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海东:自由与责任:爱情的悖论及其破解之道

——解读泰国电影《永恒》

更新时间:2016-10-27 17:42:49
作者: 王海东  
[2]

  

   他们的爱仍停留在角色与功能自我的俗世间,相互施与和索取、相互占有与要求,经不住现实的考验,没多久就相互推诿与埋怨,进而争吵,各持一端,退回到先前的自我,个性不改,几乎没有妥协、理解与包容。他们的爱情出现大转折,陷入泥淖之中,痛苦与后悔逐渐代替甜蜜与激情。以致于尚孟带着玉帕蒂去祈求叔叔的谅解“我来请求叔叔的宽恕”。这无疑对玉帕蒂是致命的一击,她所渴望的爱情竟然变得如此脆弱。曾经信誓旦旦约定“永远在一起”的尚孟,居然反悔,并寻求解脱,逃离她。

  

   而极具讽喻的是从不把女人当回事的帕博,往往对新婚之妻的激情不过半年,之后就赏赐给下人,这次却深爱着玉帕蒂,不允许他人有非分之想。他的这种畸形之爱——他想永远占有玉帕蒂,而后者并不是真心爱他,而是在乎他的优势,即丰厚的财富与悠闲的生活——在遭到背叛之后,爱蜕变为嫉妒与仇恨。他不但没有宽恕二人的错行,反而激化了矛盾。他不但没有给钥匙,而且还将庄园里刀斧之类的器具全部收缴放到城里去了,以免尚孟和玉帕蒂打开锁链。他送一个箱子给尚孟,并说“这个箱子里,有解决问题的钥匙”。尚孟打开一看,竟然是一把手枪。

  

   陷入恐慌和痛苦之中的尚孟为了打开锁链四处求助,然而却无济于事。而大婶却给了他一把形而上学的钥匙“没有什么能切断那条锁链,除了你们的心”。然而急于开锁的尚孟却没有在意这句话——永恒的钥匙——能够解开所有锁链——与之插肩而过。他只记住了大婶透露的逃跑方法:每周一有路过的竹筏,能够趁机逃出去。而当时正好是周一,于是尚孟毫不犹豫地带着行李,拉着玉帕蒂就跑。逃跑过程中,尚孟的做法使得玉帕蒂心生疑惑,他在河边见到斧头喜出望外,根本不顾及女主角的感受,迫不及待地冲过去,恨不能马上分开。他们之间的矛盾又一次激化,玉帕蒂问“如果这条锁住我们的链子断了,你会丢下我吗?”而男主角的回答竟是“你疯了吗?”这样,二人争吵起来,玉帕蒂不愿砍断锁链,也不愿逃走。他们错过了航船,尚孟埋怨且辱骂玉帕蒂,甚至大打出手。一时冲动的尚孟殴打玉帕蒂,被追来的管家Thip和家丁制止住,他们的冲突才平息。

  

   逃跑失败,二人又被带回庄园。而之前令他们神魂颠倒的爱情,此时淡然无存。他们木然地坐在床前,沮丧地聊着天。即便玉帕蒂说自己怀孕了,尚孟也毫无喜色。他所幻想的就是通过自己的赎罪,得到叔叔对玉帕蒂和孩子的谅解。他们再次去祈求帕博,尚孟向叔父忏悔,希望以自己的死来赎罪。而疯狂的帕博依然无动于衷。

  

   他们带着枪,沮丧地回到房间,在这漆黑之夜中,他们重温浪漫之舞,相互道歉,互诉衷情,“没有什么错误,没有什么行为,是爱无法原谅的”。最后的时刻,他们相互谅解。然而由于尚孟缺乏自杀的勇气,他请求玉帕蒂协助他自杀,却没想到玉帕蒂把枪口对准了自己。她用自己的死来表明对尚孟的爱,不再索取,而是无尽的给予。此时,他们都希望用自己的死来承担责任,然而这样的方式却未必有效。真正的担当不是谁死的问题,而是勇敢地面对残酷的现实与惨淡的人生,并战胜困境,获得重生。

  

   枪响,玉帕蒂倒地,尚孟则几近奔溃。他抱着玉帕蒂的血尸,又一次祈求叔父恩赐钥匙,然而铁石心肠的帕博仍拒绝了。尚孟给玉帕蒂净身,敞开心扉,陷入幻境,渴望与玉帕蒂相爱永恒。在愧疚感、罪感和撕裂感之中,尚孟神志不清,与尸同处。数日后,开始腐烂的尸身使得尚孟突然清醒,他一时恐惧无措,彻底奔溃。闻讯而来的大婶,用剑砍断了玉帕蒂的手,奔溃的男主角恐慌地逃走了,消失在森林之中。只有那撕心裂肺的尖叫声,会不时从森林深处传来。

  

   三、自由与责任的平衡

  

   经管家提醒,为了避免重蹈覆辙,Niporn收拾好行李,第二天一早就离开庄园。在途中,他遇到传说中的尚孟,后者送了一本书——《先知》给他。而此书就是玉帕蒂送给尚孟的礼物,其中包含着关于爱情的真理——“爱,除自身外,无施与;除自身外,无接受;爱,不占有,也不被占有;因为爱在爱在中满足了”。

  

   我们因自由而拥有爱的权利,但是不能因为爱而剥夺彼此的自由。自我不能成为爱人的地狱,爱人也不能成为自我的地狱。而地狱就是来自于诸种外在的规定性,也就是互相施与,互相占有,互相要求。爱,堕落于凡尘之中,因而就无法切近绝对者,它的神圣性惨遭湮没。不可避免走向它的反面,因爱生恨。

  

   影片中,帕博送箱子给尚孟时,道出了解决爱情的悖论的方法“彼此赠送着面包,却不要在同一块上取食。要站在一处,却不要太亲密。因为殿里的柱子,也是分离在两旁”。相爱之人原本就已经无比亲密了,若还相互占有对方,就会导致爱情悲剧的出现。锁链不过是一个隐喻,它指的是一切影响爱情自由发展的要素。人的爱欲、占有欲、性格、残酷的现实、伦理规范和法律制度等诸多因素都会使自由的爱情南辕北辙,走向深渊。相爱之人应保持“本相”,回到本真的自我,即全位格,清净无分别心,不计较,不施与,不占有,双方位格全身心投入,互相包容与奉献,互相托付和担当,从而实现爱情上的共在。只有在自由和责任之间保持平衡,才能破除爱情的悖论,获得永恒之爱。

  

   参考文献:

   [1]纪伯伦:《先知》,冰心 译,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2009年,25页。

   [2]黄裕生:《爱与“第三位格”》,《世界哲学》,2009年第2期。

   [3]《圣经·雅歌》4:7

   载于《边疆文学·文艺评论》2016年第7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186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