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许耀桐:当代中国改革的基本特点——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

更新时间:2018-05-15 00:27:31
作者: 许耀桐 (进入专栏)  

最具丰富内涵的改革

  

   中国历史上的改革,往往都是“单项式”的,或主要集中于经济、或军事、或政治上的官吏制度、或文化方面社会习俗的改革。与中国历史上的历次改革不同,当代中国的改革是全方位的、综合式的。1978年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公报》明确指出:“改革同生产力迅速发展不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9]这说明,改革从一开始就定位于从生产力、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各层次的全面改革。2013年的《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公报》更清晰地指出,在全面深化改革新时期新阶段,要“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加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建设,推进法治中国建设,强化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推进文化体制机制创新,推进社会事业改革创新,创新社会治理体制,加快生态文明制度建设,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加强和改善党对全面深化改革的领导。”[10]由此可见,改革前所未有地涵盖了经济体制、政治体制、文化体制、社会体制、生态文明体制,以及国防和军队建设、党的建设制度等七大方面的改革。毋庸置疑,当代中国的改革是中国历史上任何一次的改革所无法比拟的。

   当代中国的改革,首先聚焦于经济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始终是当代中国改革的“先锋”和“重头戏”。经济体制改革也要为整个改革奠定坚实的基础,如果没有经济体制改革取得成效,整个改革就会陷于失败。经济体制改革的内容十分广泛,主要包括:改革单一公有制、建立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改革计划经济体制,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改革单一的按劳分配方式,实行以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推进国有企业改革、财税体制改革、金融体制改革、流通体制改革、投资体制改革、外贸体制改革等等。

   政治体制改革是经济体制改革成功的关键,邓小平指出:“经济体制改革每前进一步,都深深感到政治体制改革的必要性。不改革政治体制,就不能保障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不能使经济体制改革继续前进,就会阻碍生产力的发展,阻碍四个现代化的实现。”[11]政治体制改革也要为整个改革提供国家制度保障。政治体制改革的内容主要包括:干部人事制度改革、选举制度改革、领导体制改革、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制改革、决策体制改革、司法体制改革、监察体制改革、中央和地方关系改革、基层治理体制改革等等。

   文化体制改革是为了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前进方向,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巩固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文化体制改革的内容主要包括:科技体制改革、教育体制改革、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文化管理体制改革、建立健全现代文化市场体系、完善文化市场准入和退出机制、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等等。

   社会治理体制改革着眼于维护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最大限度增加和谐因素,增强社会发展活力,提高社会治理水平,全面推进平安中国建设,维护国家安全,确保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社会治理体制改革的内容主要包括:建立健全基层群众自治体制机制、推进社会组织明确权责依法自治发挥作用、就业创业体制改革、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创新有效预防和化解社会矛盾体制等等。

   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紧紧围绕建设美丽中国,加快建立生态文明制度,健全国土空间开发、资源节约利用、生态环境保护的体制机制,推动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现代化建设新格局。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的内容主要包括:建立系统完整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实行最严格的源头保护制度、损害赔偿制度、责任追究制度、完善环境治理和生态修复制度、健全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和用途管制制度、实行资源有偿使用制度和生态补偿制度、改革生态环境保护管理体制等等。

   国防和军队建设改革着力解决制约国防和军队建设发展的突出矛盾和问题,创新发展军事理论,加强军事战略指导,完善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国防和军队建设改革的内容主要包括:深化军队体制编制调整改革、推进领导管理体制改革,、健全军委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和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推进联合作战训练和保障体制改革、优化军队规模结构、推进军队政策制度调整改革、健全军费管理制度、健全军事法规制度体系、完善国防科技协同创新体制、深化国防教育改革、健全国防动员体制机制、调整理顺边海空防管理体制机制等等。

   党的建设制度改革紧紧围绕提高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水平,加强民主集中制建设,完善党的领导体制和执政方式,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党的建设制度改革的内容主要包括:完善科学民主决策机制、加强各级领导班子建设、完善干部教育培训和实践锻炼制度、创新基层党建工作、健全党的基层组织体系、改革和完善干部考核评价制度、改进竞争性选拔干部办法、改进优秀年轻干部培养选拔机制、建立集聚人才体制机制等等。

  

最为复杂深刻的改革


   中国人对于改革,其实并不陌生。“改革”一词,源自公元前307年赵武灵王的命令,要求在作战时改华夏传统长裙长袖服装为胡人紧凑的短衣长裤。由于当时胡人服饰多为动物的毛发皮革所制,故有“改革”之说,其意为变革、革新。汉语中的“顷者因循,未遑改革”[12]

   ,“若依旧例卒难改革”[13],指的就是要变革、革新。讲到改革,还需讲到革命。“革命”这个词,即变革天命,“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14]革命的意思,就是改朝换代,“汤武革命”就是商汤推翻夏朝、周武王取代商朝。显然,革命和改革有相同之处,即两者都会带来改变;所不同的,革命是更换一个朝代,改变起来的力度、烈度都要大些;改革则是在自己的朝代内进行,对自身作出适当的调整改变,和革命相比自然要轻微一些。

   毫无疑义,当代中国的改革也沿用了改革这个词的古义,但在内涵上却与革命作了密切的联系,这是原来的“改革”词义所不具有的。由此,当代中国的改革赋予了“改革”以全新的蕴意。邓小平说:“我们把改革当作一种革命”[15],“改革是中国的第二次革命”[16]。从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出发,邓小平指出,过去共产党闹革命是为了解放生产力,现在共产党搞改革也是为了解放生产力,“改革的性质同过去的革命一样,也是为了扫除发展社会生产力的障碍,使中国摆脱贫穷落后的状态。从这个意义上说,改革也可以叫革命性的变革。”[17]邓小平把改革视同于革命,而且比起改朝换代的革命来,显得更加的复杂、困难、持久、深刻,因为革命是革他人的命,相对地说还容易些;改革则是革自己的命,对自己动手特别的不容易。当代中国的改革,不仅要革自身旧体制的命,任务艰巨无比,而且还对人的思想观念、社会生活等都产生了深刻、久远的影响。

   首先,从通常意义上说,只有革命才是解放了生产力,而改革不过是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但当代中国的改革也是解放生产力,也具有革命解放生产力的最高意义。因为在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确立以后,还要从根本上改变束缚生产力发展的经济体制,建立起充满生机和活力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促进生产力的发展。这样的从根本上改变束缚生产力发展的经济体制,就是改革,所以改革也是解放生产力,是一场进一步解放中国社会生产力的伟大革命,是使中国摆脱贫穷落后、走上现代化康庄大道的伟大革命。

   其次,改革也是对其他传统社会主义体制的深刻革命。当代中国的改革,不仅要从根本上改变束缚生产力发展的经济体制,而是也要从根本上改变阻碍经济体制改革和发展的政治体制、文化体制和社会体制等,建立起整个具有中国特色、充满生机和活力的社会主义新体制。这样的新体制就是包括了经济在内的还有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国防军事、政党社团等一系列的新体制,从而实现中国社会的全面进步和发展。

   最后,当代中国改革的广泛性以及由它引起的各方面深刻变化,是一场更为宏大的革命。改革虽然不是改变和否定社会主义制度,但也不是只对原有体制做细枝未节的修补,这样多层次、全方位的改革影响到国家和社会的方方面面,使人民群众的心理发生了根本变化,人们普遍对改革有了正确的认识,对不断推出的改革新举措有了良好的心理承受能力。邓小平指出:“改革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引起了经济生活、社会生活、工作方式和精神状态一系列深刻变化。”[18]改革引发了中国社会的物质关系和思想精神领域的巨大变化。

  

最有睿智策略的改革

  

   改革不但需要勇气胆量,更需要睿智的策略,否则,改革难免失败,徒留遗憾。当代中国改革前后已经历了两个时期,分别采取了邓小平提出的“摸着石头过河”和习近平提出的“加强顶层设计”的策略,这样的两大策略,都可以称之为渐进式的改革,而非激进式的改革。所谓渐进式改革,就是“逐渐的、部分的

   、增长的、连续的、最初通常是试验性的”[19]改革,它的基本特征“是在旧体制内因阻力较大还‘改不动’的时候,先在其旁边或周围发展起新体制或新的经济成分,随着这部分经济成分的发展壮大,经济结构的不断变化和体制环境的不断改善,逐步改革旧的体制”[20]。因此,渐进式改革主要是通过新体制的增量而逐渐排斥、减少旧体制的存量的改革,在时间上允许有一个缓冲的过程。所谓激进式改革,就是排除新体制成分的发展而直接对旧体制存量展开“进攻”,不惜一切代价地对旧体制强行“开刀”改造,并且在时间上要求是“创世纪”的方式,要像上帝在7天之内创造所有的生物一样。激进式改革对旧体制的破坏,使用了“休克疗法”,要令其快速奏效。显然,两相对比,高下立判,正是渐进式改革的最有睿智的策略,顺利地推进了当代中国的改革,保证了改革取得成功。而激进式改革的蹩脚策略,导致了苏联改革的全盘失败。

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邓小平在开始领导中国进行改革时就一再强调:“我们的方针是,胆子要大,步子要稳,走一步,看一步。我们的政策是坚定不移的,不会动摇的,一直要干下去,重要的是走一段就要总结经验。”[21]为此,邓小平采取了“摸着石头过河”的方法。邓小平指出,改革是一项新事业,马克思没有讲过,我们前人没有做过,其它社会主义国家也没有干过。所以,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学,“我们现在做的事都是一个试验,对我们来说,都是新事物,所以要摸索前进”[22]“摸着石头”、“摸索前进”的渐进式改革,其主要特点就在于:先易后难,先外围后中心,先体制外再体制内。中国的具体做法是,改革先从农村开始,因为农村改革比起城市改革来相对较容易一些。进行农村改革时,也是在坚持土地等基本生产资料集体所有制的前提下,促进体制外的成分先发展起来,通过实行“分田到户”“包产到户”,推行多种形式的联产承包责任制。同时,在农村行政管理方面改革人民公社政社合一的体制,由乡政府行使行政职能,将原来人民公社所属的经济组织,经过整顿合并,组成新的经济实体,允许和鼓励个体经济的发展,促使乡镇企业异军突起,开始在农村形成以公有制为主体的多种经济形式的共同发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993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