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张军 登录

关于共同富裕的杂感

共同富裕在一些地方做到了,而在另外一些地方是要换一种方式才能实现。比如,浙江做到了,被中央作为共同富裕的示范区。浙江...

中国经济应控制人口风险

从历史角度看,人口数量一直是一个缓慢变动的变量。但是,东亚经济体——特别是中国、日本和韩国——从人口快速增长转为下降...

林毅夫 中国是如何通过国际大循环实现经济追赶的

根据新结构经济学,后来者在工业化中务必摈弃现成的教条,尊重和正视自身的初始条件、要素禀赋的结构和经济制度等制约条件,从实...

冠状病毒不会削弱中国经济

在中国农历新年到来的前五天,北京有关部门终于宣布,武汉出现的冠状病毒疫情为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由于武汉市政府最初压...

2008年为何成为中国经济实力反转的分水岭?

基于作者2019年3月23日下午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新)成立大会上的演讲修改而成。 过去40年是中国经济迅速...

关于检察工作的若干问题

今年1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对政法队伍建设提出明确要求,强调政法系统要把专业化建设摆...

理解中国经济:上一程的终结与下一程的挑战

本文为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教授在国盛证券2019资本市场年会主题发言: 很高兴第一次在国盛证券的年会上做分享,...

流动的权力 “ 科层式微信群”的权力实践研究

摘要: 随着以微信群为代表的虚拟社群的盛行,实体社会中的权力在虚拟社群尤其是基于实体科层组织建立的 “科层式微信群” ...

中国明智的贸易举措

美国总统特朗普计划对中国征收贸易关税,采取了与他的前任大不相同的做法。中国现在已纯粹被视为经济竞争者,而不再是经济伙...

论中国经济的“非常态”

如果摆脱了目前的“非常态”,中国经济是有望实现中高速增长的。而悲观论者之所以悲观,无非是把这个“非常态”当成了新常态。...

中国经济的“非常态”

张军,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   对于中国经济来说,产出增长率这几年连续降速已是不争现象,特别2012年以来...

市场秩序生成中的交易模式分化与整合

[摘要]根植于西方社会的市场制度引入中国以后,出现了 与传统道德原则、既存社会结构的兼容问题,并形成了因熟悉和陌生而日...

仇立平等:社会转型与风险控制:回到实践中的中国社会

【内容提要】 自20世纪90年代开始延续至今的中国社会转型研究已成为社会学、政治学、人类学、经济学、历史学等学科研究的...

SDR与人民币的国际化

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的进程已经开始,人民币进入SDR的篮子不能不说是一个象征,一个标志,也是一个期待。 SDR其实并不是...

供给侧改革才是中国经济的出路

何为“供给侧” “供给侧”这个词,是Supply Side的译名,在经济学文献里,我们知道有个“供给学派经济学或供给侧...

诺思的理论与中国的经验

刚刚过世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道格拉斯•诺思(Douglass C. North)教授,毫无疑问在新制度经...

宽松货币政策有利中国经济结构转型

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中国今年第三季度GDP增长率为6.9%,略低于7%的增长目标,略高于一些市场中的预期。这个不偏不倚的...

中国的货币政策选择

近几年来,中国经济的运行轨迹可谓引人注目:从破纪录的经济大国沦为重大全球风险——至少在一些人眼里是如此。事实上,今年...

体制的可改革性比改革重要

对经济发展而言,重要的不是哪种体制是最佳的,真正重要的是,让体制随着经济发展的阶段变化而变化 一个体制的形成与结构...

中国寻求世界经济新秩序

经济学家对中国经济未来的看法日益分歧。乐观者强调中国学习和快速积累人力资本的能力。悲观者关注中国人口红利的快速减少、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