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英:论广东第一次全省商民协会代表大会

更新时间:2017-03-31 19:35:10
作者: 朱英 (进入专栏)  
6月2日,中央商民部颁发“广东全省商民协会印”,以及“广东全省商民协会执行委员会之章”、“广东全省商民协会常务委员会之章”。至此,“广东全省商民协会,于是乎正式成立”。

  

   二、广东第一次全省商民协会代表大会的影响

  

   广东第一次全省商民协会代表大会的召开和广东全省商民协会的正式成立,不仅是广东商民协会发展的一大盛事,而且也是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商民运动决议案》之后,商民运动获得新发展的具体反映。“从这个大会产生以后,商民对于党和政府已经完全了解,商民的痛苦已经完全诉说了出来,参加革命及发展实业已成为一致的主张。”(10)对于广东全省商民协会成立的意义与使命,萧汉宗当时即曾作出这样的描述:“顾今后应如何发扬而光大之,实为吾党同志,尤其是负起商民运动职责诸同志所应注意。夫商民协会本国民革命之宗旨而组织,是明明为革命商民之团体,今将此各个革命商民之小团体,统一成为全省革命商民之大团体,则其使命之重要,不言可知;其使命已如此其重要,则其组织宜固,训练宜严,亦不言可知。吾人当更使此种组织扩大于全国,以集合全国之革命商民,以扩国民革命之力量,以促进国民革命之成功,吾党同志乎!吾商民运动同志乎!吾革命商民乎!其努力今后之工作,以共同努力于国民革命之完成。”(11)中央商民部也将广东全省商民协会的成立视为其组织工作的一大成绩,该部于是年5月提交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的工作报告认为:“该会成立后,广东全省商民协会已有统一之组织,其发展当较前更速。本部经着令该会注意于各协会会员之训练,务使各协会会员均成为真正的革命份子。”(12)

  

   广州的一些报刊,对广东第一次全省商民协会代表大会的召开也给予了肯定,并希望广大商民能够真正联合起来,积极加入到革命的阵营中来。《广州民国曰报》即曾发表一篇社论说:“现在,广东全省商民协会已成立了,这即是扩大广州商民协会的一个佳音。从此以后,我们相信商人在革命的途径,必然生出一番异彩。因为,从前商人不革命的缘因,既然是因为没有良好的领导商人的机关,现在商民协会的组织既然扩大,这就是指导商人的机关,已有坚固的良好的基础,那末,商民的革命运动,当然可以有长足的进步。”不过,这篇社论仍对广东商民提出了两点希望:“第一,所有广东的商人都统一在这个全省商民协会之下,因为从前固然有许多什么商会的等等名称的商民团体,然而这些团体从前的历史,谁人都晓得是反革命的大本营,谁人都晓得主持者多是买办阶级,故此,凡是革命的商人,都应该抛弃了这些灰色的团体,而加入革命态度鲜明的全省商民协会;第二,凡是商人都应该明了中国商人的地位和商人与革命的关要,并应该要知道商人的本身原是要革命的,能革命的,大家齐喊出‘商民加入革命前线’的口号。”最后,社论表示“广东全省商民协会成立了,我们很祝颂他,然而我们更希望他能够永远努力,不要堕坏今日的光荣和民众的希望。”(13)

  

   在此之后,广东全省商民协会作为代表广东省中小商民的新团体,在许多方面也确实发挥—些作用。例如不久之后英国发生震惊世界的大罢工,广东全省商民协会曾公开发表援助宣言。宣言首先阐明了中国革命与世界革命的关系,认为“中国国民革命离不开世界革命,世界革命也离不开中国国民革命,亦即中国国民革命离不开中国向人,中国向人也离不开中国国民革命,那么我们中国的商人与中国国民革命的关系这样重大,即与世界革命有同一的重且大的(关系)。”这样的认识,似乎体现出广东全省商民协会的革命观已上升至世界范围的国际层次。接着,宣言又说明此次英国工人罢工的意义,也超越了英国一国之范围而具有世界意义,所以应该得到广泛的援助。“这次英国大罢工,并不是单独英国工人本身的问题,也不是单独英国一国的问题。如果单独是英国工人本身的问题,我们可以不必援助他,如果单独是英国一国的问题,更可以不必理他。须知英国在世界站在一个什么地位,英国工人在世界革命上怎样的重要,……这次英国大罢工不是英国工人反抗英政府与资本家的一个简单的意义,是全世界最革命最奋斗最有力量的无产阶级,向世界上最老最强大的帝国主义反攻的一个重大意义,有这个重大意义,全世界被压迫的阶级与弱小民族,无不表同情与英国工人的。”有了这样一番论述,广东全省商民协会对英国工人大罢工的援助行动,也就具有了充分的政治意义。“因为英帝国主义者,是我们共同最利害的剥削者,最大的仇敌,我们欲动摇帝国主义的基础,我们不能不要援助英国大罢工,我们要解放我们自己也不能不要援助英国大罢工,我们欲促国民革命的成功,则更不能不积极的实力去援助英国大罢工。……中国的商人,也不能落后于各界的援助。”(14)由此不难发现,广东全省商民协会成立后在促使中小商民更进一步关心中国和世界革命,以及在一些政治问题的认识上都有新的发展进步。

  

   对于广东第一次全省商民协会代表大会通过的一些决议案,广东省政府还是比较重视的,这也从另一方面体现了广东全省商民协会的作用与影响。例如代表大会曾通过有关商民协会应收回旧商会开投倒闭商店之权利决议案,会后广东全省商民协会又专门致函商民运动委员会,阐明:“以各地倒闭商店,从新皆由旧商会开投,种种舞弊情形,不知凡几。现在商民协会已经成立,旧式商会已无存在之必要,开投倒闭商店,应由商民协会执行,庶直接足以巩固商民协会之威信,间接足以打倒旧式商会之根基。”商民运动委员会认为“事关全省革命商民代表公意,敝委员会自当敬谨接受”,并根据全省商民协会的要求,“相应录案备函”广东省政府,请“烦为查照施行,仍祈见复”。广东省政府经第142次省务会议议决,提呈中央政治会议核夺,“旋奉函饬移交商民部讨论办法”。广东省务会议又致函中央商民部,“希即查照商讨核定办法”。(15)可见,对于广东全省商民协会的这一要求,从广东省政府到中央政治会议都没有轻易予以否定,而是慎重进行研究,并且最后决定由中央商民部提出具体施行办法。

  

   不过,广东全省商民协会的成立也并没有完全达到中央商民部和报刊媒体所设想的预期作用与影响。就理论上而言,广东全省商民协会的成立,即可解决全省各地商民协会组织与主持者纷繁复杂的局面,由全省商民协会统一协调指挥,但从实际情况看却并未能达成这种结果。由于各地方各派势力都想假借对商民协会的控制权,乘机扩大自身的实力与影响,因而在此之后仍多次出现纷争现象,有时全省商民协会乃至省商民部也难以处理,不得不请由中央商民部出面协调解决。

  

   例如顺德县大良商民协会与容奇商民协会素有隔阂,意见不一。在有关县商民协会会址设于何处的问题上又出现严重纷争,顺德县商民协会原定将会址设于容奇,大良商民协会担心容奇商民协会因此而扩大势力与影响,于是坚决表示反对,并与县商民协会也发生矛盾。各方相互指责攻讦,顺德县商民协会指控大良商民协会诸多越份妄为之举,得到广东省商民部的支持,省商民部轻易下令解散大良商民协会。大良商民协会强烈表示不服,地方上的工农团体及各界也开会集议,并发布通电,控告“顺德县商民协会乃不肖党员薛臻组织,其中商团分子甚多,前经各方致函县党部转呈上级党部在案。而省商民部不独不将此商团分子查办,反批准成立,并委不肖党员薛臻为特派员。该薛臻于去年侵吞追悼孙总理逝世大会公款,被押顺德县署监狱在案,其行为不端,已见弃于大良地方团体群众,今省商民部不独不查办不肖分子,又从而偏听之,将硕果仅存之纯粹小商人之大良市商民协会,用政府武力勒令为无罪名之解散。敝会等不料革命党革命政府之下,竟有此等无理摧残人民团体之事发生,所以顺德人民一闻此事,莫不愤恨不平。”大良地方各界团体大会还议决:1、质问省党部商民部;2、请中央党部恢复大良市商民协会;3、要求中央党部改组顺德县商民协会;4、请中央党部令政府立刻取消顺德一切苛捐杂税;5、致反对无罪名的解散大良市商民协会。(16)面对这一纠纷,新成立的全省商民协会根本无力予以调解。在此情况下,中央商民部只得派出专人,与省商民部、省商民协会的代表一起前往调查,多次召开联席会议,讨论解决办法,最后做出三项决定:停止顺德全县商民协会各种活动、改组容奇商民协会、派员前往大良重新改组该地商民协会。(17)这种处理方式显然是对纷争三方之商民协会都各自予以处罚,但却有利于原已被省商民部宣布解散的大良商民协会。

  

   在此期间,潮阳县陈鹤庭、詹天民、郑泽麟等成立商民协会之后,也被人指控为“土豪劣绅”而不予承认,指控者并另行组织一个商民协会,引发一系列纠纷。虎门县党部甚至支持被省党部执委谭植萼指责为“反动分子”的虎门商民协会职员,不理会省党部的撤换要求(18),在省县党部之间似乎也因此而出现了不同的意见。

  

   鉴于这种情况,广东全省商民协会不得不呈文中央商民部,说明“职会为管理广东全省各地商民协会之权力机关,各地商民协会之组织,概由职会决定派员指导成立,始符定章。乃近曰据各地商民协会呈报成立,有系由各县党部商民部核准成立者,有系由广东省党部各属特别委员会核准者,有系由广东省党部商民部核准成立者,事权既不一致,统属未免分歧,长此以往,不独妨害职会职权之行使,抑且影响于商民运动统一之进行。用敢呈请钧部察核通告本省各级党部商民部,嗣后关于各地商民请求组织商民协会,一律移归职会办理,颁发旗帜印信须由职会执行,各级党部商民部如存有各地商民协会各项名册者,亦须概行移送职会,以一事权而资统辖。”从广东全省商民协会呈文中透露的信息,可知该会成立以后,并没有真正拥有作为广东全省各地商民协会统一领导机关的职权,甚至连所属各地商民协会的成立与核准,广东全省商民协会也无从知晓,更谈不上发挥“以一事权而资统辖”的功能,这种状况当然不利于商民运动的发展。所以,对于广东全省商民协会在呈文中提出的请求,中央商民部表示同意,并根据其请求发布通告:“查广东全省商民协会未成立以前,各地商民协会自应由各商民部指导组织,以促商民运动之进行,现广东全省商民协会既经成立,则各地商民协会应概由广东全省商民协会指导组织,以符定章而一事权,至各地商民部应处于监督指导地位,协助商民协会进行。……为此通告各级商民部,嗣后关于各地商民请求组织商民协会颁发旗印,及存有各地商民协会各项名册者,即须一律移归广东全省商民协会办理。”(19)此后,类似的混乱状况才有所好转,但在其他一些具体问题上,广东全省商民协会仍常常会遇到力所不及,难以顺利统辖的情况。

  

   不仅如此,在刚刚成立的广东全省商民协会内部也曾发生过纠纷。起因是谢日昇、欧样光、王耀墀等10名执行委员,“指常务委员萧汉宗、黄法哲包办选举”,萧、黄以及陈国强、张骥甫、黄少初等11人,“则指彼十人为受奸人利用,破坏会务进行”,双方均呈文中央商民部,互相指责攻击,使广东全省商民协会成立伊始即陷于内部纷争的困境。中央商民部1926年6月提交中央执行委员会的工作报告提及此次纠纷,只是谈到“本部接到双方呈文后,即函问该协会各执行委员此事真相,并将原件发交广东省党部商民部调查内容,拟具办法,并由本部核准执行,该纠纷现未解决。”(20)

  

此后,广东全省商民协会执行委员之间在讨论一些具体问题时,也因意见不一致而常常发生矛盾,从而给外界造成不团结的印象,产生了负面的消极影响。中央商民部最终不得不出面组织广东全省商民协会的执行委员召开谈话会,希望相互之间能够通过坦诚沟通,消除矛盾,团结一致。此次会议看来产生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与影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邢宗民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3807.html
文章来源:《江汉论坛》2008年1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