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余盛峰:从老鼠审判到人工智能之法

更新时间:2017-08-08 21:04:35
作者: 余盛峰  
顺利摆脱机械的因果自然律,从而实现马克思所说的从自然王国向自由王国的飞跃。这种转化和飞跃的关键就在于,将沟通的不确定性和信息的不对称性,通过每一次沟通和未来的沟通,延展法律效力自我指涉悖论的暴露,将个体心理的黑箱和不透明性,转化为一个可以通过彼此合意、互动和反馈所调整与改变的自主行动的法律空间。如此,个体就可以通过观察他人的行动,进而根据自我的意义界定,来做出最有利的法律行为选择。

  

   现代法律系统通过创设无数个单一的自然人主体,为社会演化的衔接点制造了充分的冗余性(redundancy),这些法律主体成为推动现代社会机器运转的基本“线粒体”,从而提供无数次法律行动和交易展开的试错可能性。从现代性的演化逻辑来看,似乎没有任何理由怀疑法律系统会将此种个体化策略进一步扩展到人工智能领域。只要新的赋权机制不影响甚或促进人工智能为社会系统“忠实地劳动”,只要这种个体化赋权,能够为人工智能带来相似的职业劳动的心理驱动力,推动形成法律主体间的互赖结构,帮助社会系统拓展运作空间,同时降低各种不确定的风险,那么,这一为人工智能赋权(entitlement)的革命,将形成比人文主义和启蒙时期更呈指数级增长的行动扩展和系统演化的机会。

  

   而且,在这样一个新的个体化赋权的发展中,有可能进一步促成人工智能的迭代和自我权利意识的生成。人工智能在硅基文明的尺度上,在强大的计算能力和能源生产之间形成连接,推动情感和意义自我生产的可能性,从而使“芯片”获得法律人格意义上的“自由意志”。人工智能一旦获得此种意义的“法律人格”,就不再只是辅助人脑的技术客体,而是能够独立担当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劳动者和经营者,乃至接管人类的记忆、沟通和协作,成为未来世界社会真正的“法律人”。

  

   四

  

   从另一个视角而言,人工智能带来的法律挑战,其实只不过暴露了二战以来已经并正在经历巨变的世界社会的演化趋势。大量“非人”的不同结构与层次的行动元主体(包括生态政治、环境政治、动物福利运动等),已经与有血有肉的个人展开不同赋权机会的竞争与争夺。在这个意义上,人工智能带来的法律挑战,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它只是进一步提醒我们,需要超越近代启蒙时代奠定的法律主体概念,而这恰恰是推动法律变革的重要契机。历史上,奴隶的解放、女性政治的崛起、有限责任公司的成立、股份融资证券的发明、劳资关系的转变,都建立在对既有的“法律人格”理论的突破,由此才包容和涵括(inclusion)了那些仍处于社会边缘、被社会系统总体排斥的“沉默的大多数”。

  

   更进一步说,不同形态的法律主体,其实只不过是法律和社会系统根据自身功能需要创设的特定沟通网络的一个个“节点”,因而是特定的历史性的语意建构。法律系统的功能运作,不断将沟通之流归结到由这些不同主体展开的各类行动,而自然人主体只是其中之一。通过所创设的各类法律人格面具,法律系统的运作,可以最大程度开发和挖掘智人和非人所负载的物质、能量和信息,深度强化社会沟通的强度和频率,形成网络化的相互激扰、持续扩展、具有开放性和可塑性的演化秩序。在此过程中,无论是智人、团体或人工智能,都可以通过人格化的法律面具,获得法律系统的功能归因,获得“权利”,从而参与社会系统的运作过程。作为社会系统遴选的一个个“接触点”,具有生命史历程的个体经验和组织传统就可以汇入社会系统的时间之维,从而使社会沟通形成历史记忆的积累以及不断强化的反思能力,不同的心理意识和历史体验,就可以大大拓展社会秩序演化的广度和深度。

  

   而法律系统在人类文明的演化历史中,就承担了不断创设、改变、调整和确认这些作为社会系统的“接触点”的至关重要的功能,通过赋予不同主体以不同的法律人格、地位、身份、权利、资格和责任,以此来铺垫和架设社会系统运作的节点、结构和层次,由此就可以大大提升社会和法律系统演化的复杂性。这便是哈贝马斯倡导的“包容他者”(The Inclusion of the Other)的要义,举凡奴隶、外邦人、女性、同性恋、有色人种、犹太人、难民、动物、教派、法团、行会、大学、城市、公司或人工智能,都可以借此取得有效的法律人格与法律权利,进入法律和政治系统的沟通过程。

  

   作为启蒙者个体的法律行动者,是近代特定的宗教伦理演变的结果,而其他历史上获得法律人格的行动者,同样也是特定历史演变的产物。奴隶的解放、黑人平权运动、女权主义、外国人的公民权,以及有关尸体、植物人、胚胎、基因的法律争议,包括社会运动助推的公益诉讼和集团诉讼引发的新型权利诉求,都在在显示了法律人格概念的历史性和可塑性。正如历史上的劳工组织,经历艰苦卓绝的政治斗争才以“团体人格”的身份,获得了宪法权利的承认,“为了权利的斗争”(耶林语),早已超越纯粹个人的诉讼、请愿和对抗的范畴。特别是,作为劳工团体对手的资本家集团,早已借助公司法人的资格取得强势的谈判能力,并为其赢得独立的民事、商事和宪法性基本权利。而在今天,这些公司法人则进一步依靠跨国公司法、全球商人法、贸易与投资法、金融证券法乃至国际标准化组织的各种通道,获得了超出想象的法律行动者的赋权,拥有了直接干预作为个体的人类的各生存领域命运的权力。这颠覆了韦伯时代以来所坚持的个体行动者的社会理论传统。

  

   正如历史上曾经站上被告席的老鼠、宗教异端和巫婆,未来的机器人、人工智能和赛博格,将会以被告、原告甚至法官、律师和公证人的身份参与到新的法律游戏之中。未来的民事主体不再只是自然人和法人,还会有其他的“非人”包括人工智能开始呼吁罗马法意义上的自由权和市民权的获得。

  

   五

  

   近代启蒙传统下基于生物性和心理学建立的法律人格理论,奠定了现代法的理论基础,它建立在主体意志、自由权利、人格互动的基础之上,指向诸如塞尔(J.R.Searle)“以言行事”的各种语言学理论,核心要义在于将行动主体的意义指涉通过语言和行动,整合为统一的稳定的法律人格,从而确保法律主体之间紧密的沟通和互动。而奠定现代法律之正当性的“主观”和“意义”维度,则被牢牢寄托在“我思故我在”(Ego cogito,ergo sum)的“智人”身上。这正是现代法律人格概念的基础所在,依据法律人格之间的权利互动,建立不同层次的法律关系,并产生不同的法律行为后果。这一互为主体的反身性心智-权利结构,构成了现代法律的内在精神基础。

  

   面对内在空前的孤独,现代人拒绝了一切巫术性救赎手段,现世被全方位地除魅,欧坦老鼠被彻底驱逐出审判席,一切非人的法律实体都因其非理性而依次消失。这一深刻孤寂、毫无幻想且带荒诞色彩的鲁滨逊形象,构成现代法律个人主义的根源,并最终与启蒙时代的人本法律观形成了矛盾汇合。“个人”成为现代社会系统所指定的“线粒体”,它们幻化为一台台负有法律权利和义务的“营利机器”,抛弃了一切奇谭怪论、神魔幽灵与奇技淫巧的巫术魅惑,远离传统的“怠惰安息与罪恶的享乐”,最终炼成了独具特定伦理态度和心理动机的“法律主体”。

  

   这一由宗教锻造的“法律人”,习得了一种迥异于传统主义的生活方式,促成整个生活样式的系统化和禁欲化的心理驱动力。在自我救赎的意义赋予中,这一“法律人”唯神(社会系统)的荣耀是事:唯有行动才能增耀神(社会系统)的荣光,它确信神(社会系统)的恩宠,并志愿成为神(社会系统)的战斗工具。正是这一宗教上的“新人”,打造出了现代意义的特别为事而不为人的理性法律人格,它独具为了周遭社会秩序的理性建构而服务的性格,信仰资本主义经济秩序乃为神意,这奠定了现代功利主义政治与法律哲学的根本基础。

  

   理性的职业劳动是现代人确证恩宠与救赎的关键,同时也是现代法律人格概念奠定的基础。而一旦劳动的天职转由人工智能替代,当现代人的劳动伦理被卸载,他的灵魂救赎和法律人格也就失去了附着。当“失业者”远离职业生活的锻炼,其宪法权利的根基也就受到了动摇。而人工智能尤其因在自由职业与专业劳动领域(如医学、会计、律师、教师、新闻记者)的技术优势,就最有可能首先侵入作为新教伦理担纲者的市民职工的奋斗领域,从而篡夺作为现代法之形象代表者的理性经营者与理性劳动者的神圣伦理光环。现代资本主义“充满自信且冷静严谨的合法性精神”(韦伯语),其讲求形式主义和程序至上的严正而坚韧的律法精神,也可能遭致瓦解。

  

   相比人工智能,现代“法律人”已再一次陷人韦伯所批判的“传统主义”,充斥着非理性的冲动、怠惰、纵欲、享乐、傲慢、激情、肉欲和本能,而这些志得意满让他们陷入永无宁日的矛盾和战争,远离曾支撑其“法律人格”锻造的资本主义精神。新教伦理早已枯萎,被世俗的算计和享乐取代。现代人由于丧失了那将其整个生活方式彻底理性化的能力与意志,无法再增进神(社会系统)的荣耀,而可能终被取消法律权利的授予。

  

   新教伦理驱逐了中世纪的欧坦老鼠,而未来经过神经元改造抑或人工智能强化的机械人军团,则可能站上审判台。人工智能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矛盾连结,最终可能取代韦伯的著名论断。因为,人工智能在某种程度上更亲和韦伯新教伦理的法律人理想,它拥有更切事的资本主义计算精神和严峻克制的风格,可以摆脱人类世界一切非理性情感和欲望的纠葛,从而无障碍地开发和利用地球资源乃至发起星际殖民。当此一奇点降临,现代人是否也将陷入与欧坦老鼠同样被驱逐的命运?而在这惊人发展的终点,是否如同韦伯所说,将有全新的先知出现?

  

   原载《读书》杂志2017年第7期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45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