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琼:从主要国家金融体系结构看银行资管业务转型

更新时间:2017-07-05 11:57:27
作者: 周琼  
准确进行会计核算、风险计量并足额计提资本。网上流传的人行《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内审稿)》要求“非标准化商业银行信贷资产及其收益权。已经投资的纳入金融机构的合并财务报表范围,进行风险加权资产计量和资本计提,并在过渡期内进行清理规范。”

   理财业务被各银行看作市场空间最广阔的“轻资本”业务之一,少占用或不占用资本而获得中间业务收入,又能联结投融资双方,是传统银行面对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回报率之间的矛盾,应对利率市场化和“脱媒”挑战的重要解决之道。下表比较了2016年末全球资产规模最大的银行工商银行和管理资产规模(AUM)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的主要数据。商业银行以表内贷款、投资为主的“重资本”商业模式,和资产管理公司管理的资产都在表外的“轻资本”商业模式,对比十分鲜明。受到资本约束,商业银行希望能在表外发展资产管理业务,“重构资产负债表”,有的提出“资管立行”。工行董事长易会满判断,包括工商银行在内的部分银行表外资产规模将超越表内。

   银行理财虽然已发展成29万亿元的大市场,给老百姓创造了跑赢通胀的绝对收益,但其合法性一直被质疑。一是法律地位不明,理财产品没有独立的法律地位,不得不以嵌套其他资管产品的形式存在。二是“刚兑”风险使得监管部门担心银行的资本计提不足,而银行又不愿意为表外理财业务计提资本。银行通过理财节约资本的诉求和监管充分计提资本的监管要求间的差异,应一部分通过该进表计提资本的进表,大部分通过理财向真正的资产管理转型来解决。

   目前对理财的监管思路,从产品形式上,是引导理财产品从预期收益率型产品向净值型产品转型,以避免“刚兑”;从管理模式上,是要求银行理财业务事业部制管理,条件成熟的进行资产管理子公司改革试点,以做到风险隔离。转型需要条件,也存在其他的问题。

  

   (二)产品形式的转型:净值型产品

   产品净值化是解决“刚兑”问题的出路,监管可以通过监管政策鼓励、引导净值化转型,净值型产品的大发展还需要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和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的提高。

   开放式净值型理财产品和公募基金非常接近。发达国家资产管理机构向客户提供产品和服务的主要形式就是共同基金和委托管理。各类客户均可投资于基金,委托管理适用于高净值客户和机构客户。在我国,开放式净值型理财产品,2015年末余额1.37万亿元,占理财余额的5.8%,封闭式净值型产品余额更小。非净值型,也就是预期收益率型产品,占银行理财产品的90%以上。

   净值型理财产品能否发展起来?从我国和美国基金业的对比中,我们可以获得一些启示。

   从规模来看,2016年末,美国的共同基金和ETF规模18.9万亿美元;中国的公募基金仅9.16万亿元。从表3、4中可以看到,中国的公募基金占GDP比重,是主要国家中最低的,而且还是2015年比2008年提升的百分点最少的。陆磊(2017)指出,在资产管理业务当中做得最为成功的,几乎不存在刚性兑付的就是公募基金。但公募基金的发展难言理想。如何能期望理财以基金的产品模式就能够获得成功?

   从收益来看,2016年银行理财兑付客户收益9773亿元,比上年增长12.97%,2016年全年封闭式理财产品按募集资金额加权平均兑付客户年化收益率为3.79%,较2015年下降90个基点。公募基金给客户创造的收益没有权威统计,从观察可知,存在较大的不稳定性。从基金净值来看,按WIND统计,2016年,578只股票型基金净值(简单算术平均)平均下跌了11.38%,1395只混合型基金平均下跌了7.15%,819只债券型基金平均上涨了0.14%;2015年,312只股票型基金平均上涨了23.53%,751只混合型基金平均上涨了43.20%,687只债券型基金平均上涨了10.55%。虽然分散了风险,但也使得部分风险承受度较低的客户不再选择基金投资。

   美国庞大的基金规模,得益于美国发达的资本市场。美国的股市、债市总规模均居全球第一。对比中美三大类基金和理财投资的基础资产:股票基金,美国金融危机后股指连年走高,使得股票基金占基金的比重也持续增高,2016年末投资于美国股票的基金占据了高达42%的份额。而中国股市规模虽然已居全球第二,但多年的“熊多牛少”,使得2016年末股票基金占比仅为8%,净值仅7059亿元。银行理财资金投资中,2015年末权益类资产占比为7.84%。股票投资占比是中美资产管理业投资最大的差异。债券基金,中国的债市规模虽为全球第三,但债市占GDP比重是主要国家中最低的。美国的债券基金占比=重近年来稳定在20%多。中国债券基金占比2016年末为16%(另外货币市场基金、混合基金中也有债券投资)。银行理财资金投资中,2016年末债券占比达43.76%,债券已是理财投资中最大一项。货币市场基金,美国货基占比从2008年的峰值40%降到2016年的14%,市场份额被股票基金等取代。我国货基规模2016年底略低于2015年底,但随着金融市场利率走高、货基利率也走高,2017年4月末货基净值4.5万亿元,创历史新高。余额宝2017年3月末规模1.14万亿元,成为全球最大货币基金,一支就占到我国货币市场基金约1/4。2016年末,银行理财资金投资于货币市场工具和现金及银行存款合计占30%。货币市场投资可以看作是一种金融市场套利型投资,存在有其必要性和合理性,但若占比太高可能也反映了金融各市场间比价有问题。对比中美欧的资管投资,欧洲资管的股票投资占比高于中国、低于美国;欧洲资管的债券投资占比和我国理财接近,都是最大一类资产,反映了以债权融资为主的金融资产结构。

   银行理财产品以债券等债权类投资为主(2016年末,债券、存款、货币市场工具和非标债权类资产占投资的91%),收益率较为固定(债券市价是波动的,但银行理财大多采取了持有至到期的配置性策略而非交易性策略,按摊余成本法而非市价法进行核算),是银行理财产品以预期收益率型为主的重要原因。

   投资于股票股权类的产品(配资类除外),由于其价格的波动性和无法预测,是真正的净值型产品。在现有产品格局下,除非净值型产品平均收益率能高于预期收益率型产品,才会对理财客户有吸引力。2015年上半年股市向好时,投资于股市的净值型产品收益率高确实促进了净值型产品的发展,然而只是昙花一现。在预期收益率型产品利率已经很高(一直被批评抬高了无风险收益率)下,净值型产品很难全面从收益率上取胜(虽然存在部分净值产品业绩优异)。美国股票基金占比走高,背后是美国股市向好,反映出实体经济的投资回报率高。而中国近年来面临的问题是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下行,股市更因为制度性和机制性问题,为投资者创造价值的能力有限。

   在资本市场相对来说不够发达,特别是股市难以盈利的情况下,最能发挥银行优势的非标债权投资成为银行理财投资的自然选择。非标和信贷一样支持了实体经济,在过去经济快速增长期内出问题的资产很少,“刚兑”问题并不严重,理财客户分享了较高的投资收益,但随着经济增长放缓、银行不良率上升,非标理财的风险被广泛关注。非标理财常被批评为表内资产表外化、规避资本监管,其风险也被广泛关注,甚至一定程度上有被妖魔化倾向。非标债权也非中国独有,在国外属于资产管理另类投资中的一种,近年来国外另类投资占比还在逐渐提高。2016年末,理财非标投资占比已下降到17.49%,若监管真要求理财非标投资计提资本以及不再新增,理财投资完全投资于公开市场标准化产品,那银行理财和公募基金的差异将进一步减小。在引导理财投资于资本市场标准化产品时,还需要考虑资本市场的深度和为投资者的价值创造能力这些现实约束条件,并通过净值化设计为非标投资留有空间。

   基金化转型也不能消除流动性风险。开放式、净值型产品虽有利于打破刚兑,但和封闭式固定期限理财产品相比,在流动性风险方面具有不同的特征。现在监管部门关心理财的期限错配问题,即发行的理财产品期限短(2015年末,封闭式产品中,一年期以上的理财产品存续余额1.14万亿元,仅占封闭式理财产品规模的8.65%),而投资的平均久期长,在市场资金紧张时可能存在滚动发行产品接续不上的流动性风险。但开放式基金同样是资金池,在金融市场波动时容易出现客户挤兑-出售持有的金融资产-金融资产价格下降-不得不出售更多资产的自我强化、螺旋式下跌的恶性循环,导致市场的崩溃,也就是同样存在流动性风险。2017年1月,FSB发布《应对资产管理活动结构脆弱性的政策建议》,针对资管活动中有潜在金融稳定风险的结构脆弱性提出了政策建议,包括开放式产品中投资和赎回期限、条件的流动性错配,杠杆风险,压力条件下的运营风险和证券借贷业务风险。也就是说,基金化转型并不能消除期限错配造成的流动性风险。

   流动性和收益性之间存在矛盾。封闭式理财产品可以全部配置于期限较长的投资项目,或组合投资中仅有少量配置于流动性高的投资项目,但开放式产品必须配备一部分收益率较低、流动性高的投资。虽然长期、低流动性资产都可以通过证券化的形式增强其流动性,但流动性好的产品又容易出现上述流动性风险问题。仍然需要有较长期限的封闭式产品,投向基础设施建设等长期、低流动性的资产,以满足对流动性要求低、收益性要求高的客户的需求,而且特别需要培育养老基金等长期的机构投资者。需要开放式和封闭式净值型产品并存,关键是由投资者自担风险,按约定的条件获得投资回报。

  

   (三)组织管理模式转型:事业部、子公司

   事业部、子公司有利于独立核算、市场化运营和一定程度的风险隔离,但不能完全解决风险隔离问题。

《中国银监会关于完善银行理财业务组织管理体系有关事项的通知》(银监发〔2014〕35号)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应按照单独核算、风险隔离、行为规范、归口管理等要求开展理财业务事业部制改革”。银监会前主席尚福林2016年1月在全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提到,“指导条件成熟的银行对信用卡、理财、私人银行、直销银行、小微企业信贷等业务进行牌照管理和子公司改革试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00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