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郑永年 登录

切莫让愤怒与仇恨中断了国家的现代化

中国现代化进程仍然“正在进行式”中。如果引用孙中山先生当年的话说,就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并且就历史的开...

以开放反制美国对华技术围剿

本文根据郑永年教授在2021世界5G大会全球科技合作论坛(2021年8月31日)上的发言修改和扩充而成。 自特朗普...

网络攻击背后的大国政治较量

“安全”绝对不是一个新的概念。自从人类出现以来,就一直面临着各种安全问题。人类社会从传统农业社会转型到近代工业社会再到...

在西方,中国研究濒临死亡

概括地说,西方(欧洲、美国和东方的日本)的中国研究从其产生开始到现在已经经历了三个主要阶段,包括:1、经典研究阶段;...

文科的普遍性危机与人类的未来

美国学者帕特里克·迪宁(Patrick J. Deneen)在其2018年出版的《自由主义为什么失败》(Why Li...

中美竞争需要斗智斗勇不斗气

美国对中国真实而深刻的忧虑 第一,美国的忧虑 谁都知道中美两国经济的相互依赖性,但谁都没有对这种高度依赖的后果有过...

阿富汗是西方民主乌托邦主义的大失败

美国的“阿富汗剧”终于收场了。美国总统拜登8月14日说,“在我国20多年的阿富汗战争中,美国派出了最优秀的青年男女,...

认同政治与当前的中美关系

认同政治的崛起 今天,在世界范围内,无论是一国的内部政治还是国际政治,认同政治的崛起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深刻地影响...

如何走好“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

如何理解“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入了不可逆转的历史进程”? 要理解“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入了不可逆转的历史进程”,我...

美国才是国际秩序破坏者

国际秩序主要是指二战以后建立起来的国际规则。谁在破坏这些秩序?是美国。美国在前总统特朗普时期就先后退出世卫组织(WH...

中国需要“仰望星空”的人

人的思想能走多远,决定了一个国家的经济能走多远。 总体来说,经济增长和道德发展之间的关联,也发生在改革开放以来的中...

深度解读“一带一路”

摘要:“一带一路”是习近平主席访问中亚期间提出。第一,“一带一路”中国必须搞,既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内在需求,又是世界外...

“中国叙事”的方法论思考

2021年,中国共产党迎来了一百周年华诞。近年来,围绕着第一个百年,有关中国共产党的地方历史被大量挖掘出来,形成了大...

中国正在面临西方的知识围堵

5月25日下午,由深圳智库联盟、深圳市决策咨询委员会联合主办的2021智库峰会在深圳人才研修院举行。香港中文大学(深...

中国共产党与中国现代化

本文为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教授于2021年4月26日在华南理工大学华园讲坛第48讲...

中国共产党与中国的现代性

思考中国共产党的现代性与中国国家现代性关系的问题,我们需要从如何处理三个主体(党、人民、企业)之间的关系入手。 中国...

共同富裕与新发展阶段新使命

4月6日下午,中共浙江省委举行“浙江论坛”报告会。中共浙江省委书记袁家军主持会议。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

中国的第三次开放

中国的第一次开放是被迫的开放,证明了“封闭导致落后,落后就要挨打”;第二次开放是主动的开放,证明了“没有规则制定权的开放...

大型互联网公司的垄断与监管

世界自进入互联网时代以来,以互联网企业为核心的高科技公司呈现快速发展甚至爆炸式发展的大趋势。互联网对人类社会所产生的...

中国的第三次开放

我们经历了非常复杂的2020年,对2021年有了新的期望。2021年是十四五年规划的开局之年,也是我们的“第一个百年...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