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文木:21世纪气候变化与中国国家安全

更新时间:2017-02-15 14:14:08
作者: 张文木  
”[21]二者不同的只是对20世纪末出现的升温原因的解释和对未来的预测。

  

三、气候变化对世界及其中北太平洋地缘政治的影响

   笔者无意于讨论未来几十年气温可能出现的走势——因为这已超出了本文的主题,在此我们需要讨论的是上述两种气候场景的出现将会对世界及中国地缘政治及其安全的影响。而比较而言,两种前景对世界地缘政治及其安全的影响是完全不同的。IPCC指出的气候持续升温的前景对世界地缘政治的影响是结构性的,而后一种趋势并不影响地缘政治及其国际安全结构。

   我们先来看第一种即IPCC描述的增温趋势及其影响。

   根据IPCC第五次报告,到21世纪末,全球冰川体积将进一步缩小,北极海冰范围全年都缩小,9月份北极海冰范围将减少43%~94%,2月份将减少8%~34%;北半球春季积雪范围减少7%~25%[22]。

   这样的结果意味着到本世纪下半叶,北极航道将基本开通;而北极航道的开通将使世界地缘政治出现自苏伊士运河开通以来第二次大变动。

   北极除东北航道外,还有西北航道,统称为北极航道。从海上运输效率的角度,北极航道较世界其他传统比如苏伊士运河的航线可减少12~15天航程,所以航海界也把北极航道称为“黄金水道”。

   2009年7月23日,两艘德国货轮从韩国东海岸的蔚山港出发一路向北,横穿北冰洋,最终抵达荷兰的鹿特丹港。此次航行开创了商业船只利用北冰洋航线连接亚欧大陆的先例。据船主称,利用北冰洋航线比绕道苏伊士运河节省成本30万美元[23]。

   2013年7月21日《金融时报》报道,随着北冰洋冰盖融化加速、航船增多,北极航线有望成为亚欧贸易新的重要途径。

   据北海航线(沿俄罗斯北部通行)管理机构(Northern Sea Route, NSR)数据,截至7月19日,2013年已批准204艘船经该航线往返于亚欧大陆,较2012年的46艘和2年前的2艘迅速增加。从欧洲鹿特丹至日本神户或韩国釜山,经由北极航线仅需23天,比通过苏伊士运河缩短10天。若从俄罗斯摩尔曼斯克出发,与苏伊士运河航线相比,距离缩短一倍之多,分别为 18天和37天。航线距离大大缩短将为亚欧货物运输节省大量成本。

   韩国海事研究院预测,未来十年北极航线通行船舶将大大增加,有望成为经苏伊士运河为主的亚欧航线的重要商业替代路径,到2030年北极航线货物占亚欧贸易的比重将达到1/4。[24]

   如果IPCC的预测成为事实,那么,这与苏伊士运河的开通和北美加利福尼亚的金矿发现曾对世界产生的巨大影响一样,将再次动摇现有的世界地缘政治的力学结构并对俄罗斯地缘政治特点及建立其上的国家安全环境产生重大压力。因此,北极航道通航条件的改善引起北极国家的高度关注。

   2008年9月18日,俄罗斯总统批准俄联邦发布的《2020年前及更远的未来俄罗斯联邦在北极的国家政策原则》的文件,其中最引人注目的部分是第四章“俄罗斯联邦北极国家政策的主要任务和实施办法”,提出有必要“在北极的俄罗斯部分成立能在各种军事政治形势条件下确保军事安全的常规部队集群、其他部(分)队、军事组织和机构”。[25]

   2010年10月4日,俄海军总司令弗拉基米尔•维索茨基对俄媒体强调说:“俄罗斯将为捍卫北极而斗争,并且不会拱手相让哪怕是一分一毫的利益。”[26]尽管已在北冰洋海底插过国旗,但在这位海军总司令看来,俄罗斯还应该用更明确的姿态和行动维护俄在北极地区的利益。

   俄罗斯筹建“北极部队”的决心和行动大大刺激了西方国家。加拿大、美国、挪威、丹麦等国纷纷发表声明,表示不会被俄罗斯的武力所吓倒,决不会放弃对北极有争议地区的权益。

   2009年1月12日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签署了一项有关“北极地区政策”的国家安全总统令(NSPD-66)和本土安全的总统令(HSPD-26),这是自1994年以来美国就北极地区第一个政策声明。美国北极考察委员会提交的《2005-2008年北极考察的目标和任务》的报告称:“美国是一个北极国家,介入北极对我们而言,既是一种机会,也是对该地区负有的责任。”[27]2010年4月,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局(NOAA)根据总统令制定了有关北极的战略文件——《NOAA的北极共识和战略》。[28]

   加拿大联邦北极委员会,2005年和2006年制订出了《加拿大在北极和极北地区政策纲要》,纲要中确定了四个主要方向:增进加拿大人的安全与繁荣,首先是所有北部居民和土著人的安全与繁荣;在北部地区全面保障加拿大的绝对主权;将北极地区确定为独特的“具有脉冲能量的地缘政治体”,使之与可控的全球体系一体化;在北部和北极地区稳定发展的条件下加强国家和公民的安全。[29]2011年8月23日,加拿大总理哈珀对北极地区进行为期5天的巡视并宣布建设投资,哈珀强调说:北方战略中最优先考虑的是保卫北极主权,“正如我之前说过很多次,主权的第一要义就是使用它,否则就会失去它。”[30]

   挪威于1996年率先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2006年又向联合国大陆架划界委员会递交了申请,要求在北极的第三区域——北冰洋、巴伦支海和挪威海地区扩大自己专属经济区的范围。[31]2004年,丹麦批准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之后根据该公约第76条的规定,丹麦随即向联合国大陆架划界委员会递交申请,要求确定其对格陵兰群岛和法尼群岛200海里经济区之外的5个大陆架地区的管辖权。其中预测石油天然气资源储量上最多、在国际法领域争议最大的是罗蒙诺索夫海岭。[32]。

   与此同时,北极国家对北极的争夺日益升温。

   2007年9月21日,俄国深海潜水艇在考察中争议地性在北冰洋海底插入国旗。俄官方9月20日宣称,最近的一次深海考察结果证实,“北冰洋海底属于俄罗斯”,北极的120万平方公里地区应属俄所有[33]。

   2011年6月30日,俄罗斯总理普京在俄乌拉尔联邦区中心城市叶卡捷琳堡说,俄愿意同北极地区的所有邻国和外国伙伴进行对话,但同时将坚定而持续地捍卫本国的地缘政治利益[34]。7月,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日前向外界透露了俄罗斯打算在北极地区派驻两个特种旅的计划,以维护俄罗斯在北极地区的利益。这是俄罗斯自2007年8月将一面钛合金制造的俄罗斯国旗插在北极点下4000多米处的海床上,明确提出对北极的领土要求后,再一次针对北极主权展开行动[35]。

   2012年6月,俄罗斯政府已要求北极旅执行巡逻任务,该国空军正重启关闭的军事基地以提供支持。随着俄罗斯北部边境地区探明的石油与天然气储量不断增加,俄政府已命令一个北极特种旅编队巡逻这片广袤的地区,并随时准备处理任何需要使用武力解决的问题[36]。俄表示将在研究方面投入巨资,以证明蕴藏丰富油气和矿产的罗蒙诺索夫海岭是其大陆架的一部分。

   2015年12月7日,俄罗斯国防部副部长布尔加科夫7日表示,北极地区开发对俄国家安全具有重要意义,俄罗斯年底前在北极地区将有437处军事基础设施项目竣工。据俄罗斯边防局西北局局长科夏琴科在圣彼得堡论坛上透露,俄计划投入大约20亿卢布(1美元约合69卢布)用于北极站的修复和建设。他说,目前俄罗斯在北极地区共建有21个北极站,多数地处俄罗斯西北联邦区[37]。

   俄罗斯、挪威、美国、加拿大和丹麦在如何划分北极海床方面意见不一。

   与南方没有工业大国存在的澳大利亚的地缘政治条件不同,沿北极航线的均是欧美工业大国,因而北极气候变暖在使俄罗斯北方直通大洋的港口数量增加的同时,也必然引起俄罗斯与英美国家在北极航线控制权及沿线资源开采权上的冲突增多。2010年,俄罗斯《空天防御》杂志第3期发表《北极——俄美加三国未来战争的爆发地》文章,认为:

   “如果全球变暖将是不可逆转的现实,那北极地区的冰层覆盖面积将会大为减少。据美日两国的调查资料宣称,北极地区的冰层融化速度越来越快,预计数十年后,通往北极地区的道路将变成坦途,北冰洋也将成为世界上航运最繁忙的航线之一。”“北极划界问题的解决不可能一蹴而就,其间纠杂着各种矛盾,牵扯着多方利益,其斗争的复杂性和艰巨性不言而喻。当和平手段无法取得预想效果时,战争就成了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据此,我们不难想像,未来北极战争爆发的几率很高,而战争一旦爆发,美国、俄罗斯、加拿大必是战争的主角。”“三国争的不仅是极地的自然资源,还有北方航线的控制权。”[38]

   气候变暖造成的北极解冻速度加快、北极航道通航时间日益延长将使俄罗斯整个北线破天荒地面临更大的安全压力,这种压力一旦形成,将改变俄罗斯原有的三面防御而无“后顾之忧”的国防结构——这与曾为中国安全提供绝对保障的东海和南海在被拥有蒸汽动力和远航技术的西方人征服后所引起的中国安全“后院起火”的情形非常相似。鉴于俄罗斯人口增长速度过于缓慢以及北方边境过于漫长,这种新产生的安全压力对未来俄罗斯来说将是难以承受的,但这同时又对中俄战略合作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空间。若这样的历史条件出现,在国境内没有独立出海口的蒙古国的经济重心及其他相关要素将不能不对中国做出更多的倾斜。

   北极航道通航时间日益延长,也将极大地改变欧亚大陆及北极航道沿岸国家乃至印度洋太平洋的物流版图。当年苏伊士运河的开通分担了南非好望角航道相当部分的功能并由此改变了随后的世界地缘政治版图——它将世界地缘政治大国冲突密集区由南印度洋压缩至北印度洋及其沿岸地区,未来北极航道通航时间的延长,将使苏伊士运河的地缘政治作用部分地转移至白令海峡,与此相应,世界大国的地缘政治冲突密集区也由南至北地移到北太平洋区域。

   届时,日本外交关注点将从南方的钓鱼岛移至北方四岛及东北太平洋区域,日俄在北方四岛问题上与俄罗斯的冲突将日益升级,日美在北太平洋上的利益摩擦面更加贴近,台湾地区在西太平洋的战略枢纽地区将让位于日本,琉球群岛的战略通道地位将让位于千岛群岛、小笠原诸岛、北马里亚纳群岛,东海的战略地位将为鄂霍次克海及日本以东的海域代替。

   最后,中日间的部分地缘政治矛盾,将逐渐让位于美、俄、日在西北太平洋特别是白令海的争夺。彼得一世比较早地看到北极的战略意义,他在重病期间曾召见海军上将阿普拉辛说“最近我在考虑一件事,这件事在我心里已经惦记好多年了”;“我关心寻找一条经过北极海通往中国和印度的道路”;“谁晓得我们在寻找这样一条道路上或许会比荷兰人和英国人取得更大的成功,他们曾经沿着美洲海岸做了多次这样的尝试”。[39]1943年,美国专栏作家李普曼在《美国外交政策》一书中也指出:

   日本的势力消除以后,北太平洋的西部将在苏联的控制之下,而东部则将为美国的势力范围。要是如大部分飞行家之所信的,未来的北冰洋将反成为主要的航空路线之一,那么,将来控制这些航空线的将是美国、加拿大、联合王国和苏联。[40]

  

四、气候变化对中国国家安全的影响

   (一)气温持续上升对中国安全的影响

俄国北线与日本东线在世界地缘格局中的战略地位上升将使中国成为俄国和日本的战略后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321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