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崑:改革的目的在于还政权合法性

更新时间:2018-02-02 17:25:12
作者: 张崑  
社会经济状况得到了改善。面对全面失控,承认并接受现实,是为“对内放开”。

  

   而“搞活”这个词登上中国政治舞台,始于1976年12月底华国锋在“第二次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上的讲话[17]。如何“搞活”?华国锋从未解释过。与其说是一种政策,不如说是华国锋在面临严峻经济形势时,试图绕开意识形态的限制,适度“放开”的一个借口。

  

   c )  邓小平1984年的艰难决断

  

   如前所述,“经济特区”在党内备受争议,承受着是不是旧社会租界重现的质疑甚至讨伐,面临随时可能停办的巨大压力。1984年初,邓小平大概意识到是时候作出决断了。

  

   1月24日,邓小平抵达广东,目的是去特区“看一看”。邓小平在视察深圳特区的整个过程中沉默寡言,当天,在听完汇报后一句话都没有说,26日,听完蛇口工业区的汇报,只说了一个字:“好”。工作人员留在桌子上的宣纸,以备题词只用,直到26日邓小平离开深圳,纸上仍然是一片空白。离开深圳后,邓小平一直在反复权衡,在中山散步时:

  

   >邓小平登上中山温泉后面的猴山,说什么也不肯从原路下山,硬是选了另一条陡峭的路返回,他说:“我不走回头路[18]。”

  

   带着这一决心,邓小平回广州后,补题了给深圳特区的题词,并落款到他离开深圳的那一天。

  

  

   >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证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

  

   在党内对手强大的压力下,邓小平发出明确不退让的政治信号,随后在全国范围内得到超乎想象的热烈响应。在邓小平这次视察南方经济特区之后,体制才逐步接受人们在体制外自发争取生存发展的事实。而接受既成事实这个政治过程,是在计划经济是(中央)部门经济要求中央集权,搞活经济要求地方分权的矛盾之下,以邓小平、陈云分别代表地方利益和部门利益的两大政治阵营的明争暗斗之中展开的。

  

   由于实行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经济命脉掌握在中央各部门的手中。邓小平在洋跃进失败、打击经济领域的犯罪运动的打击之下,几乎失去了对经济问题的一切发言权,在这种情况下,邓小平被迫从体制外提取政治资源,从而完成了把社会的反抗通过党内斗争合法化的政治过程,其一生的政治声望,也随之达到顶峰。1984年9月30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国庆游行中,有北大学生自发打出了“小平您好”的标语,被邓小平看作是得到人民衷心拥护的体现,最是引以为豪。

  

   正是1984年,如本文开头统计人民日报关键字所发现的,“改革开放”四个字才真正出现在官方媒体上。在此之前,并不存在一个通过官方程序实施的“改革开放”政策。从1984年到1987年,因由着一系列社会效果,追认一系列政策措施,并包装成一个名叫“改革开放”的概念,通过党的宣传,最终打造成一个集体记忆。“改革开放”作为一项政策成为执政党的政治纲领,是在1987年的中共十三大上。

  

   一方面,对外开放与对内放开,直接带来经济增长,改善了国民经济;另一方面,无论是对外开放,还是对内放开,对政权来说,都是失控!面对这些失控,政权要对自身作出调整,调整自己的政策措施,乃至制度,去适应这些社会形势的变化,将失控的部分再次纳入政权所能控制的范围。政权的这些调整措施,叫做“改革”。

  

   中国“改革”之所以“成功”,对政权来说,是自身调整及时,没有失去对社会的控制;对社会来说,是“改革”承认了人们自发形成的经济秩序,而没有像以前一样压制、与整个社会历史进程对抗。

  

   因此,带来中国经济发展的、改善了普通人生活状况的,是“对外开放”和“对内放开”,挽救了中国共产党的,是“改革”。正像这一历史事实所验证的,“改革”的根本目标,只能有一个,就是还政权以合法性,而非任何其他目标。如果以为“改革”以经济发展为目标、因改革成功而取得经济发展,政权将可能被误导,甚至在后续“改革”中误入歧途。

  

   那么,中国过去近四十年的“改革”,是不是给政权带来了“合法性”?显然,这道题的答案是肯定的。但是,在“改革”如何给政权带来“合法性”问题上,却存在着极大的混乱。有人说,改革开放为政权提供了“绩效合法性”,这种的说法缺乏理论依据,可谓无稽之谈。至此,我们还要澄清,什么是“合法性”?“合法性”的来源是什么?

  

   §4.政权合法性

  

   d )  合法性不可能来自绩效,因其必须满足“全体一致同意的要求”

  

   合法性(Légitimité),或者称,政治合法性,是政治学最重要的概念之一,也是一切现代政权高度敏感的唯一权力来源。

  

   从卢梭《社会契约论》以来,现代国家的政治合法性就必须来自“公意(volonté générale)”,或者译作普遍意志,公共意志。无论怎么翻译,卢梭留下的一个大问题就是,公意要求全体一致同意。这一高标准要求带来了无尽的问题,正如伯纳德•曼宁在《代议制政体的原则》开篇即指出的,“现代民主体制正是出于被其奠基者们置于民主对立面的一种政体形式[19]”,今天西方民主国家普遍采用的代议制政体,实际上是与民主对立的政体,并不具备真正的政治合法性(Légitimité),而仅仅具有法律程序上的合规性(Légalité),正如西耶士(Emmanuel-Joseph Sieyès)所说,代议制政体,仅仅是比其他形式更加接近政治合法性[20]。

  

   那么,是否可能找到比代议制更接近政治合法性的方案呢?

  

   伯纳德•曼宁(Bernard Manin)1985年的著名文章《公意,还是审议[21]?》,是新卢梭运动中最重要的理论文章之一。在这篇文章之前,哈贝马斯的“审议民主”只是一个提议或说设想,在这篇文章之后,“审议民主”得以进入理论发展轨道,成为一门新的学科,甚至影响范围超出学界的政治思潮。曼宁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在于他的文章回到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就卢梭的公意(volonté générale)、众意(volonté de tous)和个人意志(volonté particulière)逐一分析,提出了卢梭思想的三要素,即:全体一致同意的要求、审议的缺乏和个体先定的意志。曼宁就此发现,通过弥补“审议的缺乏”,可以比现有的代议制政体更加接近“全体一致同意的要求”,从而为“审议民主”赋予了比“代议民主”相对于政治合法性更为有利的位置。

  

   不过,曼宁在文中也承认,无论把公意定义成“幸福”或是“自由”,还是说全体一致同意的公意只能是“安全”,都无法完美地解决“全体一致同意的要求”,而只能使其“变得尽可能地合理”。“只要我们接受个体先定的意志是合法性的唯一基础,我们就不可避免地会认为只有全体同意才是合法的”,在这个困境之下,曼宁只好表示:“审议理论并不弃绝合法性关怀,更不否认在现代社会合法性只能建立在个体之上,但审议理论要力图回避普遍主义和全体同意这种过于奢侈的合法性诉求。”

  

   合法性“全体一致同意的要求”是不是真的过于奢侈了?是不是真的可以退让通融一点?在法语中,无论是公意、众意还是个人意志中的“意志”,最初都来自上帝的“旨意”(volonté),在《圣经》6章9-10节:

  

   6:9 所以你们祷告、要这样说。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

  

   6:10 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22]。

  

   后来,这成了所有基督徒的祈祷词。经过基督教教化的基督教世界,世俗政权的合法性正是来自上帝的旨意,就是所谓“君权神授”。卢梭的公意,如果不具有绝对不可替代性,就不可能取代上帝的旨意成为政治合法性的唯一来源,人民主权就不可能克服君权神授,正因为此,“全体一致同意的要求”是绝对不可以动摇的。

  

   e )  从“沉思”转向“行动”:回到卢梭“沉思的人是堕落的动物”

  

   “全体一致同意的要求”是卢梭提出的,解铃还须系铃人,事实上,如何才能达致这一要求,也是卢梭深入思考过的。

  

   “沉思的人是堕落的动物”,这句话自从被卢梭写进《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后,在超过一个半世纪的时间里,都被诸多反对者看做卢梭“蔑视思想与理性”的证据[23]。卢梭的形象,正如《卢梭问题》一书作者卡西尔所描述的,在不同人眼中是如此极端难以调和:

  

   >柏克将卢梭痛斥为理性时代的化身。德•迈斯特和博纳尔(Bonald)谴责他是一种不负责任的个人主义的拥护者和倡导毁灭性混乱的哲学家。后来诸如亨利•梅因爵士之类的批评家抨击他立了一个“集体的暴君”,并在《社会契约论》中再次引荐了“身着新衣的老一套君权神授说”。

  

   ……

  

   卢梭门徒之间的相互矛盾与卢梭反对者之间的相互矛盾一样尖锐。雅各宾派以他的名义建立起恐怖统治;德国浪漫主义者把他作为解放者歌颂;席勒将他描绘为殉身于智慧的烈士[24]……

  

   不过,在卡西尔看来,所有这些看似的矛盾,并非不可调和,卢梭的思想有着内在的一致性。阐述这种一致性,当然要从看似矛盾之处入手,回到“沉思的人是堕落的动物”,“矛盾”在哪里?

  

沉思,自古希腊以来,就承载了人们追求善的伦理功能。在柏拉图的《申辩篇》里,苏格拉底指出,没有经过审视的人生是没有价值的,同样,亚里士多德也在思辨中寻求善 ;当希腊人尝试要到城邦中实现善的时候,依靠的是如《理想国》里的哲学王,在他自身的沉思中替所有人设计善的生活。古希腊的善,不是基督教的至善,后者是绝对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821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