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常修泽:“广义产权论”三大要义与产权保护制度

更新时间:2017-02-15 09:36:42
作者: 常修泽 (进入专栏)  
应守住“产权界定”关。

   其二,产权配置制度关乎产权保护。所谓产权配置制度,主要涉及各类主体的产权在特定范围内的置放、配比及组合问题(也包括中央和地方收益权的分配)。

   笔者在调研中发现,目前中国有些主体的产权在特定范围内的置放、配比及组合是不尽合理的,特别是某些国有企业产权配置并不妥当。例如,迄今北京城里某些饮食早点部依然配置国有资产,效率比民企低下。低效率有没有资产的隐形流失呢?这只是小小例子而已。

   看看大点的例子,各地被称作“僵尸企业”的企业(多数是国有企业,因为民营企业有一种自动淘汰机制)。虽然它已经“僵”化,但是并未成为“尸体”。它还是活体,还要给它“输血”、“输液”、“输氧”,还在“吞噬”国家的财产。所以,2015年10月,我在《战略与管理》杂志社举办的关于“东北振兴”的讲座中,建议将“僵尸企业”改为“僵噬企业”,可能更准确些。

   近年来,中国部分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其中有一部分就是“僵尸企业”造成的。这里是不是存在“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我们盯住私权利“吞噬”国有资产进而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是对的(今后还应继续盯住);但是,对于公权力“吞噬”国有资产从而造成“国有资产流失”问题,我们盯住了吗?难道这里没有产权保护问题吗?

   可见,产权保护的第二关,是守住“产权配置”关。

   其三,产权交易制度关乎产权保护。所谓产权交易,或称产权流转,或称产权流通,或称产权买卖,意思都一样,主要是指产权所有人通过一定程序的产权运作(交易)而获得产权收益。

   这方面,涉及产权保护突出的问题有:(1)交易前资产评估不准确,有的低值高评,有的高值低评,“猫腻儿”之事不少;(2)交易过程不透明,即使举牌竞标,也有“托举”等诸多“内幕”;(3)交易价格不合理;(4)交易后资金未到位的情况也时有发生。这些都使产权保护受到损害。

   其四,“专门”的产权保护制度,即产权保护法制化问题。所谓“专门”的产权保护制度,是各类产权取得的程序、行使的原则、方法及其保护范围等构成的法律保护体系。

   中央文件只是顶层设计,顶层设计不能替代法律。中国是个法治国家,既然依法治国,就应该严格依法保护产权。《孟子·滕文公(上)》的那段名言(“民之为道也,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实质讲的是“三恒”——恒产、恒心、恒法(尽管没有“恒法”字样),因为后面一句“放辟邪侈”(

   “放”是放荡、“辟”是怪僻、“邪”是不正、“侈”是糟蹋甚至破坏),就是指向“无法无天”。

   这里有4个环节。

   首先是“立法”环节。有些重要的产权保护问题迄今还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这些都需要通过加快立法来解决。例如,居民住宅建设用地等土地使用权到期后的续期问题,究竟怎么办?老百姓十分关心续期再续多久,50年,70年,还是永久?续期时是“无偿续期”,是“象征性交费”,还是“评估定价”?这都关系到居民利益问题,须履行必要的立法程序。

   第二个环节是“执法”。现在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甚至“腐败执法”、“权力寻租”,都不同程度地存在。

   第三个环节是“司法”。这相当关键。司法部门已就落实中央文件作出了部署。

   第四个环节是“守法”。这个环节,也十分重要。概言之,在各个环节、各个方面、各个领域,都应该贯穿严格依法保护产权的精神。

   通过以上“四权能”分析,可见,“专门”的产权保护只是完整的产权保护体系中的一个重要方面。完善产权保护制度,应着眼于整个现代产权体系的创建与完善。这是笔者研究“广义产权论”得出的结论。

  

   四、关于把产权保护制度真正落到实处的三点建议

   产权保护制度的“经”是好“经”,关键是如何把它念好,真正落到实处。能否落到实处呢?说实在话,笔者对此有所忧虑。要将其落到实处,除了前面讲的之外,笔者补充如下3条建议:

   第一,建议把“尊重产权、保护产权”纳入各级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的执政理念体系。

   欧洲有句谚语,老百姓的房子“风可进,雨可进,国王不可进”。这句谚语最初出自18世纪中叶英国首相威廉·皮特之口,后来成为著名的“尊重产权、保护产权”的至理名言。

   从那以后,经过二三百年的发展,产权保护已成现代社会人类的共同文明。2011年,有一位英国学者尼尔·弗格森,在他出版的一部关于世界文明的书中,将“财产权保护”列为现代人类文明的重要方面。这体现了人类文明的一种价值理念。

   人类文明这种价值理念在中国当下还是比较缺乏的,整个社会都缺乏,而公权力部门尤其缺乏。此次中央文件首先就针对“公权力”本身,即“公权力”在产权保护中的问题,包括“政府违约”和政策不稳定,以及“公权力”侵害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以及个人的合法产权和权益等问题,作出了规定。正因为不少产权问题是公权力造成的,所以“解铃还须系铃人”。

   至于从保护产权公平性来看“公权力”,问题也同样存在。按公平性原则,在不同所有制的关系上应落实“两个同样不可侵犯”,即公有制经济财产权不可侵犯,合法的非公有制经济财产权同样不可侵犯,并应特别强调二者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但是,要保护产权公平性,哪里最为关键?是公权力。基于此,笔者建议,把“尊重产权、保护产权”纳入全社会的核心理念体系,首先纳入各级政府的执政理念体系。

   第二,建议扎实稳妥地甄别和纠正经济领域的一批错案冤案。

   完善产权保护制度,应“标本兼治”,尤其注重治本、完善法律体系和制度安排,以建立产权保护长效机制。但是,作为一个起步点,应从解决当前急于解决的问题着手,瞄准以往经济案件中的错案冤案,尤其是社会反响较大、存在较多疑点的案件(包括某些历史形成的),实事求是地甄别。

   经济领域有没有类似“聂树斌案”?应该甄别一下。“纠正一个冤案,胜过一打纲领”。只有依法甄别、依法纠错,才能使人民群众看到公权力确实在真正地进行产权保护。

   第三,建议把产权保护与净化政治生态结合起来。

   当前,有的地方政治生态污化较为严重,净化政治生态的任务相当艰巨。而产权侵害案件又与政治生态污化有内在联系。

   从产权保护现在面临的问题来看,情况很复杂,既有新出现的一些产权案件,也有一些过去形成的产权案件。其中3类值得关注:(1)由于过去“司法”问题导致产权被侵犯的问题;(2)由于“执法”问题导致产权被侵犯的问题;(3)由于公务人员“腐败”导致产权被侵犯的问题。这都与政治生态有关。因此,要真刀真枪地保护产权,做起来很难。

   当前难点之一,是在产权保护的实施过程中,受到阻碍改革的力量的干扰、阻挠和掣肘。下一步,产权保护的过程必然伴随利益的博弈,甚至比较尖锐的冲突。基于这个问题,笔者建议将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与开展反腐败斗争、净化政治生态结合起来,这能收到“一箭双雕”的效果。

  

   【常修泽,爱思想专栏学者,著名经济学家,中国宏观经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本文原发《战略与管理》2016年第6期,爱思想网受权首发。转载需申请授权。】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319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