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孟凡壮:克隆人技术对宪法价值的冲击与立法应对

更新时间:2018-01-15 01:22:25
作者: 孟凡壮  
这是一种完全的控制, 这种控制引发了根据一定的规格生产孩子的想象。如果克隆人是被创造出来满足被克隆者的虚荣心或满足已经存在的个体的需求, 比如一个孩子需要骨髓, 它可能会降低克隆人的人格。从死去的孩子上克隆的孩子, 在获得自身内在价值方面, 有相对少的机会。[12]P52-74我们在一个基因决定的时代, DNA的发现者之一James Watson和人类染色体工程主任指出:“我们一致认为我们的命运在星球之中, 现在, 在很大程度上, 我们的命运在我们的基因之中。”[13]P217大量的心理成长的研究说明, 孩子需要一个自治的意识。这对于从其父母或死去的孩子那里克隆出来的克隆人来说非常困难。尽管克隆人可能不相信基因决定, 被克隆的生活将会一直萦绕于克隆人, 对于克隆人的生活造成不适当的影响, 并以一种其他人不会遭遇的形式形塑克隆人。[14]P1686生殖性克隆通过复制他人的基因而克隆孩子, 使得克隆孩子像工厂的产品一样, 被有计划地设计与生产出来, 故意创造一个基因与其他人相同的孩子涉嫌对宪法上关于人的主体性和独特性价值构成挑战。

   生殖性克隆还有影响克隆孩子的自我印象, 涉嫌侵犯其面向未来开放的权利。克隆人与天生的双胞胎非常不同。对于双胞胎来说,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开始于未知, 因此, 与其他非双胞胎一样, 保持着对于未来的选择。据此, 一个人的基因组对其未来影响的未知, 对于自发、自由而真实地建构自己的生活和自身, 是必不可少的。克隆人影响了孩子面向未来开放的权利。[15]P561-567

   宪法学必须要回答克隆人技术是否侵犯了宪法上人的尊严的问题。基因独特性是否是宪法上人的尊严的必要组成部分。然而, 宪法上人的尊严价值具有一定的抽象性, 人的尊严到底包括了哪些内容, 判定是否侵犯了人的尊严的方法有哪些, 在宪法学上并没有达成基本的共识。即使在人的尊严价值得到广泛运用的德国, 人的尊严也被批评囊括的内容过于宽泛。并且, 在克隆人技术领域, 伦理层面的人的尊严与宪法上的人的尊严交织在一起, 而如何在宪法规范层面形成具有说服力的关于人的尊严的判断标准也面临挑战。

   (三) 克隆人技术对社会与家庭秩序的冲击

   克隆人技术还对宪法上的社会秩序和家庭关系带来冲击。在社会秩序方面, 克隆人技术可能会被滥用。生殖性克隆可能会带来人类个体的商品化。波士顿学院的神学家Lisa Sowhill Cahill指出生殖性克隆可能会导致人的基因的商品化, 也会导致对人类基因的操纵以生产社会期待的孩子。[16]P60生殖性克隆可能会让社会逐渐认为孩子是一种可批量制作的“产品”, 克隆人可能成为“可被用于拆卸为备用零部件”被制造的目的仅仅在于医疗用途, 比如要求其捐献其器官。[17]P65有些想追逐“长生不老”的人可能会通过克隆孩子寻求需要移植的人体器官, 使得克隆孩子成为人类器官的储存器。此外, 克隆人会被提前知道其基因构成, 因此克隆人可能受到非难或歧视。比如, 如果某人被克隆, 年轻时便死于遗传性疾病, 该年轻人的克隆人可能会被要求保险或遭受就业歧视。

   生殖性克隆对个体概念的侵蚀会影响整个社会关于“人”的观念的变革, 进而会冲击传统的社会观念与社会结构。有学者指出, 对于自己或他人, 具有被提前决定的基因身份, 其隐私与自主可能会被严重削减。不顾及个人或公众知晓被克隆人。克隆技术可能会通过侵蚀个性的概念而扩大对社会的影响, 而个性概念是隐私与自主观念的核心。克隆除了会削弱个体的自由意志外, 还会削弱那些致力于培育个人自主及禁止对个体进行强制操纵的社会结构与政治制度。

   生殖性克隆复制人类基因, 可能会对人类基因的多样性构成威胁。克隆人的前景引发了对社会整体影响的诸多严重关切。克隆可能会影响到进化, 因为它会提升基因的单一性, 由此会提升危险性, 因为克隆人对于将来的某些疾病会没有抵抗力。华盛顿大学的生物学家George Johnson教授反对克隆人, 因为“基因多样性是我们应对不确定未来的首要防御。剥夺基因多样性, 哪怕是部分的, 也会威胁到我们的物种。”[19]遗传的适应性使得人类能够生存, 生产基因相同的人会威胁到人类。尽管克隆羊已经怀孕了, 克隆人能否怀孕也值得关切。尽管存在上述危险, 也有评论者认为如何克隆人被限制在极少数情形下, 那么人类的进化不会受到影响, 其对人类的基因库的影响也不会高于自然生育的双胞胎对人类的基因库的影响。[20]

   在家庭秩序方面, 在传统观念中, 男女结合生育孩子、繁衍后代是他们缔结婚姻、构建家庭的核心目的之一, 而克隆人对于婚姻与家庭在营造生育环境的重要地位上构成重要冲击。生殖性克隆会改变传统上父母子女关系的认定, 因为克隆人是被克隆者的基因的复制, 克隆人与被克隆者与自然性交与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产生的孩子与其父母的关系不同, 不具有在遗传学上的继承性, 这样以来, 可能会导致代际关系的混乱, 对宪法保障的伦理秩序构成冲击。在家庭关系中, 生殖性克隆产生的克隆孩子会更像物而不是人, 因为克隆孩子是被设计和生产出来的产品, 而不是礼物。此外, 在有些特殊情况下, 生殖性克隆产生的孩子可能会面临不合理的期待。比如, 当克隆孩子的基因是源自于夫妇死去的孩子的基因, 这时可能被这一夫妇视为第一个孩子的替代品, 而对于第一个孩子的个性等特征的期待往往会被强加于第二个孩子之上。但实际上, 由于后天环境的不同, 克隆孩子与第一个孩子在基因上虽相同, 但在性格特征等方面会有差异。由于经历了失去孩子的痛苦, 夫妇可能对于克隆孩子会过度保护, 并会将第一个孩子的喜好强加于克隆孩子身上。此外, 对于克隆孩子基因是源于优秀运动员的情况, 夫妇对克隆孩子往往具有一定的期待, 但克隆孩子的发展可能会与夫妇的期待相背离, 比如克隆孩子可能会摔伤了腿而不能做运动员。[21]P653宪法应当如何应对克隆人技术对宪法保护的社会秩序和家庭关系的冲击也是宪法学界必须面对的问题。

   总之, 克隆人技术的发展给宪法带来了冲击和挑战, 也为宪法 (学) 的发展带来了机遇。而如何通过宪法规制克隆人技术的立法, 为克隆人技术的研究确立界限, 保护生命和人的尊严价值, 并在冲突的宪法价值中寻求合理的平衡是无法回避的宪法命题。


四、克隆人技术发展的立法应对

  

   面对克隆人技术发展带来的挑战, 国家应当积极予以立法应对, 并要在立法中遵循宪法的基本原则, 贯彻尊重和保障生命与人的尊严的宪法价值。

   (一) 生命与人的尊严作为立法的价值基础

   在人类的文明演进中, 人们选择通过宪法治理国家的根本的目的在于保障生命与人的尊严。生命和人的尊严是自由和其他宪法价值所依存的根基。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 对人的生命和尊严价值的威胁不再仅局限于自然灾难, 而更来源于科技的发展。科技能够为自由和权利提供物质基础, 也能够摧毁人们的生命和尊严。宪法在现代科技发展的进程中一方面要维护有益于人们的科学技术的发展, 另一方面也要避免科技给人类的生存带来毁灭性破坏。如何在科技发展的过程中捍卫人的生命和尊严价值是现代宪法的核心主题。科技发展中对功利主义价值和自由主义价值的过分强调, 会威胁到人们更为根本的生命和尊严价值, 这背后也交织着国家之间的科技竞争、研究人员之间的利益争夺和普通民众对于科技发展的盲目崇拜。在这一背景下, 宪法应在科技发展中担当护卫生命和人的尊严价值的角色。在克隆人技术立法规制中, 应当通过生命与人的尊严价值来抑制克隆科技发展的非理性, 科学研究自由与生育权的价值的实现应当以人的生命与尊严价值的保障为基础和前提。

   在克隆人技术立法方向的选择与立法的过程中继续坚持生命与人的尊严价值在立法中的价值引导作用。对此, 首先需要培育国家公职人员尊重生命和人的尊严的宪法意识。克隆人技术立法的提出、起草和讨论过程都是由国家公职人员主导的, 公职人员在这一过程中不仅应有法治思维, 还应当具有宪法思维。从国家领导人到普通公务员都要严格按照宪法办事, 养成维护宪法的意识, 树立宪法法律至上的理念, 以宪法作为其行为的最高准则。[22]国家公职人员应当在立法的过程中维护宪法至上的思维, 重视生命与人的尊严在宪法价值中的基础地位, 在立法的过程中主动贯彻尊重和保障生命和尊严价值的理念。此外, 还应当重视培养科研人员、伦理学家和普通民众等群体尊重生命和人的尊严的宪法观念。在克隆人技术的立法过程中, 科研人员和伦理学家是重要的立法起草参与人, 其对于生命和人的尊严所持有的立场和观念直接影响到立法对于克隆人技术的整体的规制方向和具体的规制方式。科研人员和伦理学家有时会基于功利主义和自由主义的理念影响立法过程, 对此应当培育其尊重生命和尊严的宪法意识。另外, 还要培养民众的尊重生命和尊严价值的宪法意识。公民宪法意识是推动宪法实施和民主政治、法治发展的精神动力, 公民对于生命和人的尊严所秉持的态度, 对于克隆人技术立法的方向具有重要的影响。国家对于克隆人的立法往往缘起于民众对于克隆人技术带来的危害的忧虑。

   (二) 遵循法律保留原则和立法过程的民主参与

   由于克隆人技术立法涉及生命权、人的尊严、生育权和科研自由等重要的基本权利, 立法内容涉及对违法行为的刑罚和行政法处罚, 根据基本权利限制的法律保留原则, 应当由议会通过法律予以规制。所谓法律保留原则, 是指对基本权利的限制只能由立法机关的法律作出。[23]在德国, 基本法没有明确规定法律保留原则, 但可以从基本法第20条第3款的法治国原则和基本权利的保护条款中推导出来。[24]在我国, 根据宪法第2条确立的人民主权原则和宪法第62条授予全国人大对刑事、民事等基本法律的制定权和修改权等规定, 都可推出法律保留原则是一项重要的宪法原则。宪法上的法律保留原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 (以下简称《立法法》) 第8条和第9条中得以具体化。从世界各国克隆人技术立法的相关情况来看, 由议会 (国会) 讨论通过克隆人技术相关法律是比较普遍的。很多国家甚至将立法规制的层级上升到宪法高度, 对于立法主体的正当性要求更高。而当前我国克隆人技术的立法规制主要体现于卫生部与科技部的部门规章, 立法层级太低, 违背法律保留原则。

此外, 克隆人技术立法不仅涉及民众的生命健康, 还涉及科学技术, 具有很强的技术性和专业性, 应当广泛听取社会各群体的意见, 这是宪法上民主参与原则的基本要求。根据宪法学基本原理, 立法过程应当公开并保障立法的民主参与。立法过程的民主参与是立法应遵循的基本宪法原则。在我国, 民主参与原则体现于宪法和《立法法》之中。根据我国宪法第2条第3款规定, 人民有参与国家立法事务的民主权利, 这一权利在《立法法》第5条中得以具体化。根据立法第5条的规定, 应当保障人民通过多种途径参与立法活动。克隆人技术立法过程中应当重视如下几个群体的参与:第一, 法学家。克隆人技术立法涉及重要的法学问题, 应当有法学家的参与。第二, 伦理学家。克隆人技术立法也涉及重要的伦理问题, 克隆人技术立法起草工作也应当吸纳伦理学家的参与。第三, 科研工作者。克隆人技术立法过程中, 克隆科技方面的专业知识是必要的。克隆人技术立法也会涉及专业的概念和克隆技术的控制问题, 这都需要克隆人技术领域的科研工作者的参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783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