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铁:城市治理与“精英”逻辑

更新时间:2018-01-16 20:11:24
作者: 李铁  
大院里需要有搞物业的,宾馆里有服务员,他们都是城市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人口群体。他们之间也需要相互提供服务。很多大学生刚毕业的时候也是没钱进去高端场所消费的,也得享受所谓“低技能”服务业提供的服务。在北京小批发市场里购物的人,不仅仅是外来中低收入人口,很多城市居民也愿意去那里买东西,因为便宜。但是在“精英”的决策心理中不管这些,因为他们远离这种生活。举一个例子,我有一次去广州珠江新城,那么漂亮的珠江两岸,广州塔“小蛮腰”,如此众多的旅游人群,但是两边销售网点很少,这里只满足了视觉需求,但是没有满足其他的消费需求。一座城市是各种要素的组合,也是功能的组合,产业发展既有高端又有低端,是市场发展的产物。但是“精英”们会考虑这些吗?

   三是“精英思维”排斥市场。排斥市场意指不尊重市场和城市发展规律,按照习惯的计划经济思维来考虑城市发展。实际上,城市出现短板的时候,市场会自动补进去。我们过去在城市生活的时候没有互联网的模式,买菜需要去菜市场。政府规划的销售网点和居民的生活空间有一定的距离。为什么不可以送货上门?小摊小贩以及市场的经营网点以市场化方式渗透到城市的每一个角落,甚至现在出现的快递,真的通过互联网实现了送货上门。它一定是不规范的,但是因为我们的决策人有“城市洁癖”,认为这些影响了城市形象,但是他们忘记了这些的存在是由于市场上有着庞大的需求。

   四、对城市精英治理的评价

   精英治理的城市有以下结果:

   首先,城市好看不中用,明显的不方便。说城市建设“好看不中用”、“不方便”,主要是指城市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供给。举例来说共享自行车。很多城市政府都花过一大笔资金投入到公共租赁自行车,可是为什么用起来没有摩拜单车和OFO方便?这是政府和市场的角度和立场不同。政府共享自行车的停车桩都是按照主观思维在做,距离出行目的地较远,而且相当于公交车的固定站点。但是OFO和摩拜单车却没有固定车桩站点,使用方便,也很少限制,可以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现在我们讨论政府在公共自行车方面的投资,肯定是打水漂了。但是政府怎么面对市场化的共享自行车?你可以花钱搞政府的共享自行车,为什么不能花钱对市场进行补贴呢?这就是政府和市场思维的反差!

   其次,城市的功能不健全,新型城市病严重。交通拥堵是城市病的一个重要表现。交通拥堵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房地产大院对城市交通的切割。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三是因排斥人口和传统产业,影响到城市服务业质量的提升。当城市政府的决策是短期行为,或者是城市的基础设施供给成本过高,房地产发展导致了店铺高昂的租金成本,影响到服务业不会往提升品质方向发展。例如城市的家政服务员极其短缺,但是提供家政服务的外来人口在城里只呆个几年或者十几年,他们的就业预期不稳定,还怎么会考虑提高服务质量?再如,一个批发市场的经营摊贩,由于市场的不稳定,无法专心在经营上,又怎么可能形成长期的经营品牌。外来人口大多是短期行为,他们从事的基本上都是服务业,没有长时间的经营和服务预期,甚至没有资格进行长期培训,怎么可能提高服务业的质量?

   四是城市成本过高,严重影响到基础设施的维护,并形成严重的债务负担。

   最后,中央的城镇化大战略难以得到实施,户籍改革进展缓慢。由于城市主官们的精英思维,大城市对外来人口不够包容、市民化进展并不顺利,户籍制度改革难以顺利推进。

   五、建议

   第一,加快改革,减少体制成本,遏制城市执政者的短期行为。

   第二,矫正城市发展思路,注重城市可持续发展。把短期行为变成长期行为,以此实现可持续发展。

   第三,实行开放的城市发展观,增加城市对人口和产业的包容性。不光包容还要了解城市的产业形态。很多政府官员青睐高端产业,大上IT产业园。我曾经问过一些规划的编制者,知道IT产业园都是什么样的人口规模吗?其实都是技术人口劳动密集型的。我们一边在排斥人口,一边又在产业政策上允许大量IT产业进来,一个IT产业,建一个厂房就需要几千人,几万人,到底是排斥还是包容?在IT产业就业的人员绝大部分是外来人口,他们也在城市里生活,他们也居住在价格低廉的出租房里。

   第四,承认城镇化高速增长期要接纳外来人口,这一过渡时期就业是重点。

   第五,建立财政的约束机制,严格控制城市的投资和盲目的新城建设,减少资源的浪费。

   第六,对城市管理者和规划团队要加强培训,建立尊重城市发展规律和市场规律的城市治理观。

   这些建议说起来都是政策语言,是官话,但用最通俗的话来讲,就是我们在城市生活当中如何容纳外来人口、如何尊重市场、如何包容城市化进程中带来的一些问题。只有站在他们的角度想如何提供更好的服务,我们才能有好的城市治理观。作为未来的可持续发展,未来实现城市的基本现代化,我们要补的不是长板,长板当然是加快技术创新能力,而补短板才可以扩大需求,补短板才可以从根子上解决城市治理问题。但是补短板不是“清”而是“容”,是怎么扶持,怎么让外来人口有长期的就业行为,这样才可以解决中国城镇化的核心问题,这是城市治理“精英”逻辑必须要调整的思维方式。

  

   作者: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李铁。本文为作者在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第29期“安泰·问政”论坛上的演讲。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7879.html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