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贺雪峰:应对老龄社会的家庭农业

更新时间:2017-10-25 00:15:23
作者: 贺雪峰 (进入专栏)  
因为几乎所有需要繁重体力的生产环节都可以机械化。老年人种田体力不再是问题,

   第三,如何利用农闲时间是当前农村一个很大的问题。相对年轻的农业人口会利用农闲时间兼业以增加收入机会。年龄比较大的农村老年人也会通过庭院经济实现自给自足。

   第四,村庄是熟人社会,居住在村庄中的农户都是祖祖辈辈生活在村庄的亲朋邻里,农户之间有竞争有攀比,更多还是相互帮忙与协作。熟人社会为农户提供了关系资源,提高了农村的社会资本。

   第五,农村熟人社会的竞争与协作为生活于其中的人们提供了意义之网。正是通过相互之间的联系,生活中的社会意义被呈现出来。并且农村熟人社会为农民共同生产生活创造了意义和娱乐空间。大量农闲时间只有在人与人的交往中才可以最有意义地打发。

   第六,生活于祖祖辈辈就生活其中的村庄熟人社会,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有绝对的安全感,因为这个村庄这片土地是属于自己的,谁也不可能将自己赶走。自己在村庄中有房子,有土地。在自己家里的安全感与在城市的漂泊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第七,与土地结合起来进行农业生产的自食其力,不仅可以获得收入,而且因为可以获得收入而成为对社会对家庭有用的人,可以通过劳动来证明自己活着的价值。某种意义上,劳动本身就是人的一种需要,因为正是通过劳动创造出来的价值可以证明自己的生存意义。

   第八,农业生产是季节性周期性展开的,农业季节性展开为从事农业生产的中老年人提供了人生的节奏。正是农忙与农闲的穿插,使得农闲的日子也有了节奏,有了意义。所有时间都无事可做,闲得无聊,就成了混吃等死,就失去了生活本身的意义感。

   第九,如何为老人农业提供更好的社会化服务,适应老人农业的需要进行资源转移和制度设计,这方面还有工作要做。总体来讲,当前土地集体所有制下面的家庭承包制度和农业机械化为老人农业提供了广泛空间与可能。

   第十,农村老年人正是通过与土地结合起来获得农业收入,他们才更加获得了生命的意义。他们证明自己是有用的,而不只是家庭或社会的拖累。

   第十一,农忙之外的农闲也要设计。如何更加高质量更健康地让农村老年人度过农闲时间,是当前三农政策中被极大地忽视的方面,有很多文章可做。

   第十二,农村老年人在村庄熟人社会中有自己的房子住,有承包地上的农业收入,有各种可能的副业收入,自己种菜,养鸡养猪甚至养了鱼,还可以捞鱼摸虾,他们的收入来源不少,自给自足程度很高,现金消费压力很小,他们又生活在祖祖辈辈生活其中的村庄,体力劳动不重,田间管理更象是城市人的种花养草,农闲时间可以打打小麻将,可以有更多更健康高质量的有趣的甚至是品质的文化生活(有待国家和社会为农村老年人设计与推广),这样的农村老年人生活显然是不错的生活。这个时候,如果国家再给每位超过60岁的老年人发放基础养老保金,再给超过80岁的老年人发放高龄老年人补贴,农村老年人的日子就是好日子。他们是有自己生产能力的体面而有尊严的日子,是不依附于子女的独立生活甚至还要反向支持子女的日子。是可以大声说话、可以有底气生活的日子。是他们自己创造自己生活价值的日子。

  

四、离开土地的农村老年人生活

  

   当农村老年人脱离土地时,他们的好日子就结束了。有两种情况会让农村老年人脱离土地,一种情况是年龄太大无法种地了,另外一种是随子女进城。下面分别讨论。

   一般来讲,在当前农业生产力条件下面,尤其是在农业机械化普及和轻简便农业技术广泛推广的条件下面,农村老年人也可以从事农业生产。不过,农村老年人到了高龄再从事农业生产就可能有较大风险,且体力和精力都不允许他们从事农业生产了,而往往只是种点菜园养点鸡。农村消费比较低,住自家房子也不要付房租。国家每月发70元基础养老金,再加上高龄老年人补贴,子女再承担部分养老费用,老年人的日子就过得去。即使生病了,农村合作医疗也能报销大部分医疗费,基本医疗还是能够得到保证的。

   也就是说,只要他们还能动,生活还能自理,农村老年人的日子就可以过,而且还可以过得比较愉快。问题只在于,当农村老年人身体不太好,甚至生活不能自理时,日子就有点难过了。子女可能进城打工去了,甚至在城市生活了,老伴身体好还可以相互照料,若老伴身体也不好或老伴已经不在了,子女又无法或不愿细致照料,老年人的日子就十分难熬,晚年生活可能十分凄惨,甚至于不得不自杀。在农村调查,农村老年人往往希望快死,死得痛快,而担心年老失能,不能动了,成为家庭负担,自己生活质量不好,又让子女受到拖累。如何照顾失能农村老年人,让他们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依然过得好,这是一个重要的现实难题。

   另外一种情况就是老年父母与子女一起进城。当前进城农民工很少有人可以在省会城市买得起房子,农民工进城一般都是在县城买房子,县城买房的好处有二,一是房价比较低,二是离农村老家比较近。在县城买了房子,农户一家三代人包括老年父母、年轻子女、年幼孙辈。一家三代在县城居住,好处是家庭团聚,坏处是县城就业机会少,收入比较低,较低家庭收入和城市较高生活消费之间形成尖锐矛盾。当孙辈还年幼时,年老父母在家带孙子,有事情可做,当孙辈已经上学,年老父母在外没有收入,在家事情又不多,家庭收入有限而消费支出很高时,家庭经济压力很快就会以代际矛盾的形式表现出来,缺少收入机会的老年父母就一定会在代际矛盾中成为弱势受伤害的一方,年老父母在城市与子女一个屋檐下生活就真是度日如年。这个时候,如果他们农村老家仍然有房子和有土地,年老但身体仍然很好的父母就宁愿回到农村老家种地。他们回到老家种地,有农业收入,更重要的是有了自由,有了自己安排自己生活的权利。他们将种地收获的新鲜农产品定期送到城市艰难生活的子女,他们就有成就感,就可以获得子女的敬重,就是有用的人,而不是纯消费者。当他们回到农村进行农业生产时,他们与在城市的子女之间有了一定距离,但这个距离可以随时打破,因为两地相隔不远,交道和通讯都很方便。反过来倒是,正是这样一种距离产生了距离美,作为生产者的父母与子女之间关系变得更加亲密。进城依附子女的日子真的不是好日子。


五、养老的制度选择

  

   在当前中国发展阶段,城市化是必然的,城市化的意思就是越来越多农村人口进城并在城市安居。不过,在当前中国发展阶段,显然并非所有进城的农村人口都有能力在城市体面安居。农村中青年人进城,他们比较容易在城市找到就业机会,从而可以在城市打拼,问题是,他们年龄大了还能否在城市体面生活。他们有没有在城市安家体面完成家庭再生产的就业与收入条件。当前进城农民工大多数只是进城务工经商以获得城市收入,他们的父母甚至子女都仍然留守农村,他们的收入水平不足以支撑全部家庭人口在城市的体面生活。待他们年老,失去了在城市的就业机会,他们又没有积攒下足够在城市养老的资金,他们可能就不得不返回农村。

   中国现阶段的城市化政策可以有两套相当不同的设计,一套是尽可能让农民进城而不再返乡,因为一般来讲,进城农民工年轻时,他们有获得就业与收入的机会。他们在城市生活并不困难,问题是当他们年老之后,缺少了就业与收入机会,他们还能否在城市生活。要让年老农民工在失去市场就业之后仍然有收入,几乎唯一的办法就是强制性的“五险一金”,而归根结底是将农民工现时收入的相当一部分(大约占40%)强制储蓄起来,以在年老时按月发放。现在的问题是,在当前中国经济发展阶段,农民都有强烈的变现需求,他们希望能即时获得报酬,因为他们的收入要用于子女教育等等未来人生大事,他们要为家庭作人力资本投资,而不是考虑自己未来的养老保险。其实,就是有了将来的养老保险,他们在城市也未必可以获得体面生活。

   第二套设计则是相对灵活的“五险一金”,即允许进城农民工将“五险一金”兑现,从而较大幅度提高他们的即时工资收入,以让他们有更多机会投资子女教育和他们在城市获取各种可能的收入机会。因为有相对较高的即时工资收入,这些进城农民工就更有可能在城市奋力一博,包括通过投资子女教育,让子女拥有较高人力资本,从而完成父辈没有完成的城市化接力。在城市奋力一博的进城农民工,他们的命运有二:一是奋力一博成功了,他们在城市体面安居下来。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城市可以提供越来越多的获利机会,从而为越来越多奋力一博的进城农民提供在城市安居的收入条件,也就会有越来越多进城农民工在城市安居下来。二是进城农民工奋力一博失败了,他们难以在城市体面安居,这样一部分进城失败的农民工在年老时就可以返回家乡与土地结合起来,过虽然不如城市中产阶段生活质量却远高于在城市漂泊日子质量的生活。也正是有了农村退路,进城农民工就敢于一博。也正是有农村退路,“五险一金”的设计实际上反而限制了进城农民工在城市一搏的机会。

   中国现在的发展阶段决定了不可能所有进城农民都可以在城市体面安居,一定会有一部分进城农民会进城失败。按所有进城农民年老都可以获得保险从而强制要求所有招收农民工的企业都要缴纳“五险一金”的制度设计,反而限制了进城农民主体性的发挥,造成进城农民工消极、无为且在城市的不适状况。中国当前所有农民都可以退回农村的制度使得中国城市化中可以有进退自由,可以避免一般发展中国家的城市贫民窟。其中的关键就是,在城市缺少就业机会的55岁~75岁的农民,只要他们与土地结合起来,他们就可以有收入,有就业,有意义,有价值,有生活的体面与尊严感。中国家庭农业为中国应对进城失败人口提供了最好的退路,这个退路相对体面而有尊严,而且正好可以满足农民落叶归根的心理需求。

   小结一下就是,保证老年人与土地结合起来的制度,不仅为农村老年人提供了相对体面的生产生活基础,而且为进城一博的农民工提供万一一搏失败之后的退路,正是有了退路,进城农民工就敢于一搏,就成为了创造性的社会财富创造者。而且,正是进城失败农民工可以返乡,当前城市化政策中过于苛严的“五险一金”制度设计就可以相对放松,中国企业缴纳“五险一金”的能力也相对降低,中国制造从而可以继续保持国际竞争力。

   显然,让老年人与土地结合起来的制度就绝对不只是暂时的设计,而应当是一个时期的战略。


六、老人农业的优势

  

   也就是说,当前中国农地制度安排中,农地不仅要解决农业问题尤其是粮食问题,而且要解决农民问题,要为2亿多户小农提供农业的退路和生活的保底,为从城市退出的或失去城市就业机会的中老年人提供收入与就业的手段。老人农业将具有很长一个时期的合理性。而一旦被城市淘汰的中老年人仍然有机会通过与土地的结合来获得收入与就业,获得在农村的体面生活,老人农业就不只是有效应对了中国老龄化,而且为中国现代化提供了强大的来自农村、农业和农民的支持。

中国农业不仅要解决粮食问题,农业自身的问题,而且要为2亿农户提供保底,这就使得以家庭农业为基础的中国农业具有极为重要的地位,而其中关键就在于老人农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6582.html
文章来源:新乡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