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周濂 登录

我知道与我相信

一 1787年,俄国女皇叶卡特琳娜二世巡幸刚被征服的克里米亚半岛。宠臣波将金为了取悦女皇陛下,在荒无人烟的第聂伯河沿...

政治哲学何为?政治哲人何为?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政治哲学逐渐成为汉语哲学界的显学,20多年来,无论在经典著作的译述、基本概念的厘清还是在学术...

文化主体性:一个虚构的焦虑?

一、两种“文化主体性” 说来有趣,某种意义上,新文化运动就是从标点符号的引人才开始的,1915年胡适在...

财产所有的民主制:理论与现实

内容提要:罗尔斯主张“财产所有的民主制”是实现正义二原则的理想政治经济制度,并把它与福利国家资本主义作出明确区分。但...

华人川普主义者的三个迷思

一直以来,我都反对用“川粉”指称所有的川普支持者,因为很难想象7300多万给川普投票的美国公民都是川普的狂热粉丝。宾...

陈嘉映:行之于途应于心

1996年,我去上陈嘉映老师的哲学课。之前做了一些准备工作,细读了《存在与时间》和《海德格尔哲学概论》,可开学了,头...

个人自由与大国崛起

德国自由主义者在19世纪到20世纪上半叶的历史可以说是一部失败史,他们在每一个重大历史时刻出场,又在每一个重大时刻遭...

包刚升 周濂 施展 刘苏里:多元主义的陷阱

今天主要有三个比较大的问题:一个是大政府的问题,另一个是市场经济、民主政治和贫富分化这个紧张的三角关系,今天大量的政治争...

谁是美国的孩子?——评亨廷顿《我们是谁》

9’11之后,塞缪尔?亨廷顿的理论信用度在美国达到顶点——“亨廷顿一说话,人类都倾听”,尽管这样的吹捧之词有些肉麻当...

汪丁丁 中国问题的复杂性

周濂:早在1988年,您就曾经在一篇讲义里指出中国现象之所以复杂,是因为它是一个转型期的社会,并且它同时面临...

“另类右翼”与美国政治

对于不少隔岸观火的国人来说,特朗普在二〇一六年取得美国总统大选的胜利,不仅意味着共和党对民主党的胜利,更意味着保守主义...

何怀宏 正义——历史的与现实的

《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号:ohistory 本文整理自2017年8月19日举行的东方历史沙龙(134)何为正义?何为诚...

哈耶克为什么不是一个保守主义者?

哈耶克无疑是当代美国保守主义最重要的思想资源之一。美国保守主义的大本营《国民评论》杂志的创办者小威廉·F·巴克利盛赞哈...

流沙状态的当代中国政治文化

前言 经典的现代化理论认为,成功的经济增长能够为政治民主创造条件。尽管最新的数据显示,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

“非经济社会”的诱惑再现

假如希特勒在1938年死于一场刺杀,德国人将会如何评价他?约阿西姆·费斯特在《希特勒传》中设想了这么一种可能,他的结论...

周濂 陈嘉映:陈嘉映访谈

一、伦理学是“有我之知” 周濂:您一直以来有做“哲学三部曲”的计划,从语言哲学到知识论,再到伦理学。写完这本书,您是不...

朱天元 告别叙拉古之路

这或许并不是一个对知识分子友善的时代。 观念的分割之中,历史洪流的冲击,国家叙事的声音洪亮,权力对于社会无孔不入的渗透...

张鸣 谈“走出帝制”

 本文整理自2015年11月3日举办的东方历史沙龙“走出帝制:从晚清到民国”上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和周濓的发...

陈嘉映 为现代生活辩护

跟著名哲学家陈嘉映教授聊天是一件再惬意不过的事情,那些细细密密的道理就在琐琐碎碎的对话中,依循着生活的地势和历史的脉...

刘北成 彭刚 启蒙运动是极权主义的母亲吗?

启蒙运动并不是精英面向大众居高临下的宣讲,而是每一个普通人都要担负起“摆脱自我招致的不成熟状态”的责任,在这个意义上启蒙...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