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汪丁丁 登录

梁漱溟先生的几件往事

梁漱溟的著作,我最近重读,与熊十力与马一浮的著作同时阅读,比十几年前方便了,因为有了陈来主编的北京大学出版社版本比照...

哈耶克“扩展秩序”思想初论(下篇)——扩展秩序与演进道德

在《公共论丛》上发表了“哈耶克扩展秩序思想”的“初论”。写完“上篇”和“中篇”就意识到所谓“下篇”必须自成一体。这里...

哈耶克“扩展秩序”思想初论

1993年3月,当哈耶克逝世的消息在世界各地新闻和报章上出现时,纪念文章的作者们普遍对这位“缔造了自由世界经纬”的大...

如何减少社会对天才的“扼杀”?

在本文中,汪丁丁从一位他心目中的“天才”说起,而后指出了人类社会迫在眉睫需要求解的一些“基本问题”,例如:怎样的社会制度...

转型期中国社会的人生问题与企业问题

这组文章开篇的命题“官僚政治是企业家精神的死敌”,列出了九项可深入阐发的要点。20年前,我在接受媒体访谈时多次定义“企...

赫希曼、艾智仁、布坎南学术简述

穿越边界的思想者 在一贯缺乏反思能力的经济学界,赫希曼(Albert Otto Hirschman)最著名的作品是1...

专访詹姆斯·布坎南(1998年)

1998年6月9日给布坎南教授的信 亲爱的布坎南教授: 我真的从心里感谢你能够接受这次访谈。 在每一次访谈之前,我通常...

官僚政治是企业家精神的死敌

本文首发于72期《腾云》杂志 我始终不相信中国能绕过“中等收入陷阱”,因为我始终不相信中国经济能避免全社会的普遍官僚化...

归纳逻辑视角下的社会演化——《社会动力学——从个体互动到社会演化》序

晚近十年,我为周围朋友们的译著作序,逐渐不再想象国内读者的知识与兴趣。或许因为学术与思想的腐败积重难返,或许因为活到六...

归纳逻辑视角下的社会演化

晚近十年,我为周围朋友们的译著作序,逐渐不再想象国内读者的知识与兴趣。或许因为学术与思想的腐败积重难返,或许因为活到...

理解奥地利经济学派

秋风约我为《奥地利学派经济学丛书》作序那天,回溯五年,我通过电子邮件认识了劳伦斯·哈耶克。那年冬天,我和拉里(“劳伦...

什么才是一流的知识?

怀特海(A. N. Whitehead )晚年演讲文集Modes of Thought 前三章的标题依顺序分别是“重...

追忆“背景”——怀念父亲汪士汉

编者按:本文是著名经济学家汪丁丁回忆父亲汪士汉的文章,真挚动人,值得细细品读。汪士汉先生于2000年7月1日逝世,享年...

读书的“捷径”

读书原本是没有“捷径”的,无奈,消费主义的时代,干什么事情都讲究走“捷径”。由于人的记忆和知识传统的“路径依赖性”,这...

汪丁丁 周濂:中国问题的复杂性

周濂:早在1988年,您就曾经在一篇讲义里指出中国现象之所以复杂,是因为它是一个转型期的社会,并且它同时面临...

行为社会科学的三组特征事实

一、引论 就西方思想而言,始于19世纪下半叶,介于中世纪晚期的“人文主义”传统与启...

行为金融学的缘起——兼谈“幸福感”的来源

摘要 本文旨在论证基于有限理性能力的金融资产预期定价,这是行为金融学的基本问题。这里提供的论证,与以往发表的金融学和...

以萨勒的风格追问萨勒的问题—— 有感于萨勒获得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萨勒的风格,核心是嘲讽,对主流社会和主流价值的嘲讽,当然也意味着对主流经济学的嘲讽。因此,他写的文章,在幽默之外,有一...

再谈中国问题的复杂性

感谢徐晓和她的编辑团队至少两年来的不懈努力,这本“文驯(选自2010年以来我写的文章)终于出版。我撰写这篇序言时,有机...

周濂访 复杂自由主义的解释力

周濂:多年前您在《财经》杂志的 边缘 栏目中曾经提出: 在主流市场外还有一些边缘的弱势群体。我们的自由主义不是简单的...

下一页