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习近平经济思想的全球治理行动框架

更新时间:2017-11-10 10:52:43
作者: 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课题组  
以及一系列涉及社会各界、不同领域的分论坛(见表1);杭州G20峰会更是举办了工商峰会(B20)、劳动会议(L20)、青年会议(Y20)、妇女会议(W20)、智库会议(T20)、民间社会(C20)等配套活动,为推动“中国倡议”成为“世界方案”构筑起广泛的国际交流合作平台。

   中国的国际政策合作伙伴规模不断扩大。提高国家影响力既是强国目标之一,也是当前全球经济治理的重大任务之一。2012~2017年间,中国的年均经济增长率虽然降为7.33%,但经济增量占世界比重15.36%上升至21.35%,GDP总量和对世界经济的增长贡献都超越美国跃居第一位。⑤与此同时,中国在全球经济治理政策领域的影响力不断扩大,最集中的表现就是国际政策的合作伙伴数量不断增长,“朋友圈”不断扩大。

   十八大以来,中国“主场外交”的规格不断提升,中国倡议或参加的高水平国际论坛与参会国家数量出现“双增长”。据不完全统计,2012年以来,仅我国主办的高级别国际会议就超过35场,年均参会国家(地区)和组织达到224个(见表2)。尤为值得注意的是,以“世界互联网大会”为例,其中一半以上是中国的首倡性、定期性、长期性国际峰会,论坛规模、参会代表的级别不断提高,国际影响力不断扩大。

   今天的中国,已同70多个国家和诸多地区组织建立起不同形式的伙伴关系。事实证明,随着中国国际政策协调通道的逐渐多元化,“朋友圈”越来越大,中国的全球经济治理方案越来越得到大多数国家的认同、响应和支持,中国的全球治理的理念和行动不仅在周边国家落地生根,而且开枝散叶,让全世界参与其中。

   中国的国际政策协调与实施机制逐步成熟。习近平指出,“结构性改革必须有国际视野”。⑥当前,我国不断加快统筹国内国际的战略布局与政策措施,“国内政策(战略)——国际倡议——国际共识——实施方案”的国际政策协调机制正在逐步完善。以“一带一路”建设为例,理念形成、国内政策制定、国际政策协调、国内国际战略协同,到实施方案的推动,中国的国际政策协调机制已经形成了清晰的发展路线图(见表3)。

   值得注意的是,在战略制定和政策实施的微观层面上,中国在主动利用已有国际机制的同时,积极推动国际组织的机制建设和改革,建立了“协调工作组——形成成果清单——落实合作协议——推动合作项目”的实施机制,使得合作论坛与高峰会议真正成为推动中国倡议和中国方案的“行动队”,而不是“清谈馆”。例如,杭州G20峰会上,中国继续加强二十国集团以峰会为引领、协调人和财金渠道“双轨机制”为支撑、部长级会议和工作组为辅助的架构,⑦有力支持了《G20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促进G20成员在数字经济培训和研究领域积极开展合作,并与国际组织及其他团体积极互动,共同推动全球数字经济快速健康发展。

   中国的国际政策协调通道逐渐多元化,中国的国际政策协调机制逐渐成熟,大大提升了中国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中的地位,大大提高了中国参与国际经贸谈判和规则制定中的能力,大大推动了“中国建议”“中国方案”成为“世界方案”的制度进程。由此,当中国在世界全球化逆流之中挺身而出,主动倡导包容、公平、可持续的“新全球化”,高举“贸易自由化”“投资自由化”“服务便利化”三面大旗时,很快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普遍认同和广泛响应,“一带一路”倡议也为越来越多的域内外国家所认可和参与,从而使中国真正有可能成为推动此次全球化进程引领者,实现贸易自由化、投资便利化的最大旗手,不仅维护和拓展了我国的发展利益,也为实现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作出了世界贡献。


习近平经济思想的历史使命:构建更加完善的全球政策协调体系


   中国的对外开放正处在百年未有之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代,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国对外开放局面正面临着新的转折点,过去是招商引资为主,现在是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过去主要是扩大出口换取外汇,现在是市场、资源能源、投资都离不开国际市场;过去只是被动适应国际经贸规则,现在则要主动参与和影响全球经济治理。⑧

   可以说,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的视角逐步从国内转向国际,宏观政策更加善于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更加善于利用好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这不仅是习近平经济思想的重要时代特征,同时也是十八大以来中国经济政策框架的一项重要指导思想,而如何进一步构建更加完善的全球政策协调体系,更是新时期习近平经济思想与政策的历史使命。

   “我国对外开放的水平总体上还不够高,用好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能力还不够强,应对国际经贸摩擦、争取国际经济话语权的能力还比较弱”,⑨如何进一步扩大中国经济影响力,加强国际特别是大国间合作机制,扩大全球经济事务领导权,打造与中国在全球经济舞台中心地位相匹配的宏观政策,将是未来中国宏观经济调控和国际宏观政策协调的重要方向。

   其一,统筹“两个大局”,制定中国全球发展战略。要以推进“一带一路”为契机,加快实施全面“走出去”战略。从“中国”发展战略到“世界”发展战略,就需要以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为出发点,从主要配置国内资源转变为同时配置国内国际两种资源,从主要开发利用国内市场转变为同时开发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积极拓展中国在世界范围内的发展空间,不断提高发展潜力,不断增强国际竞争力。

   其二,推动多边双边和自贸区发展,提高对外开放水平。积极参与国际谈判,推动全球贸易自由化、投资自由化、服务便利化。坚持“引起来”和“走出去”相结合,更加注重“走出去”。扩大内陆沿边开放,提升开放层次维度。加快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成为新一轮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引领者。

   其三,推动包容和联动式发展,扩大与南方国家的互利共赢合作。进一步推进国家开发性和国际金融机构为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提供金融贷款,参与和引领全球和区域大型基础设施网络建设,为中国创造更好的对外投资环境,提供更多的对外投资机会,特别是通过投资相关国家的基础设施、市场环境、人力资源开发等,为推动“一带一路”倡议起到示范性、长远性作用。

   其四,提升中国参与全球治理能力。从G20峰会到达沃斯论坛,从“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到第九届金砖国家峰会,随着全球性议题增多、世界经济格局变化和全球治理难度加大,中国正在以越来越积极的姿态参与全球气候变化、国际金融体系、国际贸易体系等全球治理议题,倡导开放包容、平等互利的合作理念,推动完善公平合理的国际治理体系。

  

结语


   习近平经济思想全球治理框架的形成深刻说明,全球经济治理能力是一国经济“硬实力”与影响“软实力”的结合,两者相辅相成,“硬实力”是“软实力”的基础,但“软实力”对硬实力的提升也起着重要的推动作用。十八大以来,在中央的战略部署指引下,中国牢牢把握战略机遇期,加速追赶和超越世界最发达的国家即美国。无论是以GDP、货物进出口贸易总额等经济指标来看,中国对美国经济“硬实力”的赶超是快速、持续、全面的。但以全球治理能力的角度来看,中国在世界经济影响的“软实力”方面与美国还存在一定差距,但随着中国的国际政策协调通道逐渐多元化、合作伙伴持规模续扩大、协调与实施机制逐渐成熟,这种差距也在迅速缩小。

   需要看到,经济“硬实力”向影响“软实力”的转化具备一定的客观需要条件,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一个国家的经济意愿(特别全球战略意图)能否真正惠及他国、造福他方,这决定着其他国家的“人心背向”,也是一个国家经济实力能否转化为其全球经济治理能力的关键。

   总之,21世纪的头20年,对中国而言,是一个“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⑩,虽然在“硬实力”的比拼上美国与中国出现此消彼长的趋势,但美国的全球经济治理能力和国际影响位置仍然无人可及。然而,经过五年时间,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协调积极构建基于共赢主义的新型国际关系,以习近平经济思想为指导的党的执政方略更加全球化,大大增强了中国的全球经济治理能力,推动了国家经济硬实力和治理软实力的大幅跃升,在全球经济治理方面,中国已经前所未有地进入世界舞台中心,也有实现这个目标的信心和能力。

   (执笔:张新、胡鞍钢、周绍杰)

   注释

   【1】2013年3月,习近平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的演讲上,清晰而明确地向世界传递了命运共同体的发展理念:“这个世界,各国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的程度空前加深,人类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村里,生活在历史和现实交汇的同一个时空里,越来越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之后上合组织峰会、中阿合作论坛、博鳌亚洲论坛、第70届联合国大会、二十国集团峰会、亚信第五次外长会议,一直到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和联合国日内瓦总部发言上,习近平一次次深入阐述了这一主张。

   【2】2016年,我国消费品市场规模位居世界第二,最终消费支出占世界消费总量的比重超过8%,与美国的差距明显缩小。

   【3】《共担时代责任 共促全球发展——在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年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2017年1月17日),人民网,2017年1月18日,http://politics.people.com.cn/GB/n1/2017/0118/c1001-29030932.html。

   【4】习近平:《中国发展新起点 全球增长新蓝图——在二十国集团工商峰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人民网,2016年9月4日,http://politics.people.com.cn/n1/2016/0904/c1024-28689353.html。

   【5】GDP系按购买力评价计算,2011年国际美元。2000~2015年计算数据来源:世界银行数据库,采集日期2017年4月3日。2016~2017年数据系作者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报告数据估计。

   【6】习近平:《围绕贯彻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做好当前经济工作》(2015年12月18日),《习近平关于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论述摘编》,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7年,第299页。

   【7】G20由七国集团财长会议于1999年倡议成立,初期运行机制为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机制。2008年金融危机后,G20升格为领导人峰会,逐渐形成目前协调人、财金两个渠道。财金渠道,主要集中在财政金融方面,即经济政策领域;协调人渠道,议题更为全面,包括能源、农业、发展、反腐等议题,反映的是领导人关注的重点议题。在部长和副部长级层次,G20有财长和央行行长、贸易部长、农业部长、能源部长、就业部长、旅游部长会议等,还有相关副手会议;在工作组层次,G20框架下成立了国际金融架构工作组、投资和基础设施工作组、发展工作组、反腐败工作组、能源工作组、增长框架工作组、贸易和投资工作组、就业工作组等研究和执行机制。

   【8】《习近平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4年12月9日),《习近平关于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论述摘编》,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7年,第295页。

   【9】《以新的发展理念引领发展,夺取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伟大胜利》(2015年10月29日),《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中),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6年,第826~827页。

   【9】江泽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2002年11月8日。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6797.html
文章来源:人民论坛网-《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7年10月下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