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子今:秦汉长城与丝绸之路

更新时间:2018-03-31 10:24:23
作者: 王子今  
许多汉代烽燧遗址发现织品遗存。如烽燧A6与汉代封泥、木简同出有“敞开的、织造精美的覆盖有黑色胶质的丝织品残片;丝质纤维填料;细股的红麻线”等文物。台地地区“地点1”标号为P.398的遗存,发现“(天然)褐色、黄色、深红色、深蓝色、浅蓝色、深绿色、浅绿色”的“丝绸残片”。金关遗址A32“地点A”发现“有朱红色阴影的鲜红丝绸残片”,“地点B”发现“玫瑰红、天然褐色丝绸和丝绸填料残片”。地湾遗址A33“地点4”发现的丝绸残片,色彩包括“褐色、浅红色、深红色、绿黄棕色、黄绿色和黄色”,“地点6”发现的丝绸残片中,“第2件和第19件保留了完整的宽度,其宽分别为45厘米和40厘米。”(《内蒙古额济纳河流域考古报告:斯文·赫定博士率领的中瑞联合科学考察团中国西部诸省科学考察报告考古类第8和第9》,学苑出版社2014年版)这一尺寸符合《汉书》卷二四下《食货志下》关于“布帛广二尺二寸为幅”的规格,可能是成匹的衣料的遗存。马圈湾烽燧遗址出土纺织品140件,其中丝织品114件。“品种有锦、罗、纱、绢等”。所谓“绿地云气菱纹锦”,“以绿色作地,黄色为花,蓝色勾递,基本纹样为云气和菱形几何图案”,“织锦的工艺技术要求是相当高的”。“马圈湾出土的四经绞罗,是一个不多见的品种,其经纬纤度极细……”,“轻薄柔美,是少见的精品”。“黄色实地花纱”1件,“是目前我国所见最早的实地花纱,在丝绸纺织史上占有一定的地位”。出土绢92件,研究者分析了其中61件标本,“其特点是经纬一般均不加拈,织物平挺、紧密,色彩丰富、绚丽”。颜色更是达到了25种(《敦煌马圈湾汉代烽燧遗址发掘报告》,《敦煌汉简》,中华书局1991年版),这些织品的色彩和质料,都达到很高的等级。

   按照汉代的礼俗制度,色彩的使用依身份尊卑有所不同。如《续汉书·舆服志下》规定,自“采十二色”“采九色”“五色采”“四采”至所谓“缃缥”,有明确的等级差别。“公主、贵人、妃以上,嫁娶得服锦绮罗縠缯,采十二色,……特进、列侯以上锦缯,采十二色”。而“贾人,缃缥而已”,缃缥很有可能就是不加漂染的原色织品。在这样的服饰文化背景下,河西边塞遗址发现的织品之色彩纷杂绚丽,如果只作为普通军人自身穿用,显然是不好理解的。参考河西汉简所反映的“士卒贳卖衣财物”现象,很可能是这些长城边防军人以家乡出产的织品,辗转出卖,间接参与了丝绸对外贸易。

  

   (作者:王子今,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出土文献与中国古代文明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教授)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9231.html
文章来源:光明日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