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梅兴保: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中转型发展

更新时间:2018-03-23 17:08:31
作者: 梅兴保 (进入专栏)  
无论从法律法规、运行制度,还是从机构投资者建设和投资品种丰富来看,都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是,我们也必须看到,我们的证券市场在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市场行为监管、中介机构发展、金融品种创新等方面还要加大力度。从证券市场制度建设的建议来讲,我认为还需要针对以下三大机制进一步完善:一是优质资产证券化和劣质资产淘汰的机制,让经济体中最有活力的、最有发展前景的企业的证券化过程效率更高,让证券市场中已经落后的产业和企业在退出时更坚决,这是确保上市公司这个投资主体健康的关键;二是有效的金融创新和持续监管机制,最近发达国家的金融市场因为金融创新缺乏监管而出了大问题,但我们不能因噎废食,必须看到这种问题不仅是金融创新本身的问题,更是金融创新监管不足的问题,所以,我们的证券市场发展要做的是有效协调创新和监管关系,积极稳妥地推进金融创新,才能保证证券市场成为金融领域中最具活力的融资和投资平台,这是确保证券市场运行活力的关键;三是稳定的资金供应机制,我们现在的证券市场中机构投资者的比例已经大大提升,但中小投资者的比例仍然很高,机构投资者中真正能够成为长期而稳定的资金供应者的比例仍然很低,所以在改善上市公司质量和完善避险金融工具的基础上加大长期投资者的建设,逐步建立稳定的长期资金供应机制,这是确保证券市场价值发现和投融资功能的重要手段。

  

   四、开拓PE等新业务是东方资产管理公司的战略重点

  

   充分利用金融控股集团产业优势,依托不良资产的增值运作是东方资产开展私募股权投资即PE业务的重要特色。东方资产开展PE业务的优势是明显的:首先,东方资产管理着巨额的金融资产,其中蕴含着丰富的投资项目资源,从东方资产的运作经验看,已有大量将PE与不良资产项目增值运作相结合的成功案例;其次,东方资产在十年的不良资产处置过程中,与地方政府、多家商业银行以及众多企业形成了良好的长期合作关系,为开展PE业务积了的丰富的商业资源;最后,东方资产旗下控股了证券、评级、租赁等公司,这种金融控股集团形成的产业协同优势,有助于东方资产在PE业务开展方面取得更大的成效。

  

   目前东方资产已扶持、储备了很多PE项目资源,其中部分项目已经成功运作上市。例如以股权置换和参与企业整体上市的方式,将通过子公司持有的外高桥保税区联合发展有限公司股权置换成上市公司外高桥股份公司股权,按照市价计算的价值与成本相比已实现较大增值;通过下属子公司投资的湖南有色金属股份有限公司在几年前就已成功于香港联交所上市;而长沙“博云新材”项目,也是东方资产在资产处置过程中通过发掘资源从而重点扶持的PE增值项目。

  

   东方资产还储备了长沙博云东方、上海瑞丰大厦等一批有潜在增值空间的PE项目。其中天津银宝山新项目属于“变废为宝”,从最初不到1000万元的接收成本到2008年实现税后利润近5000万元,为在国内A股上市创造了良好条件。几年前通过股权追加投资控股的石家庄东方购物广场项目,近年来盈利稳定,经营管理日臻完善,目前正积极谋求引进战投,进一步做大做强企业。

  

   这些项目有的已经酝酿数年,目前正逐步进入成熟期,随着东方资产子公司东兴证券的成立和业务全面开展,东方资产打通了资本市场增值运作的渠道,这是公司迈向商业化转型的重要一步。目前资产价格和资本市场处于低位,为开展短期财务投资和中长期战略投资以及进入新行业和开拓新业务带来机会。PE业务也将在东方资产的商业化新业务中占据更重要的地位。

  

   关于退出机制的问题,对于东方资产而言,通过资本市场增值运作依然是PE退出方式的首选,资本市场低迷固然对PE项目退出产生影响,但也降低了很多项目进行资本运作的成本。此外,针对退出时的经济形势和项目特点,东方资产也会采取多样化形式退出。例如根据当前国家最新政策环境,东方资产就在探讨通过房地产信托基金(REITs)方式对部分地产项目退出的可行性;此外,东方资产也正在为一些在PE业务方面积累了一定项目资源和运营经验的子公司引进有影响力的战略投资者,借力加强公司PE业务的抗风险能力。

  

   2008年,在困难比预想大、变化比预想多的情况下,我们坚持经营稳健,取得了较好业绩。全年商业化业务实现利润3.66亿元,比上年增长20.8%。各类资产处置收现147.06亿元,继续居业内领先地位。其中,可疑类资产收现102.4亿元,商业化新业务收现22.52亿元。至此,公司成立9年来各类不良资产累计收现突破1000亿元。其中,政策性资产累计收现470.93亿元,债权资产累计收现比国家下达任务超收75.9亿元;可疑类资产累计净收现479亿元。截至2008年底,建行可疑类资产阶段净回收率46.6%,工行可疑类资产阶段净回收率38.3%。

  

   除了开展PE以外,我们的商业化业务可以分为两大方面:一是商业化收购的不良资产经营处置,包括工行、建行两行可疑类资产以及完全市场化收购的中国银行、光大银行、华夏银行等不良资产;二是各金融服务平台公司业务。我们去年商业化业务实现利润3.66亿元,不包括政策性不良资产处置损失。

  

   五、东方公司要努力打造以非银行金融服务为核心的金融控股集团

  

   所谓标杆公司为具备可比条件下同行业中的一流公司。作为国内首批经营不良资产业务的专业化国有金融机构之一的东方公司成立至今始终将自身使命、业务经营与中国国情紧密结合。国际上著名的金融控股集团与我们所处的市场环境存在较大差异,国内现有较为成熟的金融控股集团在我们所从事并持续经营的不良资产领域方面尚未有深度探索,因此我们可以发掘上述成功企业集团的优秀“片断”进行标杆比较,但难以找到整体的最佳实践,即所谓的标杆公司。东方公司力争在适应中国国情的前提下,将自身优势与成功经验相结合,寻求科学发展,走出具有东方特色的转型之路。

  

   东方公司提出的转型目标是以不良资产经营和非银行金融服务为主业的金融控股集团。2008年末,东方新的商业化收购业务累计净回收现金25.84亿元。

  

   东方公司将不良资产经营作为主业,是东方公司现阶段的业务优势决定的,我们在不良资产经营处置方面有专业优势,而且还有存量、有市场,有十年处置不良资产所建立起来的数据库。

  

   从东方公司的自身优势来说,我们从事不良资产经营已经将近10年,累计处理了3500余亿元不良资产,回收现金超过1000亿元。在这一过程中,我们逐步建立了自己的专业优势,包括形成了对不良资产的尽职调查和估值定价技术、积累了丰富的市场客户资源、建立了一套严谨高效的工作流程、拥有一支专业的队伍。从不良资产市场方面看,近几年四家资产公司收购商业银行不良资产规模达到数百亿元,充分说明中国不良资产市场的存在和发展,也大有可为。东方公司商业化业务的效果也证明我们将不良资产处置作为主业是正确的。

  

   从国家金融体系的建设方面来说,不良资产市场与银行信贷市场共同构成一个循环链条,信贷过程中的资源错配和灾害、决策失误等原因形成不良资产,通过不良资产市场加以处理、解决,以促进资源的有效流动和重新配置,这都需要专业机构来完成。目前国内专业从事不良贷款处置的机构数量和素质比几年前有了很大的发展,但最大的只有四家国有资产公司。四家公司10年来累计处置的不良资产已经达到19000余亿元,为国家回收现金4200余亿元,这足以说明资产管理公司对国家信用体系的完善和金融体系的完备具有重要意义。

  

   关于未来中国不良资产市场的规模,我们分析认为,2009年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不会出现大的增长,银行业拨备水平也普遍较高,相当一部分不良贷款将通过内部消化自行处理(从已知的情况看,今年上半年的不良资产市场投放规模大约在200亿元以内)。从历史数据看,经济周期与不良贷款率存在着一定的相关性,本轮经济调整对不良资产市场的影响大约要到2010年才能逐步显现。

  

   按照银行业资产的五级分类标准,可疑类资产为不良资产。截至2008年底,东方公司收购的建行可疑类资产已处置652.8亿元,处置进度率50.6%,扣除业务费用后累计净收现304.46亿元,净回收率46.6%。后来收购的工行可疑类资产已处置456亿元,处置进度率37.6%,扣除业务费用后累计净收现174.51亿元,净回收率38.3%。总体上看,建行资产的进度快于工行,阶段性回收率也高于工行资产。

  

   造成上述差异有几个方面的原因,从处置进度上说,建行可疑类资产是2004年剥离和收购的,工行可疑类资产是2005年剥离和收购的,时间上建行包比工行包提前处置一年,进度必然较快。从回收率上看,建行包与工行包本身的构成和价格也不相同,建行包高于工行包价格,回收率有些差距也是正常的。另外一个重要方面是,在收购后,国家出台实施政策性破产四年规划,对建行包和工行包的处置回收都造成了较大的影响。经过国资委核定,建行包内实施政策性破产的资产43亿多元,工行包内实施政策性破产的资产85亿多元,对两包可疑类资产处置回收造成了较大的影响,工行可疑类资产受到的影响更大一些。政策性因素的影响在几家资产公司中程度不同地存在。

  

   从目前的情况看,建行包处置回收进度已过半、现金偿付进度已经超过7%,做盈的趋势已经较为明朗。工行包处置进度还不到40%,包内很多好的项目正在开展增值运作(如房地产项目中一些抵债过来的楼盘、南京证券项目中的物权、股权资产等),总体盈亏前景还未见底。此外,工行包的部分贷款由于某些问题还处于接收收尾阶段,我们正在与工行积极商洽解决,现在下工行包要亏损多少的结论还为时过早。

  

   当然,由于政策性破产等因素对可疑类资产的经营状况将产生较大的影响,我们希望国家能够尽早明确并出台补偿政策。

  

   (本文为参加2009年3月两会接受媒体采访所准备,东方资产公司秦斌、江月明、陈以尊、毛菲等同事参与了资料收集整理)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903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