么是“政治”?这无疑是社会科学中最复杂难解的问题之一。对此,我们的基本思路是不去过分地追究政治的规范性定义,而是从政治学经典中所包括的研究内容来理解“政治”的范畴与内涵。通过对一些政治学经典著作的分析可以发现,在现代政治学中有几个绕不开的逻辑上相互衔接的重要方面,分别是:政治体系、政治治理、政治变迁和政治秩序。(42)基于此,要证明“土地”与“政治”之间的逻辑关联,就必须阐明土地与这四方面的具体联系;或者反过来说,阐明了土地与以上四方面的关系,也就在一定程度上支撑了“土地政治”理论的建构。“土地政治”这一论题和概念所隐含的一个基本理论假设是在社会历史领域中“土地”与“政治”相互嵌入、相互影响、相互勾连,简言之,“土地”与“政治”紧密相关。与此承接,可以形成一组具体的命题:在结构性视角上土地制度与政治体系紧密相关,在运行性视角上土地权力与政治治理紧密相关,在转型学视角上土地革命与政治变迁紧密相关,在现实性视角上土地冲突与政治秩序紧密相关。基于以上的基本假设和命题可以建构出“土地政治”的分析框架(图1)。

  

   图1 “土地政治”的分析框架

  

   三、“土地政治”的理论建构

   根据以上分析框架,我们可以从土地制度与政治体系、土地权力与政治治理、土地革命与政治变迁、土地冲突与政治秩序四个维度来完成“土地”与“政治”之间的关系建构。

   1.嵌入政治体系结构的“土地制度”

   政治体系是现代政治学中对国家、政府、政党等政治实体化形态的统称,(43)与之相应的“土地政治”的实体化内容通过土地制度反映出来。按照演进时序,人类社会的政治体系大致经历了早期国家、传统国家和现代国家三种形态,历史地看,在这三种政治体系中都可以发现土地制度的嵌入性影响。分析土地制度与政治体系的关系,重点是分析土地制度与早期国家、传统国家和现代国家之间的内嵌与互动。

   第一,土地制度与早期国家的创制。在早期国家创制的过程中,土地制度是政治体系型构的一个结构性因素,将这一阶段进一步细分,沿着文明早期、原生形态公社和早期国家这样一个历史时序展开考察,可以发现介入政治体系型构过程中土地权力与土地权利之关系发生了显著变化,最终地权演进、地权冲突和地缘行政等以土地为基础的社会构成和社会组织形式不断涌现,在地权等级形式化的过程中早期国家得以生成。通过这一阶段的分析可以明确土地与人类早期政治体系的内在关联,从而确证土地在早期国家形成中的基础性地位。

第二,传统国家土地制度与政治结构的因应。在传统国家演化过程中,土地制度深入地参与到了政治传统的生成、政治结构的塑造当中去,这里重点要通过历史比较的分析方法着重研究土地介入东西方政治传统和政治结构的区别与联系,并在此基础上探究东西方殊异的政治传统与政治结构反馈到土地制度上为地权演化提供的行动空间差异。通过这一阶段的分析可以明确土地参与传统国家演化的内在逻辑,得以形成土地与政治双向影响的历史认知。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47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