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思平:深圳改革开放实践的基本经验

——深圳与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三)

更新时间:2018-07-02 15:28:58
作者: 张思平  
通过鼓励民办科技企业的发展,允许技术、专利、商标等无形资产入股办企业,吸引全国科技人才南下创业,诞生了华为等第一批全国高科技企业;通过劳动工资改革和劳动力市场的建立吸引几十万劳动力,满足了深圳“三来一补”制造业的用工需求,为深圳及珠三角世界工厂的形成作出了重要贡献;通过对干部人事制度、工资制度的改革,吸引内地一大批优秀人才参加特区建设,形成20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全国人才大流动的格局;等等。

  

   21世纪初,深圳又以产权改革为主线,对国有经济布局进行大调整,国有企业从商贸、流通、工业、建筑业、服务业等竞争性领域退出来,形成“国退民进”的战略格局,为民营经济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使国有企业主要集中在城市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和保障城市安全的领域,形成了以民营经济为主体的混合所有制结构,为深圳的产业结构调整、高科技发展、经济增长方式转变提供了牢固的产权制度保障。

  

   2010年以来,深圳以市场为取向的改革,把重心放在了政府转变职能上,通过政府审批制度改革和大部制机构改革,进一步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政府把主要精力集中在营造各种所有制企业平等竞争的良好的投资环境上,并通过必要的产业政策和优化创新创业环境,引导产业升级和结构优化,使深圳成为全国最重要的高科技产业基地,使服务业的比重达到58%,基本上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

  

   深圳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实践表明,坚持市场经济改革,最重要是处理好市场与政府、民营和国有企业之间的关系。凡是坚持了正确的以市场为改革取向,处理好两对重要的关系的时候,就会大大促进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凡是工作中发生偏差或失误的时候,经济社会发展就会受到影响和损害。

  

   比如在处理市场和政府的关系上,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凡是政府直接投资或直接主导的竞争性领域的大规模建设项目,包括电子信息、汽车以及其他高科技项目,基本上都是以失败而告终;在21世纪初期,政府制定的产业政策一定程度上偏离了市场的导向,提出了发展重化工产业、汽车产业,建立化工产业基地等规划和政策,基本都没有达到制定的目标。相比之下,深圳发展过程中凡是坚持以市场为主导的一些产业,包括信息通信产业、互联网产业等高科技产业,都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过程,最终成为支撑深圳经济发展的顶梁柱。随着市场优胜劣汰的竞争机制的充分发挥,深圳产业结构自身不断得到优化和调整,政府用不着花气力用行政手段督促企业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等。

  

   在处理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的关系上,深圳也经过艰难探索,走过弯路,付出代价。20世纪90年代,由于对国有企业发展的规律和特点认识不足,政府花了很大精力,动用很多资源,在市场竞争激烈的工业、商贸、建筑业、服务业等发展了一大批国有企业,结果到21世纪初大批竞争性领域的国有企业难以生存,被迫进行国有经济布局调整。通过国有企业布局调整,市政府集中精力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大力支持民营企业的发展,逐步形成以民营经济为主体的混合所有制经济,民营经济无论是在企业数量、质量、效益,还是在GDP的贡献、税收、就业等方面都占绝对的优势,使深圳成为全球现代制造业基地、高科技创新中心和亚太地区最重要的商贸物流中心,孕育出一大批如华为、腾讯、比亚迪、顺丰、华大基因、平安保险等全球知名的民营企业。

  

   三、坚持解放思想,敢闯敢试的精神不懈怠

  

   邓小平同志在1992年视察南方谈话中说道:“深圳的重要经验就是敢闯。没有一点闯的精神,没有一点‘冒’的精神,没有一股气呀、劲呀,就走不出一条好路,走不出一条新路,就干不出新的事业。”邓小平同志的谈话是对深圳改革开放经验的高度概括,也是对深圳的高度评价和充分肯定。

  

   小平同志讲,改革是一场革命,每一项改革不可避免的既是对传统理论、思想观念的冲击,又是对利益的再调整和权力的再分配。因此,没有敢闯敢试、敢为天下先的精神,改革开放很难迈出实质性的步伐。在改革开放几十年实践中,深圳敢闯敢试的基本经验和精神,大体上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敢于突破传统意识形态、思想观念的束缚。其中既包括在建立市场经济体制过程中敢于冲破计划与市场、姓“社”姓“资”、姓“公”姓“私”的束缚,进行大胆探索,也包括20世纪80年代蛇口工业区进行的基层民主的试验,这些探索和实践对全国解放思想,推进改革开放全局产生重大影响,作出了重要贡献。历史证明,深圳在意识形态、思想观念上的解放思想,为在实践中敢闯敢试奠定了理论和实践基础,为全国提供了生动活泼的改革经验。

  

   二是敢于突破旧体制的束缚,探索改革的新路子。在特区建设初期突围计划经济体制过程中,无论是放开生活资料价格的改革,还是引进外资的对外开放;无论是企业内部劳动工资制度的改革,还是建筑市场招标、生产要素等市场体系的建立,都对当时全国计划经济体制造成巨大冲击,受到国家和一些有关部门的严厉批评,承担了政治上的巨大风险。当20世纪80年代全国还在进行计划与市场的理论讨论时,深圳已经在实践中撕破了计划经济体制的缺口,闯出了一条新的路子,为全国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三是敢于突破阻碍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法律法规及有关政策。深圳改革的实践表明,每一项改革举措和探索,几乎都要不同程度地突破国家和省有关部门既有的相关政策和法律法规。如果完全遵守国家、省有关部门的政策、法律法规,就不可能有改革开放的突破进展。在这方面,最典型的是深圳率先借鉴香港土地制度的管理经验,对土地使用权进行转让、拍卖,直接违背了当时《宪法》有关条文的规定,大胆敢试的勇气可想而知。

  

   四是深圳在几十年改革开放过程中敢闯敢试的经验,不仅敢“破”,而且也敢于“立”,敢于创新,破字当头,立在其中。无论是20世纪80年代价格改革、劳动工资改革、要素市场建立,还是90年代股份制改造、股票证券市场、资本市场、科技体制创新、审批制度改革,以及21世纪以来的事业单位改革、商事制度改革、社会组织改革等,深圳在推行这些重大改革时,中央和国家有关部门并没有对这些改革提出具体要求,都是深圳根据现实需要,主动地提出改革方案且大胆试验,并在实践中不断完善深化,很多成功的经验随后得到上边的认可并在全国得到及时推广。

  

   五是创造性地贯彻落实国家有关部门对工作改革的部署和要求。深圳在改革开放的实践过程中,对上级部署和要求的改革事项,基本都不会照抄照搬,都会根据深圳的实际情况,在不违背国家对改革总的原则的前提下,创造性地贯彻落实,使之更好地发挥改革的实际效果。比较典型的包括20世纪80年代中期,正值深圳特区的城市建设和经济发展进入高潮时期,国家进行宏观调控,对全国基建规模进行大幅度的调整压缩,如果完全按照国家有关部门的压缩基建规模的要求,特区建设要受到重大损失和影响,对此,深圳一方面向国家有关部门反映意见和建议,一方面根据深圳的实际情况,采取有保有压,分类处理的方式,把对深圳特区建设的不利影响,减少至最低程度,基本上保证特区建设有序进行。21世纪初,深圳根据国家设定的国有企业改革抓大放小,布局调整的总方向,创造性地贯彻落实国家有关国有企业改革的方针、原则,对国有企业的结构进行了根本性的调整,将竞争性领域的劣势国有企业整体退出,使国有资本主要集中在城市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保障城市安全运行。

  

   深圳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处处有风险,每一项重大改革,无论改革过程怎么讲究策略、艺术、方式、方法,都不可避免地引起上上下下、前后左右、方方面面的矛盾、非议、不满甚至得罪一些人。因此,深圳在敢闯敢试进行改革过程中,无论推动哪一项重大改革,都不仅做出了艰难的努力,克服了大量的困难,而且也往往付出很大代价,甚至做出了很大牺牲。从具体的某一项改革而言,深圳的改革总是在“臭三年,香三年”的循环中不断重复。在探索试验过程中,往往先受到有关方面的批评、指责,待改革取得理解,尤其是取得良好的社会效益时,又往往受到有关方面的肯定乃至推广。从具体推动某些改革的个人来讲,其所付出的代价往往是多方面的,有些同志往往受到非议、争议、批评,甚至受到批判;有的或因改革出现不足、或因得罪有关方面,受到处分;在深圳改革历史上作出重要贡献的同志通常很难得到提拔重用。为深圳改革发展建设作出重大贡献的个别领导同志仍得不到应有的肯定和公正的评价。

  

   四、“摸着石头过河”,充分发挥基层改革创新的积极性

  

   “摸着石头过河”是对邓小平同志开创的改革开放伟大事业在路径和方法上的精辟概括。深圳经济特区既是小平同志“摸着石头过河改革”开放策略的最大试验之一,同时深圳经济特区的成功经验,又丰富了小平同志“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策略,使之成为小平同志改革开放路径和策略方法论上的成功案例。

  

   20世纪80年代启动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中,中国改革开放的方向应该说是大体明确的,即从阶级斗争为纲转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从闭关锁国转向对外开放,从传统的计划经济体系转向社会主义商品经济、市场经济。但如何实现这三个转变,在路径和方法上并无先例,并且面临着巨大的政治、经济、社会的风险。在这种情况下,依照小平同志“摸着石头过河”的策略,中国采取了渐进式改革开放的路径,在农村改革上通过“包产到户”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方式进行试验,在城市改革和对外开放,则通过广东先行一步举办特区来探索,所以一开始小平同志就希望和要求“经济特区要杀出一条血路来”。

  

   在整个20世纪80年代深圳特区的初建和发展过程中,小平同志一直密切关注特区建设,把深圳特区的探索当作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通过试验带动中国改革开放的全局。即使在1984年小平同志视察深圳,并对深圳给予充分肯定后,仍然对深圳的试验抱着谨慎观察的基本态度。小平同志1985年讲过,对于深圳经济特区,第一,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第二,深圳经济特区还是一个试验,这两句话并不矛盾,我国的整个开放政策也是试验,从世界的角度讲,也是一个大试验,总之,中国的对外开放政策是坚定不移的,但在开放过程中要小心谨慎。直到1992年小平同志视察南方,对深圳经济特区的全面改革开放的系统探索和经验,进行了全面肯定,发表了重要谈话,确定了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方向。

  

深圳经济特区几十年改革开放实践中,也是按照“摸着石头过河”的策略,在不断探索,不断试验,不断总结反思,不断完善提高的艰难过程中走过来。无论是在20世纪80年代初打开中国对外开放的窗口,突围传统计划经济体制过程中,一系列“以破为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076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