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思斌:社会韧性与经济韧性的关系及建构

更新时间:2017-02-11 21:23:05
作者: 王思斌  
人们走出贫困、谋求更好生活的强烈愿望,支持着人们的高劳动参与率;广大劳动者因为还没有得到来自国家(政府财政)的高社会保障,所以格外要自我打拼。这种坚韧精神是支持经济韧性的重要方面。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城乡差别乃至城乡二元结构(它是不合理的)也会激励农民工的谋生和发展希望,并对经济韧性有贡献。

   第四,社会关系(而不是纯粹的利益关系)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中国社会是以关系为基底的社会,在一些中小企业中,社会关系的作用也常常显现其中。较好的经济上的共事共享会形成良好的合作关系,除非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参与者们都会维持过得去的利益关系,并支持经济渡过难关。当然,这绝不是说我国任何企业中的劳动关系都是融洽的。

   第五,维稳机制的作用。发展是硬道理,稳定压倒一切,这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一直坚持的基本原则。相对稳定的社会秩序支持着我国经济的持续高速发展。虽然维稳有依靠强力压制解决矛盾的因素,也产生了一些后遗症,但是在许多条件下通过整治经济领域的不法行为,缓解了劳动关系中的矛盾,也支撑了经济的稳定发展。

   以上我们简略分析了一些非纯经济因素(可称为一般的社会因素)对经济发展的支持作用,这些因素包括企业家、民众对政府政策的理解和支持。总体上社会的非冲突结构、各群体之间的相对依存关系、劳动者的生存理性和企业家的成功追求,以及中央大力推动反腐败带来的民心效应,都支撑着经济的稳定发展。这些非纯经济因素形成了这样或那样的共同体意识或相互连带关系(社会团结),成为社会韧性,并作为一种基础性结构对经济发展产生着支持作用。

   (三)社会韧性与经济韧性关系的进一步分析

   经济发展离不开社会因素的支持,社会韧性支持着经济韧性。没有社会韧性很难有经济韧性或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但是需要说明的是,社会韧性并不能代替经济韧性,比如纯经济要素、技术创新、市场要素方面的脆弱性可能会削弱一个经济的韧性,在这种情况下社会韧性也可能于事无补。在经济发展机会与风险并存的情况下,社会韧性的作用可能会得到较好发挥,没有社会韧性,经济在下行中就可能出现“硬着陆”。而我国的社会韧性能在多大程度上支持经济中高速持续发展,也是值得进一步研究的问题。

   社会韧性发挥支撑作用的程度是社会韧性的强度,也是社会韧性发挥作用的阈限。所谓阈限就是社会韧性断裂的边界。我国经济发展背后有较好的社会韧性作支撑,那么,这种社会韧性有否可能会发生断裂呢?我们看到,上述的社会韧性中包含了基本的社会结构和文化因素,这些因素都是“慢变量”。也就是说,它们不会轻易地发生性质上的转变,由韧性变为脆弱性。但是,不会轻易发生性质上的转变并不表明不会发生变化,因为“慢变量”也是变量。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社会韧性”变为“社会脆弱性”可能受到如下几个方面的刺激:一是长期的经济下行,人们的生活得不到明显改善甚至出现生存风险,人们对经济社会政策接受性低,对经济发展缺乏信心。二是社会结构中冲突增强、矛盾积累。比如积极的人口就业出现较严重问题、社会财富分配不公、贫富差距拉大等,都会弱化不同群体之间的团结力和维系力。三是突发事件的摧折。如果出现了广泛的、影响人们基本生活的重大事件,撕裂了人们之间的关系连带或共同体意识,社会群体之间出现了明显的利益对立,社会韧性则会转化为社会脆弱性,也就不可能再支持经济的稳定发展。就现实来讲,社会脆弱性是一种社会风险,而社会转型中不能说完全没有社会风险,因此要从多方面予以规避和化解。

  

新常态下社会韧性的建构

  

   (一)经济快速转型中需要增强社会韧性

   在上述分析中,我们把社会韧性看成是支持经济稳定发展、帮助其渡过转型困境的力量,它是一种社会定力。社会韧性的构成是相当复杂的,它由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结构等多种原因促成。虽然现在我们对社会韧性的产生机制、内在结构和变动机制的认识还不那么深刻,但相对清楚的是,社会韧性来自于人们对某种合理关系的共同认可,是社会成员对某种利益及责任关系的认同和共享。在这种共识下,人们共克艰难,谋求共同期待的更好的生活状态。社会韧性是在抗击共同风险、走出困境的情况下显示出来的,是一种抗逆力,支撑人们走出困境。显然,增强以社会连带(社会团结)、社会整合、共同体意识为基础的社会韧性,对促进我国当前经济社会的顺利转型具有不可忽视的积极意义。在这种意义上,我们尤其需要建构和增强社会韧性。

   当然,有人可能会问,社会韧性有负功能吗?这是一个应该提出的问题,也是应该予以研究的问题。就像任何事物都可能有两面性一样,社会韧性在某种条件下也可能有负功能。由于本文是就经济韧性来讨论社会韧性,所持的是经济与社会互相嵌入的观点,所以更多地讨论了作为积极因素的社会韧性。

   (二)社会韧性的建构

   像任何社会因素一样,社会韧性也是一个变量,它会随着经济社会过程的变化,人们之间利益关系、共同活动状况的变化,而发生这样那样的变化。从这种意义上可以说,社会韧性是可以建构的。在我国经济下行、经济结构调整并影响到社会结构变化的情况下,增强和建构社会韧性是必要的。增强社会韧性的努力主要有如下几个方面:

   第一,通过经济的包容性增长促进社会韧性。经济发展与社会韧性是相互建构的,健康的经济发展为人们提供了可以共享的发展成果,为人们展示了进一步发展的前景,也会增强人们共同奋斗的信心。反过来,人们在共享经济发展成果基础上的团结,也会有利于经济的发展。由此看来,在人们都希望通过共同努力获得发展成果(社会连带性)的情况下,就要大力促进经济的包容性增长,促进共享经济的发展。这里有如下几个关键点:一是经济的较快发展。较快的发展一方面能给参与者带来好处,另一方面可以增强人们共同奋斗、克服困难的信心。因此,中高速经济增长是需要的。二是比较普遍的就业或参与性。比较普遍的就业或经济参与是社会韧性得以维持的基础,就业有利于人们参与共建共享,而严重的失业会撕裂社会连带。三是合理的财富分配。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必须增强同舟共济的精神,共克时艰,关注基本劳动群体的利益,这样才会有利于社会团结,增强抵御断裂的力量。

   第二,加强社会投资促进社会韧性。社会投资是投资于更能带来经济效益的社会项目,投资于人力资本和社会资本的发展。[8]在经济转型升级、经济下行的过程中,寻找新的生长点、提高经济效率、促进经济发展常常是政府经济政策的基本选择,这是正确的。但是在此过程中不能忘记经济转型升级、结构调整有可能发生对弱就业能力群体的排挤,而这种排挤会明显地弱化社会团结和社会韧性。因此,在经济转型升级、转变结构的过程中,要特别注意不能伤害不同群体之间的相互连带性或利益共享性。在投资方面,扩大社会投资,投资于具有较好经济收益的社会项目,投资于社会资本建设,增强弱就业能力群体的发展能力和对新结构的适应能力,促进人们之间的社会连带和社会团结,是增强经济韧性和社会韧性的不可忽略的选择。

   第三,通过积极的社会政策促进社会韧性。经济政策与社会政策不是相互孤立的,在经济社会转型期更是如此。在我国,政府的经济和社会政策是促进经济发展、稳定社会秩序的重要手段,所以使用好政策工具,对较顺利地通过经济社会转型、走向更高水平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对于增进民众信任和社会韧性也十分重要。经济转型升级可能会对一些困难群体、底层群体造成伤害,所以应该实施积极的社会政策,加强对这些群体的扶持,使他们免于生存危险。而既包括经济上的保障、又促进他们能力的发展、也充满社会关怀的社会政策,对促进社会团结是十分重要的。[9]国际经验多次表明,积极的社会政策在社会剧烈变动中发挥着重要的稳定功能。我国在新常态下应该更好地利用好社会政策工具,完善富含社会资本的社会保障制度。[10]

   第四,加强社会心理建设促进社会韧性。现代社会的高流动性和高风险性,使社会舆论、社会心理问题变得更加敏感。现代经济是信心经济。良好的、成熟的、理性的社会心理有利于人们正确地看待经济社会困境,也能够引领人们更快地走出困境。人们拥有的共同意识是强大的社会心理,它由人们共同的生活境遇、社会经济地位、价值认同等因素共同塑造。在经济社会快速转型中、在开放社会中,人们的心理和价值认同容易分化,甚至有可能会出现失范状态。要避免社会失范及其对经济发展的消极影响,就要注重社会心理建设。持续的高速经济增长对负面心理有遮蔽作用,经济下行背景下的社会心理更值得关注。要以经济社会发展的事实为依据,以有说服力的证据为基础,来建构经济社会发展的前景;最大限度地促进良好的、理性的社会心理的形成,真正增加人们的获得感,增强人们对挫折的承受力,进而增强人们战胜困难、走向更高水平发展的信心。

   概而言之,笔者从经济韧性出发讨论了社会韧性问题,指出社会韧性作为一种社会连接性、社会结构性的特质,对经济的结构性变动具有重要支持意义。社会韧性在经济发生重大转变特别是遭受挫折时具有稳定的功能。在我国迈入经济发展新常态的过程中,社会韧性对经济韧性发挥着积极的支撑作用。我国进入新常态刚刚开始,遇到的新挑战可能会增加,因此需要增强社会韧性。共享的中高速经济发展是社会韧性得以增强的重要条件,政府科学有效的经济社会政策是增强社会韧性的关键,同时要强化共同体意识、加强社会心理建设。“社会韧性”的概念,是一个尚未被研究的领域。对社会韧性的研究不仅具有现实意义,而且具有理论意义,尤其对剧烈社会变动中、社会承受巨大冲击下的社会秩序具有一定解释力。当然,这里既有较广阔的研究空间,更需要艰苦的开拓。

  

   参考文献:

   [1]卡尔•波兰尼著,冯钢、刘阳译.大转型:我们时代的政治与经济起源.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07:15.

   [2]李克强.在2014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式上的致辞.中国新闻网,2014.9.10.

   [3]习近平.迈向命运共同体 开创亚洲新未来.人民日报,2015.3.29.

   [4]张军.如何保持中国经济的韧性?.金融市场研究,2014(12).

   [5]李克强.在2015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式上的致辞.新华网,2015.9.10.

   [6]周其仁.中国经济“靠得住”的四大支点.中国对外贸易,2015(2).

   [7]李海磊、张文新.心理韧性研究综述.山东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6(3).

   [8]梅志里.发展性社会政策:理论和实践.顾昕.中国社会政策.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16-19.

   [9]王思斌.构建积极的社会政策托底体系.探索与争鸣,2015(4).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3136.html
文章来源:《探索与争鸣》2016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