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许善达:科技在国家发展中的重新定位

更新时间:2018-10-07 20:59:21
作者: 许善达  
为了怕收不上来税,12月份朱镕基专门批准让财政部从央行借款100多亿,万一税务局收不上来税,工资还得开,政府部门得上班,结果1月份就收了500个亿,31号这个数字一报上去,所有财政税务一下子心里这块石头落地了,那120亿还给银行,不要了。

   在这种形势下,我们当时对这个政策就采取了一个留抵税款。你要是购进的多,销售的少,我不给你退税,但是账上记着,等你有了什么时候有了销售的税再来对冲。所以我们叫一个留抵,就是留着抵扣的“抵”,不是底部的“底”,是抵扣的“抵”。

   当时,讨论来讨论去我们采取这么一个措施,这个措施要从性质上分析,就相当于跟规范了欧洲来比,就相当于企业的预缴税款。这个预缴税款从那时候开始就逐渐的累计增加,我们到许多地方政协调研组去,这几年增值税增加的收入里面预缴税款的速度增加很快。

   为什么呢?原来营业税不存在这个问题的,营改增以后基建也变成增值税了,所以你企业如果投资的话,你那个盖房子也是增值税,也得留抵,因为在投资期间你还没生产,但是你买的设备,你盖房子,搞的厂房,修的道路,按得什么电,统统得增值税要留抵。要按欧洲比,那就是相当于什么时候有了销项再来对冲税款,所以叫留抵税款。

   我们当时给政协写的报告,陈元副主席是我们调查组的顾问,尚福林同志是我们调查组的组长,给政协写了报告,我们建议要逐步的把留抵税款要改为退税。这个建议被政协当时俞主席开的双周座谈会批准了这个建议,把这个建议转到有关的决策部门。

   当时,因为已经是8月份了,后来就换届了,开十九大了。今年4月份国务院做出决定,留抵税款改为退税,这个制度开始实施。这个是我们非常重要的改革,而且这个改革现在看,虽然政策上并没有说对哪个行业怎么样,但是影响最大的是高科技重资产企业。

   这种企业科技水平高,投资规模大,而且投资到产出的周期长。他投产能达到量产的水平还需要一段时间了,所以这些企业预缴税款的数量大,能够获得抵扣的预期时间就很长,所以对这类企业投资负担是最重的。比如说清华紫光,现在学校不控股了,原来是51%的股份,可能跟施教授说的这个有关系,现在清华紫光把51%卖出去30%多,变成财务投资了。

   但是清华紫光的几个投资项目,比如在武汉500亿美金投资两年了还没投产,最快也得三年,弄不好就得四年,买设备原来是17%,后来降到16%,搞基建原来11%,现在降到10%。500亿投资,如果一半买设备,500多亿就差不多3000多亿,1500亿买设备的话,16%的预缴税,1500亿基建的话10%的预缴税,这得多少钱啊。企业必须去到银行借钱,因为它是资产负债,没有那么多啊,还要承担利息。把承担的利息提高资产负债表作为财政预缴税款,性质是预缴税款的形式,这是当前整个税制改革,特别增值税改革里面最重要的一项。现在决策层已经完全的接受了这个建议,只不过我们积累的数很多,因为二十几年了,每年都有留底税款的增长,那也不可能一口吃成胖子。

   其实留底税款不是减税,留底税款是征税的时间问题,是把以后要征的税提前让企业预缴,等什么时候企业生产出销项再来对冲,所以现在改退税就等于说以后的税到时候再收,我不让企业预缴了,实际上并不是减税的作用。增值税从17%降到16%,从11%降到10%,那是减税的,降完以后再收就没了。这个不是减税,它是税收收入时间调节的问题。

   大家知道现在投资增长率是比较低,在投资增长率比较低的时候留底税款政策对于投资有这么重要的负面的一点影响,所以就需要加快一点速度,加大一点力度来解决这个问题。今年财政部已经发了文件,1100多亿9月底之前全部退掉,当然这在我们国家税制改革里面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措施。

   李总理最近又宣布,要研究如何降低企业税费,当然还有很多,但这一条决策已经做出来了,关键是推进的速度,就是每年要拿出多少钱来把留底税款改成退税退回去,以后再收,这是当前的收入要减少,把收入时间往后推移,这对当前来说是非常大的,实际企业经营复杂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当然还可以说别的,但是在所有当前税收政策调整里面这是最大的一条。

   收了钱,财政就要发钱啊,你要当财政部长,这个压力都是非常大的,要钱的多啊,但是你可以想象,要钱的人是不管你能收多少钱的,反正我要干这个事需要花钱,给了我钱越多越好,我的钱肯定是不够的,你再给我多,我也能花出去。这就是我们所谓税收政策,它是有一个综合考虑。所以2016年7月份政治局会议,降低宏观税负。这个是我们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从1994年提高宏观税负,1994年提高两个比重就是提高宏观税负,到了2016年降低宏观税负。

   什么叫宏观税负?学术界有很多争论,但是不管怎么争论,政治局这个决定我认为是财税改革的一个战略性的调整。所以李总理说要研究如何来落实减税减费的措施,我觉得是完全符合政治局这个决议的。但是这就是一个要综合平衡的问题,你收了钱都花出去了,我们现在缺口很大,社保的缺口,扶贫的缺口等等缺口很大。有这么多财政的缺口,企业这边负担还有这么多,你怎么平衡?

   我觉得这个是需要决策综合来考虑的,但是建议已经有了,方向性的决策也做出来了,现在关键看具体的方案如何来设计,来摆平收入和支出,企业负担和财政支出要求等等,如何把这个平衡下来?我觉得现在不平衡,我认为企业这个负担偏重,也是不平衡的表现之一。

   所以我想结合我们当前科技创新的重新定位的话,那么影响科技创新的制度环境就更是需要全面的来评估。那么财税是其中一项,而这项里头最迫切需要来研究的就是增值税的留抵税款问题。把这个问题解决好了,我们高科技重资产企业,对整个国家经济发展,我们最希望发展的领域,就可能得到一个很有效的提升,解决我们整个宏观经济不会下滑非常严重的形式。

   谢谢大家,我就说这么多。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718.html
文章来源: 莫干山研究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