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立:乡村振兴战略与中国的百年乡村振兴实践

更新时间:2018-07-30 21:51:13
作者: 周立 (进入专栏)  
有别于民间自发的乡建派。中国共产党以革命派的角色,带领农民围绕土地所有制,进行了一系列乡村社会的彻底改革。民间自发的乡建派乡村建设,其形式大多是“孤岛”式的探索,并没有形成相对稳定的社会组织和持久的影响力。国家进场后没有乡建派的乡村建设,由中国共产党作为领导角色的乡村革命派,对农村社会和城乡关系进行了彻底变革,一方面建立起一个以集体所有制为基础的乡村社会,另一方面推动了农业支持城市和工业发展的国家工业化。

  

从“汲取”到“给予”:国家主导的新农村建设

  

   国家进场后,农业生产组织形式和城乡交换关系,都在国家主导之下。通过模仿苏联的“国内外市场相隔离条件下不同经济成分间的不等价交换”,农业和农村为国家工业化提供原始积累,带来了汲取性的制度安排。国家工业化和地方工业化相继完成后,反哺性的新农村建设,自2005年开始实行。通过“以工促农、以城带乡”,新农村建设调整了国民分配关系,加大了公共财政支持三农的力度,增强了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提高了农村基本公共服务水平,使得农村面貌焕然一新。

   1)从农村汲取:为工业化提供原始积累

   以1953年国家对农产品实行统购统销制度为发端,农业开始担负为国家工业化提供原始积累的历史使命。农业为工业发展,至少提供了如下五类贡献。一般归纳为农业的五大贡献:(1)食品贡献,指农业为城市产业工人为中心的非农业部门人口提供粮食和其他食物。(2)原料贡献,指农业为食品加工、烟草、纺织、制革等工业部门提供原材料。(3)市场贡献,指农民通过购买工业部门生产的诸如化肥、农业机械等生产资料,以及日常生活用工业消费品,从而为工业部门提供广阔的农村市场。(4)要素贡献,指农村的土地、资本(农业税、工农产品剪刀差、资金净流出)、劳动力和企业家才能这四种生产要素,通过各种方式向城市和工业部门转移。(5)外汇贡献,是指通过以农产品为主的初级产品出口,为经济发展提供紧缺的外汇。通过这五类贡献,国家汲取了农业剩余,支援了城市和工业发展。

   到2005年,农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降至12.4%,农业为工业提供原始积累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同时,国内生产总值增速保持9%以上,GDP实现18万亿元,国家财政收入突破3万亿元,工业反哺农业的条件已基本成熟。④汲取性的城乡二元结构,严重制约着农业和农村发展,必须要进行战略转变。

   2)向农村给予:以工补农以城带乡

   工业反哺农业 城市支持农村,这一方向性的战略转变,终于到来。2005年10月,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历史任务,提出三农工作“重中之重”的战略思想,制定了“多予、少取、放活”的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的重要方针,并提出了新农村建设的基本要求: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涉及到农村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的方方面面,与乡建派侧重于文化教育,革命派侧重于农村土地制度变革,建国后侧重于发展农业生产提取农业剩余相比,大大拓展了农村建设的内涵和外延。

   新农村建设以改革国民收入分配关系为前提。2005年全国各省市基本取消了农业税费,地方因此减少的收入由中央财政进行转移支付,同时,对农民实行直接补贴、良种补贴、农机具购置补贴、农资综合补贴以及退耕还林补贴。通过国民收入的再分配实现财政支农。与此同时,政府大力推进农村教育、卫生等社会服务,2007年起农村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全部免除了学杂费,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自2003年试点以来,迅速覆盖了大部分农村居民。

   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中央财政加大投入,逐步完善农村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对农村的基础设施建设体现在方方面面,包括村庄自来水管建设和电网改造,村庄垃圾搜集,沼气、秸秆发电、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建设,广播电视和互联网建设,公路村村通、电话村村通、金融网点村村通等。以上建设均得到了中央财政的专项支持,财政支农投入每年呈现增量趋势。要补齐农村短板,不但需要财政总量投入增加,更需要人均财政投入超过城市中的人均投入,这样农村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水平才能缩小与城市的差距,进而赶上甚至超越城市。

   虽然国家对农村的支持保护力度逐年增大,但不容忽视的是,农村依然呈现衰败态势,农民收入与城市收入差距的绝对额一直在扩大,农村的优质教育、医疗服务水平依然很低,农村空心化老龄化趋势一直在加剧,农业现代化严重滞后于工业化、信息化和城镇化。乡村振兴不仅仅是维持现状,而是要全面振兴。舍弃农村的城市繁荣,只是表面的不可持续的繁荣,放弃农民后的市民小康,也不是中华民族的全面小康。⑤因此,十九大报告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是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矛盾的必然要求,是实现“两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必然要求,是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必然要求。

  

超越与冲刺: “两个百年”目标下的乡村振兴道路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中国解决三农问题的新起点,对中国农村改革发展有重要意义。从新农村建设到乡村振兴战略,20字总要求的变化,两种表述并不是断裂关系,而是一种继承和超越,是顺应中国乡村社会在新时代现实发展需求的理论概括。报告提出的城乡融合发展,也较之前统筹城乡、城乡一体化更进一步。同时,报告也重申了农业现代化,是四化同步中的最大短板。在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方面,明确改革方向是强调和落实集体所有权,因地制宜推进制度创新。在农村产权改革方面,明晰改革方向为壮大集体经济,聚焦农村经营性资产的改革,进而增加农民收入。从农工商一体化,到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农民在农业领域创新的机会不断增多,新业态的发展空间广阔。⑥

   1)三大超越与三大出路:城乡融合、产业振兴与四化同步

   中国最大的发展不平衡,是城乡发展不平衡。从十六大到十九大的15年之间,中国城镇化率已经达到39.1%发展到57.4%。中国城乡发展理论的核心也随之发生了三次重要转变,即从统筹城乡发展,到城乡一体化发展,再到城乡融合发展。这样的转变,顺应了解决“三农”问题的时代条件和实践要求,体现出城乡之间呈现出内在的融合渗透的关系,标着中国在进一步集成创新过去五年的三农工作的基础上,继承了过去三十多年的农业创新。⑦因此,城乡发展的新旧表述之间存在着理论上的深层次继承关系。在新时期的城乡融合发展过程中,关键是通过推动城乡公共服务一体化,构建城市和农村命运共同体的创新路径。由此,面对农村发展的不平衡,城乡融合发展成为破解不平衡的核心路径。

   中国最大的发展不充分,是农村发展不充分。产业兴则百业兴,从生产发展升级为产业兴旺,说明乡村振兴战略将农村产业振兴作为其最主要的政策实施要点。产业兴旺,侧重于突出农村的产业多样化的融合发展。新农村建设中的生产发展,更多是强调农业和粮食的发展。这一政策表述的重要变化,顺应了新时代全面决胜小康社会的大背景。产业融合发展,一方面有利于直接增加农民收入,另一方面,产业链条的拉长意味着农民在农业领域创业、创新的机会就越来越多,新产业、新业态的发展空间就越来越广阔。在这个过程中,新时代的农村产业振兴必将超越第一产业本身,创造出一二三产业融合的新业态,为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提供重要的支撑。由此,面对农村发展的不充分,产业振兴成为破解不充分的核心路径。

   中国最大的发展不同步,是四化不同步,突出表现为农业农村现代化,滞后于城镇化、工业化和信息化。要实现四化同步,没有既定的道路可循。正如习近平同志《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九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指出:“我国现代化同西方发达国家有很大不同。西方发达国家是一个“串联式”的发展过程,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信息化顺序发展,发展到目前水平用了二百多年时间。我们要后来居上,把“失去的二百年”找回来,决定了我国发展必然是一个“并联式”的过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是叠加发展的。”在十八大报告提出之后的五年里,中国的新型工业化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过程中得到深化,城镇化水平显著提高,信息化程度已经接近或达到国际领先地位。然而,农业现代化发展不充分,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中国四化同步的进程。所以,乡村振兴战略的最终归宿将是以新型工业化、城镇化和信息化带动农业现代化,弥补“短板效应”,促进四化的均衡发展,着力解决农业农村发展不同步问题。由此,面对农业农村发展的不同步,四化同步成为破解不同步的核心路径。⑧

   2)冲刺“两个百年”目标:中国特色乡村振兴道路

   世界各国在现代化进程中,普遍面临乡村衰落困境。中国的乡村振兴实践,历经百年演变,已经积累了宝贵经验。在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十九大报告提出乡村振兴战略,是对全球乡村衰落困境的有力回应,有望打破现代化进程中乡村衰退这一“铁律”,中国特色的乡村振兴之路,将为世界增添一个新的“中国之谜”。

   2017年年底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指出,如期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并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迈进,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农村,最广泛最深厚的基础在农村,最大的潜力和后劲也在农村。人民日报评论提出,应立足“大国小农”的基本国情农情,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这包括重塑城乡关系的城乡融合发展之路、巩固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的共同富裕之路、深化农业供给侧改革的质量兴农之路、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乡村绿色发展之路、传承发展提升农耕文明的乡村文化兴盛之路、创新乡村治理体系的乡村善治之路、打好脱贫攻坚战的中国特色减贫之路。⑨通过这七条道路的实施,推动中国特色的乡村振兴,让农村不再是落后之地、贫穷之地、荒凉之地的代名词,而将成为美丽之地、富足之地、生机勃勃之地的新名片。

   站在冲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当下,回首百年以来中国乡村振兴实践。起于民间自发的乡建派围绕文化和教育进行农村建设的尝试;兴于国家进场后,中国共产党作为乡村革命派带领农民围绕土地所有制的彻底变革;盛于国家主导下的新农村建设对农村从“汲取”到“给予”;成于新时期的乡村振兴战略,城乡融合、产业振兴和四化同步,将超越农村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不同步,走出中国特色的乡村振兴之路。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但惟其艰难方显勇毅,惟其磨砺始得玉成,扎实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将冲刺实现“两个百年”伟大目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终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本文系中国人民大学亚洲研究中心项目“乡村振兴战略的中韩比较研究”的阶段性成果,项目编号:18YYA07;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博士生李彦岩、方平,参与了本文的写作,感谢他们的贡献)

   注释:

   1.李晓明:《“近现代中国乡村建设思想”研讨会观点综述》,《求知》,2012年第3期,第39~41页。

   2.潘家恩、温铁军:《三个“百年”:中国乡村建设的脉络与展开》,《开放时代》,2016年第4期。

   3.赵旭东:《乡村成为问题与成为问题的中国乡村研究——围绕“晏阳初模式”的知识社会学反思》,《中国社会科学》,2008年第3期,第110~117页。

   4.邱家洪:《中国乡村建设的历史变迁与新农村建设的前景展望》,《农业经济》,2006年第12期,第3~5页。

   5.《全面小康,一个都不能少》,新华 网,2015年11月4日,http://news.xinhuanet.com/ politics/2015-11/04/c_128392042.htm。

   6.《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人民网,2018年1月1日,http://theory.people.com.cn/n1/2018/0101/c40531-29738438.html。

   7.魏后凯、闫坤、谭秋成:《中国农村发展报告(2017)》,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7年。

   8.周立:《新型城乡关系与中国的城镇化道路——对城乡二元结构本质问题的再思考》,《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6年4月下,第18~25页。

   9.《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 习近平作重要讲话》,中国政府网,2017年12月29日,http://www.gov.cn/xinwen/2017-12/29/content_5251611.htm。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1260.html
文章来源:《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8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