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欧阳健:《快士传》平议

更新时间:2018-07-25 13:06:13
作者: 欧阳健 (进入专栏)  
须恶他不得;不得已,想出一个使宿积盗走鄢宠司理监的印儿的法儿。失盗之后,鄢宠故作镇静,道:“当初唐朝宰相裴度,失了相印,竟不惊惶,也不追寻,过了半日,那印仍在旧处获着。人问他这是何故?他道:‘我的相印,那人偷去何用?不过要私印什么文书耳。印毕自当见还。我若求之太急,彼将惧罪,欲灭其迹,势必投之水火,不可复得矣。今我听其自然,不去追索,那人便好把来还我。’于是众人都服裴公高见。我如今也学它不去追寻,过了今夜,包管明日那印儿便有了。”但到了第二日,那印仍然不见,鄢宠方慌了手脚。直到第三日,印却在屋梁上寻获,印上缚着一封信,上写:

  

   山东总兵官武功将军常奇,再拜致书于司理监鄢公台下:适有客从京师来,持老公公宝印一颗来献,某不敢隐匿,随令齑还,伏乞检收。前闻老公公欲索某黄金千两,今此印已足当之,此后宜相忘于江湖矣。专此附达,统希台照。

  

   鄢宠吓得魂飞天外,道:“怎么常奇手下有这样异人,到我卧榻之前,如入无人之境?山东至北京,也有好些路程,却只一日拿了印去,又只一日送了印来?想那人是有剑术的。……这偷印还印,明明送个信与我,我如今不要去惹他,倒该降心抑气的去结交他才是。”

   《快士传》在心理描写上,也很有特点。第八卷写董闻发迹后,柴家父子礼貌愈恭,请其宴席的情形道:

  

   董闻想起五年前之事,不觉心中有感,因叹道:“记得五年之前,岳父寿诞,亦是孟冬时候,那日天气骤寒,酸风逼人;今日一般也是初冬,却甚和暖。同此堂中,同此节气,而炎凉光景,前后不同如此。”柴家父子听说,晓得他语中带刺,低头无语。众人却顺口答应道:“便是今日天气和暖得好。”

   ……董闻吃得大醉,待要起身,昊泉再三款留,众人也劝道:“冬夜正长,不妨宽坐。”董闻笑道:“此堂原是难得坐的。我五年之前,求坐此堂而不可得,所以今日在此,不醉无归。今已大醉,可告辞矣。”说罢,起身作谢而出,醉步趔趄,不觉转向侧边角门内走。昊泉道:“贤婿请从大门出去。”董闻醉中又想起前事,笑道:“不消罢,就从角门出去,还强似走后门哩。”昊泉满面羞惭,无言可答。

   ……董闻回家过了一夜,次日醒来,追思昨日酒后之言,甚觉过当。自念:“度量大的,还该置之不论,如何言语之间,不存忠厚?毕竟是学问不到处。”着实自咎了一番。

  

   董闻的得意与事后自咎,都是写得很为真切的。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114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