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尚全:回顾经济体制改革设计历程

更新时间:2018-01-19 14:01:49
作者: 高尚全 (进入专栏)  

   高尚全:十四大报告实现理论突破,十四届三中全会搭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体制框架。1993年11月,十四届三中全会审议并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提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本框架:一是转换国有企业经营机制,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二是培育和发展统一开放的市场体系;三是转变政府职能,建立健全以间接调控为主的宏观调控体系;四是建立合理的个人收入分配和社会保障制度。这几个方面做好了,就把市场经济的几根柱子立起来了。

  

   论述何以不能一步到位

  

   求知:对市场作用的认识,为什么不能一定到位?

  

   高尚全:从观念上说,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是把“计划”作为社会主义制度的基本特征提出来的,把“计划”转向“市场”是很不容易的。计划经济的弊端早在20世纪50年代就暴露出来了,但囿于“计划经济是社会主义的基本特征”这个框框,谁也不敢在这方面有突破。

  

   就改革的实践而言,我们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新体制主要是在传统体制周围逐步发展起来的,体现了“渐进性”的特点。所谓渐进性,就是改革的力度、发展的速度和社会可以承受的程度相统一这一指导思想在改革进程中的表现。

  

   求知:你的著作和文章里常用“体制改革”这样一个概念,似乎比较少谈论“解放思想”,你更关心“制度”问题吗?

  

   高尚全:35年改革开放的过程也就是解放思想的过程。每次改革开放的重大突破都是以解放思想为先导。只有解放思想,才能实现体制创新和理论创新。

  

   恩格斯1888年8-9月间到美国旅行,在回来的路上写了《美国旅行印象》,他指出:创新和突破,首先是思想观念的创新和突破,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生机和活力的源泉。19世纪80年代美国为什么发展得那么快,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就是同老牌资本主义相比,他们很少有传统思想观念的羁绊。这为我们今天的理论创新、体制创新和科技创新提供了重要的启示。

  

   求知:从世界范围来看,似乎不存在怀疑市场作用的问题,为什么在我们这里就需要花几十年来获得正确认识?

  

   高尚全:中国的改革有自己较为特殊的困难和问题。

  

   习近平同志最近指出,改革是由问题倒逼而产生,又在不断解决问题中而深化。35年来,我们用改革的办法解决了党和国家事业发展中的一系列问题。同时,在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过程中,旧的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又会产生,制度总是需要不断完善,因而改革既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可能一劳永逸。

  

   求知:我们经常讲“解放思想”,其中到底是思想不够解放,还是既得利益作祟?

  

   高尚全:过去条条框框很多,束缚了人们的思想和言论。现在也还是有很多旧思维、旧观念束缚人们的手脚,改革的思想障碍还是存在。同时既得利益也成为改革的巨大障碍。现在改革既要解放思想,又要克服既得利益的阻碍。

  

   走向民有民营民享的民本经济

  

   求知: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算不算理论认识的完成?

  

   高尚全:从理论上讲,经济基础是不断变化的,生产力是不断发展的,因此上层建筑和生产关系必须不断与之相适应。从实践看,完善市场经济也是动态的。像美国这样一个市场经济发达的国家,也出现次贷危机,暴露出体制和制度上的问题,也需要不断改革,不断完善。认识也没有完成的那一天。

  

   求知:你很早就强调转变政府职能,提出实现政府职能由管制向服务方向转变,这对于市场体制完善是不是具有决定性作用?

  

   高尚全:长期以来,政府主导着市场经济中资金、土地等最重要的几种要素的配置,扭曲了市场价格,造成不良后果。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指出“经济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核心是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政府的职能要转到为市场主体服务、创造良好的环境上来,主要通过保护市场主体的合法权益和公平竞争,激发社会成员创造财富的积极性,增强经济发展的内在动力。

  

   求知:转变政府职能,目前还有哪些方面工作要做?

  

   高尚全:

   一、简政放权。第一要限权,第二要放权,第三要分权。

  

   二、打破行政垄断。由于行政性垄断的存在,使我国经济实际上存在着市场机制与行政机制两种不同的资源配置方式,尤其是基础产业和公用事业领导中行政资源配置方式抬高了整个经济运行的成本。

  

   三、建设“法治政府”。政府要从过去强调管制向维护市场平等权利转变,把维护和保障市场主体的权利作为法制的出发点和归宿,从“允许”性规定向“禁止”性规定转变。

  

   求知:你一直强调调整所有制结构,似乎更倾向于发展非国有经济,并一直提倡“民本经济”?

  

   高尚全:我一直强调,产权问题是我国经济体制改革中一个核心的问题。过去我们对所有制概念有高低、先进与落后之分,但一种所有制是不是先进,不是从形式上看,而是从实际效果看,看它是不是促进生产力的发展,是不是扩大了就业、创造了税收。

  

   我提的“民本经济”,人民是创业主体、经营主体和产权主体,实行民有、民营、民享,能充分发挥人民的积极性和创造力。大力发展“民本经济”,可能会降低国有经济的比重,但我多次说过,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基础不在于国有经济比重的高低,而是在于三个“民”:民心、民生、民意。

  

   求知:你对理论创新、体制创新抱有更多甚至更高的期待?

  

   高尚全:最近中央政治局会议还提出,“实践发展永无止境,解放思想永无止境,改革开放也永无止境”。

  

   求知:十八届三中全会作出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有人怀疑它有可能停留在纸面上。你对全面深化改革有信心么?

  

   高尚全:关键是抓落实,对此我有信心。今年4月份我写了《关于十八届三中全会主题的建议》呈交中央领导同志,其中一条建议就是成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建议被采纳了。中央有统筹协调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心,也有组织保障,大家应当有信心。

  

   原载《长江日报•求知周刊》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794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