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义虎:中美能否摆脱“修昔底德陷阱”

更新时间:2018-07-06 16:26:55
作者: 李义虎 (进入专栏)  
则存在着摆脱该陷阱的极大可能。

   我在《国际格局论》一书中指出,当代国际格局与以往有着极大的不同,就是它是复合型结构,以往都是单一型结构。在复合型国际格局(即结构)中,大国存在着加强合作,化解矛盾,避免冲突乃至战争的结构性因素。一般认为,二战后是两极结构,沃尔兹就此提出“两极稳定论”;一般也都认为,1945年以来长时间内国际结构是单一型结构。但是,准确地说,二战后国际格局便开始变成复合型结构,而非单一型结构,这是实际上发生的、而非理论上假设的事实;这也是战后没有发生世界大战(后果),也没有让那些大国、特别是两个武装到牙齿的超级大国跌入“陷阱”的重要原因;虽然还有其他一些重要原因。我们过去可能还没太注意:尽管当时确实存在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及其以它们为首的两大联盟体系,是典型的两极格局,即“雅尔塔体制”;但联合国代表的国际秩序,“四大国合作体制”的战后设计,以及国际组织等其他行为体的蓬勃发展,意味着在两极格局中(内)存在多极化的结构性因素,或者说与两极格局并存着多极化因素,特别是联合国安理会的“五常”及否决权体制更是一种多极化的结构性因素。虽然面对国际事务不能说可以起最后的作用,但某些时候还是可以发挥一些作用。有些人认为,战后国际结构就是两极,就是单一型结构;但毛泽东早就提出的“中间地带”、第三世界等理论显然是指美苏两极之外存在着多极化,70年代他更认为存在两个超级大国,但多极化也在发展。不可能认为70年代有多极化,今天却没有了。其实,在战后总体结构上,尽管国际格局是以两极为主,多极化为辅,但这已是一种复合型、多层次的结构;二战后出现复合型结构是国际关系史上发生的革命性变化,对原有国际关系理论有极大的冲击。后来,美苏出现争霸却并未导致战争,同时经历了从冷战到缓和的完整过程,是因为多极化因素在起作用。

   不仅战后两极结构为主时国际结构是复合型的,而且冷战结束、两极瓦解后,国际结构也仍然是复合型的,并没有回归单一型结构。在学界单一型结构的观点根深蒂固,有人可能认为,两极解体,二减一等于一,现在仅存单极化或单极结构。这是机械论的观点。前面说过,如果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有多极化,而到本世纪前10多年,多极化却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这是不是不合逻辑?应该是,冷战结束,两极解体,不是回归了单一型结构,反而是加强了复合型结构。这就是复合型结构变得层次更多、更丰富:不仅有单极化的存在,而且更有多极化的发展,还仍然有两极化的因素。虽然美国是唯一的超级大国,单极化结构和美国“单极至上”的战略一度盛行,美国甚至打了4场局部战争强力推行单极化,但多极化也在迅速发展,不断成长。到了条件成熟的时候,多极化越来越占据主导,比如中国的真正崛起、金砖国家和非西方国家的发展,比如70年代欧洲联合到近20年来欧盟一体化进程(个别国家脱欧只是最近的事),还比如国际组织在全球治理中发挥的重要作用,跨国公司在国际经济中的作用提升,等等,都是经济多极化与政治多极化发展强化的表现。而中国的崛起使中美成为国际经济领域的两大行为体(有人叫G2),美俄则在国际军事力量领域延续着美苏的地位。总的来讲,尽管单极化存在,但并不可能阻绝多极化的发展,也不可能让两极化消融其结构性因素,更不可能消除复合型结构。其实,我们前几年常用的一个说法“一超多强”正是对复合型结构的形象说明。现在的复合型结构则是多极化加两极化加单极化,由此衍生出更多的多边几方的叠加式关系;且这种叠加式关系不是简单加减式,而是加减乘除式的。

   目前由于中国的崛起和复兴,我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这个结构又到了一种质的变化的关头。既有中国的崛起,也有美国的相对衰落,“修昔底德陷阱”就是这种结构变化引发的一个国际政治设问。

   但是,美国为什么不接受“新型大国关系”的概念,不接受“新型大国关系”的战略选择?为什么是美国学者、而非他国学者首先预设性地提出“修昔底德陷阱”的命题?就是因为他们还认为现在的国际结构是单一型结构,而不是复合型结构。我们说,特朗普在国际关系中、尤其在对华关系上,不按牌理出牌,不守规则,在中美经贸、台湾问题上多变而不可预测,除了政治素人的特点外,很大程度上是他比较迷恋单一型国际结构中的实力对比;他上台后对国际组织(联合国教科文)、国际条约(巴黎协定),包括区域一体化(TPP)的态度,可以一个“退”字概括,采取的是一种新孤立主义、单边主义的政策,表明他残存着单极化思维。有人发现他的外交哲学倾向于进攻性现实主义(如信奉里根的“以实力求和平”),这似乎提供了认识特朗普的重要背景。应该说,在理论上讲,特朗普的政策确实很容易回归现实主义理论的解释,按照这种理论推演,单一型结构确实可能驱使大国陷入“修昔底德陷阱”。

   归结起来,首先,对于二战后国际关系的理解,主要是对国际格局的理解,一定是复合型结构的观点,而不要仍然囿于、固守于单一型结构的窠臼。其次,对冷战结束后国际格局的理解,也一定是复合型结构的观点,而不要又回到单一型结构。1945年二战以后实际上是复合型的国际格局,它避免和摆脱了“陷阱”的困扰,冷战结束后的复合型结构依然提供着这样的可能。

   四、中国仍然需要根据结构做出合理的战略选择

   今天既然提出要摆脱“修昔底德陷阱”,我们就要考虑国际关系结构的背景,尤其是在中美关系发生重大变化的时候。现在就是复合型结构,既有多极化因素,也有两极化和单极化因素,是三种结构因素都有。摆脱“陷阱”是可能的,是因为现在是复合型结构,国际关系的作用方式及其结果是与历史上的情况不同的。

   1、无论从国际政治理论角度,还是从对外战略选择角度,我们必须看到,正因为现在是复合型结构,所以单极化发挥作用是受到限制的,因为除了单极化之外,还有其他结构性因素在起作用,这就是:多极化的、两极化的因素。如果现在仅仅是美国的“单极化”,那国际上发生了什么就很难说了,比如在朝鲜半岛、在中东地区,比如中美关系。是不是会重复19世纪国际政治的逻辑,为了领土纠纷、地缘争夺或军备竞赛发生战争,为了争夺霸权发生战争?但由于现在的国际结构是复合型的,美国虽然想继续维护自己的霸主地位,但其行为不能不有所节制;特朗普虽想让“美国再次伟大”,高喊“美国至上”、“美国第一”,也不能为所欲为。正因为多极化、两极化因素抑制了单极化,其他大国、国际组织、国际制度、国际规则在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复合型结构客观上形成多边几方的联动关系,即使霸权国也不能不因受牵制而乖巧。

   2、当然,虽然中美“陷阱”问题首先是一个结构问题,但也不能一味强调中美老大老二的关系,因为这仅仅是把视野狭隘在一个层次上看问题,也就是从单一型结构视角在看问题,会得出比较简单粗糙的结论。恰恰相反,由于国际结构是复合型的、多层次的,它给中国提供了很多战略机遇,在面对美国这个“单极”时也有不小的回旋空间。中国在国际结构中发挥着更为重要的作用,原因在于复合型结构让中国有充分利用的结构性因素:第一,发挥多极化作用,在政治领域借重中、俄、欧、日等,在国际经济领域鼓励和促使新兴国家、金砖国家及国际组织提升主导权和话语权。第二,发挥两极化作用,在国际经济领域以中美、在国际安全领域以俄美产生新的制衡关系。这意味着,两极化也是复合型的,这虽增加了结构上的复杂性,但也提供了可利用的弹性条件。

   你去注意充分利用、多面发挥复合型结构的功能,你就能拓展出更大的战略空间。在某些问题上,可以充分利用多极化因素,在某些问题上可以充分利用两极化因素,在其他一些问题上可以综合利用多极化两极化双重因素。如,在全球治理、区域一体化、地区热点方面,可以大力推动多极化与全球化进程;在中美双边关系紧张时、同样也在地区热点问题上,可以借重两极化因素。近日,伴随着俄罗斯总统普京访华和上合组织青岛峰会召开,人们很关注中俄关系和上合组织。中俄较早时建立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近年来不断增加新的内容,包括政治合作、军事安全合作的水平多次提升。由中俄牵头的上海合作组织,在亚欧地区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美国在亚太地区双边联盟体系、甚至会制衡其“印太战略”;尤其是2015年乌法峰会上合组织扩员后,印度、巴基斯坦等加入该组织,使该组织在地区事务中的实质性影响进一步扩大。当然,需要注意的是,从结构角度看,这里面既有两极化因素,又有多极化因素;你可以利用复合型结构确立一种复合型战略。

   3、当然,由于复合型结构是复杂的,且单极化仍然存在,我们仍需要在很多问题上保持清醒头脑,仍然需要隐忍坚定、韬光养晦,保持战略稳健。特别是,在中国综合国力快速上升、但又与美国存有一定距离时,应该把握好韬光养晦与有所作为的关系,拓展而不是限缩自己在国际上的战略纵深。现在,中国的经济总量差不多是美国的63%左右,我们是12亿多美元,美国是19亿美元,应该说这是两国关系的敏感期,例如在这个时候特朗普发起了中美贸易战。我估计,从中国国力是美国的60%到80%之间,是中美关系最为敏感、多事的时期,也是我们战略机遇期最为关键的时期。美国的对华战略定位有了调整,今后还可能有调整,美国对华施压的可能性很大。因此,对于我们来讲,在60%到80%这个阶段还要讲点小平同志的韬光养晦,我们是可以在国际上做些事情起些作用,但有些事情还得适当,不要不切实际地自我放大,也不要让人由误读形成误判。在目前的情况下还是要正确处理好韬光养晦和有所作为的关系,这样对中国未来的发展有好处。中美建立“新型大国关系”是非常好的战略文化,但要经过努力把它变成现实,要充分考虑国际关系的结构。

  

   本文根据作者在2018年5月26日大国策智库与对外经贸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共同举办的“开放发展的世界与中美关系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083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