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东屹:南海问题中的国际话语逻辑:基于对美国智库文献的分析

更新时间:2018-10-03 22:13:09
作者: 李东屹  
如承诺“不对菲律宾或其他声索国采取军事或准军事行动”及“经济制裁”,“不在争议岛礁上进一步‘造岛’”;等等。此外,它建议美国采取各种手段向中国施压,“包括释放军事信号,与意识形态相近的国家结成外交同盟,依靠国际法、公共准则、对话和警告。”[13]它与大体依循这一基调的其他评论一起,共同构成了对“南海仲裁案”议题的话语覆盖,使美国智库在国际话语上占得先机。

   第二,设置议程,引导话语。美国智库的话语影响力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其议程设置能力,即让主流话语“说什么”和“怎么说”的能力。“航行自由”议题就是一个典型案例。虽然在南海从来没有真正出现过所谓“航行自由”问题,更没有因为中国而出现过此类问题,但美国智库配合美国政府论调,大肆宣扬中国领土主张“危害”南海航行自由,迫使美国不得不采取“航行自由行动”。一篇名为“美国航行自由行动何以合法”的评论声称美国行动之所以“合理”“合法”,是因为美国意在挑战中国“过度的海洋领土主张”,以维护其国家利益,维护“国际法”所赋予的“海洋自由”。[14]另一篇评论也坚称,航行自由行动是出于维护国际海洋法的目标,致力于“抵制中国坚持对南海进行实质性控制的意图,提高中国围绕南沙群岛宣布直线基线及试图将线内水域改为其内水的代价,”强调这是因“中国不断拒绝澄清其海洋主张而显得必要的”[15]。作为讨论航行自由问题的主体,美国智库发表了306篇谈及“航行自由”的文献。也正是在其引领下,海外智库纷纷展开讨论,2012年以来与南海问题有关的智库文献中有20.45%谈及“航行自由”问题。[16]美国智库正是通过大肆宣扬,煞有介事地反复讨论特定议题,由此营造了浓厚的舆论氛围,对国际话语形成强势引导。

   第三,依据“事实”,揭露“真相”。美国智库文献的另一种重要话语方式是以客观性、独立性自诩,以“事实真相”的名义追求传播效果。美国智库在南海问题上充分运用了这一话语方式。如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AMTI项目就提出“促进亚洲海洋开放性及交流”的口号,自称追求南海问题透明度,反映南海区域真实状况。虽然该项目确实公布了越南等国南海岛礁建设的部分情况,但它从建立之日起,就跟踪中国在南海岛礁建设和“军事化”进展,发表了大量地图、文献资料,持续更新中国岛礁设施的高清卫星照片,加上系列报道、专题评论,竭力揭示中国的“领土野心”和“大规模扩张”,在所谓“客观性”下表现出明显的偏向性。[17]该项目下的评论几乎都将矛头对准中国,其中来自菲律宾、越南学者的文章更是表现出“控诉中国”的鲜明姿态,如一篇越南学者的文章就以“一手资料分析”为题,展示了中国海监船对闯入中国海域非法作业的越南渔民开出的罚单照片和越南渔民的“证词”,将中国执法行为称为“劫持”(kidnap)[18]。不可否认,详细、生动的数据资料展示,客观、理性的自我标榜,确实是一种颇具舆论塑造效果的话语方式。

   第四,论调上的“多元”景象。美国重要智库常以“多元”面貌示人,在重大议题上似乎多种声音并存,专业讨论热烈。以美国智库对“航行自由行动”的评论为例,其观点看似姿态各异。例如,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一篇评论认为美国不应冒与中国开战的风险,而应避免激化矛盾,使盟国依赖美国,建议美国从对抗中收缩,鼓励各方寻求创造性解决办法。[19]又如,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评论不仅支持美国“航行自由行动”,还鼓励美国“采取更广泛的行动,抗议中国和其他声索国在南海的一切过度主张”[20]。一些强硬派智库,如美国国家利益中心的评论甚至批评美国过于依靠“外交政策”,要求美国“集中全力在中国的侵略行为面前采取大胆的战略”[21]。另一强硬派智库,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Foundation)的评论在主张“美国应强调在南海进行军事活动的政策,继续航行自由抗议和海军行动,帮助南海国家遵循海洋法”的同时,还对国际海洋法的现实意义表示不屑。[22]

   这些评论也许存在细节上的差异,但根本上都立足于美国南海政策立场,以及美国智库文献共同营造的话语基调。这样,美国智库将议题相关因素和可能前景都纳入了讨论,并根据美国利益设定了相应判断,有效地扩展了话语覆盖面,增强了话语主导能力。

   第五,构建议题网络,相互强化。美国智库对南海问题的讨论并非独立存在的,而是与诸多涉华议题共同构成一个网络,各议题之间呈现相互强化之势。美国智库主要利用“中国军事建设”“中国经济困境”“生态与能源危机”等议题构造南海问题的舆论背景,加强其关于南海问题的各种预测、判断和批评。以“中国军事建设”为例,美国智库表达了对中国不断增长的军事实力以及“更加主动的”军事战略的猜忌,以佐证批评中国南海政策的合理性。一篇评论开门见山地指出,“迅速现代化的中国军队增强了能够应对南海各种相关状况的能力……这些能力使中国在与越南和菲律宾的竞争中拥有相当大的优势。”大量相似描述凸显出一个“恃强凌弱”的中国形象,成为南海问题相关评论的注脚。[23]

   第六,“道德”优先,“公义”至上。美国智库在南海问题中的话语运作始终打着国际法、国际规则等旗帜,自我标榜为世界公义的维护者。美国智库主要运用了三个“公义”关键词来批判中国,即地区安全(秩序)、国际法和航行自由。这三个关键词是一脉相承的。首先,中国的“野心”使得地区动荡不安、周边国家“充满疑虑”,如一篇评论指责“中国在其海洋边界上的军事行动使人产生恐惧,即它正在以牺牲他国利益为代价,寻求扩张自身权力”[24]。其次,中国“恃强凌弱”,“蔑视”国际法和国际规则,如有评论就批评中国的南海政策是以欺凌周边、违背国际法为代价,必然成本高昂。[25]最后,还有的评论称,中国的“地区霸权”还对国际社会享有的南海航行自由权利构成了严重威胁,挑战国际公义。[26]美国智库发表的南海问题文献大多围绕这三项指控展开,而将自身置于国际道义的制高点。

  

   (二)美国智库文献中的话语线索

  

   美国智库文献通过各种话语方式引导和塑造了南海问题的国际话语环境,同时,也对南海问题的话语线索做出了刻意描绘。虽然本文涉及的美国智库文献数量庞大、内容错综复杂,很难理清这些文献所刻画的南海问题话语线索的全貌,但综合来看,还是能从中找到一条话语线索主干,归纳出这些文献共同建构成型的南海问题总体叙事。抛开不同智库机构、不同时期的南海问题文献在话语细节上存在的差异,可以看到,它们对南海问题的评述都是围绕这样一条线索主干展开的。

   从美国智库文献对南海问题的描述中,可以大致梳理出南海问题话语线索(图2)。图2是本文综合美国智库发表的南海问题文献而归纳出的话语线索示意图。该图简化了美国智库文献在细节上的大量差异,而刻意突出了这些文献隐含的话语线索主干,以说明南海问题这么一个复杂的国际关系议题在美国智库刻意描绘下被建构成了何种面貌。图2表明,美国智库忽略了南海问题复杂的历史背景,弱化了中国对南海问题立场的合理性,也掩盖了南海问题进程中丰富的国际互动,它们要么很少提及中国与周边国家在南海问题上的互动,要么从负面角度评述中国与周边国家在南海问题上的任何良性互动。[27]与此相反,美国智库文献大多围绕少数几个叙事主角和事件展开看似热烈的争论,从而将南海问题简化为如图所示的线索链条,即——中国国力上升之后,以硬实力开路,在南海区域“横行霸道”,主要地区组织东盟的软弱无力,使菲律宾、越南等小国难以抗衡,诉诸国际法——在此危急时刻,唯有作为国际领袖的美国“责无旁贷地”站出来“主持公道”,通过南海军事演习、航行自由行动等强硬手段震慑中国,声援弱小国家。

图2   美国智库文献关于南海问题话语线索示意图

资料来源:根据美国智库文献自制。

   美国智库文献通过其话语运作,将南海问题展示为上述符合美国战略意图的线索链条。这样一条话语线索看起来能自圆其说,似乎最能为受众理解和接受,既符合美国人的自我定位和心理需求,也非常符合已在长期话语实践中锻炼得驾轻就熟的美国国际舆论运作套路,在美国话语体系中极为常见。[28]通过美国的国际话语主导能力,美国智库将按照其国际关系思维构造的南海问题总体叙事深埋于国际舆论中,使美式理念贯穿南海问题相关国际话语,成功地塑造了一个符合美国观念与利益的国际话语环境。

  

   (三)美国智库文献中的国际话语逻辑

  

   美国智库通过多种话语方式营造南海问题国际舆论环境,共同建构出经过刻意简化的南海问题话语线索,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探析,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揭示南海问题中的国际话语逻辑。

   第一,国际话语的首要逻辑在于“话语”本质上是建构性的。建构性意味着国际话语是按运作者的意愿,通过长期、持续不断的努力打造出来的,具有极强的可操作性与可塑性;因此,国际话语的建构要点实质上可归结为对话语资源的充分发掘和利用,对各种话语方式的完善和统合,以及对国际话语线索的掌控和重塑。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国际话语建构过程中,智库作为沟通研究者、政府机构与大众媒体的特殊行为体,可以发挥设置议题、引导舆论、提供解释等关键话语功能,是塑造国际话语议程、争取国际话语权的最活跃因素之一,其特殊的作用和意义应予以充分重视。

   美国智库在南海问题上的话语运作鲜明地表现了国际话语的建构性。如前所述,它们运用各种方式不断发声,将南海问题相关议程引入其刻意划出的轨道,甚至能够无中生有地创造议题,有目的地推进南海国际话语。如美国智库对南海“航行自由”议题的推动就是一个鲜明的案例,虽然南海并不存在所谓“航行自由”问题,但美国智库不断渲染南海“航行自由”受到的威胁,如有的评论无中生有,认为“在南海,中国正在限制国际法赋予其他国家的权利,特别是在领海无害通过的权利以及在专属经济区不受限制通过的权利”[29]。通过反复强调“航行自由”对美国利益的重要性,要求美国保护南海通航自由,抵制中国的“扩张”,它们煞有介事地将其建构为一种话语“事实”,为美国介入南海问题提供了借口。[30]

   第二,国际话语作为软实力,其运作必须建立在“硬”的现实之上。作为软性力量的一种,国际话语本身是建构性的、非物质性的,但它必然是有现实基础的。国际话语的存在和运作都不能单纯依赖话语技巧,也不能完全凭空杜撰。实际上,国际话语常常需要建立在既有国际关系的现实基础之上,按照国际事务发展的大势,以获得有力的议题切入点及话语营造、推演的充足空间。如果缺乏国际关系现实的足够支撑,国际话语难以理所当然地启动,也不易获得持续发展的动力。

美国智库围绕南海问题的国际话语运作,正是基于南海领土争端重趋激烈的现实,南海领土争端给原本不属争端方的美国提供了干涉的理由,也给美国话语运作创造了切入的机遇,使其行动随着争端的加剧而不断深入;相反,当南海争端各方达成妥协、南海局势转入相对缓和,美国智库的国际话语就失去了在原有轨道上继续运作的基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667.html
文章来源:国际展望杂志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