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汪仕凯:先锋队政党的治理逻辑

——全面从严治党的理论透视

更新时间:2017-11-03 00:30:30
作者: 汪仕凯  
并且最终极大地损害了这些国家的共产党的先锋队性质,进而导致苏东社会主义国家的巨变。

   历史经验表明,执掌国家政权的精英集团,如果不受到严格的监督,就很容易滋生特权,因此克服特权化的政治风险,就只能依靠严格执行高标准的党纪、无产阶级的监督、充分发扬人民民主,也就是必须依靠全面从严治党才能保证先锋队行进在为人民服务的轨道。

   脱离群众是同先锋队的特权化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政治风险,特权化与脱离群众在具体的政治过程中相互影响、互为因果。先锋队脱离群众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命令主义”,先锋队不能同群众相结合,远远高出群众之上,跑在群众队伍前面太远,于是不能提高群众的觉悟水平,也不能领导群众不断向前进;另一个方面是“尾巴主义”,先锋队落后于群众的革命自觉性,不能以正确的路线和策略对群众进行坚强的领导,甘于充当“群众的尾巴”。

   先锋队脱离群众有着客观的现实基础,这就是先锋队同群众之间存在的至关重要的差别。党是由具有政治觉悟的精英分子组成的先进部队,任何忘记或者否定这种至关重要的差别的举动,都是在否定党的先锋队性质。先锋队与群众之间客观存在的重大差异,如果不能采取正确的应对措施,就会发展成为隔阂甚至对抗,这就是脱离群众的政治风险。

   先锋队的经常责任是把广大群众的思想提高到先进的水平,而脱离群众其实就是指先锋队在实际工作中没有担负这样的责任,因此先锋队和无产阶级革命都将不可避免的遭到严重的失败。如历史经验所示,“当整个阶级,当广大群众还没有采取直接支持先锋队的立场,或者还没有对先锋队采取至少是善意的中立并且完全不会去支持先锋队的敌人时,叫先锋队独自去进行决战,那就不仅是愚蠢,而且是犯罪。”为了解决脱离群众的政治风险,先锋队就必须践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走同群众相结合的道路。

   毛泽东针对脱离群众的问题提出了群众路线这种解决方案,他认为“我们共产党人区别于其他任何政党的又一个显著的标志,就是和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取得最密切的联系。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一刻也不脱离群众;一切从人民群众的利益出发……教育每一个同志热爱人民群众,细心地倾听群众的呼声;每到一地,就和那里的群众打成一片,不是高踞于群众之上,而是深入于群众之中;根据群众的觉悟程度,去启发和提高群众的觉悟,在群众出于内心自愿的原则之下,帮助群众逐步地组织起来,逐步地展开为当时当地内外环境所许可的一切必要的斗争。”

   概而论之,先锋队性质决定了中国共产党的政党治理模式必须是全面从严治党,因为思想僵化、平庸化、特权化、脱离群众等重大的政治风险始终对共产党的先锋队性质构成了威胁,只有推行全面从严治党才能有效的克服思想僵化、平庸化、特权化、脱离群众等问题,这就意味着思想僵化、平庸化、特权化、脱离群众构成了全面从严治党的核心议题,全面从严治党的措施就是围绕着解决这些问题而制定的。


四、全面从严治党背景下的领导与执政

   共产党的先锋队性质决定它在政治体制之中的特殊地位,这就是说先锋队性质不仅决定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党地位,而且决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核心地位。全面从严治党首先意味着共产党的先锋队性质受到政治风险的损害,其次意味着必须通过全面从严治党才能巩固和保障共产党的先锋队性质。虽然全面从严治党是中国共产党的政党治理过程,但是由于中国共产党是政治生活的领导核心和执政党,所以全面从严治党不可能仅仅将影响局限在共产党的组织和成员的范围内,而是必然会影响到中国共产党的治国理政过程。

   领导与执政是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过程的两个主要方面,所以全面从严治党将对共产党的领导过程与执政过程提出新的更高的要求,也就是要求共产党根据先锋队性质来改善领导过程与执政过程、改革领导方式和执政方式。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是在革命进程中就确立的,党的先锋队性质构成党的领导地位的政治基础。中国革命的任务特别艰巨、革命的环境也十分复杂,这就意味着要想实现中国革命的胜利就必须要有正确的领导核心,因为只有正确的领导核心才能形成关于中国革命的前途、动力、条件、策略的完整解释。中国共产党的先锋队性质使其能够满足充当领导核心的条件,当然共产党成为中国革命的领导核心并不能由先锋队性质自动形成,而是由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过程来形成,也就是说由先锋队政党关于中国革命的方案的实践效果决定的。

   萨托利就特别强调说,共产党领导体制的形成从根本上取决于它更有效率,“换句话说,一党制是多党制失败后作为最后的解决手段而成为政治发达社会的特点。”共产党在革命胜利之后以先锋队理论为根据创建新的国家政权和政治体制,并且通过政治体制全面确立共产党在国家政权中的领导核心地位,此时作为内在原理的先锋队性质同外在形式的政治体制就有效的衔接起来。

   当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得到政治体制的确认之后,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也就形成,可以说共产党的执政地位是从领导地位之中生长出来的,是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在理论原理和实践过程上的延伸。就执政的一般意义来看,“执政就是指政党经过法定程序‘进入’国家体制内,控制、行使公共权力的法律性行为,其所处理的关系主要是党与宪法、法律、政府、代议机关的正式关系”。

   但是,由于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是由先锋队性质内在的决定的,并且是从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延伸而来,所以共产党的执政就有着不同于一般执政党的特殊内容。首先,共产党的执政并非局限于组织中央政府或者说执掌中央政府权力,而是执掌从中央到基层、从行政权力到立法权力以及司法权力的整个国家权力。其次,共产党的执政不仅要在实践上起到改善公民福利、增进公共利益的效果,而且要在实践中证明党的先锋队性质,进而从根本上巩固共产党的领导地位。

   共产党的领导过程和执政过程在本质上就是在政治过程中检验党的先锋队性质的实践过程。如果在共产党的领导过程与执政过程中发生重大的危机,那么毫无疑问,党的先锋队性质肯定发生严重的损坏。

   这里所谓的重大的危机并不是指一个国家在发展进程中遇到的经济危机或者社会危机,只有当这个国家的经济危机或者社会危机对国家的政治体制形成了致命的挑战,从而造成国家治理能力的急剧下降甚或政治体制的崩溃时,才能说共产党的领导过程与执政过程遭遇到重大的危机,苏东社会主义国家的经验充分诠释了这一点。一个国家能否经受住重大的危机的考验,“要看政治体制是不是具有适应性和自我调整能力,是否能够通过不断的改革解决实际问题、提升国家治理能力。”

   而对于共产党来说,能否经受重大的危机的考验从根本上取决于共产党是否保证了先锋队性质。因为党的领导地位和执政地位决定了政治体制的革新能力,所以只有当共产党保证了先锋队性质时才能实现领导方式和执政方式的改革,进而实现政治体制的革新和国家治理能力的改善。

   改革开放以来,共产党在领导和执政的过程中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同时存在着严重的问题。首先,经济结构转型迟滞不前,经济增长同不断恶化的环境、高额的社会成本相伴随,发生经济危机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其次,社会矛盾日益错综复杂,社会冲突的烈度、规模、发生频率逼近了社会本身的承受限度;最后,党群关系日趋紧张,党内腐败严重的损害了党的威信。

   虽然,当前中国并没有真正走入经济危机或者社会危机,故而也没有发生挑战政治体制的重大危机,但是不能否认的事实是,党的先锋队性质已经遭到了一定程度的损坏。其实,全面从严治党本身就说明中国经济与社会的问题,已经对党产生了不可忽视的负面影响,如果不进行全面从严治党,就不能保证党的先锋队性质。如果说只有通过全面从严治党才能保证党的先锋队性质,那么就必须遵照先锋队的尺度来重新审视共产党的领导过程与执政过程,从而改善共产党的领导方式与执政方式、提高共产党治国理政的水平。

   具体分析而论,遵照先锋队的标准来改善共产党的领导方式与执政方式,必须从着力推进以下三个方面的工作。

   首先,提高人民民主的质量。共产党是支持人民当家做主的基本政治力量,然而要实现人民当家做主,就必须使广大民众具备一定的政治素养和政治觉悟,从而认识到自身属于人民一份子的价值。人民民主要求先锋队要将广大民众引导到先锋队的政治立场上来,而“要真正使整个阶级,真正使受资本压迫的广大劳动群众都站到这种立场上来,单靠宣传和鼓动是不够的。要做到这一点,还需要这些群众自身的政治经验。”人民民主的实践就是最重要的政治经验,人民民主是逐渐发展的过程,它需要广大民众在民主生活中不断积累政治经验,根据政治经验和先锋队的政治教育来提高政治觉悟,因此在共产党的治国理政过程中必须将政治教育同尊重民众的政治权利统一起来。

   其次,积极发展政治协商。共产党是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党的先锋队性质要求它必须同群众紧密结合在一起,从而“将个人联合成为不可分解的人民力量,并实现当家做主”共产党是人民形成整体力量的核心要素,党通过自身的组织体系和价值体系将广大民众凝聚为整体,因此“共产党与不可分解的人民力量是一体的,失去了共产党,不可分解的人民力量也就不可能存在”。在先锋队将广大民众凝聚成为整体的人民力量的过程中,既不能充当群众的尾巴,也不能充当执行命令的鞭子,而只能采取政治协商。政治协商是将先锋队性质灌输到广大民众中去的基本方式,先锋队要在尊重广大民众的政治权利的前提下,围绕着国家大政方针开展多层次、多样式、多渠道的政治协商,从而引导和教育广大民众提高政治觉悟,从而在先锋队的领导下凝聚成为人民整体。

   最后,改善依法治国的水平。先锋队的治国理政要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之内进行,一方面共产党的领导过程与执政过程必须依托政治体制来开展,使政治体制有效的运转起来,另一方面共产党要将经过政治协商的人民意志上升为国家法律。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执政地位通过法律形式在政治体制中得到了确立,与此同时,共产党的先锋队性质也必须在法律上得到贯彻,这就意味着共产党对于自身组织和成员的纪律要求要逐渐转化为专门的法律,要充分发挥广大民众以法定渠道监督党的组织和成员的作用。而且,先锋队政党教育和引导广大民众的方式应该以法律的形式确立,先锋队政党与广大民众紧密结合的状态也需要以法律的形式来巩固,从而使其成为制度化的常态。要言之,共产党要将法治纳入先锋队性质的范围之内,同时使依法治国成为保证先锋队性质的重要手段。


五、全面从严治党与政治体制竞争

   全面从严治党对共产党的治国理政产生重大的影响,一方面从内在层面巩固党的先锋队性质,另一方面在外在层面改善党的领导方式和执政方式,因此全面从严治党将会逐渐地提高国家治理能力。

中国正处在国家崛起的关键时期,国家综合实力持续提高的同时,也积累一系列可能引发经济与社会危机的严重问题,全面从严治党则不仅能够使共产党有效地克服中国发展中积累的严重问题,而且能够为国家崛起提供更为坚实的政治支撑力量,这个坚实的政治支撑力量就是始终保持着先锋队性质的共产党。国家崛起在形式上集中反映为经济与社会的发展、国家综合实力的增强,但是究其实质则是政治体制的能力不断增强、同其它国家的政治体制相比越来越具有优越性。因此,当我们将全面从严治党置于中国国家崛起的背景之中理解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6688.html
文章来源:文化纵横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