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姜开锋:美国法对虚假选举言论的规制

更新时间:2018-10-11 00:28:55
作者: 姜开锋  
降低虚假选举言论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从而维护选举的公正性和合法性,维护选民对选举的信心和参与热情。

   (一)各州虚假选举言论规制法律

   目前,美国共有19个州针对虚假选举言论进行了相关的立法工作。〔[19]〕各州立法的内容不尽相同,但总的来说,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总结和把握。

   第一,关于虚假选举言论主体的规定。关于虚假选举言论发布的主体,佛罗里达州只针对候选人进行规制,该州法典第104.271(2)条规定:“在候选人初选或其他选举过程中,任何候选人基于实际恶意发布或者指使他人发布针对对方候选人的不实言论,均视为违反本法的行为。”其他18个州的法律在规制虚假选举言论时,则没有特别规定言论主体,任何人发表虚假选举言论,均有可能构成违法行为,例如科罗拉多州法典第1.13.109(1) (a)条规定:“任何人不得在选民选举任何公职人员或议决任何议题的过程中,以影响选民投票为目的,通过信件、传单、广告、海报或者任何其他传播渠道,故意发表、广播、散布或者指示他人发表、广播、散布相关虚假言论。”

   第二,关于虚假选举言论内容的规定。各州立法所规制的选举言论的内容并不完全一致。有的州仅规制贬损候选人品行的言论,如密西西比州法典第23.15.875条规定:“在选举活动过程中,任何人,包括候选人在内,不得公开或者私下就任何候选人私人生活方面的忠贞、正直或其他道德品质方面的问题发表任何指责,除非该指责属实并且能够被证明属实。”有些州则规制所有关于候选人的虚假陈述,如马萨诸塞州法律规定:“任何人不得发表、散布或者指使他人发表、散布针对公职候选人的、旨在使该候选人当选或者落选的不实言论。” 〔[20]〕另外,有些州还同时规制公民复决投票(referendum)过程中针对投票议题的不实言论,例如威斯康辛州法典第12.05条规定:“任何人不得故意发表、散布或者指使他人发表、散布关于候选人或者公民复决案的、任何意图影响投票结果或者极有可能影响投票结果的虚假陈述。” 〔[21]〕

   第三,关于虚假选举言论发布渠道的规定。多数州在规制虚假选举言论的立法中,并不特别限定通过何种渠道发布的言论。但也有一些州只针对特定渠道发表的虚假选举言论进行规制,例如阿拉斯加州法典第15.13.095条规定:“任何以干扰投票结果为目的,明知某项陈述为不实言论、或者无视该项陈述的真实性,仍在电话民调的过程中或者通过直接致电选民的方式向选民故意传播该项陈述,试图影响选民投票决策的行为,是违反本条款的行为。因此类行为而受损失的候选人,可以依据本条款向高等法院(superior court)提起诉讼,要求致电者、致电者的雇主、组织或批准电话民调者赔偿损失。”还有部分州只规制通过广告和其他宣传品传播的虚假选举言论,例如田纳西州法律规定:“明知针对某候选人的陈述、指责或其他言论为虚假言论,仍印制、散布或者指使他人印制、散布含有该言论宣传品的行为,是C级轻罪(a Class C misdemeanor)。” 〔[22]〕

   第四,关于虚假选举言论认定违法标准的规定。在主观方面,有些州只将明知(knowingly)行为认定为违法,例如西佛吉尼亚州法律规定:“明知意图影响选举结果或者极有可能影响选举结果的言论为不实言论,仍故意发表、散布或者指使他人发表、散布的行为是轻罪,处一年以下监禁,或者处一年以下监禁并处或单处一万美元以下罚金。” 〔[23]〕有些州法则同时制裁明知(knowingly)行为和无视(in reckless disregard of the truth)行为,例如北卡罗来纳州法律规定:“初选或者选举期间,以影响候选人的提名或者当选为目的,明知贬损候选人的言论为虚假言论或者无视该言论的真实性,故意发表或者指使他人散布该言论的行为,是二级轻罪(Class 2 Misdemeanor)。” 〔[24]〕在客观方面,俄勒冈州只将散布针对实质性事实(material fact)的虚假言论认定为违法,该州法律规定:“本法禁止明知关于候选人、政治委员会(political committee)或者复决议案(measure)实质性事实的言论为虚假言论,或者无视该言论的真实性,指使他人书写、印刷、发行、张贴、传播或者散布含有该言论的信函、传单、布告、海报、图片或者其他出版物、单独或者与他人合谋刊登含有该言论的广告的行为。” 〔[25]〕

   第五,对其他欺骗性行为的规定。一般而言,发表虚假选举言论的目的意在给选民提供不实资讯,从而影响选民的判断,使选民基于错误信息做出投票决策。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直接欺骗、误导选民违背自身意愿投票的行为。弗吉尼亚州法律对此类行为进行了规制。该州法律规定:“明知某选民不能识读选票上的文字,故意将此选票提供给该选民,并对选票上的文字进行错误解读,诱导该选民违背其真实意愿进行投票的行为,是一级轻罪(Class 1 misdemeanor)。” 〔[26]〕

   此外,还有些州为了确保选民理性地做出投票决策,提升选举的公正性,对特定时间、特定地点的选举表达行为采取了规制措施。明尼苏达州法律规定:“初选或者选举投票当天(primary or election day),任何人不得在投票点、设有投票点的公共场所或者距设有投票点的建筑物100英尺范围内,陈列竞选材料、张贴竞选告示、请求、教唆或者以其他方式诱导或者说服选民投票支持或者反对特定的候选人或者票决议题(ballot question);任何人不得在投票点或者投票点附近佩戴竞选徽章、标志牌或者其他标志物,或者向他人提供上述标志物。” 〔[27]〕密西西比州法律规定:“在选举投票当天或者选举投票之前的五天内,任何人不得就任一候选人私人生活方面的忠贞、正直或其他道德品质方面的问题发表任何指责,无论该指责是否属实。”〔[28]〕

   (二)联邦相关法律

   美国联邦层面的法律中没有直接针对虚假选举言论的法条,但是国会通过的《联邦竞选法案》(Federal Election Campaign Act)以及《跨党派竞选改革法案》(Bipartisan Campaign Reform Act)对规范选举言论起到了间接的促进作用。其中对政治广告进行规范的条款使刊登竞选广告的相关各方不得不对自己在广告中的言行进行审慎考虑,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虚假选举言论的产生和传播。例如,关于竞选广告资金来源披露的条款规定:“候选人、候选人授权的政治委员会或其代理人支付的竞选广告,应当准确地披露(shall clearly state)该广告的支付者;由其他人支付并经候选人、候选人授权的政治委员会或其代理人批准的竞选广告,应当准确地披露该广告的支付者及其批准方;未经候选人、候选人授权的政治委员会或其代理人批准的竞选广告,应当准确地披露支付者的姓名、固定住址、电话号码或者万维网网址,并声明该广告未经候选人或候选人授权的政治委员会批准。” 〔[29]〕 再如,著名的“广告支持条款”(Stand By Your Ad provision)规定,竞选联邦职务的候选人、支持某一候选人的利益集团和政党,在其通过广播或电视播出的竞选广告中应当由候选人亲自表明自己的身份并声明自己支持该竞选广告的内容。〔[30]〕此类条款使得竞选广告的资助方和相关候选人必须公开面对广告的受众——广大选民,从而强化了资助方和候选人的责任,使其不敢轻易冒险,故意在广告中发布虚假选举言论。

   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候选人越来越倾向于使用网络媒体发布竞选广告、开展竞选活动。为了填补网络竞选广告的法律空白,北卡罗来纳州的众议院议员普赖斯(Price)于2004年向国会提出了《网络竞选广告支持法案》(Stand By Your Internet Ad Act),旨在将上述“广告支持条款”的规定扩及通过互联网发布的竞选广告。遗憾的是该法案并未在国会获得通过。

   2016年美国第58届总统选举中充斥网络的各种虚假选举言论再一次引起了人们对网络选举言论的警惕,制定规制网络竞选广告的法律被重新提上了议程。2017年10月31日至11月1日美国国会举行的关于俄罗斯干预大选和特朗普竞选团队通俄问题的三场听证会上,网络社交平台Facebook在证词中表示,2015至2017年间有着俄罗斯官方背景的一家互联网研究机构(Internet Research Agency)通过虚假Facebook账号发表了各类关涉美国大选的言论,此类言论累计获得12,600万网民浏览;Twitter则确认该机构在其平台上注册了2,700多个账号,用来散布虚假选举新闻。〔[31]〕俄罗斯机构花在Facebook平台上的政治广告费用超过了10万美元,在YouTube, Gmail和Google搜索上所投入的广告费用也有数万美元之多。〔[32]〕鉴于此类问题的严重性,参议员Mark Warner和Amy Klobuchar在国会中提出了《诚实广告法案》(Honest Ads Act)。该法案旨在修改前述规制广播和电视竞选广告的法律条款,将其适用于网络竞选广告,同时要求网络媒体拒绝外国势力在其平台上购买竞选广告。〔[33]〕该法案目前尚处于国会审议之中。法案对网络竞选广告提出的透明化要求将迫使各大网络平台公开竞选广告赞助方和支持方的信息,这对于选民识别竞选广告的来源,更好地甄辨广告中言论的真实性具有极大的助益。如若网络竞选广告的传播不受任何限制,制作、发布虚假竞选广告的政治成本几乎为零,竞选利益相关方必将热衷于通过此方式散布虚假选举言论,误导选民以追求自身利益的实现。因而在网络信息传播占据主导地位的今天,考虑将传统上仅规制广播和电视竞选广告的相关法律措施适用于网络媒体,对网络媒体的信息传播施以合理的规制,实属相当必要。

  

四、对规制虚假选举言论法律的合宪性审查——法院观点


   美国法律在对虚假选举言论进行规制时,所着力考量的因素往往有二:一为保护候选人的名誉权不被滥加损害,二为保障选举进程的公正性和有效性。〔[34]〕然而,在高度重视言论自由,尤其是政治言论自由的美国,任何针对政治性言论所为的规制措施,必将面临严峻的合宪性考验。上个世纪末至今,联邦和各州法院在审查州法规制选举言论的合宪性的过程中,适用了越来越严格的标准,促使各州不断地完善和修改州法,以期在公正选举和言论自由之间达至适当的平衡。

   (一)McIntyre v. Ohio Elections Comm’n案〔[35]〕

1988年4月27日,俄亥俄州威斯特维尔市布兰登中学举办了一场公众集会,旨在讨论即将由公民投票表决的“学校征税提案(school tax levy)”。McIntyre向与会公民散发了反对该项提案的传单。部分传单上印上了McIntyre的名字,部分传单只是署名为“关心此议题的父母和纳税人(CONCERNED PARENTS AND TAX PAYERS)”。支持该提案的某学校官员向俄亥俄州选举委员会提起了诉状,称McIntyre散发匿名传单的行为违反了该州法典第3599.09(A)条〔[36]〕关于禁止散发匿名印刷品的规定。选举委员会支持了该官员的起诉,对McIntyre判处100美元的罚款。富兰克林郡普通诉讼法院(The Franklin County Court of Common Pleas)推翻了选举委员会的裁决,该法院认为McIntyre女士是以公开的方式向参会者散发的传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75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